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皆知李清照,誰人憶我魚玄機——愛過溫庭筠,與狀元郎在一起過

里昂 2022/11/17 檢舉 我要評論

提到中國古代的女詩人或者說女性的文人角色,大家只能想到李清照,卻甚少有人知道魚玄機是誰。在唐代的女詩人之中,有這樣一個最是驚才絕艷,最是惹人非議,又最是坎坷凄涼的女子,她就是魚玄機。這個美麗的女子,涉入紅塵一遭,又遁入道觀,卻終是難逃濁世紛擾。雖然她短暫的一生歷經過許多男人,可她最后所思念的,必定是最初的相遇,是少年時心中既敬又愛的那個人。

《贈鄰女》

魚玄機 〔唐代〕

羞日遮羅袖,愁春懶起妝。

易求無價寶,難得有心郎。

枕上潛垂淚,花間暗斷腸。

自能窺宋玉,何必恨王昌?

魚玄機寫這首詩的時候,還不叫魚玄機,而叫魚幼薇。那時候,她的「有情郎」雖然無情地拋棄了她,但她對他仍然充滿期待。

「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此句經典詩句直到現在,仍然被人吟誦。

魚玄機,這位與李冶、薛濤、劉采春并稱唐代四大女詩人的才女,像所有癡情女子一樣,沉浸在對有情郎的纏綿回憶中。她癡癡地等待,等待著他承諾的「重逢日」的到來。

只是,在等待中,她只能「枕上潛垂淚,花間暗斷腸」。只等得,人憔悴,心已碎。

她被他拋棄了。在她向他付出一切的時候被拋棄了。

愛情能讓人癲狂,魚玄機癲狂了。她將自己從一個道姑,變成了妓女。她放縱自己,以便忘記那個負心郎。

于是,她的人生,開始了奇情絕情怨情的上演,最終,因殺人,被官府執行死刑。

死,結束了她傳奇而悲慘的一生。

任何事情都是過猶不及,愛情也是。太過癡迷于愛,會讓愛變質。

魚玄機就讓她的愛變了質。

魚玄機是晚唐詩人,字蕙蘭,陜西西安人。

自小便喜歡讀書識字的她,不僅有著傾城的容貌,而且10歲就能出口成章。她寫《贈鄰女》時,芳齡不過15。

世界上有著太多的一見鐘情。男人對她的鐘情,總是起源于詩,即使她相貌傾城。

10歲那年,江邊垂柳搖曳,清風徐徐。大詩人溫庭筠偶然遇見了聰明伶俐的她,在得知她能出口成章后,有心想要試試她的才華,便以「江邊柳」為題考她。

他不相信,這個10歲的孩子能寫出什麼好詩來,特別在他得知她沒有父親,只有給青樓娼妓們洗衣服的母親時,更是如此。

魚玄機只瞟了他一眼便道:「翠色連荒岸,煙姿入遠樓;影鋪春水面,花落釣人頭。根老藏魚窟,枝底系客舟;蕭蕭風雨夜,驚夢復添愁。」

這首詩不僅寫得好,而且非常老辣,完全不像出自一個孩子的視覺。

溫庭筠又驚又喜又慚愧,為自己的偏見不安。

這不就是天才嗎?他不能讓天才隕落人間。于是,他提出,自愿做她的老師。

有才華卓絕的大詩人主動提出做她的老師,還不收任何費用,這是命運的眷顧。如果沒有以后發生的那些事,她真的就是上天的寵兒。可惜,她不是。

正是這次的結緣,才有了之后的一系列悲劇。

這是上天的安排嗎?還是命運的玄機?

如果沒有這次的結緣,也就沒有之后她的觀壁題詩;如果沒有她在觀壁上題詩,她就不會認識那個人;不認識那個人,她也就不會陷入到感情泥沼,最終將自己置于死地。

每個人都有軟肋,女人的軟肋是感情,魚玄機更是。自她掉入感情的泥沼,便再也無力逃脫。

若千年后,當魚玄機站在斷頭台上時,回想起那首致命的題詩,不知是否會后悔當時的一時感慨?

那年,她15歲,正處在「窈窕淑女,君子好速」之時。在她和老師溫庭筠去崇貞觀里游玩時,正好遇見一些新科進士在觀壁上題詩留名。

那時的她,心生羨慕,也心有不甘。憑什麼男人可以參加科舉考試,考取狀元?女子卻不可以呢?

或許是覺得那些新科進士的題詩并不怎麼樣,或許只是貪圖好玩,總之,在那些人離開后,她悄悄留了一首七絕:

云峰滿月放春晴,歷歷銀鉤指下生;

自恨羅衣掩詩句,舉頭空羨榜中名。

原本只是一首感慨命運讓她成為女兒身,空有滿腹才情卻無法施展的詩作,卻沒想到被一個人一眼看到。

這是冥冥之中,命運的指引嗎?不然,那麼多的題詩,怎麼只有她的那首,吸引了他?并讓他記住了她?

被她的詩所吸引的那個人叫李億,來自江陵,是名門之后。這次來長安,就是為了就任左補闕一職的。

在眾多題詩中,他一眼就看到了魚玄機的詩。魚玄機的那首詩,如同萬綠叢中的一點紅,其他的詩,在他的眼里,都成了擺設。

詩后的題名是「魚幼薇」。這三個字,像一道劃破天際的閃電,在他的心里留下了一道絢爛的光。此后,他的腦海里,便深深印下了這個名字。

也許是上輩子的孽緣,這輩子他們注定要糾纏。

幾個月后,李億拜訪舊相識溫庭筠,正好看見書桌上有一首詩:

《寓言》

魚玄機 〔唐代〕

紅桃處處春色,碧柳家家月明。樓上新妝待夜,

閨中獨坐含情。芙蓉月下魚戲,螮蝀天邊雀聲。

人世悲歡一夢,如何得作雙成。

娟秀的字跡,明快的詩句,纏綿的詩意...他的心像被什麼東西刺中了,一陣痙攣。隨即,腦海里出現了「魚幼薇」三個字。

是那首詩,如同丘比特箭,向他射來?

他興奮起來,詩里那句「人世悲歡一夢,如何得作雙成?」,讓他突然覺得,這首詩就是為他寫的,她在等他,就像他在尋找她一樣。

他們一定會「雙成」的。在那刻,他有強烈感覺。

是前世的情,抑或是今世的債?李億在那刻深深地愛上了魚玄機,因為-首詩。魚玄機是什麼長相,他都不介意了。

他指著《寓言》,緊張地問溫庭筠。

「這首詩是何人所作?」

「魚幼薇。」

一定是他眼光里的瀲滟,看在了溫庭筠的眼里。

雖然,溫庭筠對自己那位聰明美麗的學生也很喜歡,但一直礙于年齡相差太多,沒有發展感情。此時見到李億,也便決定成全他們,為他們做媒。一個是前途無量的才俊,一個是年輕美貌的才女,還有比這更般配的嗎?

他馬上命人叫來了魚玄機。

溫庭筠怎麼會知道,他的牽線會最終害了他心愛的學生,打開了她悲慘命運的潘多拉盒子。

一個玉樹臨風,風度翩翩;另一個膚如凝脂,面如白玉。

只一眼,李億和魚玄機便陷了進去,魚玄機那清澈的眼眸與李億的灼熱眼神相會,瞬間周遭都安靜了,兩對眼睛里不再有一物。

愛情是只怪獸,從他們的體內奔騰而出,攔都攔不住。

長安的三月,花團錦簇,李億迫不及待地迎娶了魚玄機,并為他們的愛巢取名林亭。

林亭處在山清水秀,鳥語花香中,在那里,他們談詩作畫,纏綿不休,海誓山盟...在成戚我我中,忘記了日落日出。

《牡丹亭》里說,「最撩人春色是今年,少甚麼低就高來粉畫垣,原來春心無處不飛懸。」

風含情來,水含笑,魚玄機的眼里,蕩漾著一汪春水,像是要把她的李郎淹沒在里面。

然而,世間太過熱烈的愛情,總不會長久。陷入愛欲、情欲中的他們,想不到這些。直到李億的原配夫人那一封一封的來信,喚醒了他,他這才意識到,遙遠的江陵,他還有一位夫人。

此時,李億和魚玄機,剛剛度過了三個月的纏綿時光。

李億要去接原配夫人來長安。再不舍,他們還是要分開。好在只是暫時的分開,暫時分開。是為了長久的相守。魚玄機以為是這樣。

李億離開的那段時間,魚玄機的眼里、心里全是他。她每日去橋頭,極目遠眺,希望能看到她的李郎乘船回來。在那無盡的思念中,她提筆寫下了《江陵愁望寄子安》:

楓葉千枝復萬枝,江橋掩映暮帆遲。

憶君心似西江水,日夜東流無歇時。

凄清的深秋,千千萬萬的楓葉在江面上漂浮。江橋掩映在了漫山遍野的楓林中。天已經快黑了,可她還是看不見有船駛來。她想情郎的心,如同那西江的水,延綿不絕。那日夜不停的水流,就是她對他的思念。

這首詩里,能看出她的忐忑。

「憶君「,「無歇」,「暮帆遲」,她對他的思念,沒有停歇的時候。可等來等去,從天明等到天黑,依然不見有船駛來。

幾個月里,魚玄機就那樣獨守空房,對著清幽冷寂的夜空發呆

白雪融化,春風拂面。她終于等回了她的李郎,卻也等回了她的噩夢。

愛到茶蘼,一定要煙消云散嗎?

等待,只為再在他的世界里盛放,即使他不再獨屬于她,他還有位原配,她也依然希望自己「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

可李億夫人連一瓢都不給她飲。

那個李億的原配,一進林亭便命令侍從毒打殷勤迎接他們的魚玄機。藤條打在魚玄機的身上,讓她疼痛難忍,可她忍著,等著她的心上人為她療傷。

他,是醫治她的藥。

可她再次失望了。李億沒有來為她療傷,甚至在原配的淫威下,一紙休書打發了她。

曾經的深情,變成了絕情。曾經以為的灼熱深情,只不過是她一個人的獨角戲。

五個月的等待,等來的卻是永遠的別離,魚玄機在走出林亭時,一定心如死灰!

「暫時忍耐一下,必有重逢之日。」

李億的這句話,讓她內心死灰復燃。她還愛著那個人,愛到薄情男人隨意的一句話,又讓她的深情像朵即將枯萎的玫瑰,瞬間綻放。

思念成霾,那霾越來越濃,趕都趕不走,令她窒息。

一處幽靜的道觀成了她的居所,那是她的李郎為她找的住處,為了方便和她幽會。她的道號叫「玄機」,魚玄機由此得名。

她再次陷入到苦苦的等待中,等待著他的出現,一天天,一年年,寂寞著,孤獨地等待。在煎熬和痛苦的思念中,她寫下了《寄子安》:

醉別千扈不浣愁,離腸百結解無由;

蕙蘭銷歇歸在圈,楊柳東西伴客舟。

聚散已悲云不定,思情須學水長流;

有花時節知難遇,來肯懨懨醉玉樓。

自從分別后,即使千杯酒也解不了她的思念。柔腸百結的感傷,要怎麼去化解呢?園子里那香草的香味已經消失,可他還沒來。是那千條萬條的柳枝,絆住了他的客船嗎?

人世間世事難料,她不知道他們到底會相聚還是分散。不過,她對他的感情,如那細細的水流,汨汨不斷。她知道,在這花花世界里,知音難求,所以希望他不要過花天酒地的生活。

這首詩里,她的愛情顯得那麼卑微,低到了塵埃里。

自己孤寂一個人,卻還在牽掛、擔心著李億,可見,她是多麼愛他。

他愛她嗎?也許愛,只是,愛的分量有限。

他沒有來,雖然是因為原配的監視,但畢竟對她失了言。

魚玄機的情詩無法送達,只能拋入江河,讓那幽情隨水空流,幻想著能被心上人看到。

寂寞和思念如雜草,在她的心里瘋長,實在忍受不住,她就給李億寫詩,即使每一首都送給了江河,她還是執著地寫著:

《寄李子安》

飲冰食檗志無功,晉水壺關在夢中。

秦鏡欲分愁墮鵲,舜琴將弄怨飛鴻。

井邊桐葉鳴秋雨,窗下銀燈暗曉風。

書信茫茫何處問,持竿盡日碧江空

「飲冰食檗老無功」,不要再做無用功了。「書信茫茫何處問」,那些書信,寫那麼多,又能怎麼樣呢?

雖然滿是失望,可春夏秋冬,她一季季地過著,一季季地等著。

她沒想到,她等來了噩耗。

當她得知癡癡等待的情郎,已經遠赴揚州,再也不回來時,突然明白過來,自己曾經的癡情,是多麼可笑。曾經以為的美好愛情,只是她一個人的愛情。

也許疼痛的愛更深入骨髓,就像朵拉·瑪爾,為了得到畢加索的憐愛,一遍又一遍地自殘,最終,為愛崩潰。

她也愛到了發狂,愛到了不能自拔。

太過慘烈的愛情,就像罌粟,讓人迷惑,若時間久了,命也就沒了。

早知如此絆人心,不如當初不相識。這位有著傾國容貌、絕世才華的魚玄機,為她整日以青燈做伴,等待那個薄情的男人而懊惱、怨恨。于是,她寫下了《贈鄰女》:

羞日遮羅袖,愁春懶起妝。

易求無價寶,難得有心郎。

枕上潛垂淚,花間暗斷腸。

自能窺宋玉,何必恨王昌?

那鄰家女每日用衣袖遮面,春天也惆悵到懶得去梳妝打扮,不為別的只因為情所傷。

其實,世界上的無價寶不難得到,難得到的是那心靈相通的伴侶。她,為了心上人而日夜流淚,即使看到再美的風景,也無暇欣賞,心痛難忍。

宋玉那樣的美男子,如果想要得到,只要努力追求就可以,又何必擔心得不到像王昌這樣的男子呢?

魚玄機看似在寫鄰家女,其實是在安慰自己。

她一定勸過自己,年輕美貌的她,何苦只為失去李億而悲傷?難道她就不能遇到一個比李億還好的男人嗎?

是傷到極致,痛到極致,無法自療,決定用毀滅自己的方式來報復他嗎?她讓道館變成了妓院。

來她道館的人絡繹不絕。之所以這樣,是她大膽地在道觀門上貼上了「魚玄機詩文候教」。

她的美貌和才情,讓道館門口車水馬龍,儼然集市。

魚玄機在用她自己的方式,和過去告別。她要讓無數男人做她的刀,以慘烈的方式,和以往的她一刀兩斷。

要有多絕望,才能如此狠啊!

女人的心涼了,身體也就涼了,她成了無心人。她的李郎走了,不告而別,帶著他的妻子,離開了長安。只留她空寂等待,無止境地等待!

他讓她的等待成了空。

所以,她用放縱的決絕,和那個薄情的男人告別。她從一個癡情女子,變成了一個放蕩的女人。

她和無數男人纏綿,含著淚,放蕩地笑著。

她還是愛他的,即使愛里更多的是恨。不然,她不會為了一個長相似他的男人,殺害了一個婢女,只因那個婢女和那男人有私情!

最終,她上了斷頭台。為愛而死,那一年,她才27歲。

易求無價寶,難得有心郎。百無一用是書生。有情郎,真的這麼難遇到嗎?紅塵情事,浮生如夢,似夢非夢恰似水中月,指間沙,鏡中人。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關注遙山書雁,帶您領略文化的博大精深!

更多精彩:

易求無價寶,難得有心郎——晚唐才女魚玄機的多舛愛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