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次激戰能證明:武松很可怕,狂化的魯智深比武松和盧俊義更可怕

梁山一百單八將的武功各有特點:豹子頭林沖蛇矛像毒龍出洞,大刀關勝青龍偃月橫掃千軍,魯智深禪杖如泰山壓頂,小李廣花榮神箭例不虛發。

世上根本就沒有無敵之將,各種武功路數也是相克相生,要問梁山各路高手中誰最難對付,讀者諸君肯定會想到行者武松:武松的武功或許不是最高的,但卻是最會打也最難打的,如果把梁山一百單八將繳械后跟老虎關進鐵籠子生死相搏,最后能活著出來的,除了武松之外沒有幾個——按照小說原著描述,能赤手搏虎的好漢僅武松一人而已,如果公孫勝不施法、李逵不持刀,也就夠老虎吃一兩天的。

武松的戰斗經驗是從生死搏殺中得來,他在吃過幾次虧之后汲取了經驗教訓,後來上陣殺敵就是一個原則:獅子搏兔,亦用全力,只求勝利,不擇手段!

咱們今天的話題,就是通過四場打斗,來聊一聊武松與魯智深盧俊義完全不同的戰斗特點,并請讀者諸君品評一下:如果武松與這二位馬上步下的頂尖高手決戰,會有怎樣的結果。

受招安之后,梁山好漢的個性好像忽然消失了,只有不肯改穿軍裝的魯智深、武松、公孫勝等人保持了鮮明的特點,這特點也表現在他們破遼國、打田虎、滅王慶、征方臘的激戰之中。

魯智深三拳誤殺鎮關西鄭屠,上五台山受智真長老點化之后,下手就變得極有分寸,能生擒的就絕不拍死——魯智深是生擒敵將數量最多、級別最高的好漢,跑得比戴宗還快的「神駒子」「小華光」馬靈,「永樂圣公」方臘,都是被魯智深很禮貌很客氣地一禪杖拍倒后生擒。

馬靈和方臘被六十二斤的水磨渾鐵禪杖打倒,卻既沒有傷筋也沒有動骨,可見魯智深不但手下留情,而且對禪杖的輪轉,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境界。

魯智深用雷霆手段顯菩薩心腸,武松則是用搏命手法求一擊必殺,在征方臘的兩次激戰中,我們就看出了武松與魯智深的不同之處。

在征方臘的杭州之戰中,魯智深見了對面的鄧元覺十分高興,說出的話也能讓人笑破肚皮: 「那寶光國師鄧元覺,引五百刀手步軍,飛奔出來。魯智深見了道:‘原來南軍也有這禿廝出來!灑家教那廝吃俺一百禪杖。’也不打話,輪起禪杖便奔將來。」

魯智深只看見鄧元覺是個「禿廝」,卻忘了自己也沒頭髮,他跟鄧元覺對戰純屬見獵心喜,心中并沒有多少殺氣,所以兩人翻翻滾滾斗了五十余合不分勝負,把武松看得很不耐煩:兩軍陣前上死搏殺,講甚規矩?將那禿廝一刀斬了便是!

武松既不想跟鄧元覺比武較技,也不在乎什麼江湖規矩,拔出戒刀就沖了上去。

寶光和尚鄧元覺心中有數:對面這個大胖和尚還沒玩兒命,自己也只能勉強維持平手,現在又多了一個虎面頭陀上來,風緊,扯呼!

有自知之明的鄧元覺跑掉了,不知死活的貝應夔送貨上門: 「忽地城門里突出一員猛將,乃是方天定手下貝應夔,便挺槍躍馬,接住武松廝殺。兩個正在吊橋上撞著。被武松閃個過,撇了手中戒刀,搶住他槍桿,只一拽,連人和軍器拖下馬來。嗝察一刀,把貝應夔剁下頭來。魯智深隨后接應了回來。」

武松殺貝應夔,先扔刀再抓槍,然后撿起刀來剁腦袋,電光石火之間打完收工,魯智深也沒有撤退,而是一直站在身邊替自己的武兄弟掠陣——有魯智深在后面戳著,武松當然敢丟下戒刀去奪槍。

魯智深求穩,武松斗狠。魯智深打架,就想硬碰硬打個痛快,而武松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拿下對方的首級。為了取敵人性命,武松先不顧自己性命,結果是敵人首級到手,自己的性命也沒丟。

在蘇州城內,魯智深和武松再次合作斬殺了三大王方貌,這次還是魯智深負責趕鴨子,武松負責殺鴨子: 「小巷里又撞出魯智深,掄起鐵禪杖打將來。方貌抵擋不住,獨自躍馬,再回府來。烏鵲橋下轉出武松,趕上一刀,掠斷了馬腳,方貌倒顛將下來,被武松再復一刀砍了。提首級逕來中軍,參見先鋒請功。」

魯智深是打贏了就好,武松則是只分勝負也決生死,而且決出生死之后還要割取首級,以確保對方死得不能再死了。

從這兩場打斗中,我們能看出魯智深既不想要戰功,也不想要對方性命,將敵人打敗之后就不再趕盡殺絕,而武松只要結果不在乎過程,為了取得自己想要的成果,可以采用一切正常或非正常的手段。

武松的戰斗特點與魯智深不同,跟盧俊義也有很大差別,讓盧俊義去砍對方的馬腿似乎很困難,這位拳棒天下無對的河北玉麒麟,有點太過珍惜羽毛了。

盧俊義的武功無疑是很高超的,一對一打架,很少有人能憑武力戰勝他,遼國耶律四小將一擁齊上也不行: 「盧俊義一騎馬一條槍,力敵四個番將,并無半點懼怯。約斗了一個時辰,盧俊義得便處賣個破綻,耶律宗霖把刀砍將入來,被盧俊義大喝一聲,那番將措手不及,著一槍刺下馬去。」

耶律四小將的武功,應該跟梁山八驃騎差不多,盧俊義以一敵四打了兩個小時,說明他招式嚴謹,體力持久,而武松在面對耶律四小將的老爹,也就是御弟大王耶律得重的時候,根本就不肯浪費一點時間: 「魯智深引著武松等六員頭領殺入遼兵太陽陣內,那耶律得重急待要走,被武松一戒刀掠斷馬頭,倒撞下馬來。揪住頭髮,一刀取了首級。兩個孩兒逃命走了。」

魯智深原本是跑在最前面的,但是遇到敵方大將,卻把功勞讓給了武松,武松也毫不客氣地笑納了耶律得重的首級——無論是魯智深還是盧俊義,都不會想到先撂倒對方的戰馬。

這三場戰斗,顯示出了盧俊義槍法精熟、魯智深禪杖剛猛、武松戒刀狠辣,接下來的第四場戰斗,則完全可以說明:不要招惹武松,更不要招惹魯智深,魯智深發怒,要比武松更可怕。

在烏龍嶺戰斗中,武松被包道乙的飛劍斬斷左臂,原本已經很少發怒殺人的魯智深真的急眼了: 「魯智深一條禪杖,忿力打入去,卻奪得他那口混元劍……魯智深卻殺入后陣去,正遇著夏侯成交戰。兩個斗了數合,夏侯成敗走。魯智深一條禪杖,直打入去,南軍四散。夏侯成便望山林中奔走,魯智深不舍,趕入深山里去了。」

混元劍上有妖術加持,但是眼見武兄弟重傷,魯智深在暴怒之下什麼也不怕,不但搶得妖劍,還對敢于攔路的夏侯成展開了不死不休的追殺——智真長老原本是讓他「逢夏而擒」,但是急痛攻心的魯智深,卻把夏侯成追上拍死了。

通過這場戰斗,我們看到了魯智深的真正實力,可能還在武松之上,他此前的幾場戰斗沒有斬將,只是不想斬而已,一旦魯智深變成了勃發金剛之怒,那就會人擋殺人、神擋殺神。

四場戰斗盤點完了,我們看清了盧俊義、魯智深、武松三人的戰斗特點和特長,似乎能得出這樣的結論:如果魯智深動了真氣真火,戰斗力可能比武松還高,而盧俊義太講究堂堂正正,如果跟武松單挑,獲勝的幾率應該不是很大。

武松為求勝利不擇手段,甚至可以以身犯險以命搏命,在這一點上,盧俊義當然不如武松,但是魯智深也非貪生怕死之人,如果觸碰了他的底線,比如武松兄弟受傷,那時候魯智深就會變成胖大一號的武松,全怒狀態下的魯智深,武松也得退避三舍……

當然,說狂怒的魯智深能打贏拼命的武松、守規矩的盧俊義會敗給不擇手段的武松,這只是筆者一家之言,最后的結論還得由讀者諸君來下:如果盧俊義、魯智深、武松都處在巔峰狀態、使出一切手段,三人一對一單挑,最后獲勝者是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