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頭把交椅之爭:盧俊義金錢鋪路,宋江上屋抽梯激怒魯智深武松

盧俊義想不想坐頭把交椅?這個問題我們用一句話就能說明白:不想當盜魁的強盜不是好強盜!

武功與財富在河北首屈一指的當鋪大老板盧俊義,當然不會甘心在他一向瞧不起的宋江手底下當打手,所以剛出牢獄還沒上梁山,就做好了鋪墊: 「盧俊義奔到家中,不見李固和那婆娘,且叫眾人把應有家私金銀財寶都搬來裝在車子上,往梁山泊給散。」

盧俊義知道大名府這一鬧,他已經當不成安樂財主,要想回歸社會乃至官場,就只能「殺人放火受招安」了。

盧俊義有自己的打算,宋江也有應對的高招:為爭奪頭把交椅,盧俊義金錢鋪路,宋江上屋抽梯,成功地激怒了魯智深和武松。

作為一個成功的商人,盧俊義知道如何投資才能獲取最大的回報,尤其是他開當鋪,更是「奪泥燕口,削鐵針頭,鵪鶉嗉里尋豌豆,鷺鷥腿上劈精肉,蚊子腹內刳脂油」的刁毒買賣,最后才形成了偌大規模,管家李固「手下管著四五十個行財管干」,這些人的薪水從何而來,讀者諸君不可能不知道。

盧俊義把萬貫家財都送給梁山好漢,就是要收買人心,正所謂吃人嘴短,拿人手軟,宋江兩次讓位于盧俊義的時候,絕大多數人都保持了沉默,只有魯智深、武松和李逵等少數幾人站出來公開反對,這說明盧俊義大撒金錢收到了實效。

絕大多數人觀望,魯智深等人反對,這時候我們就不禁要問了:李逵支持宋江可以理解,魯智深和武松屬于加盟人員,上梁山的時間也不長,他們為寧肯得罪盧俊義也要支持宋江?

李逵支持宋江,除了個人感情,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因素,那就是他根本就沒瞧得起頭把交椅,認為這樣虛情假意地推來讓去,實在很聒噪煩人: 「哥哥偏不直性!前日肯坐坐了,今日又讓別人!這把鳥交椅便真個是金子做的?只管讓來讓去,不要討我殺將起來!若是哥哥做皇帝,盧員外做個丞相,我們今日都住在金殿里,也值得這般鳥亂。無過只是水泊子里做個強盜,不如仍舊了罷!」

半壺老酒一向比較厭惡李逵,但卻不能不對這番話大為敬佩:這黑廝看起來混不吝,說出的話卻字字誅心,他不但揭穿了宋江的假面具,還把頭把交椅貶得一文不值,把宋江 「氣得話說不出」。

李逵發怒的時候,大家全都不說話,最后還是智多星吳用出來打圓場: 「且教盧員外東邊耳房安歇,賓客相待;等日后有功,卻再讓位。」

吳用此舉也是頗有深意:往后最大的功勞,就是征討曾頭市擒斬史文恭,有盧俊義在旁邊擺著,宋江一定會搶著親自帶人去干這活兒,那時候晁蓋被射殺之仇就能報了。

人算不如天算,吳用本想讓宋江親自帶著嫡系抓住史文恭,卻沒想到晁蓋出來攪局,把史文恭攆到了盧俊義樸刀之下,這下子宋江可沒咒兒念了。

盧俊義生擒史文恭,按照晁蓋遺囑(山寨版的「遺詔」),宋江就應該讓出頭把交椅,這時候宋江唯一的辦法,就是找茬兒拱火,讓反招安派站出來反對盧俊義繼位。

宋江羅列出盧俊義的「三個優點」,實際是蜜中有毒,也可以說是口蜜腹劍,他成功地激怒了魯智深武松和李逵乃至赤發鬼劉唐:「盧俊義想坐頭把交椅,然后帶著我們給昏君奸臣貪官污吏磕頭作揖?沒門兒!」

宋江列出盧俊義的第一個優點,居然是身材高大武藝高強, 「眾人無能得及」,這就是給盧俊義拉仇恨了:自古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像魯智深武松那樣的英雄好漢,骨子里就有一種天生的不服輸霸氣,他們當然不會承認自己不如盧俊義。

宋江列出盧俊義的第二個優點,是家庭出身很好錢財多多, 「又非眾人所能得及」,這句話也嗆了許多人的肺管子:除了怕死投降的朝廷軍官,有幾個梁山好漢沒受過土豪劣紳的欺壓?如果不是地主富商敲骨吸髓巧取豪奪,老百姓怎會食不果腹衣不蔽體?

當著窮人夸富豪,阮氏三雄和赤發鬼劉唐這些赤貧者當然會不滿,而一向視金錢如糞土的魯智深武松,自然也不會認為盧俊義「富貴無人能及」——一個當鋪大老板,怎麼能跟種家軍提轄軍官比高貴?

宋江拱火架秧子,很多梁山好漢的臉色已經十分難看,這時候宋江又拋出了重磅炸彈,也就是盧俊義的第三個「優點」: 「員外有如此才德,正當為山寨之主。他時歸順朝廷,建功立業,官爵升遷,能使弟兄們盡生光彩。」

讀者諸君都知道,盧俊義是「冤枉」的,他之所以落到這般田地,首先應該恨的是梁山而非朝廷,所以他把事情說清楚后,是可以得到赦免的,而宋江謀反是有確鑿證據的,所以盧俊義當寨主,就意味著梁山必然招安,而宋江繼位,則可能帶著大家推翻趙佶的龍椅。

智多星吳用是個有野心的家伙,他知道一旦舉起反旗就只有兩條路可走:第一,搗碎一個舊朝廷建立一個新社稷;第二,被朝廷大軍圍剿殲滅。招安等于人為刀俎我為魚肉,放下武器就等于自盡——歷朝歷代都講究秋后算賬,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那只存在于某些人的幻想之中。

隋唐時期的反王即使歸順李家,最后也全都身死族滅,唐朝尚且如此,黃袍加身的趙宋更是對武將嚴加防范打壓。正路出來的尚且沒好日子過,當過強盜的將軍怎會有好果子吃?

于是吳用也不和稀泥了,他頻頻給魯智深武松使眼色,已經看穿官府沒好人的魯智深武松果然急眼了: 「武松見吳用以目示人,也上前叫道:‘哥哥手下許多軍官都是受過朝廷誥命的,他只是讓哥哥,如何肯從別人?’劉唐便道:‘我們起初七個上山,那時便有讓哥哥為尊之意。今日卻讓后來人。’魯智深大叫道:‘若還兄長要這許多禮數,灑家們各自撒開!’」

如果不提盧俊義這三個「優點」,只拿晁蓋遺囑說事兒,魯智深武松都找不到反對的理由,李逵的嚎叫,基本會被忽略不計,宋江假模假式地吆喝幾聲,他就閉嘴了。

宋江的拱火功夫果然一流,他活生生把盧俊義「夸死」了。讀者諸君請試想一下:如果宋江不提盧俊義當寨主后會帶著梁山受招安,魯智深武松還會攪這趟渾水嗎?

魯智深武松反對盧俊義接班,其實是反招安,而豹子頭林沖此時一言不發,就很令人費解了——不但林沖沉默不語,就連宋江的嫡系小李廣花榮、霹靂火秦明、矮腳虎王英等人也都不說話,這些人的心思,又該如何揣測?

水滸原著中的林沖并沒有因招安而氣死,他在破遼國、打田虎、滅王慶、征方臘的四大戰役中斬將最多功勞最大,而花榮秦明不反對盧俊義坐頭把交椅,可能也是把招安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一個是受冤枉的「大名府一等長者」,一個是題反詩「敢笑黃巢不丈夫」的逆賊,朝廷更愿意接受誰的投降?

面對虛情假意推來讓去的宋江盧俊義,梁山眾好漢當然是各懷心腹之事,半壺老酒一時間理不清頭緒,最后只好請問讀者諸君:如果盧俊義坐上頭把交椅,會不會馬上向官府申訴自己的冤屈,并把梁山打包送給朝廷當投名狀?如果盧俊義以寨主的身份推動招安,哪些好漢會舉雙手雙腳贊成?林沖、魯智深、武松、李逵等人,又會站在哪一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