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涯發現五個破綻:吳敬中從何時、何事中認定余則成就是峨眉峰?

吳敬中知不知道余則成就是峨眉峰?不要拿這個問題去問老師或當過老師的人,他們會為這樣的問題發笑:知徒莫若師,「峨眉峰」至少已經露出了五個破綻,李涯發現后不依不饒窮追不舍,吳敬中對這五個破綻都洞若觀火,他之所以不聞不問,只是不想知道、不想追究而已。

明知道余則成就是峨眉峰,卻選擇了繼續控制使用,最后還把他繳械后帶上了飛機,吳敬中的態度和用意很明顯:余則成抓不得、殺不得、留不得,還是放在自己眼皮底下最安全也最有利。

余則成在吳敬中面前至少露出了五個破綻,從后往前數,許寶鳳錄音帶事件,作戰參謀錢斌中毒事件,核武專家錢教授失蹤事件,叛徒袁佩林被斬事件,地主王占金揭發事件,這些事情余則成都有洗不清的嫌疑,吳敬中每次都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甚至還極力阻止李涯進行調查。

余則成露出的這五個破綻,李涯已經百分之百確定余則成就是潛伏者,但是有吳敬中罩著,這座峨眉峰巍然屹立,李涯被吳敬中臭罵,被余則成當眾扇耳光,只能躲在辦公室默默流淚卻無可奈何——有人懷疑吳敬中就是潛伏更深的「雪山」。

吳敬中當然未必是雪山,但是他一直罩著余則成卻是不爭的事實,以他的精明老道,不可能對余則成的真實身份一無所知。淚流滿面的李涯當然無法理解吳敬中的所作所為,讀者諸君可能也有這樣的疑問:余則成就差在腦門兒寫上「峨眉峰」三個字了,吳敬中為啥熟視無睹?吳敬中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懷疑并確定余則成就是峨眉峰的?

余則成應該也了解吳敬中的真實想法,所以他后來做事,幾乎已經有點無所顧忌了:謝若林夫妻神秘失蹤,吳敬中可以置之不理,但是聽到穆晚秋以真實姓名在延安廣播中詩朗誦,連余則成都呆若木雞,吳敬中卻沒事兒人一樣背著手施施然離去,甚至沒有多看余則成一眼。

如果吳敬中多看余則成一眼,正在懵懂中的李涯就會想起很多事情:穆晚秋跟余則成關系說不清道不明,吳敬中還曾攛掇余則成納穆晚秋為妾——戴笠到天津查案,這件事還成了吳敬中心驚肉跳的原因之一。

吳敬中對余則成最早的懷疑,起始于「軍調部泄密事件」,在那次事件中,吳敬中發現了余則成的第一個破綻,那就是他跟左藍的關系。

左藍在記者招待會上,當眾宣讀了軍統天津站派往軍調部的特務名單,那份名單詳細到連小特務的籍貫和年齡、職務涵蓋在內。

這些小特務的詳細資料,吳敬中是顧不上掌握的,夯貨馬奎也不可能全記得住,但是左藍照本宣科如數家珍,弄得穿馬褂裝紳士的吳敬中臊眉耷眼。

派遣特務名單泄露,余則成當然是第一嫌疑人,因為參與此事并可能掌握全部資料的,只有吳敬中、馬奎、余則成三人而已,那些人是馬奎的手下,陸橋山也未必知根知底。

嫌疑最大的余則成還跟左藍有過(事實上是一直存在)戀情,余則成以為吳敬中什麼都不知道,事實上吳敬中什麼都知道,最后實在瞞不住了,余則成給出的解釋,就是最大的破綻:「我知道,您一定會知道的。戴局長一定會告訴您,戴局長上次找我談話的時候,就問過我,他說這個左藍即將在天津代表團里出現,問我能不能做通他的工作,為軍統效力。我說這很難,她是個死硬分子,本來就是策反我不成,這才跑到延安去的。」

吳敬中意味深長地感嘆:「你找了一個好靠山哪,戴老板已經西去了。我既不能相信,也不能懷疑。」

余則成玩兒的是「死無對證」,吳敬中作為戴笠的親信,不但知道軍統的家規,更了解戴笠的風格:戴老板不是「微操小能手」常凱申,他不會絕不會跨越天津站站長而直接對一個剛晉升的少校機要室主任下命令,策反左藍這種「小事」,他根本就不會親自過問,即使問了,也會第一時間通知吳敬中。

戴笠到天津有兩件大事要抓,一件是調查「接收大員」的貪腐,另一件是處理納妾的九十四軍副軍長楊文泉,時間緊任務重,他才不會過問余則成的個人感情問題——余則成的級別太低了。

在特工行當,「死無對證」就等于「證據確鑿」,余則成用戴笠當擋箭牌,是一個巨大的破綻:戴笠是軍統局實際意義上的一把手,召見余則成這樣的低級別下屬正式談話的時候,身邊一定有人做記錄,特別是天津此行,戴笠還帶著軍統局本部人事處少將處長龔仙坊和一大堆辦案人員,余則成有沒有匯報左藍之事,吳敬中打一個電話就能知道——此事在天津站站長職權范圍之內。

絕大多數人都看過《智子疑鄰》的故事,吳敬中在左藍出現時就已經懷疑了余則成的真實身份,但是他經過一番試探并取得確鑿證據之后,忽然放松了警惕,對余則成一連露出的五個破綻熟視無睹,這不合軍統家法卻又在情理之中,半壺老酒總結出了三點原因以供讀者諸君參詳。

首先一點,做過老師的人都能理解:好老師對好學生都是比較偏愛的,半壺老酒上學的時候做錯事,數學物理化學老師一般都是視而不見,英語老師經常會抓住狠批,語文老師總是會百般回護——這樣的事情,偏科的同學一定都親身經歷過。

余則成知道「效忠黨國首先要效忠長官」,吳敬中是余則成的長官,更是余則成的老師,這段香火之情,兩人其實都很看重。

吳敬中和余則成不但有師生之情,還有一起發財之「義」。

細心的讀者可能早就發現了,吳敬中和余則成都表現出了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對抓地下黨沒興趣,對晉升也不太熱心,他們喜歡的是金條、美鈔、玉座金佛、斯蒂龐克。

吳敬中樹大招風,有些事情只能交給余則成去辦,而且有些事情,交給有嫌疑的余則成去辦,比交給沒嫌疑的李涯去辦更穩妥:李涯可能眼里不揉沙子舉報,而余則成于公于私都不希望吳敬中垮台——換個人當站長,峨眉峰就露出來了。

這就是吳敬中不抓余則成的第二點原因:余則成被抓,自己也逃不掉,即使逃掉了,也找不到余則成那樣優秀的善財童子了。

余則成能為吳敬中弄來數不清的寶貝,而李涯的腦子經常放在腳后跟里忘了拿出來,兩相比較,吳敬中當然是要打壓李涯這盞不省油的燈,對有問題卻可以充分利用的余則成,當時是要不遺余力地保護。

吳敬中不抓余則成的第三點原因,他的早年經歷有關: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吳敬中是余則成的「雙重前輩」。

余則成入行的時候,吳敬中就已經從莫斯科中山大學畢業,并在中蘇情報所當了科長,如果他不轉換陣營,那級別得比余則成還高三五層。

吳敬中對雙方都有極深的了解,當然知道「這場仗再打個一年半載(老蔣就輸了)」,他必須給自己多留一條后路——往后靠生意,多個朋友多條路,多個冤家多堵墻!

吳敬中是老練的特工,也是精明的商人,他知道怎麼做能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把峨眉峰抓起來,未必能立功受獎,但肯定會斷了自己的財路。

謝若林有一句話說得很好:「你斷人家財路,人家就要斷你生路。」李涯要抓余則成,就等于要斷吳敬中的生路,所以他晉升不成上校,也當不上副站長,最后只能從樓上墜落——他等于是自斷生路。

吳敬中不抓余則成,顯示出了比李涯、陸橋山、馬奎高明十倍的為人處世和為官為諜之道,他看破世情常有雋語,冷幽默里藏著大智慧。半壺老酒才疏學淺難以理解其中深意,最后只好請教讀者諸君:余則成露出的破綻,可能不止前面說的五個,吳敬中不抓峨眉峰的原因,可能也不是只有三點,那麼在您看來,余則成和翠平還露出了哪些破綻?吳敬中是從什麼時候、哪件事中發現余則成就是峨眉峰的?他發現余則成真實身份而不抓捕,真實的原因又是什麼?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