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俊義吳用沒膽量,四人可能挑起梁山第二次火并,五人會最先被殺

宋江當著梁山眾好漢的面,承認自己有三點不足,跟盧俊義相比有很大差距: 「第一件,宋江身材黑矮,貌拙才疏;第二件,宋江出身小吏,犯罪在逃;第三件,宋江文不能安邦,武又不能附眾,手無縛雞之力,身無寸箭之功。」

宋江這是實話而不是自謙,但是他真正忌憚并防范的,還真不是玉麒麟盧俊義,這是因為曾為大名府首富的盧俊義對頭把交椅并不感興趣,盧俊義身邊只有一個浪子燕青,屬于人單勢孤,根本就構不成實質性威脅。宋江真正需要提防的,是另外四位梁山好漢,因為只有這四個人,才有一呼百應的能力,也可能發動第二次火并——在第二次火并中,以宋江為首的五個人會第一批死掉。

在梁山所有好漢中,欠宋江人情的并不多,跟宋江有仇的卻不少,盧俊義被宋江吳用坑得家破人亡,但是這位面團團的富家翁,雖然坐上了第二把交椅,但他并沒有膽量向宋江發起挑戰和復仇,坐在第三把交椅上的智多星吳用,同樣是有賊心沒賊膽兒,這是因為他知道「秀才造反,三年不成。」

曾經有一個當老大的機會擺在吳用面前,但是吳用卻慫了。那是在征討方臘之前,已經厭倦了鷹犬生涯的阮氏三雄和混江龍李俊、船火兒張橫、浪里白條張順將吳用秘密請到船中商議,要突然劫掠一番,把隊伍拉回梁山,到那時吳用把頭搖得撥浪鼓一般: 「宋公明兄長斷然不肯。妳眾人枉費了力。箭頭不發,努折箭桿。自古蛇無頭而不行,我如何敢自主張。這話須是哥哥肯時,方才行得。他若不肯做主張,妳們要反也反不出去。」

這些人已經把話說得很明白了: 「和哥哥(宋江)商量,斷然不肯。」那就是要拋開宋江另立新主,但是吳用卻拉了松套,于是 「六個水軍頭領見吳用不敢主張,都做聲不得。」

盧俊義和吳用都沒有膽量和能力造宋江的反,但是另外四位頭領可就說不定了,這其中宋江第一個要小心的,就是有「弒主前科」的豹子頭林沖。

林沖是跟朝廷奸臣有血海深仇,又跟托塔天王晁蓋感情很深,如果他知道宋江為了招安而謀殺了晁蓋,那麼這位已經沒有牽掛只有仇恨的「毒人」,是不介意把宋江變成第二個王倫的。

林沖這輩子沒有服過幾個人,在禁軍之內他怕高俅,上了梁山他只敬晁蓋: 「林沖見晁蓋作事寬宏,疏財仗義,安頓各家老小在山,驀然思念妻子在京師,存亡未保,遂將心腹備細訴與晁蓋。」

王倫當寨主的時候,林沖并不敢把妻子搬上山,就是提出要求,王倫也未必允許。林沖在歷經磨難后對晁蓋敞開心扉,說明他已經認可了晁蓋這位好大哥,如果晁蓋真是被宋江謀害,掌握了確鑿證據的林沖,一定不會善罷甘休。

為了打壓林沖,宋江卑躬屈膝勸降了大刀關勝,并且讓關勝坐了第五把交椅和馬軍五虎將之首,處處壓著林沖一頭。

除了豹子頭林沖,宋江還很忌憚林沖的好朋友花和尚魯智深。宋江管別人都叫「兄弟」,卻稱魯智深為「吾師」——公孫勝也沒享受到這個待遇,是因為宋江知道公孫勝對凡塵之事了無興趣,頭把交椅對公孫勝來說就是一堆爛木頭。

公孫勝是世外高人,對凡塵俗事漠不關心,也從不把其他好漢當朋友,說來就來說走就走,走的時候還要帶走幾個他認為有修煉潛質之人,宋江既不支持也不反對。公孫勝不需要他支持,他反對也無效。

公孫勝是真正的修道之士,而魯智深卻是一個不讀經卷的另類僧人,魯智深胸中有大義、情義、正義,而且眼里不揉沙子,有魯智深那樣的好漢在梁山上,宋江做很多事情都有所忌憚,他面對遼國許諾的「鎮國大將軍、總領兵馬大元帥」職務動了心,他跟歐陽侍郎說的那番話也不全是虛以委蛇: 「侍郎不知就里,我等弟兄中間,多有性直剛勇之士。等我調和端正,眾所同心,卻慢慢地回話,亦未為遲。」

類似的話,他也曾通過呼延灼對大刀關勝說過: 「此人素有歸順之意,無奈眾賊不從,暗與呼延灼商議,正要驅使眾人歸順。將軍若是聽從,明日夜間,輕弓短箭,騎著快馬,從小路直入賊寨,生擒林沖等寇,解赴京師,共立功勛。」

宋江賺關勝、忽悠歐陽侍郎,「假話」編得入情入理。讀者諸君試想一下:如果宋江沒動過這樣的念頭,又怎能說得如此順理成章?

宋江要生擒「林沖等寇」,又怕魯智深的性直剛勇,所以才極力拉攏朝廷降將以壯大投降派實力,但是他也知道,如果招安的事情拖得太久,「軍官團」就會以大刀關勝為首,形成新的反對派,而且極有可能在關勝帶領下,把宋江的首級當成投名狀獻給朝廷,以換取自己歸建或榮升。

宋江對關勝也是十分忌憚的,在二打曾頭市的時候,明知道史文恭很難對付,但是卻堅決不讓關勝和林沖參戰——在宋江看來,霹靂火秦明遠不是史文恭對手,真正有機會擒斬史文恭的,也就是關勝和林沖了,一個人單挑或許不行,但是小關羽關勝和小張飛林沖聯手出戰,史文恭可沒本事像呂布一樣逃掉。

所以宋江親征曾頭市,把林沖死死按在梁山大本營,後來雖然把關勝調往前線,卻不允許他和史文恭見面: 「就差關勝、單廷珪、魏定國去迎青州軍馬。」

關勝盼招安,魯智深反招安,林沖可能會報仇,而且這三人都有一定的影響力,身邊也都有一幫過命兄弟,魯智深和林沖還有可能結成聯盟,這種危機局面,也就是宋江能應付得了,如果頭把交椅上坐的是吳用和盧俊義,愁也愁死了。

其實林沖、魯智深、關勝還不是宋江最需要防范的,他最怕的人應該是小旋風柴進:這位后周宗室,在各方面都壓了宋江一頭。

小旋風柴進比宋江錢多名氣大,宋江、林沖、武松都曾受過柴進恩惠,更重要的一點,就是柴進跟梁山那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有人懷疑梁山首任寨主實際就是小旋風柴進,白衣秀士王倫不過是一個有點不太聽話的提線木偶——柴進借梁山之地招兵買馬聚草屯糧,擺明了是要奪回被趙匡胤偷走的柴家江山。

柴進的祖上是皇帝,招安后給多大的官,都不能滿足他的胃口,所以征方臘幸存下來的柴進當了幾天橫海軍滄州都統制就不干了:橫海軍是大軍區,滄州都統制是軍分區司令,上面有橫海軍節度使管著,柴進這個軍分區司令屬于受監控對象,根本就沒有多大發展,復國更是無望。

宋江坐在頭把交椅上,比盧俊義矮了兩頭,比吳用也矮不少,沐猴而冠,穿上龍袍也不像太子,再加上有那麼多人需要防范,還真不如招安后大家一拍兩散四處為官。要是真火并起來,第一個掉腦袋的,肯定是他及時雨宋江。

宋江身為梁山之主,但他真正的朋友并不多,在智取生辰綱東窗事發之前,吳用根本就不認識他,如果魯智深或關勝因招安問題向宋江發難,吳用只會躲開而不會參與(李逵要斧劈宋江,吳用就不見了),所以跟著宋江掉腦袋的人中,肯定沒有滑溜溜的吳用。

真正能被火并發起者斬殺的,當然也不包括揭陽鎮三霸,因為揭陽鎮三霸也參與了甩開宋江把隊伍拉回梁山的密謀,林沖魯智深關勝柴進都容不下的「梁山壞漢」,除了宋江就是黑旋風李逵(柴進被他坑了)、矮腳虎王英(西門慶與鎮關西的合體),而小李廣花榮和鐵扇子宋清,是梁山上僅有的兩個可以為宋江拼命的頭領——花榮在宋江面前,表現得就像鄧通、韓嫣、董賢、張放,至于鐵扇子宋清,那是宋江的親兄弟,火并團隊放過誰,也不會放過宋清。

梁山二次火并的四個可能的發起者和五個必死之人盤點完了,這其中肯定有遺漏之人和遺漏之事,所以最后還是要請教讀者諸君:如果梁山發生第二次火并,那麼除了林沖、魯智深、關勝、柴進,還有哪幾位好漢有此動機和實力?如果二次火并發生,第一批被斬殺的,除了宋江、宋清、李逵、花榮、王英,還有哪幾個壞人難逃一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