宋江在梁山的五個仇人就像五把刀:取走宋江性命的,是哪一把刀?

寧學桃園三結義,不學瓦崗一爐香,世間最無情義者,梁山一百單八將。

桃園中烏牛白馬祭天地,劉備關羽張飛結成了同生共死的一生情義;賈家樓四十六友為了各自的利益,最后拔了香頭子;梁山一百單八將中有像魯智深武松那樣意氣相投的好兄弟,但更多的卻是從敵對陣營走到一起,相互之間有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

芒碭山的混世魔王樊瑞,曾經把九紋龍史進的三千少華山人馬殺了一半——那些人應該都算史進的小弟;呼延灼的鐵甲連環馬把梁山軍生擒五百、殺死不計其數,林沖、雷橫、李逵、石秀、孫新、黃信全都中箭負傷,然后宋江坑來金槍手徐寧,又把呼延灼八千人馬盡數殲滅。

按照常理推斷,數以千計的下屬和戰友被殺,這個仇恨足以讓人把眼睛瞪出血來,可是昨天還在不死不休拼命廝殺的對手,在今天卻成了把臂言歡同桌共飲的兄弟,如果不是全無心肝,那就是另有企圖。

兩軍交戰,死傷難免。宋江與呼延灼、史進與樊瑞,他們都是戰場上刀兵相見,勉強可以說并無私仇宿怨,在戰斗結束后握手言和也不是不可接受。但是被梁山,或者說被宋江坑得家破人亡、前程盡毀的五位「好漢」,不知為什麼沒有一人向宋江尋仇——懸在宋江頭上的五把利刀,居然一把都沒落下來,這就讓人十分詫異了。

其實讀者諸君也不必詫異,古人常說「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那些人隱忍不發,只是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而已,懸在宋江頭上這五把刀,最后還是有幾把落了下來,至于是哪一把參與取走了宋江李逵性命,那就有請讀者諸君分析評判了。

歌詞中的梁山好漢「該出手時就出手」,水滸原著中的絕大多數梁山好漢,除了砍殺和吃掉尋常百姓之外,都是該縮頭時就縮頭,見了高俅也磕頭,面對有殺父滅門之仇的宋江,也沒有拔刀相向。

那些征討梁山的朝廷軍官被俘投降,屬于主動找事,戰敗也是技不如人,戰場上刀槍無眼,不是你殺我就是我宰你,活著僥幸死了活該,在放下刀槍的時候放下仇恨也不算全無心肝。但是那些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的倒霉者,原本跟梁山沒有半點交集,卻被宋江坑上梁山以至于家破人亡、前程盡毀的人,搖身一變成了「梁山好漢」,他們心中的憤懣和仇怨,估計宋江也是心知肚明的。

那些被宋江坑上梁山的好漢,只要是正常人,或者稍微有一點罪人底線,就不會放過宋江:玉麒麟盧俊義、美髯公朱仝、神醫安道全、圣手書生蕭讓、玉臂匠金大堅,就像懸在宋江頭上的五把鋼刀,只要有機會,就應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斬將下來,把六尺高的宋江變成不足五尺。

這時候可能有讀者要問了:霹靂火秦明和一丈青扈三娘也跟宋江有滅門之恨,為什麼不會變成斬殺宋江的五把刀之一?

這個問題很好解釋:霹靂火秦明和一丈青扈三娘根本就不是人,他們有了新的「妻子」和「丈夫」,只見新人笑不見舊人哭,晚上只顧快活,根本就不會夢見自己慘死的親人。

秦明和扈三娘夜晚有人陪伴不算難熬,從玉麒麟盧俊義到玉臂匠金大堅,這五個人原本都有比較安逸的生活,每日里美酒佳肴偎紅倚翠,日子過得都十分舒坦,大家認為過得較差的美髯公朱仝,原本也是富家子弟,刺配滄州之后,也得到了知府大人的賞識,前程已經變得一片光明,假以時日,當上個提轄都沒有問題。

宋江毀了這些人的生活,把他們困在水泊環繞的小孤山上,生活危險而又枯燥,不恨宋江是不可能的,他們沒有向宋江尋仇,其中原因只有一個——打不過。

玉麒麟盧俊義雖然號稱河北三絕、拳棒天下無敵,但畢竟雙拳難敵四手,惡虎也怕群狼,李逵近戰、花榮遠攻,盧俊義和燕青人單勢孤,動手就等于尋死,所以盧俊義只能先求保命: 「叫眾人把應有家私金銀財寶,都搬來裝在車子上,往梁山泊給散。」

盧俊義散盡家財,就是從宋江手里買命:盧俊義武功極高,聲望也不差,如果他手里還掌握著巨額財富,宋江就會擔心他對自己的頭把交椅發起沖擊。

盧俊義這位當鋪大掌柜在苦哈哈的老百姓那里鷺鷥腿上劈精肉在行,但是江湖經驗為零,官場經歷也是白紙一張,玩兒陰謀詭計更不是宋江對手,所以他這把刀雖然最鋒利,但卻也最安全——他在宋江面前算是徹底慫了,只能眼巴巴地等著宋江吃肉的時候,能丟給他一根不要啃得太干凈的骨頭。

美髯公朱仝比較能隱忍,但是心中的仇恨也一直沒有消除,他最后 「在保定府管軍有功,后隨劉光世破了大金,直做太平軍節度使」,對宋江李逵之死不會悲傷只會竊喜——這也很好理解:朱仝後來的級別比滄州知府還高,自然也會有自己的小衙內,對宋江李逵之流的所作所為當然深惡痛絕,沒有放鞭炮慶祝就算厚道了,讓他替宋江李逵報仇,那得等太陽從西邊出來。

除了盧俊義、朱仝,被宋江坑慘的,還有神醫安道全、圣手書生蕭讓、玉臂匠金大堅,這三個人可以算是廣義上的「文化人」,文化人并不像武夫那樣粗魯暴烈,但是埋藏在心底的仇恨種子生根發芽之后,都可能會長成參天大樹,并且會成為宋江的絞刑架。

宋江是喝毒酒斃命的,這條計策是何人想出,又是誰提供了毒藥,咱們可以先看看這四位有文化的好漢離開宋江后投入了誰的懷抱: 「安道全欽取回京,就于太醫院做了金紫醫官;金大堅已在內府御寶監為官;蕭讓在蔡太師府中受職,作門館先生。」

蔡京是進士及第,也是當時頂級書法家,但是對用毒卻一竅不通,即使他想下毒,也找不到能讓人慢慢死去而不留痕跡的「妙方」,包括盧俊義吃水銀弄壞腰子,這辦法也有精通醫術者才能想得出來。

蔡京請蕭讓當「門館先生」的時候,八個兒子早已成年并走上了仕途,其中有六個兒子和五個孫子都當了學士、大學士,還有人當了駙馬、丞相(長子蔡攸領樞密院事、開府儀同三司),根本就不需要家庭教師,所以蔡京的門館先生,其實就是謀士和代筆者。

要是沒有久在江湖行走的圣手書生蕭讓和神醫安道全出謀劃策或親自參與,毒殺宋江、盧俊義這種江湖下五門慣用伎倆,蔡京想不到也做不來。

當然,說蕭讓出主意、安道全出藥方,這只是筆者按照正常人的思維而做出的臆測,這里需要向讀者諸君請教的,是除了盧俊義、朱仝、安道全、蕭讓、金大堅,還有哪些好漢是被宋江吳用坑得家破人亡后,有可能向宋江展開復仇行動,并最終成為取走宋江性命的鋼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