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望海潮·東南形勝》書寫杭州繁榮、壯麗景象,讀來激情澎湃

里昂 2022/11/23 檢舉 我要評論

望海潮·東南形勝

柳永 〔宋代〕

東南形勝,三吳都會,錢塘自古繁華。煙柳畫橋,風簾翠幕,參差十萬人家。云樹繞堤沙,怒濤卷霜雪,天塹無涯。市列珠璣,戶盈羅綺,競豪奢。

重湖疊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釣叟蓮娃。千騎擁高牙,乘醉聽簫鼓,吟賞煙霞。異日圖將好景,歸去鳳池夸。

《望海潮》,始見于柳永《樂章集》。調名當由錢塘觀潮之意取之。雙調,一百零七字,上片五平韻,下片六平韻。這首詞,當時頗負盛名,流傳很廣。

羅大經《鶴林玉露》說:「此詞流播,金主亮聞歌,欣然有慕于三秋桂子,十里荷花,遂起投鞭渡江之志。」彭孫通又云:「金主亮頗知書,閱耆卿西湖作,欣然有慕于‘三秋桂子,十里荷花’,遂起投鞭渡江之志。乃密隱畫工于奉使中,寫臨安山水,復畫己像,題‘立馬吳山第一峰’之句。」這些說法雖未必盡然,但由此可證其流傳之廣,感染之深。

至于這首詞的創作緣起,據說是為贈駐節杭州的兩浙轉運使孫何而作。羅大經《鶴林玉露》云:「孫何帥錢塘,柳耆卿作《望海潮》詞贈之。」徐釩《詞苑叢談》則云:「柳耆卿與孫相何為布衣交。孫知杭,門禁甚嚴,耆卿欲見之不得,作《望海潮》詞往詣名妓楚楚日,「欲見孫相,恨無門路,若因府令,愿承朱唇歌之。若問誰為此訓,但說‘柳七’。中秋夜會,楚婉轉歌之,孫即席迎耆卿予坐。」梅禹金《青泥蓮花記》中也有類似記載。這些說法似為可信,詞中「千騎」以下五句略可驗證之。

這首詞,是柳永長調慢詞的名作之一。從一開頭,詩人就氣韻十足地揮毫力寫三句:

東南形勝,三吳都會,錢塘自古繁華。

這三句一氣貫注,排奡連出,在背景廣闊的畫面上勾勒出杭州古城的勝概。首句四字,點明杭州所在的方位和優越的形勢,二句點明杭州是三吳地區的名城重鎮,三句則言明杭州的歷史悠遠,久盛不衰。這幾句既是實寫又是泛寫,畫出大體輪廓,為下面具體景物的描繪創造出一種宏大的氣勢,然后毫無凝滯地依次點出數景:

煙柳畫橋,風簾翠幕,參差十萬人家。

這三句立意巧妙,取景典型。「煙柳」與「畫橋」本為二景,四字相連,構成一組極富詩意的景觀,輕紗似的煙霧中,隱現著枝條柔細的楊柳,點綴著繪畫精美、色彩鮮艷的小橋。詩人仿佛是一位出色的向導,帶引讀者漸漸走進了用他藝術語言再現出來的勝境之中。隨之彩筆輕點,勾出「風簾翠幕」的小景一-那些富庶人家,掛著擋風的簾子和用翠鳥羽毛裝飾的帷幕。接著又把場景拉開,用「參差十萬人家」一句,從總體上把人煙稠密,屋宇櫛比,建筑風格多樣的杭州外觀景象概括無遺。正當飽覽城景,目不暇接之際,詩人忽而再辟新境:

云樹繞堤沙。怒濤卷霜雪,天塹無涯。

「云樹」,言樹之高,上聳云際。亦言樹之多,茂密如云。樹,是靜物;堤沙,是靜態。中間夾一「繞」字,景物寫活了,一字點透,躍然而出,一道綠色長城護繞著錢塘大堤向遠方伸開去。寫到錢塘江岸邊景物,視線自然旁及江面,于是描畫出「怒濤卷霜雪,天塹無涯」的壯麗景色。這兩句,雖然語言夸張,但寫的卻是真實感受。錢塘怒潮,名傳遐邇,自古以來即為詩人詠嘆的天下勝景,唐宋兩代更不乏名篇佳句。

如宋昱《樟亭觀濤》云:「濤來勢轉雄,獵獵駕長風。雷電云霓里,山飛霜雪中。」朱慶馀《觀濤》其二云:「木落霜飛天地清,空江百里看潮生。鮮飚出海魚龍氣,晴雪噴山雷鼓聲。」趙嘏則有「一千里色中秋月,十萬軍聲半夜潮」之句。至于象潘閡「來疑滄海盡成空,萬面鼓聲中」、范仲淹「長風方破浪,一氣自橫秋」這樣的詩句更是比比皆是,俯拾即得。

錢塘大潮,以秋天八月十五日前后最盛,柳永此詞所寫當是他目睹此景,心領神會,而后見于詞篇的。他這首詞并非專寫錢塘觀潮,所以只順手拈出兩句,但卻是傳神之筆。一個「怒」字,點出狂濤兇猛之勢;一個「卷」字,點出巨浪萬鈞之力。真是鐵筆縱橫,氣勢磅礴。這就是鄭文焯《大鶴山人詞論》所說的「以沈雄之魄,清勁之氣,寫奇麗之景,作揮棹之聲。」細加咀嚼,確有身臨其境,天地欲浮,乾坤搖蕩之感!

接下去,筆鋒陡轉,由驚人魂魄的錢塘怒潮回到民豐物茂的繁華街市:

市列珠璣,戶盈羅綺、竟豪奢。

街市上陳列著晶瑩玉器,透出一片珠光寶氣。家家戶戶,殷實豐足,堆滿精美的絲羅綢緞,競相爭豪斗富。通過這兩句,生動地反映了北宋經濟高度繁榮的情景,同時,也把「錢塘自古繁華」的景象刻劃得細致入微。

詞的下片,主要寫西子湖自然風光之美。一開頭就探囊得珠,畫出西湖令人神往的佳麗景色:

重湖疊讞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這三句與上片所寫的錢塘江景,前后輝映,景觀異色,勝趣無限。開頭「東南形勝」四字,于此益見其內蘊厚實,語非虛出。「重湖」指的是里西湖與外西湖,兩湖之間有孤山相隔,而湖之四周又有翠巒疊嶂,故云「疊讞」。因此,「重湖」與「疊讞」相形,點出湖山層隔重疊,山光水色,相映成趣。然后再以「清嘉」二字承結,突出山水之清麗秀美。二、三兩句再就湖景濡染:一寫秋天桂子飄香,一寫夏季荷花映紅。而「三秋」言桂香之久,「十里」明荷花之多。這三句合起來,把西子湖的風雅幽姿描繪得淋漓盡致。頗有動墨橫錦,搖筆散珠之妙。下面的三句,又翻進一層新意:

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釣叟蓮娃。

這看上去是寫人物活動,實際上是寫湖上風光:晴天麗日,羌笛悠揚;夜空幽渺,菱歌蕩漾。更有老翁垂釣,少女采蓮,笑聲盈盈。也許,有人會說柳永所描繪的生活畫面不能反映封建社會的本質。這當然是對的。可是,詩人的目的并不在于揭示這一點。他只不過是把沉醉于西子湖迷人景色的情懷,盡情吐出罷了。詞的最后五句,轉到為孫何而作的意思上來,寫了幾句頌揚的話,但仍然扣住分寸,不肯遠離詞的描寫中心。

「千騎擁高牙」一句,形容孫何地位顯貴,聲勢顯赫,隨從眾多。「乘醉聽筲鼓,吟賞煙霞」兩句,描寫孫何悠閑而又儒雅的生活。句中的「簫鼓」、「煙霞」與杭州的繁華和山水之美都有著一定的聯系。而最后的「異日圖將好景,歸去鳳池夸」兩句,意思更是如此了。既是祝愿孫何早日高升,回到朝廷去,又是借辭夸美杭州山水,立意是十分巧妙的。

這樣寫,首尾呼應,前后貫通,使這首詞保持了藝術上的完整和統一!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關注遙山書雁,帶您領略文化的博大精深!

更多精彩:

柳永最經典的一首詞,語淺而情深,寫盡離別的哀怨

滿口葷段子,一生逛窯子,雅俗共賞總相宜——柳永詩詞中的雅與俗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