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用智賺玉麒麟,李固鳩占鵲巢挖墻腳,燕青有哪五件事解釋不清?

智多星吳用智賺玉麒麟盧俊義,稍有一點頭腦的,都會發現其中破綻太多,李固巴不得盧俊義出事,自然是知而不言,浪子燕青看起來對盧俊義忠心耿耿,為什麼也不揭穿吳用的伎倆?

熟讀水滸原著的讀者諸君當然知道,那首「反詩」是吳用口述、盧俊義親筆寫在自家墻上的: 「吳用道:‘貴造有四句卦歌,小生說與員外寫于壁上;日后應驗,方知小生妙處。’盧俊義叫取筆硯來,便去白壁上平頭自寫。」

盧俊義是個開當鋪的大財主,對這些「拆白道字,頂真續麻」的文字游戲可能了解不多,但是浪子燕青卻是個中高手,他應該一眼就看穿這是一首藏頭詩,并在第一時間將其涂抹或鏟掉。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令人十分詫異,浪子燕青只是提醒盧俊義這可能是梁山強盜的騙局,卻沒有指明那首藏頭詩的危險之處,這首詩就這麼在盧家廳堂上等著官府來查驗。

吳用之所以讓盧俊義親筆書寫,就是想坐實「盧俊義反」的罪名,這應該是受了宋江潯陽樓題反詩的啟發:官府只要比照筆跡,就能知道這確實出自盧俊義本人之手,并非他人栽贓陷害。

浪子燕青裝聾作啞,盧俊義出發前,那三個「最親近的人」表情更是怪異: 「李固嚇得只看娘子,娘子便漾漾地走進去,燕青亦更不再說……娘子看了車仗,流淚而入。燕青流淚拜別。」

盧夫人是女流之輩多愁善感,掉幾滴眼淚可以理解,而且那眼淚可能也是為李固而流,浪子燕青一個男子漢大丈夫哭哭啼啼,就有些令人費解了:莫非他已經知道盧俊義必然有去無回?

更怪異的事情還在后邊,管家李固回來之后,第一時間把浪子燕青趕出家門,燕青不但不敢反抗,而且還淪落到要飯的地步,他說出的話,盧俊義也不敢相信: 「李固已和娘子做了一路,嗔怪燕青違拗,將一房家私,盡行封了,趕出城外;更兼分付一應親戚相識:但有人安著燕青在家歇的,他便舍半個家私和他打官司。因此,小乙在城中安不得身,只得來城外求乞度日。」

別說玉麒麟盧俊義不肯相信,就是任何一個正常的人也不會相信:浪子燕青相撲天下無雙,而且百伶百俐,要想對付一個不會武功的管家李固,就是白天沒機會,也可以晚上潛入府中動手,為什麼忍氣吞聲被趕出家門,連鋪蓋都沒卷走?

宋江吳用也忒黑了,他們放盧俊義下山,居然連一匹馬都沒給,「盧俊義拽開腳步,星夜奔波,行了旬日,方到北京。」筋疲力竭的盧俊義在城門口遇到了「小叫花」燕青,聽了一番「胡言亂語」后勃然大怒,一腳將其踢翻后只身入城。

這不是盧俊義頭腦簡單盲目相信妻子管家,而是燕青的話中原本就有一個很大的漏洞: 「主人平昔只顧打熬氣力,不親女色,娘子舊日和李固原有私情,今日推門相就,做了夫妻。」

早就有私情,浪子燕青為何知情不報?李固鳩占鵲巢,浪子燕青為何不反抗?

如果盧俊義沒有被氣糊涂,肯定會想到這兩點可疑之處,而且很有可能會想得更深:燕青比李固更有魅力,真正挖了自己墻角的是誰?

潘金蓮厭惡武植鐘情武松,表白被拒絕后才退而求其次跟了西門慶,賈氏被盧俊義冷落之后與管家打撲克之前,會不會先找浪子燕青?

燕青并不是坐懷不亂的柳下惠,盧俊義出門前還對他千叮嚀萬囑咐: 「小乙在家,凡事向前,不可以出去三瓦兩舍打哄。」

「三瓦兩舍」就是專家們反三俗的地方,那地方一般都掛著粉燈管,宋朝的衙役不去抓人,清朝的官員去了會丟頂戴。

《水滸傳》中有一首《沁園春》詞,說的就是浪子燕青,其中有幾句是這樣的: 「果然是藝苑專精,風月叢中第一名。聽鼓板喧云,笙聲嘹亮,暢敘幽情。」

浪子燕青不但會唱歌,還會其他的技能,他后來進京找李師師聯絡招安,又露了一手: 「李師師吹了一曲,遞過簫來與燕青道:‘哥哥也吹一曲與我聽則個。’燕青卻要那婆娘歡喜,只得把出本事來,接過簫,便嗚嗚咽咽也吹一曲。」

這段話半壺老酒不敢細解釋,見多識廣的讀者諸君肯定或發現其中有些違礙詞句,是可以令人產生旖旎聯想的。

總而言之一句話,浪子燕青知道很多事情,其他人可能也有所察覺,最后卻只瞞著盧俊義一人。浪子燕青明知道李固和夫人有染,還建議盧俊義帶自己出門而留下李固,這豈不是要為那對男女創造明鋪暗蓋的機會?

盧俊義在盛怒之下肯定不會想那麼多,甚至連自己的夫人比自己小七歲、跟燕青同歲也忘了:盧俊義已經三十二,賈氏年方二十五,燕青只有二十四五歲。

盧俊義結婚已經五年,但卻沒有一兒半女。在宋朝乃至明朝清朝,男子十八歲、女子十五六歲不結婚是很罕見的,尤其是像盧俊義這樣的財主家庭,二十七歲才娶一個二十歲的女子,更是反常。

最反常的是浪子燕青被李固趕出家門后,沒有任何一個人對他提供幫助,燕青就守在城門口而沒有去梁山尋找盧俊義——從梁山到大名府,盧俊義步行需要十天左右,而盧俊義在梁山呆了四個多月,這期間燕青就那麼衣衫襤褸地靠乞討為生,顯然不太可能。

這麼多疑點匯聚在燕青身上,難怪盧俊義勃然大怒不肯相信: 「我家五代在北京住,誰不識得!量李固有幾顆頭,敢做恁般勾當!莫不是你做出歹事來,今日倒來反說!我到家中問出虛實,必不和你干休!」

盧俊義相信娘子和李固,固然是相信錯了,他踢翻浪子燕青,是不是踢錯了,不同的人也會有不同的見解。在半壺老酒看來,浪子燕青身上,也不是一點可疑之處都沒有,其中有五件事更是無法解釋,最后只好請教讀者諸君:其一,浪子燕青明知李固和夫人不清白,為何不早提醒盧俊義?其二,被李固趕出家門,燕青為何不反抗或將其暗夜刺殺?其三,燕青被掃地出門,為何無一人相助?其四,燕青衣食無著,為何不遠走他鄉或奔赴梁山?其五最難解釋——他跟盧俊義是主仆、師徒還是其他什麼關系?

除了這五件事無法解釋,睿智的讀者諸君可能還會發現更多可疑之處,這些可疑之處,都指向了一個問題:盧俊義的夫人紅杏出墻,浪子燕青是不是有花堪折直須折?

半壺老酒記得有一首詩,用在盧俊義、燕青和賈氏、李固身上似乎都很合適:青天無云月如燭,露泣梨花白如玉。子規一夜啼到明,美人獨在空房宿。空賜羅衣不賜恩,一薰香后一銷魂。雖然舞袖何曾舞,常對春風浥淚痕……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