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括史文恭林沖,射殺晁蓋的八個嫌疑人,排除四個之后還剩下誰?

#頭條創作挑戰賽#晁蓋究竟是被誰用毒箭射殺?後來宋江夜打曾頭市的時候晁蓋纏住史文恭,也并不能證明史文恭就是兇手,因為晁蓋幫助盧俊義生擒史文恭,也可能是為了阻止宋江篡位。

以史文恭在江湖上的地位和超一流的身手,要射殺晁蓋,還真用不上毒箭,而且「伏兵」中也并沒有看到那匹搶眼的照夜玉獅子馬。

我們細看水滸原著就會發現,包括史文恭在內,射殺晁蓋的嫌疑人至少有八個,哪一個或幾個人有動機、有機會下此毒手,就是咱們今天要聊的話題。

箭頭上有史文恭的名字,所以他自然要被列為第一嫌疑人,但是我們看他執筆寫給宋江的求和信,就會發現他也是一直被蒙在鼓里: 「向日天王率眾到來,理合就當歸附。奈何無端部卒施放冷箭,更兼奪馬之罪,雖百口何辭。」

如果是史文恭射殺了晁蓋,必然會堅持抵抗到底,所以我們從史文恭的態度中可以看出,他根本就不知道晁蓋臉上那支毒箭寫著「史文恭」三個字,還以為是自己手下無意間闖了大禍。

史文恭是嫌疑人之一,但是我們并不能給他定罪,宋江對史文恭不審而殺,這里面也透著三分詭異:當眾公布史文恭的「罪行和口供」,豈不比倉促斬殺更能消解好漢們心中的疑團?

當時在混戰中有機會放冷箭的,至少還有三個人,他們就是雙鞭呼延灼和摸著天杜遷和云里金剛宋萬。

晁蓋鳩占鵲巢送了白衣秀士王倫的性命,杜遷宋萬跟王倫交情不淺,而且從并肩而坐的二寨主三寨主變成了叨陪末座,這兩人都有射殺晁蓋的理由,他們跟呼延灼一樣,逃跑的時候都在晁蓋前頭。

呼延灼跟梁山軍打過好幾場惡戰,是有一定戰場經驗的,還沒發現埋伏就自亂陣腳大叫著逃跑,這很不合常理。

呼延灼被宋江收降,無時無刻不盼著招安后重享榮華富貴,而且此人做事極無底線,背叛趙佶高俅便是小樣,出賣慕容知府便是大樣,這樣一個忘恩負義之徒,是很容易被宋江畫大餅收買的——只要除掉了晁蓋,宋江就可能帶著大家一起受招安。

雙鞭呼延灼背信棄義,為了招安什麼事都干得出來,豹子頭林沖似乎也不是一點嫌疑都沒有,他能火并王倫,也能射殺晁蓋。

晁蓋中箭后似乎并沒有完全失去戰斗力,他是被阮氏三雄和劉唐白勝扶上馬殺出村來的,他是在脫險后拔出箭頭后才「血暈倒了」,涂上林沖提供的金瘡藥,才發現是中毒,然后就「言語不得」了。

林沖為了免于高俅和高衙內的追殺,連妻子都舍得出去,為了招安而射殺晁蓋,應該也下得去手。林沖反對招安,那只是電視劇的演繹,任何版本的水滸原著,林沖都不反對招安:魯智深、武松、李逵在忠義堂上跟宋江硬懟的時候,林沖并沒有站出來說話,招安后,林沖又成了破遼國、打田虎、滅王慶、征方臘四大戰役中斬將最多的梁山好漢。

算上林沖和史文恭,射殺晁蓋的嫌疑人已經有五人之多,但是這還遠遠不夠,我們不應該忘記梁山第一神射手小李廣花榮。

花榮是宋江的絕對嫡系,剛上梁山就跟晁蓋鬧了個小小的不愉快,他在征方臘時在烏龍嶺兩箭射殺石寶手下大將王績、晁中,極有可能就是施耐庵有所暗示。

能夠在暗夜火光搖曳中一箭命中晁蓋面門,一般人還真很難做到,除了近距離偷襲,能在遠距離將晁蓋狙殺的,在梁山一百單八將中,也就是花榮和解珍解寶能做到了。

暗殺晁蓋這樣的秘密任務,宋江基本上只能讓花榮去完成,黑旋風李逵不會射箭只會中箭,即使李逵會射箭,宋江也不敢讓他去——那黑廝是個大嘴巴,喝點酒啥都敢說。

晁蓋親征曾頭市的時候,花榮并沒有隨同前往,已經上了梁山的解珍解寶也沒去。但是在一盤散沙的梁山大寨,有幾個人消失幾天,還真不會有誰會在意。所以即使是花榮和解珍解寶射殺了晁蓋,也很容易找到不在現場的證明,證明人可能就是及時雨宋江:解珍解寶去給我們打野味,花榮吃壞了肚子,一連趴了好幾天。

晁蓋隕落,宋江上位,寸功為例的獵戶解珍解寶莫名其妙地成了天罡正將,比神機軍師朱武、鎮三山黃信和病尉遲孫立的地位還高,這就不能不引人遐想了:梁山天罡正將和地煞副將的待遇差別極大,解珍解寶何德何能,能力壓登州派老大?

一般來說,出現命案之后,有動機者和受益者都是懷疑的對象。于是我們盤點一下,射殺晁蓋的嫌疑人就有了八個,他們就是曾頭市總教頭史文恭、豹子頭林沖、雙鞭呼延灼、摸著天杜遷、云里金剛宋萬、小李廣花榮、兩頭蛇解珍、雙尾謝解寶。

八個嫌疑人有了,接下來的事情,就是有請讀者諸君用排除法來進行最后的甄別了:史文恭的嫌疑并不能被完全排除,除了他之外,還有哪位梁山好漢的嫌疑最大?

要是讓半壺老酒來評價,第一個被排除嫌疑的,就是豹子頭林沖,因為他跟晁蓋的關系很好,而且他當時帶著徐寧、穆弘、張橫、楊雄、石秀、孫立、黃信、燕順、鄧飛正守在村口接應,如果他跑去狙擊晁蓋,其他九個好漢就會發現主將不見了。

林沖的嫌疑基本可以排除,杜遷宋萬既沒有本事也沒有膽量,而且早已分到了晁蓋的生辰綱金珠寶貝,拿人家的手軟,想放毒箭也沒有準頭。

雙鞭呼延灼放箭的可能性也不大,以宋江的陰險狡詐,這樣的艱巨任務,不可能交給忠誠度為零的官軍降將,他們兩個人還沒有穿一條褲子的交情。

八個嫌疑人,有四個的嫌疑基本可以排除,剩下的就是史文恭、花榮、解珍、解寶了,他們或者有動機,或者是晁蓋死亡的受益者,而且都沒有不在現場的證明,半壺老酒智慮短淺,實在是找不出替他們辯解的理由,所以最后只好請教讀者諸君:在您看來,這難以排除的四個嫌疑人中,哪一個的嫌疑最大?除了前面提到的八個人,還有誰可能對晁蓋暗放毒箭?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