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調教出來的「非洲大弟子」,打遍非洲大陸的坦桑尼亞有多強?

當號稱 「陸戰無敵」的人民解放軍,來到了非洲大陸,還能否延續自己的不敗神話?

在隊長看來,這根本就是一個「偽命題」,殺雞焉用牛刀,中國教官最差的一屆學生 「東非解放軍」申請出戰。

操著一口地道的石家莊方言,「中式正步」也踢得有模有樣,任誰也未能想到,他們竟是 非洲大陸的「扛把子」。今天就跟著隊長一起揭秘,中國調教出來的「非洲大弟子」,打遍非洲大陸的坦桑尼亞,到底有多強?

一、非洲小國,投奔東方

「二營長,妳他娘的意大利炮呢?」乍一聽以為是李云龍在世,再一看這戰場怎麼拉到了非洲大陸?軍事訓練喊的口號是「一二一」,閱兵步操踢的是「中式正步」,哪怕上了戰場都得喊一句 「打死妳個龜孫」,這坦桑尼亞的士兵,確定不是咱老鄉嗎?

和非洲的大多數國家一樣,坦桑尼亞作為最不發達的國家之一, 90%以上的人口都在從事農業,就是這個位于赤道以南、非洲東部的落后小國,卻有著兩樣讓整個非洲都忌憚和羨慕的王牌:一日千里的鐵路和逢戰必勝的國防軍,而這兩樣強國之本的背后,都印著 「中國出品」的標志。

19世紀初期,坦桑尼亞還是英國殖民者手中待宰的羔羊,直到 1964年民族解放運動的浪潮席卷非洲,坦桑尼亞這才翻身農奴把歌唱,從殖民地搖身一變,成了 英聯邦成員國,這里的港口經濟初具雛形,而內陸國家贊比亞的銅礦貿易出口受限,「想致富,先修路」,兩國政府曾向世界銀行申請援建一條 坦贊鐵路,但歐美國家卻說「別來沾邊」,考慮到非洲的基礎落后、經驗匱乏,西方列強都對這項工程避之不及。

彼時的新中國百廢待興,周總理一句 「他們不修的,我們修」擲地有聲,1964年,坦桑尼亞的 第一任開國總統尼雷爾向我們拋來了橄欖枝,而坦贊鐵路就是新中國送給非洲人民的第一份「見面禮」。

這是迄今為止 中國最大的援外成套項目之一,為了建設這條鐵路,我國先后派遣了 5.6萬余名工程技術人員前往施工,小到鐵路上的一顆鉚釘,都透著中國工人的心血。這條被譽為「非洲自由之路」的鐵路于1976年全線通車,架起了中坦建交的友誼橋梁,同時,尼雷爾在多次訪華過程中見到了解放軍的訓練有素,隨后向中國提出了「 軍事援助」的請求,本著「有事您說話,一幫幫到底」的兄弟國原則,中央迅速從河北石家莊陸軍學院挑選了一批優秀軍官前往坦桑尼亞。

然而當他們見到了真正的坦桑尼亞國防軍,才明白這項任務簡直是難比登天。

二、最差一屆學生:東非解放軍

沒上過戰場更沒摸過槍,聽不懂口令更不服管教,軍裝穿起來松松垮垮,列隊站的是東倒西歪,妳敢相信?這樣一群散漫的國防兵經過解放軍的軍事訓練,也能成為一只守護國門的 東非雄獅

這絕對是中國教官帶過最差的一屆士兵,別說是百步穿楊一靶十環了,這些人能不能找到槍栓和扳機都是個問題,因為他們對于槍支彈藥的認識還停留在聽說過但沒有摸過,硬件技能不會咱可以慢慢學,但「服從命令、執行命令「對他們來說都是天方夜譚。

當教官的集合哨吹響時,迎面向妳走來的是坦桑尼亞一日游旅行團,他們衣衫不整吆五喝六,就這麼懶散的往隊里一站,要隊長說,在國內隨便拉出個學生軍訓的隊伍都比他們做的好,更氣人的是這群老大哥還一言不合就跟教官對著干,還真是無組織無紀律。

可即便是這樣,我們的教官仍然沒有放棄,他們以身作則,帶領坦桑尼亞的士兵們長跑拉練,晨起出操,除了最基礎的體能訓練和內務條令之外,還教給他們如何利用地勢地形打贏一場仗,如何出奇制勝,如何兵行險招,什麼是 步坦協同,什麼叫 迂回穿插,這群非洲士兵很快就對中國軍隊心服口服,并且學會了教官口中地道的河北家鄉話。

從儀容儀表到分列行進,從行軍布陣到戰術策略,坦桑尼亞的國防軍隊煥然一新,我們雖然訓練出了非洲 唯一一個會步坦協同戰術的軍隊,但就他們當時的軍事條件來說,開坦克不會壓死自己人就算學習標兵了,可見光學會了「服從命令、聽從指揮「還遠遠不夠,飛機大炮打過來的時候,總得有幾件趁手的武器發揮作用吧。

坦贊鐵路建成后,很多非洲國家都對這個「一夜傍大款「的彈丸小國虎視眈眈,半路打劫火車的事時有發生,無奈之下坦桑尼亞向老大哥申請一個 防彈車頭,沒想到中國接到求救電話后直接送了 「裝甲列車」,原本人家只是想不挨打,這回不光能防彈,還能開始反擊了,重新馳騁在坦贊鐵路上的坦桑尼亞可謂裝備優良,明眼人都能看出這家伙不好惹了,偏偏有幾個冤大頭不信邪。

三、橫掃非洲無敵手

1978年烏干達偷襲不成反被坦桑尼亞的軍隊直搗黃龍,從此非洲戰場上多了一條不成文的規定: 不允許有中國的軍事顧問參與非洲戰爭指揮!

曾經都是英國殖民地,坦桑尼亞和鄰國烏干達本可以說是患難兄弟,但後來的 烏干達新任總統阿明因為執政不利遭到國民的強烈反對,急需一場必勝戰役摘掉自己暴虐獨裁的帽子,轉移國內矛盾,所以他主動挑起了和鄰國坦桑尼亞的戰爭,至于為什麼是坦桑尼亞,因為在阿明心中,坦桑尼亞還是那個可以任人拿捏的軟柿子。

坦軍被打了個措手不及,一周之內卡蓋拉省徹底淪陷,遠在幾千里外的中國接到戰報,立馬向坦桑尼亞援助了大量的坦克和戰機,同時還派出了軍事顧問對坦軍進行戰術性指導,尼雷爾也在第一時間動員全國上下,招兵十萬。

可面對非洲戰場,中國的軍事顧問一開始還真有點無從下手,雙方交戰不講究謀略,而是妳打完槍我開炮,聲勢大殺傷力小,能被打死的只能自認倒霉,所以中方軍事顧問給坦軍提了個作戰計劃,先用飛機投彈再用大炮轟擊,坦克在前面開路步兵見縫插針式補槍,一套操作下來別說是烏干達士兵了,就連路過的狗都得挨一巴掌

坦桑尼亞的軍隊在中國解放軍的指導下儼然成了裝備齊全,訓練有素的正規軍,這對于當時的非洲其他軍隊來說就是降維打擊,步坦協同,這個非洲國家百分之九十都不會使用的戰略決策被第一次使用在彈丸小國的保衛戰上,讓所有非洲國家都大吃一驚,那個揚言一只手就可以讓坦桑尼亞求饒投降的烏干達也在這悶聲一炮中反應過來,灰溜溜的滾回了老家。

在這「蝗過不留痕」的猛攻之下, 1979年,那個落后只能挨打的坦桑尼亞第一次把戰線推到了敵國的境內。

「東非解放軍」、「中國人民解放軍親傳弟子」的名號正式打響了, 坦桑尼亞軍隊成了防守國門的鐵門檻,而這道鐵門檻上就刻著「中國制造」,從那之后,越來越多的非洲國家把高級軍官送到我國國防大學和石家莊陸軍指揮學院進修,不光三大紀律八項注意背的滾瓜爛熟,就連咱的口號和方言都沒落下,所以又有人戲稱非洲的將軍圈基本上都是石家莊校友,如果妳在非洲碰見兩個國家劍拔弩張,一方軍事代表是山東口音而另一方卻是河北口音,那大概是來自兩個學校的畢業實習吧。

當然戰爭是殘酷的,再厲害的武裝軍隊也 只應該用于保家衛國,而不是發動侵略戰爭,軍強國家強,國強民興旺,中國的軍事思想在非洲遍地開花,隊長自認為絕不僅僅是因為我們紀律嚴明武裝一新,而是兄弟國相信強大的軍隊背后 有一個更加強大的國家,唯有武裝力量強大才能守護真正的國家昌明,四海安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