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勝林沖知道:射殺晁蓋的不是史文恭呼延灼,也不是梁山天罡地煞

晁蓋之死疑云重重,那支寫著史文恭名字的毒箭,也出現得不合常理:史文恭的武功勝過梁山馬軍五虎將,自然也遠在托塔天王之上,他的最終目標是生擒晁蓋宋江而不是射殺。活盜魁比死盜魁值錢,史文恭才不會冒著被江湖同道恥笑的風險去做這筆虧本買賣。

有人拿晁蓋后來出現并纏住史文恭為依據,證明晁蓋也認為是史文恭射殺了自己。但是我們細看水滸原著就會發現晁蓋的出現實際是另有目的:他把史文恭趕到盧俊義樸刀之下,就是要阻止宋江偷取梁山頭把交椅——他完全可以把暈頭轉向失去戰斗力的史文恭送到宋江面前。

看過水滸原著的讀者諸君都知道,史文恭并沒有出現在晁蓋中箭現場,如果他在,別說只有阮氏三雄和劉唐白勝相救,就是豹子頭林沖親自出手,也未必能搶回身負重傷的晁蓋。

金圣嘆看到的《水滸傳》,這樣描述晁蓋被兩個法華寺僧人引入包圍圈到中箭落馬的全過程的: 「呼延灼便叫急回舊路。走不到百十步,只見四下里金鼓齊鳴,喊聲震地,一望都是火把。晁蓋眾將引軍奪路而走,才轉得兩個彎,撞見一彪軍馬,當頭亂箭射將來,撲的一箭,正中晁蓋臉上,倒撞下馬來,卻得三阮、劉唐、白勝五個頭領死并將去,救得晁蓋上馬,殺出村中來。」

這樣看來,晁蓋是混在亂軍之中往回跑,他前面是率先跑路的雙鞭呼延灼和一幫嘍啰,身邊身后才是阮氏三雄和白勝等人。

晁蓋帶領的這一伙人折損大半,跟著呼延灼逃跑的那伙人毫發無傷: 「林沖回來點軍時,三阮、宋萬、杜遷,只逃得自家性命,帶去二千五百人馬止剩得一千二三百人,虧得跟著呼延灼的,都回到寨中。」

同樣是陷入包圍圈,不同頭領手下的戰損卻有巨大差別:晁蓋派系的梁山老嘍啰全軍覆沒,呼延灼帶著先逃跑的全員撤離,這其中的奧妙,半壺老酒不說,讀者諸君也能猜出幾分。

晁蓋面對當頭射來的亂箭,是完全有低頭閃避機會的——冷兵器戰爭中,頭頂盔、身披甲的大將是很難被亂箭射殺的,他只要伏在馬背上,遠處射來的箭矢就很難對他造成致命傷害。

如果史文恭帶兵攔住晁蓋,肯定會挺槍躍馬殺上前來,那匹照夜玉獅子馬在火光搖曳中也會十分搶眼,陷入包圍的眾頭領和小嘍啰不管眼神都不好,也不會看不見。但是戰斗中和戰斗后,沒有一個人看到史文恭出現。

于是有人分析后得出這樣一個結論:史文恭不在案發現場,兇手另有其人,而那個兇手,很可能就是率先跑路的雙鞭呼延灼!

半壺老酒曾經比較認同這種分析,因為在很多人眼里,晁蓋是反招安的,宋江是要招安的,而呼延灼跟宋江有共同的目標,再加上他有出賣青州慕容知府和欺詐大刀關勝的前科,人品實在很差,這種暗箭傷人的事情,他完全做得出來。

但是經過一段時間考慮,又覺得毒箭不可能出自呼延灼之手,其中原因很簡單:呼延灼并不值得宋江信任,宋江腦袋就是進了一噸水,也不會把這樣機密的事情交給呼延灼去做。

我們細看水滸原著就會知道晁蓋也從未說過永不招安的話,呼延灼和宋江之間也只有仇恨沒有情義:原「汝寧郡都統制」呼延灼手下的「精兵勇將」,在高俅幫助下組建了三千鐵甲連環馬,結果被宋江帶領的梁山軍盡數殲滅,呼延灼但凡有半點人心,都不會忘記袍澤兄弟被殺之仇。

還有更重要的一點,那就是呼延灼這個人極端自私,為了活命可以背叛趙佶、高俅,可以出賣慕容彥達、大刀關勝,當然也可以為了討好晁蓋而出賣宋江。

真正可以替宋江射殺晁蓋的心腹高手,是關系曖昧的小李廣花榮、干妹夫矮腳虎王英、鐵粉黑旋風李逵,但這些人都留在梁山之上,要想偷溜下山幾乎不可能——梁山四面環水,要出去就必須事先聯系旱地忽律朱貴或,而朱貴卻絕非宋江心腹,要是派哪個頭領下山,肯定瞞不過眾人耳目,宋江就是再愚蠢,也不會派花榮或王英下山。

黑旋風李逵只會挨箭而不會射箭,山賊王英或許會射箭,但他應該不太放心把扈三娘交給干哥哥宋江「照管」,那等于是請黃鼠狼看雞、讓老貓枕著咸魚睡。唯一可以派遣的,只有小李廣花榮而已,如果花榮偷偷下山被發現,那宋江的麻煩可就大了。

關勝知道呼延灼是什麼人,林沖是八十萬禁軍教頭,他們的武功的理解,當然要別人深刻得多,那支箭是林沖親手從晁蓋臉上拔下來的,他一眼就能發現:這支箭力道不夠,絕不可能出自史文恭那樣的絕世高手——如果史文恭一箭射在晁蓋臉上,箭頭一定會從后腦勺穿出,而這支箭射的不深,原本不會對晁蓋產生致命傷害,真正要命的是箭頭淬毒,而林沖卻不知道是何種毒藥。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不管是史文恭放箭還是呼延灼偷襲,那一箭都可以直接要命,淬毒這種下三濫的手法,只有小嘍啰才使得出來,他們的尋常弓箭力量不足,只好用毒藥補償。

程善之先生在《殘水滸》中這樣描述大刀關勝當著阮氏三雄的面質問宋江: 「據林沖哥哥說,后來捉住史文恭,曾經留意檢點,他壺里的箭,沒有一枝刻過名字的。而且刻字的箭,和史文恭所佩的弓也長短不配。事后有一天,兩個小校打架,一個說你是放冷箭害晁天王的,我要報仇,那個說誣陷。你親自拔劍,把兩人齊斬了。吳軍師說你怎地如此暴躁,你叫吳軍師不用再提。可有這事麼?」

阮氏三雄瞪著噴火的眼睛圍攏過來,宋江啞口無言,閉目待斃。

程善之是研究水滸的專家,認為晁蓋既不是曾頭市史文恭射殺,也不是死于梁山天罡地煞之手,只是宋江收買了兩個跟晁蓋一起出征的小嘍啰,就把這事兒辦了。

半壺老酒比較贊同程善之先生的說法,但是這里面也有一個問題無法解釋:宋江指使兩個不知名的小嘍啰用毒箭射中晁蓋,事后為什麼不殺人滅口?

宋江老奸巨猾心狠手辣,按理說不會犯下如此低級的錯誤,如果程善之先生的說法也站不住腳,那最后就只能請讀者諸君發表高論了:晁蓋后來的出現并不能證明毒箭兇手就是史文恭,那麼黑暗中射在晁蓋臉上的那一箭,又是出自何人之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