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平領著小眼睛女兒打上門,余則成能解決的問題,被吳敬中搞砸了

在《地下地上》中,劉克豪假扮的軍統特務喬天朝遇到了一件麻煩事:喬天朝夫人被徐寅初和馬天成找了出來,而且還突然襲擊送到了「喬天朝」家里,于是「喬家小屋」熱鬧了:軍統一幫將校級特務和他們的家屬,大半夜不睡覺,支棱著耳朵聽那里面傳來的碗盤碎裂之聲,其中還伴隨著王曉鳳和王迎香的吵罵。

原本對「喬天朝」有些意思而又住在樓下的林靜忍無可忍,沖進去朝著天花板開了一槍,這才暫時平息了這「一家三口」的戰火。第二天喬天朝睜著貓熊眼上班,也不知道是累的還是打的。

作為地下工作者,這樣假扮夫妻的事情比比皆是,我們熟悉但卻不能說出姓名的一位地下黨,曾經四次與人假扮夫妻潛伏。

那位假裝四次結婚的地下黨是誰,有知道的讀者可以在評論區里說,筆者是不能寫進正文的——咱們今天的話題與她無關,倒是跟發生在「喬家小屋」里的一幕有點似曾相識:翠平領著一個小眼睛大嘴巴的小女孩打上門,把余則成和穆晚秋的新房砸了個稀巴爛,弄得執行「海峽計劃」的一幫將校大眼瞪小眼,原本余則成一句話就能解決的問題,肯定會被好心辦錯事的吳敬中搞砸,至于這場喜劇如何收場,就需要讀者諸君展開豐富的聯想了。

我們看到的《潛伏》結尾,余則成和穆晚秋辦了婚禮拍了婚紗照,而按照組織的要求,「最好是真結婚。」

即使組織上沒有這個要求,只要穆晚秋愿意,也是一定會弄假成真的——穆晚秋愿不愿意,是一個不需要討論的問題:有翠平在身邊,她也不想放過余則成,現在有這個便利條件,她要不做點什麼,那就不是「文藝女青年」了。

王迎香和林靜、王曉鳳誰更能打,大家可能都不知道,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挨過王迎香耳光的林靜要是還手,王迎香也得受傷——別看林靜瘦骨嶙峋,但她畢竟也是專業特工,身手不一定比游擊隊長差。

林靜有可能打過王迎香,穆晚秋卻絕對打不過翠平——即使穆晚秋後來受過格斗或柔道訓練,那也只是半路出家,而翠平從槍林彈雨中走來,還曾一腳把馬奎下巴踢碎,就是余則成和穆晚秋倆打一個,也未必是翠平的對手。

穆晚秋要跟翠平打架,那就是林黛玉倒拔垂楊柳,而余則成在一旁也只能眨巴著小眼睛,搓手跺腳不敢上前。

余則成當然不敢跟翠平動手,而翠平領著小眼睛大嘴巴小女孩去砸余則成和穆晚秋的新房,卻大機率可能發生——以翠平的性格,是不可能總在一個小山城里呆著的,他要想打聽出余則成的下落并不是一件難事:因為余則成已經把名單拍成了照片,李涯埋伏下的「小黃雀」全部落網,翠平找一個人問問就知道了。

以翠平天不怕地不怕的暴脾氣,弄個籃球都能游過海峽,再加上掩護余則成的需要,組織上也可能會派翠平和孩子去給余則成「添亂」——人品有些問題的特工,才會被完全信任,郭汝瑰當年太過廉潔,杜聿明沒少去老蔣那里告狀。

翠平帶著孩子上島,最高興的肯定是吳敬中的夫人梅姐——她和吳敬中沒有孩子,見了這個小眼睛大嘴巴的寶貝,那還不得寵到天上去?

翠平帶著孩子回到余則成身邊,對他的身份是一種掩護,跟吳敬中的關系也能更近一層,但是余則成肯定不這麼想。一夫一妻制,保護的其實是丈夫,這一點于謙和郭德綱在相聲里說過:「要想一輩子不舒服,那就娶倆媳婦。」

面對從天而降的翠平和女兒,余則成又驚又喜又愛又怕,穆晚秋當然也是百口莫辯,這時候余則成原本是可以用一句話把事情擺平的:「翠平,不要誤會,我跟晚秋的關系,就跟咱們剛見面的時候一樣!」

余則成此言一出,翠平心中的火氣肯定會消除大半,但問題是余則成這句話未必能說得出口,即使說出來,也未必是真的。這時候就需要我們大家都愿意相信的吳老師,也就是吳敬中老先生出面了。

吳敬中并不反對余則成跟穆晚秋談戀愛,甚至還曾經撮合過他們:「你看穆家侄女是個新派學生,人也漂亮,你們倆很般配。其實我真不是為了他那個酒廠(穆連成曾經承諾,如果吳敬中促成穆晚秋和余則成的好事,就送他一家酒廠)什麼的,就是覺得你們兩個是金鑲玉。」

余則成說的「金鑲玉」,指的是賈寶玉和薛寶釵,我們細看余則成和穆晚秋、翠平三人,還真有點賈寶玉、薛寶釵、林黛玉的意思,只不過翠平這位瘦瘦的「大嘴林黛玉」,是真有可能倒拔垂楊柳的。

穆連成帶著大部分家產跑掉了,這讓吳敬中悔得直咬牙,現在余則成和穆晚秋喜結連理,喜宴上穆連成肯定會出現,這對老冤家成了「新親家」,往后可以合作的事情多著呢。無論是替學生著想還是為生意考慮,吳敬中都不愿意余則成和穆晚秋分道揚鑣。

翠平比較潑辣強悍,還有梅姐撐腰,吳敬中和余則成也不敢做得太過分,于是吳老先生就只能出面和稀泥:「這種事情,在我們這里是可以接受的,委員長有過陳潔如,戴老闆有過胡蝶,則成年輕有為,也不缺房子,大家都是一家人,和氣生財為好!」

吳敬中這話不說還好,此言一出,肯定有兩個女人炸廟,梅姐揪著吳將軍的耳朵將其扯回家:「就你那經常鬧事的前列腺,還敢嫌棄我臉上有皺紋?你是不是錢多了想換太太?」

吳敬中雖然曾經對余則成說過「換太太時髦」,但卻從沒有對梅姐有過不忠之心,梅姐發飆,他只能涼鍋貼餅子——蔫溜,把余則成丟給張著吞天大口的翠平:「則成啊,你們小三口的事情,我們老一輩的管不了,還是別跟著摻和了……」

吳敬中拔腳開溜,翠平會不會善罷甘休,余則成又該如何善后,筆者一時間想不出什麼好辦法來,這就需要請教見多識廣的讀者諸君了:翠平領著小眼睛大嘴巴小女孩打上門,吳敬中雖然老謀深算,但因為觀念不同,肯定會把事情搞砸。當外人紛紛離去之后,余則成面對結發妻子和親生女兒,又能怎麼辦?剛剛得償所愿的穆晚秋,肯輕易退出嗎?余則成沒轍,晚秋不退,翠平怎肯善罷甘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