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思念叫十年生死兩茫茫,王弗——蘇軾心中永遠的白月光

里昂 2022/11/16 檢舉 我要評論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十年生死兩茫茫。

不思量,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

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斷腸處,明月夜,短松岡。

年近40歲的他,在十年如一日的思念中,夢醒后寫下了這首《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這首悼亡詞,此后也成了千古絕唱,一直被后人吟誦。這首詞里,作者寫盡了對妻子的思念之情。

短短幾十個字,卻將夫妻間的纏綿相知,人鬼情未了表現得淋漓盡致。

寫這首詞的作者是北宋文豪,「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蘇軾,蘇東坡。他詞里懷念的妻子是王弗。他與妻子的忠貞愛情,纏綿悱惻,被后人敬仰。

他們雖然也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卻也算是緣定終生。

不然,蘇軾不會在見到王弗后,一改永遠不婚的想法,非她不娶。

他們的緣分,是早已寫在了三生石上的。相遇在回眸一瞬間,相識于靈犀一點通。

婚后,王弗的賢惠聰穎,深明大義,讓夫妻感情更好了。他們一起在春天放風箏,在夏天賞荷花,在秋天看楓葉,在冬天賞梅花...情意綿綿。

她是典型的賢妻良母,操持家務,伺候丈夫,撫養兒女.

他們原本可以白首到老。可惜,美好的感情,卻抵不住疾病的侵襲。十年的美好婚姻,因為王弗的與世長辭,就這麼結束了,獨留蘇軾在人間憂傷。

之后,雖然他又娶了妻,有了愛妾,但王弗在他心里的地位,永遠不有變。每每想起王弗,想起她的嫻靜貞淑,想起她的明眸皓齒,想起她的一切好...仍然會淚水長流,哽咽不止。

她的離開,讓他的心,缺了一塊!

16歲的王弗,在蘇軾挑開她紅蓋頭時,一定羞紅了臉,那可是她仰幕已久的大詩人啊。而豆蔻年華的王弗,艷若桃李,膚若凝脂,巧笑倩兮的樣子,也讓蘇軾心旌搖曳。

那一年,蘇軾19歲。

蘇軾,號東坡,眉州眉山人,后人多稱他為蘇東坡。他是個風流才子,他的詩、詞、文章、書法、繪畫等在北宋占據著很高的位置。

王弗,眉州青神縣人,鄉貢進士王方的女兒。

蘇軾七八歲的時候,便隨眉山道士張易簡讀書。或許是受到了眉山道士的影響,他看淡名利,時常跑到深山里想要出家,十幾歲時,更是跑遍了他們那里的山川河流。

之所以四處跑,只因為他反感婚姻。

反感的原因,或許是因為他深愛的姐姐出嫁后,生活不幸,早早去世,所以他對婚姻有了排斥,甚至想方設法去逃避。

「軾齠此好道,本不欲婚宦,為父兄所強,一落世網,不能自逭。」

他的逃避婚姻,讓父親蘇洵很是著急,也便強迫他與當地有些名望的雷家小姐訂了婚。即使如此,蘇軾仍然一直逃避,不肯成婚,直到19歲時,遇到王弗。

很多時候,一個人會因為另一個人,改變自己的初衷,成為自己的例外。王弗便是蘇軾「不婚」的例外,見到她,他的不婚也成了非她不婚。

或許,遇見她,對他而言就是最美的意外。

蘇軾和王弗的相遇,非常浪漫。

王弗的家鄉有個天然魚池,很有意思。站在池邊的游人只要一拍手,那些魚兒便像聽到了指令一樣,齊刷刷地向游人游過來。王弗的父親王方因為是鄉貢進士,在當地很有名望,有心想讓這個地方成為風景區,于是邀請遠近聞名的才子前來為此地命名。

其實,這麼做還有個私心,想從這些才子里選婿。而在所邀請的人中,就有蘇軾。

魚池邊,才子們七嘴八舌,說出了很多名字,但王方聽后都不滿意。不過,就在蘇軾說出「喚魚池」三個字時,王方的心里一動,也便多看了他幾眼。因為他的女兒王弗給這個魚池起的名字也叫「喚魚池」。

這是緣分使然嗎?

雖然有心和眉山的蘇家結親,但王方自知無法與有著上百畝良田的蘇家相比,有些門不當戶不對,何況他早聽說,蘇家和雷家定了親。

就在他為蘇軾無法做他的女婿而遺憾時,他不知道,緣分是件很奇妙的事,很多時候,再不可能的事,緣分到了,也會讓不可能變成可能。

那時候,蘇軾正巧在青神縣求學,在去求學的路上,他時常會路過王方的家,也知道王家有個美麗的女兒叫王弗,只是以前不曾留意。

在那次給魚池起名后,他聽說,自己和王弗所起的名不謀而合,都叫「喚魚池」。于是,對王弗有些好奇的他,也便留意起了她。

王弗不似其他大家閨秀,整日躲在閨房里,她會時不時地溜出來,在附近玩。偶然遇到蘇軾,她會看他一眼,羞澀一笑,然后低下頭快步走開。

王弗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在蘇軾的眼里,都是那麼的與眾不同。王弗,就這樣慢慢地走進了蘇軾的心田,讓他「不欲婚宦」的想法有了動搖。

情竇初開的少年,情感的閥門一旦打開,便像那開了閘的洪水,一泄而出,將一切的提防和恐懼全都沖跑了,甚至有了一日不見王弗,如隔三秋的慌亂。即使眼睛看著書,書里、腦海里也全都是王弗的笑容。

那抑制不住的思念,讓他常常跑到王弗窗下,看著窗口那影影綽綽的身影。

王弗對鏡梳妝打扮的樣子,讓他在窗下看得著了迷。

窗內的王弗,看到了窗外的蘇軾,原本對他就有好感的她,便用眼神回應他。

粉面朱唇,欲言還羞,有著幽蘭之姿的王弗,讓蘇軾情不自禁。

一來二去,兩個人便偷偷約起會來。

愛到不能自拔,愛到烈火焚身,也便時時刻刻想在一起。

非王弗不娶。

蘇軾向父親傳遞了自己的想法,因為想和雷家結親,所以蘇洵有些失望。可見到逃避不婚的兒子,終于有了結婚想法,也便松了口氣,沒有過多猶豫就答應了。

在那個自己無法選擇愛人的年代,他們卻能彼此選擇,非常難得。

16歲的王弗,就那麼嫁給了19歲的蘇軾,可謂少年夫妻,感情篤厚。

王弗蕙質蘭心,賢惠而淑德。自嫁入蘇家后,她便擔起了為妻為媳的責任,天資聰慧、通曉事理的她,深得蘇家上下的喜歡。

新婚時,夫妻倆形影不離,即使蘇軾讀書,王弗也會在旁邊默默陪伴

蘇軾之前并不知道王弗讀過很多書。在那個「女子無才便是德」的年代,雖然他知道王弗可能受父親-鄉貢進士的影響,多多少少知曉些事理,看些書,但未必會有多少學識。

誰知,在他讀書寫文章時,偶有遺忘,身邊的王弗便會做出提醒,甚至還能和他聊詩詞。蘇軾這才知道,自己娶的不僅是賢妻,而且是個才女。

于是,兩個人也便多了一些共同語言,感情也就更深了。

王弗不僅懂詩詞,還懂人情世故。

蘇軾中進士后,去一些地方任職,因為其不拘小節的性格,很得罪人。每到這時,王弗便會提醒他「子去親遠,不可以不慎」,讓他凡事謹言慎行,不要沖動。對于蘇軾結交一些不好的朋友,她也會及時提醒他:

「某人也,言輒持兩端,惟子意之所向,子何用與是人言」,意思是說,此人說話時缺少主見,只知拍馬屁,你千萬不要被他欺騙。

「恐不能久。其與人銳,其去人必速」,意思是說,這樣的人,求你時突然熱情似火;一旦你有難,他跑得比誰都快,這樣的人也不可交。

果然,王弗的話得到了驗證,這也讓蘇軾對她很是佩服,多了份敬重和依賴。

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后,一定站著一個偉大的女人。王弗便是蘇軾背后的偉大女人。因為她的清醒、精明,讓蘇軾在她活著的那些年,仕途很順,過得風生水起。

是天妒紅顏嗎?

在他們生活了十年,有了一個兒子后,王弗生病去世了,年僅27歲。

曾經恩愛甜蜜、形影不離的兩個人,突然少了一個,蘇軾頓時有種失去一只臂膀的感覺。

傷心欲絕的他知道,他不僅失去了一個賢妻,還失去了一個性格互補的好幫手。

對王弗的想念,讓蘇軾經常夢到她,每次夢醒,他都惆悵不已。在又一個夢醒后,他寫下了《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十年生死兩茫茫。

不思量,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

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斷腸處,明月夜,短松岡。

蘇軾寫這首詞時,正值仕途失意,也是遠調他鄉之際,所以情緒非常低落。

詞的上闋,寫了自己十年來的風霜生活。王弗離開他整整十年了,如今,他們一個生,一個死。十年里,他始終沒有忘記她,即使不去刻意思念,也會不時地想起她,想起千里之外埋著她的那座孤墳。

內心的凄涼,他不知道向誰說,怎麼說。如今的他,因為仕途不順,滿面風塵,連雙鬢都泛白了。這樣的自己,想必就是見到她,她也不認識了吧。

而下闋則是回憶他們結婚前的美好瞬間,回憶王弗出嫁時,那間小閨房。那間小閨房的窗口,曾是他們結婚前,他經常去的地方。那時候,他偷偷看她梳妝打扮。他們一個窗內,一個窗外,激動著,興奮著。

可如今再相見,想必也是對視著不說話,只任淚水往下流了吧。

那月夜下的小松岡,有她孤零零的墳,那里,也便成了他年年月月為之牽掛,為之斷腸的地方。

王弗去世太早,只度過了她二十七年的歲月,十年的婚姻。可那十年的婚姻生活,卻讓蘇軾懷念了一輩子。

「生死兩茫茫」,即使生死,他們夫妻,依然心心相印。

「不思量,自難忘」。即使平素沒有將她掛在嘴邊,但哪有一刻將她遺忘?夢中的王弗,「小軒窗,正梳妝」,那也是她結婚前的樣子,永遠地留在了他心底的最深處。

他與她,永別已過去十年之久,一切都變了,他已「塵滿面,鬢如霜」。王弗「縱使相逢應不識」,可一旦相認,也定會「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吧。

是因為現實生活的艱難,讓他有了如此的擔憂嗎?「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王弗長眠地下,他在世間,也只能獨自哀傷了。

「料得年年斷腸處,明月夜,短松岡」。長眠地下的王弗,一定也很孤獨,她對他的思念絲毫不比他少。

不長的詞里,卻將他和她的美好,以及他對她的思念表達了出來,令人哀嘆和惋惜。

蘇軾的中晚年,很是坎坷,也許,這都源于他的不拘小節、得罪政敵。

試想,如果王弗沒有去世,她一定能在他的身邊提醒他。那麼,他的后半生,是否又會是另一番模樣?

很有可能。因為蘇軾仕途走下坡路,就是從王弗去世后開始的。

王弗對蘇軾及蘇家人的重要,從蘇軾那篇情深義重的《亡妻王氏墓志銘》便能看出:

治平二年五月丁亥,趙郡蘇軾之妻王氏卒于京師。六月甲午,殯于京城之西。其明年六月壬年,葬于眉之東北彭山縣安鎮鄉可龍里,先君、先夫人墓之西北八步。軾銘其墓日:

君諱弗,眉之青神人,鄉貢進士方之女。生十有六年而歸于軾。有子邁。君之未嫁,事父母,既嫁,事吾先君、先夫人,皆以謹肅聞。其始,未嘗自言其知書也。見軾讀書,則終日不去,亦不知其能通也。其后軾有所忘,君輒能記之。問其他書,則皆略知之,由是始知其敏而靜也。

從軾宮于風翔。軾有所為于外,君未嘗不問知其詳。日:「子去親遠,不可以不慎。」日以先君之所以戒軾者相語也。軾與客言于外,君立屏間聽之,退必反覆其言日:「某人也,言輒持兩端,惟子意之所向,子何用與是人言?」有來求與軾親厚甚者,君日:「恐不能久。其與人銳,其去人必速。」已而果然。將死之歲,其言多可聽,類有識者。其死也,蓋年二十有七而已。始死,先君命軾日:「婦從汝于艱難,不可忘也。他日汝必葬諸其姑之側。」未期年而先君沒,軾謹以遺令葬之,銘日:君得從先夫人于九原,余不能。鳴呼哀哉!余永無所依怙。君雖沒,其有與為婦何傷乎?鳴呼哀哉!

這篇墓志銘讓一個賢妻良母、好兒媳的形象躍然紙上。

王弗不僅對他蘇軾好,而且對他們蘇家人都很好。不然,蘇洵也不會對蘇軾說:「她在患難中嫁給了你,你不能忘記她。以后就葬在你母親的邊上吧。」

就這樣,王弗葬在了蘇軾母親的身邊。

由此可見,王弗在蘇家的地位有多高。

之后,蘇軾還娶過一個妻子,是王弗的表妹王閏之。想必迎娶王閏之,也是因為他對王弗的想念,希望能從王閏之的身上,看出一些王弗的影子來。

可惜,王閏之不像她的表姐,也無法讓蘇軾對她有深厚感情。

蘇軾的晚年很落魄,而在他落魄的晚年陪伴他的,則是他的小妾王朝云。王朝云也成了蘇軾一生中,除了王弗之外,最愛的女人。

蘇軾對王朝云的愛,更多的是因為她懂他,她能撫慰他那顆蒼老的、落寞的心。

王朝云死后,蘇軾也曾提聯:「不合時宜,惟有朝云能識我;獨彈古調,每逢暮雨倍思卿。」也曾寫了多首悼亡詞,「高情已逐曉云空,不與梨花同夢」等,但卻沒有一首,能像《江城子》那麼痛徹心扉,「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可見,蘇軾對王弗的感情之深,就如蘇門六君子之一的陳師道所說:「有聲當徹天,有淚當徹泉。」

蘇軾一生中,愛過兩個女人,一個是他的發妻王弗,她是他青年的愛侶;另一個則是小妾王朝云,她是他老年的伴侶。

雖然蘇軾所有詩作中,給王朝云的最多,但言詞里的感情,卻無一能和王弗相比。或許,王弗給蘇軾的是愛情,是溫馨;而王朝云給蘇軾的,則更多是親情,是溫暖。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關注遙山書雁,帶您領略文化的博大精深!

蘇軾一首《蝶戀花·記得畫屏初會遇》寫盡入骨的相思,動人心懷

惆悵東欄一株雪,人生看得幾清明——蘇軾詠花詞所蘊含的生命情思

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蘇軾記夢詩詞里的悲歡與愁苦

料想春光先到處,英吹綻梅英——蘇軾詠花詞中四季時序的描繪

蘇軾《定風波》用最質樸、自然的人生智慧,凝括成一種生活態度

蓼茸蒿筍試春盤,人間有味是清歡——蘇軾飲食文學中的詩意人生

蘇軾的一句「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安慰了多少失意之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