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使許褚斬殺貂蟬,出這損主意的,為何只能是荀彧而不能是賈詡?

荀彧指使許褚殺貂蟬,此事既不記載于《三國志》,小說《三國演義》里也沒有,《三國志平話》也只寫貂蟬表示要與呂布「生則同居,死則同穴,至死不分離」,而沒有交待她最終歸宿。

因為史料沒有明確記載,貂蟬這位可憐的古代四大美女之一,就有了不同的死法:有人說她被曹操送給了劉備,關羽怕他消磨了大哥的英雄豪氣,就一刀將其斬殺;還有人說曹操直接把貂蟬送給了關羽,關羽同樣辣手摧花。這兩個版本的最終結局,都是「關公月下斬貂蟬」,元雜劇里有許多大同小異的橋段。

我們細看曹操的習慣和愛好,就會發現如果歷史上真有這麼一位美女貂蟬,他是絕對不會舍得送人的:秦朗的生母、秦宜祿之妻杜氏,曹操本來是答應送給關羽的,但「見一個愛一個」,讓他食言而肥,弄得關羽十分郁悶;張繡的嬸子年紀也不小了,曹操為了這位半老徐娘,不但丟了大將典韋,還丟了長子長子曹昂和侄子曹安民。

如果真有貂蟬,曹操只會笑納而不能送人,但是曹操諸多姬妾中,卻沒有貂蟬這麼一號,所以此女肯定是死于非命了。

很多人都說貂蟬純屬虛構,但是并沒有一本史料說不存在一個令董卓呂布反目成仇的美女,《三國志》和《后漢書》都證明了卻有這麼一個紅顏禍水存在: 「卓常使布守中閤,布與卓侍婢私通,恐事發覺,心不自安。」「卓自知兇恣,每懷猜畏,行止常以布自衛。嘗小失卓意,卓拔手戟擲之。布拳捷得免,而改容顧謝,卓意亦解。布由是陰怨于卓。卓又使布守中閤,而私與侍婢情通,益不自安。」

不管怎麼說,董卓差點一手戟把呂布射殺,和呂布偷香竊玉,這都是板上釘釘的事實,只不過這位改變東漢命運的美女,沒有在史料中留下名字而已——貂蟬應該是她的職務名稱,也就是董卓的衣帽間管理員,算是一個極小的侍女領班。

這樣一個傾國傾城的美女,既沒有給董卓留下子嗣,也沒給呂布或曹操生下一男半女,董卓常年在馬上顛簸,或許有心無力,但是曹操可是一個生產小能手,他在三國梟雄中創造了一項紀錄:有記載的妻妾十七個,這些妻妾為他生了二十五個兒子、六個女兒,除了稱帝的曹丕,還有十七個兒子封王,平均下來,每個妻妾都為他生了一個王。

除了二十五個兒子,曹操還收養了兩個繼子,也就是原本應該管關羽叫繼父的秦朗,還有一個是原大將軍何進的孫子何晏。

秦朗原本應該有可能管關羽叫繼父,這也是有史料記載的: 「朗父名宜祿,為呂布使詣袁術,術妻以漢宗室女。其前妻杜氏留下邳。布之被圍,關羽屢請于太祖,求以杜氏為妻,太祖疑其有色,及城陷,太祖見之,乃自納之。」

從某種意義上說,曹操跟「背妻,愛諸將婦」的呂布也算同道中人,如果生俘貂蟬,就會有百分之百的可能自用而非送人。

如果貂蟬沒有如花凋謝,那麼以曹操的能力,其王子的數量還應該增加一到兩個。正史不見記載,民間傳說莫衷一是,于是就有了「荀彧指使許褚斬殺貂蟬」之說,而這種說法跟史料記載并不違和,曹操也不會感到奇怪:這種事情,也就荀彧敢做而且有資格做,那個心腸比較歹毒的賈詡,既沒有資格也沒有膽量攛掇許褚去殺人——如果他敢舊事重提,那麼許褚揮刀,第一個砍掉的就是他這個毒士的毒舌!

荀彧是漢末三國時期少有的正人君子,一向以剛直不阿聞名天下,但是此公的年紀卻并不大,甚至比他的侄子荀攸還小六歲,比曹操也小八歲,如果荀彧跟曹操步調一致,那是妥妥的讬孤寄命大臣,郭嘉無論是人品、威望還是能力,都遠遜于荀彧荀文若。

荀彧是個眼里不揉沙子年輕人——起碼在白門樓事件發生時,荀彧還很年輕:建安三年十二月癸酉(199年2月7日)呂布被斬殺時,163年出生的荀彧只有三十六歲,正是雄姿英發豪氣干云的年齡,他是不會允許曹操因為貂蟬而誤了興復漢室大業的。

在曹操陣營之內,武將以夏侯惇為首,謀臣以荀彧為首,夏侯惇也要聽從荀彧的號令,當年陳宮張邈反叛,差點端掉曹操的老巢兗州,就是荀彧指揮夏侯惇迅速平叛,當時荀彧要只身去豫州刺史郭貢的數萬大軍中勸降,夏侯惇還跟尊敬和關切地勸諫: 「君,一州鎮也,往必危,不可。」

荀彧沒聽夏侯惇的勸諫,深入不測之軍,成功地勸退了郭貢。從這件事中,我們能看出荀彧在曹營地位極高,而且膽子極大,也只有他敢命令許褚斬殺貂蟬,而曹操明知是荀彧「使壞」,也只能隱忍不言:犯不著為了一個死貂蟬,而得罪一個大有用處的活「令君」!

很多人都認為荀彧是一個正人君子,這種辣手摧花的主意,不應該出自荀彧而應該出自毒士賈詡,但是細看三國史料和演義小說我們就會知道,即使賈詡有那個心,也沒那個膽兒。如果他敢多嘴多舌,已經有五七分酒意的許褚,很可能會拔出刀來替典韋報仇:「妳不說我還忘了,當年典韋不就是因為類似貂蟬一樣的禍水而犧牲的嗎?典韋犧牲,還不是妳這家伙給張繡出了損招兒?」

賈詡出損招兒坑死典韋和曹昂、曹安民,在《三國志》中有記載,事情也確實發生在白門樓呂布殞命之前,但是賈詡真正加入曹操陣營,并且受封執金吾、都亭侯、冀州牧的時候,已經是建安四年了,所以如果曹操把貂蟬留了一年半載,賈詡才有機會鼓動別人將其斬殺,但賈詡及即使那個心,也沒那個膽——他所謂的「冀州牧」是個空頭州牧,當時冀州還在袁紹地盤,賈詡的真正職務是「參司空軍事」,也就是司空曹操賬下的一個高參而已。

這就是說,貂蟬被殺的時候,賈詡可能還在幫著張繡琢磨怎麼對付曹操呢,如果曹操被貂蟬刺殺,賈詡只會偷笑而不會阻止。

《新三國》將斬殺貂蟬的幕后主使設定為荀彧,這也是符合正史中荀彧性格的: 「亡身殉節,以申素情,全大正于當年,布誠心于百代,可謂任重道遠,志行義立。」

基于正史記載和小說描述,讀者諸君可以進行如下猜測:如果曹操笑納了貂蟬,會不會在自己身邊埋下一顆地雷?其貌不揚的曹操,能否贏得貂蟬真心追隨?以荀彧的一貫行事作風,會不會暗中指令許褚或別人將貂蟬斬殺?曹操明知是荀彧破壞了自己的好事,會跟荀彧翻臉絕交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