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瞞身份接近她,為了培養感情,四年后,對方才發現是未婚夫

里昂 2023/04/18 檢舉 我要評論

帶她坐旋轉木馬

蘇柔來到閆家,雖然自己也是千金大小姐,和閆家相比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怪不得父母逼她嫁給閆斌翔。

房間像家里公主一樣,都是粉粉嫩嫩的,摻雜著白色的蕾絲花邊,這樣的搭配太漂亮了吧。

躺在軟綿綿的大床上,看著天花板傻笑,以后居住在閆家,父母肯定不管自己了。

劉耀文給蘇柔把晚飯安排好,上樓叫她下來吃東西,蘇柔獨自坐在寬大的餐桌上。

才是她一個人準備這麼多菜肯定吃不完,一樣菜吃幾口感覺飽了。

劉耀文端來水果:「蘇小姐,慢慢吃。」

蘇柔拿著芒果:「劉管家,以后少做點菜,我一個人吃不完,倒掉怪可惜的。」

「少爺交代要我們好好照顧你。」

蘇柔笑起來追問:「閆斌翔要回家嗎?」

「少爺出差了,最近不回家。」

蘇柔高興極力,換上卡通睡衣躺在床上看資料,不知不覺睡著了。

半夜一個男子輕輕進來,看她睡相忍不住笑出聲,拉被子蓋好,溫柔地親吻一下她的額頭。

蘇柔要去學校,劉耀文開車送她去,蘇柔十分不愿意,非要自己走路去。不知道離學校很遠,看見要遲到加快腳步跑。

閆斌翔把車子停在路邊:「小柔,你是不是要遲到了,我送你吧?」

如果去學校被同學看見傳到閆斌翔耳朵里不好,她直接拒絕了:「大叔,我們少見面,閆斌翔知道不好。」

葉婷回到學校里,知道蘇柔和周詩琪打架的事情:「她家破產了,你知道嗎?」

蘇柔很吃驚,只是和她打一架,現在周詩琪家破產了,感覺很對不起她:「不會吧,我也不知道。」

「肯定是她父母得罪什麼人?」

「她來學校?」

「學校把她開除了。」

蘇柔很內疚,是她把事情鬧大了,導致周詩琪家破產,心情不好找不到傾訴對象。

葉婷交往男朋友,人家要去約會,只有蘇柔在學校散步。

這時,一張紙飛機向她飛過來,落在她的面前,一個男同學小跑過來撿起。

蘇柔慢步走過去,男同學追過來,站在她的面前嬉皮笑臉:「蘇柔給你的。」

把紙飛機放在蘇柔的手里,男孩害羞的跑了,蘇柔看對方不見,發現手里紙飛機。

打開看,原來是一封情書,對于情竅初開的她,第一次收到情書,很感動也很重視。

小心翼翼拿著情書,心里美滋滋的,把它放在書里。

閆斌翔開車來學校門口,看見蘇柔甜美的笑容,以為是小丫頭想自己了,情不自禁笑起來。

看見蘇柔坐車回家,馬上打電話給她,讓她去老地方等著,要帶她去一個地方玩。

蘇柔下車站著,閆斌翔招一下手:「小柔上車。」

蘇柔滿臉笑容:「大叔,我們去哪里?」

「吃好飯,我們去玩。」

等到天色暗下來,娛樂城人來人往,繁華的人氣,漂亮的夜景開始活動,閆斌翔帶她進來。

蘇柔盯著南城的夜景:「好漂亮啊!比連城夜景還漂亮。」

開始到處跑,閆斌翔跟在后面,站在旋轉木馬面前,一副羨慕的眼神。

閆斌翔站在旁邊:「小柔,你喜歡可以坐。」

蘇柔低下頭:「我已經是大人了,這些是小孩子玩的。」

「誰說成年人不能坐了,你在大叔心里就是小孩子。」

蘇柔盯著閆斌翔點了點頭:「大叔,我們一起坐,呵呵。」

閆斌翔買好票,蘇柔坐在旋轉木馬上高興極了,臉上的笑容越來越燦爛,小手握住木馬桿。

閆斌翔忍不住笑了笑:「你沒有坐過嗎?」

「沒有,媽媽不準我坐,太危險了。」

旋轉木馬開始啟動,蘇柔試著把手放開,緊緊閉著眼睛,盡管周圍雜音很多,她也感受到喜悅的心情。

閆斌翔怕她掉下來,輕輕拉著她的小手,蘇柔輕輕睜開一只眼,兩個人四目相對。

蘇柔臉蛋紅紅的,閆斌翔并沒有放開,感覺到小丫頭手心冒汗,小丫頭很緊張。

坐旋轉木馬的小孩子越來越多,周圍的情侶看見他們幸福的模樣,大家都參與進來。

閆斌翔和蘇柔坐一根旋轉木馬,閆斌翔小心翼翼抱著她,聞到她身上的體香,是一股少女該有的純潔。

身體的反應,讓他明白蘇柔就是他最愛的那個女孩,此生要保護的那個女孩,看見蘇柔紅潤的櫻桃小嘴。

他實在控制不住心中那熊熊欲火,抱住蘇柔狠狠親吻下去,用手扣住蘇柔反抗的小手。

蘇柔盯著他,臉蛋紅紅的快速下來跑了,閆斌翔追過去拉住:「小柔,剛才對不起。」

蘇柔眼淚掉下來:「大叔,那是我的初吻。」

閆斌翔暗自竊喜:「我…」

蘇柔攔住一輛出租車走了。

她談戀愛了

想到被閆季棟親吻自己,她也不知道這是不是喜歡的含義?如果被閆斌翔知道,她和其他男人鬼混,肯定要被父母教訓。

她在南城無親無故,是大叔救了自己,還天天帶她出去玩,比那個消失不見的未婚夫要好。

來南城一年多,見一面后消失不見。對她不管不問,想一想就生氣,以后結婚在一起,是不是天天吵架。

閆斌翔半夜回家,看見蘇柔抱著被子熟睡的樣子,忍不住拍了照片,以后思念她的時候,可以看一眼。

蘇柔來學校,那個男孩在對面:「蘇柔,你有時間嗎?晚上我請你吃飯。」

蘇柔瞟一眼陸志勇,打量周圍的環境:「對不起,我不能去。」

陸志勇追過來:「沒事,我可以等你。」

放學了,蘇柔背著書包出來,陸志勇拿著一束鮮花:「蘇柔,送給你。」

同學盯著他們,蘇柔一聲不吭走了,陸志勇跟隨后面:「蘇柔,請你和我吃一頓飯。」

想到陸志勇三番五次來,蘇柔點頭答應了,兩個人一起出來,上了一輛寶馬車。

刺眼的一幕被閆斌翔看見,最近不打電話給自己,原來她談戀愛了,閆斌翔跟隨在后面。

陸志勇很紳士拉椅子讓她坐下,對于這個陽光帥氣的青少年,蘇柔很緊張,知道對方喜歡自己。

現在出來吃飯,很容易讓對方誤會,看一眼陸志勇:「你以后別送了。」

陸志勇點了點頭:「蘇柔,你鋼琴彈得這麼好,為什麼不去當家教老師?」

「每個人想法不同」

「你學來有何用?」

陸志勇這句話提醒她,鋼琴彈的這麼好,不是為了傳遞知識,卻是為了取悅一個叫閆斌翔的人。

「現在我想學習,其他事情不想談。」

和陸志勇吃完飯,蘇柔出來站在門口等車,陸志勇把外套脫下來披在她的身上,閆斌翔擺著臉。

三步當成兩步走:「小柔,大晚上不回家干嘛?」

蘇柔看見他的眼神,馬上閃躲開:「我馬上回家。」

快速跑了,一邊攔車一邊跑,閆斌翔要跑被陸志勇拉住:「你沒有發現,蘇柔很怕你嗎?」

閆斌翔笑容逐漸消失:「離她遠點。」

開車追在后面,看她下車跑進家里,閆斌翔氣憤打著方向盤。

黑著臉來到酒吧,瀟世凱見他進來連續喝酒:「大哥,誰得罪你啦?臉色這麼難看。」

閆斌翔不說話,瀟世凱笑起來:「被小丫頭氣跑了吧?」

「你閉嘴行不行?」

「誰叫你情愿放棄整片森林,要吊死在這顆嫩草上,活該。」

為了和蘇柔培養感情,閆斌翔決定拉進兩個人關系,天天住一起,蘇柔早晚會愛上自己的。

天天熬夜工作,看臉色憔悴,跑去躺在醫院打通蘇柔的電話,自己生病了花了很多錢,連房租交不起,被房東趕出來。

現在無家可歸,希望蘇柔收留自己,等他找到房子再搬走。

蘇柔帶上水果來醫院看他,臉色憔悴確實生病了,躺在床上憂愁的樣子,耐心等待蘇柔點頭。

蘇柔也沒有房子,想到大叔對自己的好,不能見死不救啊!閆斌翔盯著她,看她如何處理。

突然大聲喊腳抽筋了,表現痛苦的樣子,蘇柔把醫生叫來,像他這個情況是心病,需要回家去慢慢靜養。

蘇柔無奈答應了:「你去閆家最多住一個星期,如果閆斌翔回來,你就說是我表哥。」

閆斌翔暗自高興,終于回家和小嬌妻光明正大住在一起。

被她拒絕了

馬上叫醫生辦出院手續,瞬間好了,開車帶蘇柔回家。蘇柔想到帶一個陌生男人回家,給管家劉耀文如何解釋呢?

劉耀文看見過來:「蘇小姐,這是誰?」

蘇柔嬉皮笑臉過去:「劉大哥,他是我表哥,剛剛生病住院錢花光了,找一個地方靜養,我把他帶到家里來。」

「可以的,蘇小姐。」

「你安排他去客房。」

蘇柔背著書包去房間,閆斌翔坐在沙發上:「晚上吃什麼?」

劉耀文小心翼翼:「少爺,你什麼時候告訴蘇小姐真相?」

「結婚就告訴她。」

晚上,蘇柔下樓看見閆季棟在客廳:「表哥,吃飯了。」

閆斌翔坐下來,迫不及待夾菜給她,蘇柔欣然接受了。劉耀文和廚師不見了,蘇柔想到上次大叔偷吻自己。

孤男寡女在客廳吃飯感覺不適合,端著碗夾菜跑去房間關好門窗。閆斌翔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小丫頭跑的這麼快。

站在門口徘徊多次敲門:「小柔,出來找你有事情。」

蘇柔穿著睡衣輕輕開門,門是掩著的站在里面:「大叔,有什麼事情嗎?」

「你餓不餓?」

「不餓,早點休息。」

閆斌翔推開門要進來,蘇柔不讓:「你進來干嘛,讓別人看見誤會不好。」

「閆斌翔不在家,我不說,你不說,沒人知道。」

聞道一股花香味,知道蘇柔剛洗好澡,頭髮還在滴水,閆斌翔把她拉過來,給她吹頭髮。

蘇柔把他推出去,最近大叔出現數次多了,連小鹿咚咚咚跳個不停,看見他好緊張。

這種感覺以前沒有出現過,以后和他保持距離,讓他進來,被劉耀文看見死慘。

這一夜大家翻來覆去睡不著,閆斌翔敲門:「小柔,我失眠了,你陪我聊天。」

蘇柔有一種心中歡喜的情緒在里面,情不自禁的打開門:「大叔,你失眠了,為什麼我也失眠呢?」

閆斌翔看月光不錯,兩個人來到后花園散步,月亮又大又圓掛在空中。

蘇柔抬頭看見:「好漂亮的月亮,大叔你看。」

閆斌翔站在旁邊:「小柔,以后別叫我大叔了,叫我大哥吧,這樣親切點。」

蘇柔羞澀低下頭:「好,叫大哥親切點,你多少歲?」

閆斌翔的深情看著她:「26歲,你19歲了。」

「對,」

「20歲可以辦結婚證了。」

蘇柔扭頭走了,她比誰都清楚,到20歲閆家和父母要給他們辦隆重的婚禮。

在月光的反射下,兩個人的影子整齊地走動,閆斌翔拉了蘇柔幾次,被她拒絕了。

父母的教育在耳畔響個不停,她和閆斌翔的婚約是個心結,盡管她明白了,自己喜歡大叔,他們不能在一起。

他們是沒有結果的,只能把這份愛藏在心底,等大叔好了,一切生活恢復正常。

看她和陸志勇在一起的畫面,閆斌翔想到自己在她心里沒份量,所有才拒絕自己的。

陸志勇厚著臉皮來到教室門口,手里提著一份早餐,蘇柔拒絕不出來,對方把早餐轉交給葉婷,讓蘇柔趕快吃了。

閆斌翔又來學校上課,剛進學校在樓上,看見蘇柔和陸志勇在操場上散步。

他明白了,蘇柔肯定被陸志勇臭小子拐跑了,剛到嘴里的肥肉被一個紅毛小子拐跑了,心里非常不爽。

帶著情緒在教室里忐忑不安等待蘇柔,上課鈴聲響了,大家坐回自己的座位。

蘇柔看見是他,故意低頭拿書擋住臉,希望不要被大叔發現。她的這些小心思小動作,早已經被閆斌翔識破了。

點名讓蘇柔起來回答問題,蘇柔答對了,閆斌翔還是說不標準,讓她把心思放在學習上,不要想著去談戀愛。

這是閆斌翔故意提醒蘇柔,讓她遠離陸志勇,同學看著蘇柔:「你和陸志勇談戀愛?」

蘇柔瞟一眼閆斌翔,嘟著嘴巴嘀咕,閆斌翔盯著她:「中午找我補課。」

蘇柔把書放在桌子上,聽見下課鈴響,她躲在書桌下。閆斌翔以為她出去了,找不到只能返回教室,發現她和葉婷聊天。

閆斌翔過去把她拉出來,大家尖叫起來,蘇柔準備跑被閆斌翔抓住扛在操場上:「叫你找我補課,老師的話你也不聽嗎?」

蘇柔一臉不服氣:「你才不是老師,你欺負老實人,我明明答對的。」

「不服氣,把今天的課程給我抄50遍,明天檢查。」

下課了,閆斌翔開車在學校門口等著,看見蘇柔和陸志勇一起出來,把車子停在路邊:「上車。」

蘇柔嘟著嘴巴,頭也不回跑回家,直接上樓做作業。閆斌翔讓劉耀文趕緊送吃的上去,千萬別餓著她。

生病了

晚上吃飯的時候,看見閆季棟還在,蘇柔扭頭就走,閆斌翔慢慢品嘗美食:「不吃飯,晚上餓著別哭。」

看見有自己喜歡的飯菜,她只能重新回到餐桌上坐著:「味道不錯。」

「作業寫完了。」

「你這是恩將仇報,我好心讓你來家里養傷,罰我抄50遍作業,吃好這頓飯,趕緊收拾東西出去找房子。」

閆斌翔不慌不忙:「我就要住在這里,你住這麼大的房子,晚上睡覺不怕嗎?我和閆斌翔商量好,他沒有回家,我要替他看著你,免得你給他帶綠帽子。」

蘇柔被氣的跺腳:「我沒有,你就是一個無賴。」

凌晨四點還在抄作業,眼睛皮抬不起來,趴在桌子上睡著啦,閆斌翔鬼鬼祟祟進來:「知道我的厲害吧。」

把蘇柔抱在床上拉被子蓋好,坐在椅子上給她抄作業:「小鬼字寫的不錯。」

蘇柔發現作業寫完了,她以為是老天爺幫助自己,背著書包去了。

閆斌翔來到學校,進來上課先點名:「蘇柔,在嗎?」

蘇柔用書擋住睡覺,葉婷趕快叫:「蘇柔,閆老師叫你。」

蘇柔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起來:「有事嗎?」

「作業呢?」

蘇柔從書包拿出來,親自遞給他,閆斌翔看一眼:「認真聽課。」

蘇柔回座位不久,實在太困了,用書擋著,趴在桌子上睡大覺。閆斌翔看見不說話,只要她乖乖聽話,上課睡覺無所謂。

中午陸志勇來門口找蘇柔一起吃飯,從葉婷那里知道,蘇柔早上一直睡覺,現在還在睡覺。

站在門口瞟一眼,閆斌翔也在里面,肯定是閆斌翔對蘇柔做了什麼?好好的人為什麼要睡覺。

閆斌翔感覺到蘇柔不對,看她趴在桌子上緊緊閉著眼睛,虛汗一滴一滴掉下來。

蘇柔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喊:「大叔,大叔,我好痛,我好痛,救救我。」

閆斌翔撫摸一下額頭,溫柔的問:「小柔,你哪里不舒服?」

「好痛…」

閆斌翔抱著蘇柔跑了:「我們去醫院。」

看蘇柔痛苦的樣子,閆斌翔在醫院走來走去,好好一個人突然痛成這個樣子。

醫生給蘇柔檢查完輸液,閆斌翔追上問:「她怎麼樣?」

醫生打量一下,馬上笑起來:「閆總,她只是來例假了,可能是冷著了,沒事的。」

知道蘇柔來例假了,親自熬紅糖水給她喝。如果不是自己罰她抄作業,不會冷著,導致她痛苦受罪。

看蘇柔躺在床上憔悴的樣子,坐在床上拉著她的小手,白皙細膩的肌膚,讓他忍不住親吻幾次。

蘇柔一覺睡到大天亮,睜開眼睛看見閆季棟站在旁邊,盯著對方好久,原來大叔真的好帥哦!

可惜他不是閆斌翔,如果閆斌翔這麼帥氣,肯定迫不及待嫁給他,在心里嘀咕半天。

被閆斌翔睜開眼抓住,蘇柔馬上扭開頭,閆斌翔起來整理一下衣服:「小鬼,昨天不舒服,為什麼要繼續上課。」

蘇柔細聲細語問:「昨天晚上是你照顧我?」

「對,你是不是感動?」

「我生病是你害的。」

「我以為你很感動呢?」

「里面沒有其他人嗎?」

「我們兩個」

「大叔,你趕快回家怕閆斌翔知道來撞見不好。」

「閆斌翔來了,我要告訴他,我照顧他未婚妻,如果他不相信,到時候我娶你進家門,我們都姓「閆」。」

暗示蘇柔他就是閆斌翔,就是她的未婚夫,可是小丫頭對感情這方面好像沒有經驗,說了這麼多次,還是一竅不通。

他很無奈,蘇柔就是一個呆呆傻傻的小白兔,好像沒把閆斌翔和閆季棟聯合起來。

蘇柔被他氣哭了,用手打人家頭,時不時瞟一眼嘲笑人家,蘇柔不搭理她,低頭玩手機,把人家手機搶去。

一個大總裁欺負一個大二的學生,說出去丟不丟人。

蘇柔和他在病房里搶手機,把手機拿得高高的,一米八幾的身高,一米六五的蘇柔根本拿不到。

只能抱著他的腰,沒有站穩兩個人倒下來,閆斌翔趕緊抱著蘇柔,把自己當成了肉墊,蘇柔親吻他。

兩個人尷尬四目相對,蘇柔趕緊起來,很嫌棄的樣子,用手把嘴擦干凈,拿著手機跑了。

初戀女友回來了

閆斌翔還在傻笑,拿著東西快速下來,把蘇柔扛起來塞進車里拉回家,在路上他們一句話沒有說。

劉耀文看見蘇柔進來,客氣和她打招呼:「蘇小姐好啦!」

蘇柔瞟一眼門口的閆斌翔:「劉大哥,你家少爺什麼時候回家?」

劉耀文大慨猜到是不是兩個人吵架了,蘇柔為什麼突然問起少爺,這個傻丫頭,天天和少爺在一起,現在問少爺?

想一想覺得好笑,為了不拆穿謊言,劉耀文告訴她,恐怕還要幾個月。

閆斌翔進來,蘇柔站在門口:「表哥,你好了回去上班,趕緊找房子,我未婚夫要回家了。」

閆斌翔臉不紅心不跳:「他來了再說。」

蘇柔也察覺到閆斌翔在這個家,不像客人,倒是這里的男主人一樣。

劉耀文和保鏢對他十分客氣,他來家里這麼久,天天看他到處瞎逛,劉耀文也不說他。

蘇柔開始盯著閆斌翔一言一行,閆季棟到底是不是閆斌翔?一定把這件事查清楚。

假裝回房間,躲在樓梯間不久,劉耀文進來:「蘇小姐呢?」

「她去做作業了。」

閆季棟上樓,并沒有進客房,而是去自己房間對面,那個房間是男主人閆斌翔的臥室。

等對方關好門,蘇柔小步過去,靠近門聽房間里的聲音,好像在里面洗澡,偷偷回到房間里。

閆季棟是不是閆斌翔?明天去公司查看知道了。自己生病請假不去學校,等閆季棟出去工作,蘇柔鬼鬼祟祟來到閆斌翔的臥室。

在房間看見閆季棟和老男人的合影,他們兩個這麼在一起拍照片呢?蘇柔把照片放進書包里。

假裝出去逛街,她來到閆氏集團公司門口,這麼高的樓,總裁到底在那里一層呢?

剛踏進公司大門被保安攔下來,在門口走來走去,看見外賣小哥進去,找到一個餐館買點東西,大搖大擺進去。

找不到總裁辦公室,蘇柔詢問:「你們總裁在哪里,我給他送東西。」

大家不知道她是蘇柔,告訴她去88樓,蘇柔乘坐電梯來到總裁辦公室門口。

被秘書攔住:「你找誰」

蘇柔看著東西:「我找閆斌翔,他到底有沒有在公司?」

「你是誰,找總裁需要預約。」

蘇柔看見「總裁」二字跑進去,里面并沒有人。

出來問:「你們總裁是不是出差了?」

「沒有,總裁天天來工作。」

蘇柔氣憤地說:「閆斌翔回來了,你們告訴他,我蘇柔來找過他。」

閆斌翔和瀟世凱躲在桌子底下,如果不是瀟世凱來公司看見,恐怕蘇柔來到總裁辦公室,自己不知道。

小丫頭終于開竅了,找到公司來。瀟世凱抱著手,蹺著二郎腿:「你還沒告訴人家,三年了,你太可惡了,用假名字騙人家三年。」

「時機未到…我想給她求婚,你說會不會成功?」

「堂堂大總裁,欺騙小女孩的感情,你丟不丟臉。」

「怕她知道我真實姓名影響成績,我家小柔成績很好,只是情商太低了。」

蘇柔出來感覺是那個環節出錯了,為什麼大家這樣看她,閆斌翔既然沒有差車。

他和閆季棟是什麼關系?

發現秘密

蘇柔在公司門口等好久,閆斌翔知道她在不敢出來。

蘇柔心事重重走在街上,陸志勇突然出現:「想什麼問題,這麼入迷?」

看見是陸志勇笑了笑:「沒有,你放學了。」

陸志勇吃驚看她:「我畢業了。」

「哦」

蘇柔腦子很亂,叫一輛出租車回家了,回家實在想不通閆斌翔有什麼目的。

閆斌翔晚上并沒有回家,被瀟世凱叫去聚餐。晚上回家蘇柔肯定要大鬧,給她點時間冷靜一下。

閆斌翔和瀟世凱進去,看見初戀前女友鄧敏夢也在,吃飯遇見前女友,這氣氛很尷尬。

瀟世凱站出來說話解決氣氛,閆斌翔沒和鄧敏夢說一句話,他們回不去了。

這時,鄧敏夢端著酒杯過來:「斌翔,我敬一杯酒。」

閆斌翔不給面子,把手里酒杯放下,這尷尬的場面一度進入死靜。

瀟世凱拉著他出去:「人家鄧敏夢好不容易回來,你給我一個面子,不要擺臉色給大家看了。」

「你為什麼要騙我來吃飯,既然她在,我先走了。」

閆斌翔回家看見蘇柔沒在,以為對方休息了,來到臥室門口,聽見里面有人。

輕輕推門進去,看見蘇柔找東西,把房間翻得亂七八糟了,閆斌翔抱著手站在身后。

「閆斌翔,就這些東西嗎?」

忍不住笑了:「小柔,找什麼?」

蘇柔抬頭看見閆季棟離自己很近很近,說話也結巴了:「大,大叔,你什麼時候回來了。」

閆斌翔繼續靠近,兩個人嘴唇要親上了,蘇柔將他推開:「你真實姓名是不是閆斌翔?」

閆斌翔并沒有表態,把外套脫下來,向衛生間走去,蘇柔抓緊時間跑了,躺在床上想問題。

聽見有人敲門,知道又是那個閆季棟,蕾絲花邊的睡衣把她膚白貌美肌膚展現出來。

打開門看見閆斌翔光著膀子裹著浴巾站著,頭髮還在滴水,瞟一眼馬上關門:「把衣服穿上,你不要臉。」

閆斌翔推開門進來,拿吹風機吹頭髮,身上的浴巾掉下來,蘇柔被嚇得鉆進被子里,用小手擋住眼尖叫。

閆斌翔不慌不忙撿起浴巾出去,蘇柔在床上迷迷糊糊睡著了,第二天醒來發閆斌翔睡在旁邊。

盯著自己笑,蘇柔大叫起來,光著腳站在地上用手抱住胸部,表情慌張的樣子:「閆斌翔,你什麼時候來我房間的?」

對方保持姿態:「是你夢游來到我房間的。」

蘇柔環看四周,確實是閆斌翔的臥室,她這麼在這里?垂下頭認真檢查身上,衣服還在,松了一口氣。

閆斌翔用手擋住去路,蘇柔摸到閆斌翔的腹肌,對方笑容越來越好燦爛:「少夫人,這麼迫不及待。」

蘇柔連后退:「大叔,我不是故意。」

故意調戲蘇柔:「小柔,手感如何?」

蘇柔準備跑被閆斌翔抓住抱在懷里,一頓瘋狂親吻下去,把蘇柔抱在大床上扣住小手,溫柔親吻下去。

蘇柔顫抖的身體:「大叔,我害怕。」

閆斌翔摟著她的小蠻腰:「小柔,不要害怕,等你愿意了在說。」

自從蘇柔知道閆季棟就是未婚夫閆斌翔以后,天天發短信給人家,過上正常情侶的生活。

大學畢業,蘇柔拉著閆斌翔去拍婚紗照,嚷嚷著要結婚。閆斌翔的臉上并沒有喜悅的心情。

喜歡的朋友請關注,點贊、評論、分享、轉發,感謝大家支持[玫瑰]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