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統特工槍決萬里浪,在手腳和兩腿之間打了五槍:還你當年那一刀

看過電視劇《潛伏》的讀者諸君想必還記得,在汪偽七十六號特工總部,有一個叫萬里浪的家伙,此人面目森冷眼神兇煞,余則成中槍,全是出于他的策劃:「對勞文池(余則成的化名,代號我蟹)這樣的人,既不能抓,也不能審,只能暗殺。」

要不是被地下黨營救,余則成在南京就沒命了。想讓余則成徹底消失并差點成功的「政保總署總監」萬里浪,在歷史上確有其人,也真是七十六號特工總部的一個「大人物」。有「軍統第一殺手」之稱的陳恭澍,在回憶錄中不止一次提到過這個萬里浪,每次提起的時候都恨得咬牙切齒。

恨萬里浪的不止陳恭澍一人,抗戰勝利后,萬里浪落入法網,他的「前戰友」,也就是另一個軍統特工堅決要求親自對萬里浪行刑,行刑時故意先不打腦袋和胸膛,而是在手腳上打了四槍,在兩腿之間又打了一槍:「當年你在我這里割了一刀,現在我還你一槍!」

這位連打萬里浪五槍的軍統特工叫魏桂龍,此人1939年經吳賡恕(軍統少將,刺殺失敗后被捕遇害)介紹加入軍統,後來又跟吳庚恕先后被七十六號特務捕獲,并在那里遭受了酷刑折磨,折磨魏桂龍的,就是這個萬里浪。

萬里浪原本也是軍統特工,還曾擔任過行動大隊副隊長一級的職務,但是因為跟大隊長有矛盾,就帶著槍投靠了七十六號,而且把軍統在上海的潛伏人員都供了出來(有人居然為他辯護,說他是奉戴笠之命打入日偽內部,對此陳恭澍在回憶錄中堅決否認——萬里浪是為私憤叛變,叛變后出賣和殺害了大量戰友,刑訊和殺害前戰友的時候,極其冷血無情)。

陳恭澍被抓,整個軍統上海區被徹底破壞,都是由于萬里浪的叛變,叛變后的萬里浪得到了日偽的絕對信任,并且成了李士群的心腹。

1940年3月,萬里浪被任命為汪偽七十六號特工總部第四行動大隊隊長,辦公地點就在愚園路808號,他在那里策反、招降了大量軍統特工。在不到一年時間里,就形成了一個以萬里浪為首、由軍統叛徒組成的小團體 ,以至于有人稱第四行動大隊為「小軍統」。

萬里浪先后策反了原軍統少將、高級參謀蕭家駒,原軍統上海特派員、高級特工羅夢薌,原軍統少將、南京區區長錢新民,這些人原本都算是萬里浪的上級,但是被策反叛變后,都成了萬里浪的跟班,并對原先的軍統戰友展開了瘋狂的追殺——說萬里浪是假叛變真潛伏,被他殺害的那些軍統特工家屬是不會同意的。

因為捕殺軍統特工有功,萬里浪在七十六號步步高升,逐漸取代了丁默邨的位置,成了跟李士群相提并論的汪偽特務巨梟。

都是一個山上的狐貍,誰也別跟誰講什麼聊齋。萬里浪抓軍統特工,那是一抓一個準兒,甚至走在街上,都能在人群中抓出一個來,咱們今天要聊的魏桂龍,就是這樣被萬里浪逮住的。

同樣出身軍統,萬里浪知道用老虎凳和辣椒水對付不了這些受過殘酷訓練的特工,所以他抓住陳恭澍之后,并沒有用刑,而是好吃好喝好招待,對外散布消息說陳恭澍已經叛變。

當時被萬里浪斷了后路的陳恭澍只好先投降,然后又跟戴笠取得了聯系,在七十六號上演了一出現實版的無間道。

陳恭澍屬于軍統高級特工,受到的待遇還算不錯,而只是個尉官的魏桂龍,可就沒有那麼好命了——萬里浪在發現酷刑無用后,直接在他兩腿之間來了一刀,這對一個男人來說,那可是最大的威脅和屈辱了。

魏桂龍後來葉落歸根回來了,所以那一刀造成了怎樣的傷害,咱們還是不要深究為好。

歷經九死一生,守口如瓶的魏桂龍居然被釋放了。這也是軍統和七十六號之間的一種默契:在經歷過一段兩敗俱傷的暗殺戰之后,雙方都開始留手,尤其是七十六號的軍統叛徒,在發現鬼子要完蛋后,紛紛通過各種渠道向「戴老闆」示好,并且還真釋放了一批不肯屈服的特工人員,魏桂龍就是這樣脫離魔窟的。

魏桂龍脫困后,受到了老蔣和戴笠的親自接見,軍銜也晉升為少校(這倒跟余則成有八成相似之處)。

魏桂龍晉升少校不久就再升一級,當了中校執法隊長。

抗戰已經勝利,魏桂龍中校意氣風發地來到上海斜橋方濱路南市看守所監獄,發現他的軍統同事們已經逮捕兩百多個汪偽特務。作為執法隊長,魏桂龍的主要任務,就是在這二百多個半人半鬼中挑出罪大惡極者拉到刑場上去槍斃。

魏桂龍用的還是汪偽特工過去用的刑場,在使用前,他先把自己的戰友遺體全部清理出來:「 我們挖掘出死難戰友的尸首、頭部及身骨腳骨手骨,載滿一貨車,我沒有辦法分出吳賡恕少將、戴靜園、許天民的人頭筋骨等。我只能將所有骨頭用白布包好,送到南京明瓦廊局本部,局本部在入門內建了一座殉難同志紀念碑。(本文黑體字均出自魏桂龍回憶)」

清理完死難戰友的遺骨,接下來就該有仇報仇有怨報怨了。

上海南市看守所有三層樓,樓下的女犯人是日本「蘭「特務機關長上板冬子,二樓關的是「菊「特務機關長中島三田大帥——「竹「特務機關長中島芳子當時關押在北平,魏桂龍沒見到。

中島三田大帥曾經對魏桂龍不錯,所以魏桂龍每天都會送給他一包香煙,并且讓他吃自己一樣的伙食,和中島三田大帥一樣被關在二樓的萬里浪,可就沒那麼幸運了。魏桂龍一見到萬里浪的名字,馬上想起了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人犯名冊里有一個叫萬里浪,他原來是我們的同志,但他叛變了投入汪精衛所屬76號偽特工總部并出賣了他同組的四位同志,導致這四位同志都被76號槍殺。我被76號審訊時,這個萬里浪在我的下體上割了一刀。」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魏桂龍馬上讓人把萬里浪揪到自己的辦公室:「萬里浪,你還認得我嗎?「

萬里浪知道自己落到魏桂龍手里,肯定沒有好果子吃,被嚇得魂不附體,把頭埋進兩腿之間一聲不吭,一見萬里浪這個姿勢,魏桂龍舊恨新仇涌上心頭: 「大海洋洋,萬里皆浪,現在天下太平了,何有萬里浪!」

把萬里浪訓斥一頓后,魏桂龍轉身去找軍統局軍法處長徐鐘渠少將,請求把槍斃萬里浪的任務交給自己。

其實即使魏桂龍不請求,徐鐘渠也會把這個任務交給他,因為老蔣和戴笠任命魏桂龍為執法隊長,既是對他堅貞不屈的褒獎,也有讓他手刃仇人快意恩仇的意思。

對萬里浪的審訊已經完畢,早晚都要槍斃,于是徐鐘渠很痛快地把萬里浪交給了魏桂龍。

槍斃萬里浪的過程,直到六十年后,也就是2006年,魏桂龍在深圳接受記者采訪的時候依然記憶猶新: 「我和多位同志找尋被萬里浪出賣的同志的家屬,我叫一位同志去買神香,家屬們都點著神香,我叫警衛將萬里浪雙手雙腳大字形綁在籃球架木樁上,我使二號左輪手槍,面對面對他說:‘你在我下部割了一刀。’然后在他下部射擊了一槍,左右腳與手部各發射一槍,打得他搖頭擺腦,死難同志家屬嚎泣流涕,持神香向天上禱告,我才向萬里浪頭部射擊一槍將他打死。」

魏桂龍老人的回憶到此為止,但是萬里浪死后還發生了一件玄妙的事情——萬里浪的家屬去刑場收尸,卻發現棺材里裝的,根本就不是萬里浪!

魏桂龍當然沒有殺錯人,那麼多受害者遺屬也不會認錯人,萬里浪肯定是被亂槍打死了,但是棺材里的人為什麼卻不是萬里浪呢?魏桂龍沒有講述其中的奧秘,但是有檔案資料顯示,那是行刑的軍統特工有意為之,而且他們異口同聲地作證:「我們絕不可能裝錯人,當天行刑完畢,我們為了確保不出錯,最后還核對了一遍呢!」

事實上當天,也就是1946年8月15日,總共槍斃了十六個漢奸,軍統特工對這些人恨之入骨,認為他們都不配擁有棺材,于是在收斂的時候,故意亂點鴛鴦譜——就是要讓漢奸后人拜錯死鬼。

萬里浪的老婆哭哭啼啼找到毛森,毛森表示愛莫能助,然后給她出了一個主意:「那天總共斃了十六個,你家萬里浪肯定是裝錯了,你把另外十五個棺材都挖開,自然就找到了!」

萬里浪的老婆作為漢奸家屬,哪有能力和膽量去挖另外十五個漢奸的棺材?于是軍統特工們出來勸說:「你別找了,就是找到,也爛得不成型了,你就把這個死鬼拉回去埋了吧!」

于是萬里浪的墳里,埋的是別的漢奸,而萬里浪的后人,還在祭拜這個不知名「前輩」的同時四處奔走,為萬里浪鳴冤叫屈,非要說萬里浪是受戴笠指派打入汪偽內部的。

萬家后人的奔走當然是徒勞的:為了讓萬里浪潛伏成功,居然要賠進整個軍統上海區,連軍統四大殺手也折了陳恭澍王天木兩個,戴笠哪里會做這樣虧本的買賣?那些被萬里浪殘害的軍統特工本人和家屬,怎麼會承認這個窮兇極惡的七十六號巨梟是軍統潛伏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