糜芳進讒言,劉備扔手戟:長坂橋頭張飛幾回合能把趙云挑落馬下?

糜芳這個厚臉皮真不是個東西,他在長坂坡前的一句話,激起了張飛的怒火,也差點斷送了趙云性命——要不是劉備對趙云了解甚深,對張飛事先進行了勸解,他過江迎娶孫尚香的時候,身邊就會少了一個大保鏢,諸葛亮到柴桑吊孝的時候,也可能死于東吳諸將刀劍之下。

建安十三年,曹操親率八十三萬人馬下江南,新任荊州牧劉琮望風歸降,劉備帶著三千兵馬十數萬百姓狼狽出逃,一天只能走十里路。

別說劉備只有三千兵馬,就是十數萬百姓都拿起刀槍化身虎豹騎白毦兵先登死士陷陣營,在曹操八十三萬人馬面前也是不堪一擊。

打不過也跑不動,劉備哭的心都有了。

幸虧當時的諸葛亮還比較沉穩,派關羽先帶著五百士兵去江夏聯絡荊州世子劉琦,他緊跟著也帶著劉封和五百士兵去追關羽——劉備和諸葛亮這個舉動,有點安排后事的意思:劉封是劉備有繼承權的養子,關羽是劉備麾下頭號戰將,如果劉備在長坂坡掛了,諸葛亮和關羽可以保著劉封繼續出逃,劉家不至于絕后。

關羽和諸葛亮先后脫身,劉備身邊就剩下了趙云和張飛二將、兩千士卒,此時三人似乎有點聽天由命的意思了。

為了能多活幾天,劉備做出了如下部署:趙云保護老小,張飛斷后。

在生死關頭,劉備也爆發出了驚人的戰斗力,帶著微弱的兵力跟曹操大軍死磕: 「時秋末冬初,涼風透骨;黃昏將近,哭聲遍野。至四更時分,只聽得西北喊聲震地而來。玄德大驚,急上馬引本部精兵二千余人迎敵。曹兵掩至,勢不可當。玄德死戰。」

劉備的雙股劍還真不是吃素的,他硬是扛到了張飛帶著幾十個騎兵來援,殺出重圍罵退了文聘之后,身邊就只剩下一百多人了,糜竺、糜芳、簡雍、趙云和劉備家小等人都被打散了。

正在劉備彷徨無措之際,厚臉皮糜芳狼狽不堪地追了上了——之所以說糜芳臉皮極厚,咱們看看他當時的傷勢就知道了: 「忽見糜芳面帶數箭,踉蹌而來。」

臉上插著好幾支箭不掉下來,而且踉踉蹌蹌還能跑,如果把糜芳的臉皮做成鎧甲,肯定比犀牛皮的防護力還強。

面帶數箭的糜芳居然還能造謠: 「趙子龍反投曹操去了也!」

糜芳的捕風捉影之言,劉備當然不信,要是按照《三國志》裴松之注引《云別傳》的記載,此時劉備是抓起一把手戟丟了過去,差點把糜芳射殺——臉皮再厚,也只能擋住箭矢而扛不住手戟一擊。

小說中的劉備雖然沒有對這個舅哥或小舅子動殺機,但也表示了對趙云的信任: 「子龍是我故交,安肯反乎?子龍從我于患難,心如鐵石,非富貴所能動搖也!」

張飛的識人之明當然不如劉備,這時候他也含糊了: 「他今見我等勢窮力盡,或者反投曹操,以圖富貴耳!」

糜芳臉上的箭也不知拔下來沒有,他還磕磕巴巴地補刀:「 我親見他投西北去了。」

張飛跟糜芳結識的時間更長,在徐州也曾并肩戰斗,但是跟趙云還沒有後來那麼深厚的交情,他當然是信糜芳不信趙云: 「待我親自尋他去。若撞見時,一槍刺死!」

糜芳先入為主,張飛心中有了成見,即使劉備拿他在古城誤會關羽的事情來提醒,張飛卻一個字都聽不進去。這也難怪張飛,因為當年在古城之下,他也并非完全誤會關羽。

糜芳進讒,劉備苦勸不聽,張飛氣勢洶洶地帶著自己那二十幾個騎兵走回頭路,如果這時候他遇見了趙云了肯定會一槍刺過去,那時候趙云可就危險了——他有九成九的可能,會被張飛一蛇矛挑落馬下,而且極有可能連三個回合都支撐不住。

看到這里,可能有人要提出反對意見了了:一呂二趙三典韋,四關五馬六張飛,在三國二十四將排名中,趙云比張飛高四位,怎麼會不是張飛對手?

我們必須承認,所謂的「三國二十四將」的排名只是一句順口溜而已,要是真按《三國演義》的描述,典韋和許褚只在伯仲之間,黃忠綜合實力也不在關羽之下,黃忠第七許褚第八,這顯然有些不公平。

張飛的丈八蛇矛屬于重型突刺兵器,比關羽的青龍偃月刀迅捷,比趙云的丈二長槍威猛,更重要的一點,是張飛以逸待勞,而趙云已經成了強弩之末。

張飛跟在劉備身邊,雖然沒有美酒佳肴,但是干糧干肉應該還是能吃飽的,而趙云的處境就很可憐了: 「趙云自四更時分,與曹軍廝殺,往來沖突,殺至天明。」

趙云一匹馬一條槍殺了大半宿,可以說是人困馬乏,早已餓得前胸貼后背。

天光大亮之后,趙云救了被敵兵一槍刺倒的簡雍和空著手的甘夫人,趙云又遇到了淳于導的一千精銳,這幫人剛生擒了糜竺要押到曹操那里邀功請賞: 「趙云大喝一聲,挺槍縱馬,直取淳于導。導抵敵不住,被云一槍刺落馬下,向前救了糜竺,奪得馬二匹。云請甘夫人上馬,殺開條大路,直送至長坂城。」

甘夫人手里沒有阿斗,這是符合當時規矩的:甘夫人的身份是妾侍,而糜夫人是糜家千金,也是劉備的正妻,甘夫人生的孩子,是要管糜夫人叫母親并由糜夫人撫養管教的。

趙云護著糜竺、甘夫人來到長坂橋, 只見張飛橫矛立馬于橋上,大叫:「子龍!你如何反我哥哥?」

張飛這時候有點半開玩笑的意思,因為簡雍已經跟他見過面了,但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關羽被俘后尚且投降,張飛當然不能給予趙云百分之百的信任,所以他攔在那里,并沒有讓趙云過橋休整,趙云也很明智: 「云謂糜竺曰:「糜子仲保甘夫人先行,待我仍往尋糜夫人與小主人去。」言罷,引數騎再回舊路。」

趙云跟糜竺說話卻不跟張飛道別,心中肯定也是有點不舒服:「如果我沒把糜竺和甘夫人救回來,簡雍說話也不好使,老張那一矛刺過來,我可招架不住!」

張飛是個暴脾氣,在那危急關頭,他不能不保持高度警惕,萬一趙云真的投靠了曹操而當了帶路黨,張飛最好的處理方式,當然是先下手為強——誰知道趙云身后有沒有跟著曹操的五千虎豹騎?

這時候就該輪到讀者諸君來分析了:如果誤會沒有消除,張飛不由分說,對著趙云就是一矛,那勢大力沉的全力一擊,趙云有幾分把握能格擋出去?

在筆者看來,趙云有九成九的可能會被張飛挑落馬下:如果兩人都在滿血狀態,大戰三百回合也未必能分出勝負,但此時張飛已經養精蓄銳多時,怒氣爆發之際,戰斗力提高了不止一成,而趙云已經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地大戰了十二個小時,就是鐵打的身軀,這時候也累軟了。如果遇到招式較慢的關羽,或者槍長和力量跟自己差不多的馬超,趙云或許還有一戰之力,但是張飛的蛇矛長出六尺,而且爆發力極強,實在是比關羽和馬超還難對付。

當然,說長坂坡前筋疲力竭的趙云連張飛一矛都接不住,只是筆者替子龍將軍擔憂說法,最后的結論還是要由讀者諸君來下:在當時的情況下,已成強弩之末的趙云,面對暴跳如雷的張飛,能支撐多少回合不敗?如果兩人在同等狀態下公平對決,需要多少回合才能分出勝負?

第一個問題或許很好回答,但是第二個問題,也就是公平對決張飛趙云誰能贏,則可能永遠都不會有答案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