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朝、唐朝、明朝的免死金牌:皇帝欽賜,不一定真能保住功臣性命

免死金牌只是一個籠統的代稱,它一般都是以「圣旨」的形式出現,這種「欽賜免死」的作法,據說是起源于漢太祖高皇帝劉邦。

劉邦一生只賜給過一位功臣這種保命圣旨,但是受命者卻既不是蕭何,也不是曹參,當然更不是被他誅滅的異姓諸侯王韓信、英布、彭越——唯一一個被賜「殺人不死」特權的那位大漢開國功臣,很多讀者都沒聽說過,就是把那人名字寫出來,包括筆者在內,很多人可能都不認識。

免死金牌不免死,這種開國功臣用來保命的東西,經常會變成催命符。那東西的最終解釋權在皇帝手里,他想殺擁有免死金牌的功臣,只要說那人謀反就行了——免死金牌不免謀反之罪,而功臣是否謀反,還是皇帝說得算:說妳反妳就反,不反也反;說妳不反就不反,反也不反。

唐朝和明朝的皇帝都賜下過免死金牌,唐朝殺過幾個擁有免死金牌的功臣,很好數,明朝擁有免死金牌而幸免于難的也很好數。

唐朝「賜免死」,始于唐高祖李淵。據《唐會要·卷四十五·功臣》和《舊唐書·列傳第七》記載,唐高祖武德元年八月六日,有十七個人獲得了二十次免死特權: 「尚書令、秦王某(李世民) ,尚書左仆射裴寂及文靜(劉文靜) ,特恕二死。左驍衛大將軍長孫順德、右驍衛大將軍劉弘基、右屯衛大將軍竇琮、左翊衛大將軍柴紹、內史侍郎唐儉、吏部侍郎殷開山、鴻臚卿劉世龍、衛尉少卿劉政會、都水監趙文恪、庫部郎中武士彟、驃騎將軍張平高、李思行、李高遷,左屯衛府長史許世緒等十四人,約免一死。」

武德元年李淵頒賜「免死金牌」的時候,秦瓊還在瓦崗軍中跟王世充作戰,他武德元年九月被王世充俘虜,武德二年二月才陣前投唐,所以他沒「趕上那一撥」。

我們不必為秦瓊感到遺憾,得到免死金牌也未能百分之百保住性命。都水監、新興郡公趙文恪在李元吉瞎指揮下丟了太原城,李淵沒有治李元吉之罪,卻把趙文恪賜死獄中;劉文靜擁有兩塊免死金牌,得罪了裴寂之后,李淵下旨將劉文靜斬首抄家滅門,李世民求情也不管用: 「殺文靜、文起,仍籍沒其家。」

至于明太祖高皇帝朱元璋賜了多少免死金牌,擁有免死金牌的功臣有幾個沒被他誅滅九族,這里就不說了,說多了會引起不同讀者群的爭論。

放下唐高祖太武皇帝李淵和明太祖高皇帝不提,咱們還是來說說漢太祖高皇帝劉邦——此君廟號太祖,謚號高皇帝,不知道為麼從司馬遷開始,大家都喜歡稱他為「漢高祖」。

漢太祖高皇帝白手起家,在冊封功臣的時候顯得比較小氣,為此還差點鬧出亂子: 「上(劉邦) 在雒陽南宮,從復道(閣道) 望見諸將往往相與坐沙中語。上曰:‘此言何語(這幫小子嘀咕啥呢) ?’留侯(張良) 曰:‘陛下不知乎?此謀反耳(妳不知道嗎?大家在商量怎麼造妳的反呢) 。’」

劉邦這才發現只顧自己吃肉,忘記給功臣們喝湯了,于是「急先封雍齒以示群臣」,大家一看劉邦最討厭的雍齒(雍齒與我故人,數嘗窘辱我。我欲殺之,為其功多,故不忍。)被封為什邡侯,心中都有了底,也就安心地回家刷碗洗筷子等著自己的那一份兒了。

劉邦想開了,也就不再吝嗇,他允許張良自己挑選三萬戶的地盤作為自己的食邑,張良婉拒;蕭何被評為功臣第一、開國第一侯,食邑萬戶是應有之義,除此之外,蕭何還享受著兩項特權: 「賜帶劍履上殿,入朝不趨。」

按照秦漢禮儀,大臣覲見皇帝,必須解劍脫鞋,而且必須小碎步緊著倒騰,這樣來顯示自己的恭順——看來漢朝大臣每天都是要洗腳的,而宋江在電視劇里那種類似小老鼠的走路方法,蔡京高俅也都會。

蕭何可以穿鞋佩劍,而且不用跑得上氣不接下氣,這在當時已經是極高的待遇了,但是有一位功臣,雖然不能穿鞋佩劍上朝,但卻可以跟蕭何一樣走得地平八穩,他得到「免死」特權,蕭何也沒有,那就是 「殺人不死。」

漢太祖高皇帝劉邦的「約法三章」,第一條就是「殺人者死」。他能不顧自己的約定而讓一人殺人不死,讀者諸君肯定感到奇怪:「此人是誰?立有何功?」

在《史記·卷九十八·傅靳蒯成列傳第三十八》和《漢書·卷四十一·樊酈滕灌傅靳周傳第十》中有此人的記載,能跟樊噲、灌嬰合為一傳,此人應該也是一位大功臣,但是他享受免死待遇,卻跟戰功無關: 「上欲自擊陳豨,蒯成侯泣曰:‘始秦攻破天下,未嘗自行。今上常自行,是為無人可使者乎?’上以為‘愛我’,賜入殿門不趨,殺人不死。」

蒯成侯不姓蒯,那是他的封號: 「蒯成侯緤者,沛人也,姓周氏。高祖十二年,以緤為蒯成侯。」

這位周緤的名字到底咋念,筆者現在也沒鬧清楚:如果讀作「謝」,那就是犬馬的韁繩(《禮記·少儀》:「犬則執緤。」《離騷》:「登閬風而緤馬。」),如果讀「夜」,那就是量詞(繒帛番數),古代沒有漢語拼音,即使有,如果當年沒有人特別注明,現在人們也不知道這位蒯成侯的名字到底咋念。

按照太史公司馬遷的說法,周緤被賜「殺人不死」并非事出無因: 「蒯成侯周緤操心堅正,身不見疑,上欲有所之,未嘗不垂涕,此有傷心者然,可謂篤厚君子矣。」

實事求是地說,周緤是有一些功勞的: 「常為高祖參乘,以舍人從起沛。至霸上,西入蜀、漢,還定三秦,食邑池陽。東絕甬道,從出度平陰,遇淮陰侯兵襄國,軍乍利乍不利,終無離上心。以緤為信武侯,食邑三千三百戶。」

按照周緤的功勞,當個食邑三千多戶的信武侯(在諸侯中算是中等),已經是很不錯了,讓他享受蕭何都沒有的待遇,估計很多人都不滿意,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提出反對意見,明萬歷年間李光縉增補的《史記評林》,則說了一番意味深長的話: 「周緤少時,容貌甚美,給事蕭何家,何甚愛之。高祖至蕭何第,見而悅之,以為舍人,出入令驂乘。」

周緤被賜「殺人不死」的免死金牌,其中有何內情,甚至他的名字該怎麼念,都成了一團亂麻,筆者是理不清念不準,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不管周緤是用什麼方式獲得了蕭何乃至劉邦的信任和器重,咱們看看蕭何、曹參、張良、韓信、陳平、樊噲、灌嬰、周緤這一幫開國功臣的待遇,就會發現能打架的不如會辦事的,會辦事的不如會說話的,如果還會邊哭邊說,那麼皇帝是一定特別喜歡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