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涯余則成擊斃的四個特工:一人死有余辜,另三人也犯了行業大忌

情報販子謝若林被廖三民一槍打進了事先挖好的土坑,我們很慶幸那一槍不是余則成打的——如果開槍者是余則成,他后來跟穆晚秋結婚,可能就會被人說三道四了。

余則成沒有親手擊斃謝若林,并不是因為他不會殺人,余則成被戴笠稱為「軍統青浦特訓班出來的勇士、功臣」,殺人技術也是相當熟練的,在整個軍統(保密局)天津站,機要室主任、副站長余則成和行動隊隊長李涯親手擊斃的人員數量差不多,給大家留下深刻印象的都是兩個:被李涯和余則成親手擊斃的這四個人,身為專業特工,都犯了行業大忌,李、余二人不動手,也會有人開槍。

謝若林原本也是一個精明老練的專業特工,他做情報生意,一開始還能遵守行業潛規則,不斷人財路,也不斷人生路,所以日子過得僅次于吳敬中,比余則成和李涯強得多——翠平的一只鐲子能換一頭牛,但卻不能像穆晚秋那樣,每天都能吃到很稀罕的花生。

謝若林死于違背了自己一貫奉行的情報交易行規,一心想把余則成置于死地,這就不單純是生意上的事情了。

廖三民擊斃謝若林是為了保護余則成,余則成和李涯擊斃的那四個人,也都有取死之道,咱們今天的話題,就是來聊一聊死在余則成和李涯槍下的那四個人犯了哪些行業大忌。

被余則成擊斃的李海峰,在歷史上也確有其人,其原名叫李開鋒,是軍統第一電訊專家,投靠汪偽七十六號特工總部后,被戴笠懸賞二十萬大洋刺殺。

李海峰叛變后,把在軍統學到的特工手段用在了「前戰友」身上,馬奎被捕后被李海峰折磨得痛不欲生,這才供出了軍統在上海的地下情報網。

馬奎招供的時候,代號為「蟹」的余則成就坐在旁邊記錄,被余則成記錄下的這一幕,既判了李海峰死刑,也注定馬奎不得善終。

李海峰該死,這一點毋庸置疑,連他自己也知道叛國投敵沒有好下場,所以面對余則成的槍口,他沒有半點掙扎反抗,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遲早的。」

李海峰既是叛徒也是漢奸,作為一個背叛者,他的死期早已預定,這就是特工行業打不破的鐵律:在必殺名單上,叛徒排在敵手前面。

余則成擊斃李海峰,贏得了勇士稱號和少校軍銜,李涯擊殺另一個叛徒湯四毛,余則成也會暗自高興。

湯四毛原本是秋掌柜的報務員,李涯擊斃他當然不是為了保護余則成,也不是怕他泄露自己設計惡整陸橋山的真相,很可能只是單純出于對叛徒的憎惡,所以李涯在開槍前,特意喊了一聲,讓湯四毛轉過身來才開槍——如果后背挨槍子,那叛徒會死得比較舒服。

叛徒是到哪兒都不受待見的,李涯可以放湯四毛遠走高飛卻一槍擊斃,并不完全是殺人滅口,很可能還有清理行業渣滓的意思。

背叛是特工行業的第一大忌,所以叛徒經常會被多方面追殺,這是因為當特務需要絕對的忠誠,有過背叛記錄的特務,是絕對不值得信任的,要說有例外,那也僅僅是吳敬中等少數幾人而已——畢業于莫斯科中山大學、在中蘇情報所當過科長的吳敬中,雖然轉換陣營加入了軍統,但他并沒有出賣任何人,他換工作崗位的時候,雙方還存在著「人員交流」,很多人都是雙重職銜。

如果李海峰和湯四毛有吳敬中一半精明,知道什麼事情可以做什麼事情絕對不能做,雙方都不會對他們痛下殺手。

兩個叛徒,李涯殺了一個,余則成殺了一個,另外兩個死在余則成李涯槍下的特務,看起來好像有點憋屈,但是用特工的眼光來審視,就會發現他們也都犯了行業大忌,死得一點都不冤。

李涯殺湯四毛不完全是殺人滅口,但湯四毛知道了不該知道的事情,是犯了特工大忌,也是其取死的原因之一。跟湯四毛同樣下場的,還有一個小特務米志國——他也是跟著馬奎瞎混,知道了原本不應該他知道的事情。

米志國是馬奎的親信,余則成倒賣抄沒物資,當然是吳敬中大口吃肉,米志國也跟著喝了一點油湯。米志國最大的錯誤,就是知道了不該知道的事情卻沒有向站長吳敬中匯報,并且卷入了馬奎與吳敬中的爭權暗戰。

特工行業講究「不該問的不問,不該知道的不知道」,作為底層小特務,知道了太多的事情,就是死罪。余則成在米志國背后開槍,事后居然無人深究,就是因為米志國的身份太低,知道的信息又太多。

米志國死得悄無聲息,天津站檔案股股長盛鄉,則是死得相當有名氣:很多人都把盛鄉評為「最高明的潛伏者」當然是開玩笑,這個玩笑說的不是盛鄉,而是盛鄉的扮演者——他直到2011年才被抓獲。

咱們今天說的是軍統(保密局)天津站的故事,所以盛鄉還是那個盛鄉,他的取死之道,或者說是所犯的特工行業大忌,讀者諸君當然明白,那就是「監守自盜」。

謝若林做情報生意,基本是左手進右手出,有買有賣,而盛鄉則是竊取自家的情報拿到市場上去賣,這就不是商人而是內鬼了。

兔子不吃窩邊草,盛鄉之錯,就錯在不該對自己的保管的「貨物」下手,這樣做既犯了戴笠毛人鳳的家法,也違背了特工行規,吳敬中暗示李涯將其擊斃,其實也是在執行家法、清理門戶。

這時候有讀者要問了:吳敬中也轉換過陣營,而且是天津站第一碩鼠,他犯的行規比那四個死鬼更多,卻為什麼能全身而退、兩袖金風騰空而去?

這個問題比較深奧,半壺老酒一時半會兒還真找不到合理的解釋,所以最后只好請教讀者諸君:李海峰欺師滅祖惡貫滿盈死有余辜,湯四毛、米志國和盛鄉先后死在余則成和李涯槍下,如果他們有吳敬中一半精明,那結果又會如何?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