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士群毒斃,梅機關中島大尉揭老底,葉吉卿汪曼云佘愛珍啞口無言

李士群是被日本特務岡村用牛肉餅毒死的,但這個岡村卻不是我們熟悉的岡村寧次,而是一個姓岡村的小小少佐,其級別比《地下交通站》里的野尻正川和黑藤規三還低,所以很多史料都稱其為「岡村少佐」而不提名字,也有的史料將其寫成了中佐,但不管是中佐還是少佐都是鬼子,咱們沒必要在那廝的軍銜上進行考證。

李士群被日本特務毒斃,死得可笑又可恥,這件事讀者諸君都知道,筆者再多說就是廢話。咱們今天要聊的,是李士群死得卑微猥瑣,他的身后事也十分不干凈,如果他知道梅機關中島大尉一番揭老底的恫嚇之語,嚇得他老婆葉吉卿和「朋友」、部下汪曼云、萬里浪、吳四寶的前妻佘愛珍噤若寒蟬不敢作聲,一定會挺著已經縮得猴子大小的殘軀坐起來,狠狠地抽他(她)們幾記耳光。

讀者諸君不要誤會,括號里的「她」指的是葉吉卿而不是汪曼云,這個汪曼云雖然跟《偽裝者》中的汪曼春有幾分相似之處,但他卻是一個男的。很奇怪當年很多特務的名字都像女人,以至于鬧出了很多誤會,有人還把跟馬漢三一起被毛人鳳槍斃的劉玉珠,也當成了女人,甚至還把他寫成了馬漢三的漂亮情人——如果那位望文生義的作者知道劉玉珠還有個名字叫劉貴清,可能就不會鬧出這個烏龍了。

汪曼云是男的,而且素有「七十六號小諸葛」之稱,很多壞主意都是這個小諸葛想出來的。

這個汪曼云是杜月笙的門徒,在青幫也算一個輩分較高的大佬,在投靠日偽前,他還當過戴笠杜月笙組建的「軍事委員會蘇浙行動委員會」少將咨議、第八集團軍少將參謀,也算半個軍統特工,但他可不是《偽裝者》中那個冷面桃花汪曼春。

李士群將會被鬼子干掉,小諸葛汪曼云已經有所察覺,并從親家張韜口中得到了證實。汪曼云不敢破壞主子的計劃,只能委婉地勸李士群及早抽身:「既然妳要出國治病,何不干脆把‘江蘇省長’也辭了?避免樹大招風,這未嘗不是一個以退為進的好辦法。」

出賣祖宗和臉皮才換來這麼一個位置,李士群當然舍不得放棄,汪曼云覺得自己已經盡到了朋友的義務,見李士群依然戀棧,就只好與其疏遠,免得被鬼子一勺燴了。

汪曼云的態度,也引起了李士群的疑慮,他就讓老婆葉吉卿做了一些好菜,請汪曼云及汪的老婆吳之璇一起到家中聚餐。

汪曼云吳之璇來到李士群家中赴宴,卻發現李士群已經被岡村少佐請走了。

汪曼云夫妻等到晚上十點,餓得前胸貼后背了,才看見李士群匆匆回來,說了聲「對不住,讓妳們久等了」,就一頭扎進廁所。

汪曼云以為李士群是沒好意思在岡村家方便,也就沒太在意。事實上李士群之所以第一時間沖進廁所,不是拉而是吐——他要把在岡村家吃的東西吐出來。

看到這里,讀者諸君一定以為李士群已經中毒了,但是這一天,岡村還真沒對李士群下毒,在外面出完東西回家就吐,那只是李士群的保命習慣而已。岡村自然也知道他有這個習慣,是不會用可以吐出的毒藥來要這個大漢奸性命的。

李士群吐完之后毫無不適之感,懸著四五個小時的心放了下來,興奮地跟汪曼云東拉西扯,連出國避禍的念頭也打消了。

李士群是個橫草不過的狐狼,當岡村再次邀請他赴宴,表示要調停李士群和熊劍東矛盾的時候,他不但帶著壓滿子彈的手槍,還把一幫心腹安排在門外并約定了暗號,事情不對就沖進去殺熊劍東救李士群。

這時候我們似乎有必要介紹一下跟李士群斗成烏眼雞的熊劍東了:此人事汪偽稅警總團副總團長(總團長是周佛海)、偽上海市保安處處長、保安司令部參謀長,抗戰勝利被戴笠收編,先任「上海行動總指揮部副司令」,后任「交通警察第七總隊(當時的交警總隊就是戴笠直屬的特務武裝,裝備不在嫡系王牌之下)」少將總隊長。這個漢奸最終也沒能逃脫懲罰——粟裕在蘇中七戰七捷之際,把熊劍東擊傷后抓獲,這廝的槍傷沒治好,掛掉了。

熊劍東和李士群之間狗咬狗,就是因為誰都想多分一塊肉骨頭,而熊劍東仗著自己跟特高課課長岡村少佐是同學,根本就不把李士群放在眼里。

岡村名義上是替李士群和熊劍東調停,實際是替熊劍東要錢,在李士群答應拿出一千萬(不知是哪種貨幣)給熊劍東的稅警總團后,岡村讓漂亮夫人端上了宴會的正餐,也就是讀者諸君都知道的牛肉餅。

李士群毒發身亡,汪曼云正在參加偽浙江省主席傅式說(此人于1947年以叛國罪被槍決)的宴會,在宴會中遇到了兩個讀者諸君都很熟悉的人物:一個是偽江蘇省教育廳廳長兼鎮江地區清鄉督查專員袁殊,另一個就是我們在電視劇《潛伏》中看到過的萬里浪(1946年8月15日被以漢奸罪在上海處決)。

袁殊向汪曼云通報了李士群「病重」的消息,汪曼云當時就起了疑心,但有事在身也無暇細想,知道他身邊的萬里浪被人叫出去半小時后臉色蒼白地回來,汪曼云才感到大事不妙。

萬里浪向汪曼云通報了李士群的死訊,汪曼云腦子一亂,問了一句他平時絕不會問的話:「是不是中了毒?」

萬里浪也不是善茬子,他馬上反問:「妳怎麼知道是中了毒?」

汪曼云這才意識到自己失言,只好以李士群前幾天還安然無恙為借口搪塞過去了。

汪曼云雖然十拿九穩地肯定李士群是被毒斃,但他還要求證一番,就找到了跑去問板垣征四郎的同學、梅機關的機關長中島信一大尉。

這時候讀者諸君可能要問兩個問題了:其一,梅機關的機關長不是影佐禎昭嗎?其二,機關長應該是少將,怎麼中島信一才是個大尉?

這問題解釋起來很簡單:梅機關原機關長影佐禎昭少將做了汪偽最高軍事顧問,就把梅機關改成了「軍事顧問部」,機關長就變成了軍銜極低的中島信一大尉。

這個中島信一軍銜雖然低,但是資歷卻很深,他是少壯派的頭子,還參加過刺殺首相犬養毅,被剝奪軍職后又起復委用,當了梅機關的大尉機關長——他說話可能比一般的大佐還管用。

汪曼云開門見山,直接向中島大尉詢問李士群的死因,中島大尉也沒隱瞞:「他是中了阿米巴菌而被毒死的。這種以霍亂老鼠糞便培養出來的細菌,只要吃進一個,一分鐘就繁殖一倍,在繁殖期間沒有任何癥狀,三十六個小時之后,繁殖達到一個飽和點就會突然爆發,中毒者上吐下瀉,就像得了霍亂。一旦上吐下瀉,就已經無藥可救。因為細菌在人體內破壞白血球,使人體內部的水分通過排泄損失殆盡,所以死后的身體往往會縮成猴子那般大小。」

中島信一之所以敢對汪曼云說實話,是因為他知道汪曼云萬萬不會,也不敢將消息泄露出去。

汪曼云守口如瓶,其他鬼子卻賊過三天不打自招,一個叫小林的師團長跟李士群不錯,帶著一個師團部的軍醫和華中鐵道會社的醫官來給李士群「治病」,結果發現了問題并傳揚了出去(小林沒受處分,兩個醫生被遣送回國)。

李士群被主子毒死的消息傳開,在蘇州城引起了轟動,蘇州的憲兵隊長坐不住了,就請來梅機關中島大尉來擺平。

中島信一來到蘇州,馬上把葉吉卿、汪曼云、萬里浪等知情和半知情的相關人員召集到一起,門口安排了憲兵持槍把守,人員既不許進也不許出,他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中島環顧下面縮頭縮腦的一幫漢奸,陰惻惻地開口了:「對李先生的死,我們都是非常哀痛的,但令我感到意外的,是妳們竟在李死后放出一個惡毒的謠言,說李士群是我們毒死的,這絕對是造謠,是對我們的污蔑,是絕對不能容忍的!」

開場白恫嚇起了作用,中島信一開始趁熱打鐵揭老底:「經過我們的調查,已經得到兩個線索,第一個線索表明,毒死李士群的兇手就是葉吉卿和儲麟蓀——妳們之間有私情!」

中島大尉此言一出,葉吉卿臉色煞白差點暈倒:儲麟蓀是「上海江蘇省立醫院」院長,經常到李士群家中「出診」,忙得尾巴搖上天的李士群經常不在家,于是儲院長本該打給李士群的針,就打到葉吉卿身上了。

葉吉卿跟儲麟蓀的關系,李士群不知道,梅機關的特務卻了如指掌,這時候當做老底被揭出來,葉吉卿一下子就蒙了,她除了嚎啕大哭,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制服了葉吉卿,中島信一又把目光掃向其他漢奸:「吳四寶的老婆佘愛珍和在座的諸位也都有嫌疑,吳四寶是被李士群用同樣的方式毒死的,所以佘愛珍完全可能實施報復!如果李士群被我們毒死的謠言不止,我們就要拿這兩條線索來辟謠,先把妳們三個抓起來進行偵訊,并將事情公告天下!」

葉吉卿心中有苦說不出,佘愛珍此時已經搭上了汪偽宣傳部的胡蘭成,才不會為李士群而毀了自己的幸福,于是這兩個長舌婦都閉緊了嘴巴,而知道細情的汪曼云更是心驚肉跳噤若寒蟬,后悔自己曾向中島信一嘴欠愛打聽事兒——從那以后,汪曼云再也不多嘴多舌了。

一個漢奸被毒死,幾個漢奸被嚇得噤若寒蟬,這就是漢奸應有的下場,其實古往今來的事情都是一樣的,出賣祖宗和臉皮當漢奸,新主子也不會對他們有好臉色,那就是抹布和馬桶,用過就丟掉。不管給新主子送了多少彈藥,夸他們的空氣有多香甜,最后都會被像狗一樣一腳踢開,狺狺哀鳴著找地方舔傷口去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