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史中的瓦崗五虎:三人死于忠義一人叛國被殺,幸存三人受封公爵

寧學桃園三結義,不學瓦崗一爐香。正史中并沒有記載劉備關羽張飛桃園三結義,當然也沒有所謂的「賈家(柳)樓」四十六友:比魏征還大二十三歲的屈突通,在隋文帝楊堅開皇十七年(597年)就已經當上了親衛大都督,讓他管魏征叫大哥,那得等太陽從西邊出來。

雖然賈家樓四十六友絕大多數為虛構,義結金蘭更是不可能,但是瓦崗五虎卻在正史中有據可查,不但有據可查,而且還超編了——不同版本的瓦崗五虎,在正史中能找到七個:三位死于忠義,一人叛國被殺,幸存的三位,都受封公爵,壽終正寢后都得到了不錯的謚號。

咱們今天說的這「瓦崗五虎」中的七個人,分別是單通(字雄信)、秦瓊(字叔寶)、王玄(有王軒、王宣不同寫法,字君可,史書中為君廓)、程咬金(后名知節)、尤通(字俊達,史書中為牛進達)、王勇(字伯當)、羅成(正史中叫羅士信,是秦瓊戰友,卻不是羅藝之子)——有的版本還將翟讓列入其中,但是讀者諸君都知道,他是瓦崗軍創始人,早就被李密殺害了,所以咱們不將其列入正史里真實存在的七人之中。

瓦崗五虎中的秦瓊和程咬金,在正史中都赫赫有名,他們早在唐高祖李淵武德三年左右就已經受封大唐開國公(秦為翼國公,后改胡國公;程為宿國公,后改盧國公),秦瓊還因「策勛十二轉」而受封上柱國,也就是唐朝最頂級的戰斗英雄。

秦瓊程咬金的事跡筆者已經講過多次了,再聊也沒啥新意,咱們還是來看看演義小說里義薄云天的單通單二哥在正史中是如何記載的。

兩唐書和資治通鑒雖然沒說單雄信是南七北六十三省綠林總瓢把子,但是此人義薄云天,那卻是史書中抹不去的白紙黑字: 「太宗(李世民) 圍逼東都,雄信出軍拒戰,援槍而至,幾及太宗,徐世勣(后改稱李世勣、李勣,我們習慣稱之為徐茂功或徐茂公,其實他本字懋功) 呵止之,曰:「此秦王也。」雄信惶懼,遂退,太宗由是獲免。東都平,斬于洛陽。

為了顧全兄弟情義和情面,單雄信放棄了唾手可得的蓋世奇功——如果單雄信不給徐世勣面子,整個唐朝歷史都得改寫。

被單雄信饒過一命的李世民并沒有投桃報李,單雄信跟隨王世充投降后,李世民不顧徐世勣苦苦哀求,放過了王世充,卻殺害了單雄信。

單雄信第二個死于唐人之手瓦崗之虎,在單雄信遇害不久前,也就是武德元年臘月三十隕落的,是同樣講義氣的王勇王伯當,王伯當是死于唐軍亂箭之下,但也是被李密坑死的。

李密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投唐,受封光祿卿、邢國公,還成了李淵的表妹夫。這位表妹夫李密愿意替表舅哥李淵打工,就主動申請去黎陽召集舊部對付王世充,臨走的時候,還拉上了已經受封左武衛將軍的王伯當——李密打王世充是假,要另立爐灶是真。

李密走到半路就想反叛,王伯當流著眼淚勸諫,無奈李密堅持要一條道走到黑,王伯當實在沒辦法了,只好跟李密一同赴死: 「義士之立志也,不以存亡易心。伯當荷公恩禮,期以性命相報。公必不聽,今祗可同去,死生以之,然終恐無益也。」

事情真如王伯當所料: 「右翊衛將軍史萬寶留鎮熊州,遣副將盛彥師率步騎數千追躡,至陸渾縣南七十里,與密相及。彥師伏兵山谷,密軍半度,橫出擊,敗之,遂斬密,時年三十七。王伯當亦死之,與密俱傳首京師。」

如果單雄信當年一槍干掉李世民,就輪不到李世民對他揮動屠刀了;如果王伯當安心當他的大唐左武衛將軍而不跟李密走,貞觀年間當一個國公,那是張飛吃豆芽——小菜一碟。

單雄信和王伯當都死于無原則的義氣,而在筆者看來,無原則的義氣也比有原則的背叛更值得尊敬,而第三位犧牲的瓦崗五虎羅成羅士信,則是死于有原則的義氣:在洺水之戰中,他舍命救出了同為瓦崗五虎的王君廓,結果自己被同樣出身于瓦崗的劉黑闥困在城中,城破被俘之后,羅士信拒絕劉黑闥勸降,從容就義。

我們細看兩唐書,就會發現劉黑闥和王君廓還真都在瓦崗混過,不過地位好像都不高: 「劉黑闥,貝州漳南人,隋末亡命,從郝孝德為群盜,后歸李密為裨將;君廓,并州石艾人也,少亡命為群盜,聚徒千余人,轉掠長平,進逼夏縣,李密遣使召之,遂投于密。」

瓦崗軍解散,王君廓投唐,劉黑闥去找了老朋友竇建德,他們重逢的時候,已經是刀兵相見的敵人,劉黑闥把王君廓圍在了洺水城,那里也成了羅士信的生命的終點: 「士信入城據守。賊悉眾攻之甚急,遇雨雪,大軍不得救,經數日,城陷,為賊所擒。黑闥聞其勇,意欲活之;士信詞色不屈,遂遇害。」

羅士信營救出一位瓦崗舊將,卻死于另一位瓦崗舊將之手,說來說去,羅士信還是太義氣了,而那位被他救出來的瓦崗舊將王君廓,卻不是什麼好人,他最后成了叛國賊: 「在職多縱逸,長史李玄道數以朝憲脅之,懼為所奏,殊不自安。后追入朝,行至渭南,殺驛史而遁。將奔突厥,為野人所殺。」

瓦崗五虎在正史中有記載的,已經死了四個:三個死于忠義,一人死于叛逃途中,五虎七人已去大半,而剩下的三位,就很值得慶幸了。

瓦崗五虎中幸存的三位,當然就是秦瓊、程咬金和牛進達(尤俊達)了。

秦瓊和程咬金自不必說,就連那個跟隨秦瓊程咬金一起從王世充軍陣中跑出來投奔唐軍的牛進達,也在正史中留下了精彩的記錄——他簡直成了秦瓊的接班人:受封左武衛大將軍、瑯琊郡開國公,追贈追贈左驍衛大將軍、幽州都督,謚號為壯。

鳥隨鸞鳳飛騰遠,人伴賢良品自高。緊跟在秦瓊身邊的程咬金和尤俊達(牛進達)都在大唐享受了極高的待遇,而另外四人,不是講錯了義氣,就是走錯了路,全都以各種方式殞命刀箭之下。

盤點問正史中的七位「瓦崗五虎」,我們還有一些問題需要解答:這七個人中,誰最講義氣?誰武功最高?

在筆者看來,單雄信的義氣應該得到肯定:翟讓被李密殺害,單雄信忍辱負重多年,終于等到王世充攻打李密,他才有了反戈一擊的機會——單雄信對李密不是背叛,而是臥薪嘗膽要為故友復仇,而他能看在徐世勣的面子上不取唾手可得的李世民首級,也證明了他是一個把義氣看得比個人榮辱還重千百倍的好漢子。

同樣的道理,王伯當明知追隨李密是死路一條卻義無反顧,羅士信為了救王君廓而不顧個人安危,也都值得尊敬,而那個在小說中有關羽之貌的王君廓,在正史中卻跟羅藝一樣死有余辜——這就是造化弄人,如果羅士信知道那廝將來會成為叛國者,當時就沒必要舍生忘死沖進洺水城了。

至于瓦崗五虎中誰的武功最高,大家一致的意見,應該是秦瓊第一,羅士信有資格跟秦瓊并駕齊驅,而正史中的程咬金,似乎也不是個善茬:他能在被馬槊洞穿身體的情況下撅斷槊桿斬殺敵將,這份勇悍,想起來都讓人渾身發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