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沖是高俅從軍中提拔的武師爺,軍銜最低是上尉,也可能晉升上校

#頭條創作挑戰賽#梁山一百單八將中,豹子頭林沖應該算是比較倒霉的:在八十萬禁軍中當教頭的時候,被高俅和高衙內算計、欺負,最后禁軍教頭當不成而刺配滄州;上了梁山后,欣賞他的托塔天王晁蓋莫名其妙中箭身亡,宋江又弄來大刀關勝和玉麒麟盧俊義,死死地壓在他頭上。

有人認為林沖這個教頭只是軍隊外聘的武術教練,可能連正式軍銜都沒有,但是我們細看相關史料和水滸原著就會發現:林沖不但級別不低,而且兵法也應該比較精通,如果他戰斗在唐朝,那就屬于高級軍官,在宋朝雖然差點行市,但當個上尉或上校都是有可能的,甚至還可能有資格被稱為將軍。

唐朝尚武,所以精通兵法武藝高強的人都是極受尊敬的,比如唐初悍將秦瓊秦叔寶和尉遲敬德,不但被帝王尊敬、信任,最后還成了門神。

漢朝、唐朝軍功制度比其他朝代都公平,所以有志男兒都講兵習武,軍中教頭也就成了一個風光職位: 「唐制,天下軍府有兵馬處,選會兵法、能弓馬等人,充教練使,每年合教習時,掌令教習之,謂教頭。(胡三省《資治通鑒注》)

這樣看來,在唐朝當教頭,有兩個必要條件:其一,必須是級別不低的正規軍人;其二,除了弓馬嫻熟,還要精通兵法。

熟悉冷兵器作戰的讀者諸君當然知道:在古代戰場上,講究的是軍陣派配合,上躥下跳閃轉騰挪是不允許的,每一位將士都有自己固定的戰位,每次交鋒只有一兩次出手的機會,程咬金只會三板斧就已經足夠,終生磨煉三招,必然爐火純青,打起架來更簡單高效。

唐朝的教頭,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兵王」,他傳授給將士們的,是在打仗時應該站在哪里、如何出手,以及怎樣殺敵保命。

到了宋朝,隨著偃武修文、強干弱枝的昏招出現,浴血疆場不如金榜題名,武功也開始被忽視,「教練使」的高級軍職被取消,教頭的地位也有所下降。但是執掌一方軍權的大佬們為了增強自己的話語權,也是比較注重軍事技能訓練的,于是他們在朝廷不給編制的情況下,自己弄了一些教頭,并給予了這些教頭極高的待遇。

高俅身為殿帥府太尉,也就是殿前司或侍衛親軍馬軍、侍衛親軍步軍的軍事主官(宋朝這三支京營部隊各有都指揮使、副都指揮使、都虞候一人,合稱殿前九帥,宋徽宗宣和年間太尉變成泛濫的加官、虛銜,殿前九帥和各地節度使都有資格被稱為太尉),林沖可能就是殿前司都指揮使高俅提拔起來的教頭。

林沖是高俅自行提拔任命的教頭,也是有史料依據的: 「宋制,掌軍馬者自選置。」

高俅掌管一支重要京營部隊,戰斗力太難看,在宋徽宗趙佶那里也不好交差,所以他除了踢球之外,也要搞一下軍事訓練,他新官上任三把火的第一把,就燒掉了請病假的教頭王進。

按照時間推算,王進棄職出逃后,林沖才都到了高俅的賞識,他的朋友陸謙旁觀者清: 「如今禁軍中雖有幾個教頭,誰人及得兄長的本事,太尉又看承得好。」

從陸謙的話中我們可以聽出,在八十萬禁軍中,像林沖那個級別的教頭是個位數的,操刀鬼曹正說林沖是「都教頭」,可能也不是吹牛。

胡三省重修《資治通鑒注》的時候已經是元朝,所以他只能按照元朝的兵制來講宋朝的教頭:稱職的教頭,就會「拔補千把總」,也就是獲得百夫長、千夫長那個級別的軍職。

要是按現在的軍銜制度推算,林沖就可能兼任或升任上尉連長或上校團長,至于是當上尉還是上校,那就看高俅的個人喜好了。

元朝的千夫長已經是將軍級別了,萬夫長則是不折不扣的一軍統帥。這樣看來,林沖在禁軍中的前景是光明的,收入也是極高的。宋軍戰斗意志不強,但是薪俸卻很豐厚,朝廷也不禁止他們做生意。

林沖身為八十萬禁軍高級教頭,也收了肉聯廠老板曹正做徒弟——在任何朝代,沽屠(賣酒殺豬)都是很賺錢的,我們熟悉的樊噲、張飛、鎮關西,都跟曹正是同行。

林沖在禁軍中有豐厚的俸祿,還能開私教賺錢,所以才能一擲千金買寶刀,買完寶刀之后的心理活動,也證明他跟高俅關系匪淺: 「高太尉府中有一口寶刀,胡亂不肯教人看,我幾番借看,也不肯將出來。今日我也買了這口好刀,慢慢和他比試。」

如果林沖只是個品級極低的軍官,或者連軍官都不是,只是個外聘的民間武術教練,軟磨硬泡要借高俅的寶刀,早就被打得兩腿開花叉出去了。

綜合起來看,在高俅面前,林沖的地位還要高于「制使」楊志。楊志拐彎抹角見到高俅,只能跪著說話,而且一言不合就被罵了出來。林沖三番兩次借高俅的寶刀而沒碰硬釘子,說明這倆人的地位相差不是很懸殊,個人也是有一定私交的。

林沖身為八十萬禁軍教頭,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就是高俅的「武師爺」,基本相當于圣手書生蕭讓在蔡京府里坐「西席」和宋江在鄆城縣時文彬手下當押司。他們的不同點,就是林沖是由高俅從軍中選拔出來并給予了特殊待遇。

這樣一想,我們就能理解為什麼林沖寧肯忍氣吞聲也不愿意跟高俅徹底撕破臉了:在封建社會,妻子的地位并不是很高,讓林沖為了妻子而舍棄前程,看起來并不太現實。

不管怎麼說,林沖在軍隊中都有一定地位,一般的虞候見了他也得叫聲哥哥,他見了殿帥也能說得上話,連施耐庵也承認: 「原來高衙內不認得他(她) 是林沖的娘子,若還認得時,也沒這場事。」

家有如花美眷,在軍中地位也不低,干得好就可能拜將封侯,難怪林沖寧肯休妻也要向高家父子示弱示好。

林沖被評為「梁山毒人」,這比喻是否恰當,并不在今天討論范疇之內,他的人品如何,似乎也難以置評,咱們今天的最后要聊的問題,是如果林沖沒有與高俅交惡,以他的武功境界和處事風格,有沒有可能像丘岳和周昂一樣,出現在征討梁山的官軍之中?

丘岳官帶左義衛親軍指揮使、護駕將軍,周昂官帶右義衛親軍指揮使、車騎將軍,都是僅次于殿前九帥的高級軍官,如果林沖不遭飛災橫禍,而是跟著高俅去打梁山,梁山一百單八將中,除了玉麒麟盧俊義和大刀關勝,又有誰會是他的對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