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師道知道:八十萬禁軍只是賬面數字,高俅和林沖吃了多少空餉?

#頭條創作挑戰賽#林沖是八十萬禁軍教頭,高俅是殿帥府太尉,跟這兩個人有關的,讀者諸君也比較感興趣的,是宋朝有沒有八十萬禁軍?禁軍八十萬,再加上地方部隊廂軍,那豈不是要有百萬大軍?

有百萬大軍卻打不過遼國,也打不過金國,連地瘠民貧的西夏也打不過,真不知道宋朝是怎麼茍延殘喘三百一十九年的。

這個問題問昏君趙佶肯定是得不到明確答案的,因為他只知道兵部和戶部提供的領餉人數,他是按照賬面人數下發糧餉的。

趙佶更感興趣的是哪里有奇花異草怪石嘉樹,只有林沖楊志那樣的基層軍官和高俅童貫那樣的殿帥府太尉、樞密使,才會知道八十萬禁軍只是個存在于紙面上的數字,有多少人在吃空餉,他們心知肚明卻不會捅破這層窗戶紙。

我們翻開隋、唐、宋三朝史料就會發現,朝代的「富」和「強」是要分開來說的,雖然宋朝軍費開支占了賦稅收入的六成以上甚至更多(常居六七、十居七八),但是真正用到正地方的很少: 「財賦之出有限,廩稍之給無涯,浚民膏血,盡充邊費,軍將往往虛立員以冒稍食,金帛悉歸于二三大將之私帑,國用益竭,而宋亡矣。」

十一個富豪組隊,不可能在球場上取勝,一心發財的宋朝將領,又怎能不打敗仗?更奇葩的是趙宋朝廷對將軍們的不務正業是持鼓勵態度的:將貪兵弱,不會對皇權構成威脅。

宋朝一直保持著當時世界上最龐大的軍隊,八十萬禁軍還真不是噱頭,《宋史·卷一百八十七·志第一百四十·兵一》有明確記載: 「開寶(宋太祖年號) 之籍總三十七萬八千,禁軍馬步十九萬三千;至道(宋太宗年號) 之籍總六十六萬六千,禁軍馬步三十五萬八千;天禧(宋真宗年號) 之籍總九十一萬二千,禁軍馬步四十三萬二千;慶歷(宋仁宗年號) 之籍總一百二十五萬九千,禁軍馬步八十二萬六千;治平(宋英宗年號) 之兵一百十六萬二千,禁軍馬步六十六萬三千。」

宋神宗趙頊熙寧年間,禁軍總數為五十六萬八千六百八十八人,到了元豐年間增加為六十一萬二千二百四十三人。上報的吃餉兵員精確到個位數,里面有多少空額,戶部和兵部都懶得去理,只要自己能吃到足夠的回扣就行了: 「崇寧、大觀(均為宋徽宗年號) 以來,蔡京用事,兵弊日滋,河北將兵,十無二三,往往多住招闕額,以其封樁為上供之用。陜右諸路兵亦無幾,種師道將兵入援,止得萬五千人。」

作為人們印象中的北宋宣和年間第一精銳,種家軍也存在著員額嚴重不足的問題,這不是種家父子貪墨,種家為「山西巨室」,根本就不差錢。

世家再富,也富不過公帑,老種經略相公也拿不出足以供給數萬大軍的糧餉,他要想保持軍隊的戰斗力,也只能依靠蔡京、童貫這對「公相」、「媼相」撥款。

蔡京童貫掌管著宋朝最高軍事指揮機構(樞密院)和撥款權,好的裝備都砸給了禁軍,「上駟院」養著數萬匹戰馬,卻不肯撥給邊軍一匹,最后都被金將完顏宗翰打包帶走——說宋朝缺馬而打不過遼兵、金兵、西夏兵,那純屬借口,朱元璋連一只完整的飯碗都沒有,最后不也把元朝號稱世界第一的騎兵打得落花流水?

宋軍的怪相,就是一線的廂軍戰斗部隊缺糧無馬,躺著養膘的禁軍啥都不缺,林沖只是禁軍中的一個教頭,卻能一擲千金買寶刀,職業球員出身的高俅,居然也有一把世間罕見的神兵利器,您說這事兒上哪說理去?

熟悉宋朝薪餉制度的讀者諸君當然知道,一個中等縣的一把手,三年不吃不喝才能攢夠一千貫錢,像宋江那樣的押司,朱仝、雷橫、武松、李云那樣的都頭,朝廷是不發薪水的,都是縣令自收自支,所以一個縣有沒有押司和都頭,有幾個押司和都頭,那就看縣令手里有多少閑錢。

如果縣令手里可以支配的資金(攤派和稅收抽成)是固定的,那麼他聘任的押司和都頭就越少越好,這就叫開源節流,節省下來的資金,自然就進了知縣腰包,很賞識武松的陽谷縣令,就沒少撈錢。

陽谷縣令到任兩年半,撈到的錢估計也能買好幾頂通判、直秘閣管帽了: 「賺得好些金銀,欲待要使人送上東京去與親眷處收貯,恐到京師轉除他處時要使用。」

地方無官不貪,宋軍有過之而不及,種師道無兵可用的時候,也應該知道朝廷劃撥給他的軍費都到哪里去了:高俅、童貫那樣的太尉、樞密使吃肉,林沖、楊志那樣的教頭、制使喝湯,前線部隊就只能餐風宿露了。

僅憑工資收入,林沖是不可能用一千貫錢買一把寶刀的。林沖買寶刀,并不是為了上陣殺敵,而是要拿到高俅那里顯擺: 「高太尉府中有一口寶刀,胡亂不肯教人看,我幾番借看,也不肯將出來。今日我也買了這口好刀,慢慢和他比試。」

林沖買寶刀的時候,高衙內已經兩次調戲林娘子,有沒有得手誰也不知道,林沖不但不恨高俅,反而買寶刀要跟他置氣,至少能說明兩點問題:第一,林沖在禁軍中地位不低;第二,林沖除了餉銀之外,還有其他私教收入。

不管怎麼說,高俅和林沖都不差錢,而且也都不太務正業,所以禁軍出戰,都有屬于廂軍的八都監、十節度使頂在前面當炮灰。

林沖寧肯忍受高俅和高衙內的欺凌、陷害甚至追殺,也不反對招安(林沖反招安是電視劇的演繹,水滸原著中并非如此),就是因為只要有點地位和權力,就能在禁軍中混的不錯,收入也非一般人可以想象。

林沖也好,楊志也罷,只要能用錢擺平上級,他們都不會吝嗇,這時候我們就應該問這樣一個問題了:岳家軍經常挨餓(岳飛曾因為戰士餓死而給趙構打報告要糧),種師道打仗湊不齊人馬,宋朝每年收入的七八成都用于軍費開支,這筆錢都花到哪里去了?

我們細看宋朝史料就會發現,八十萬禁軍并非虛構,但是他們往往只存在于賬面上,靖康之難突發,宋欽宗無兵可調,種師道捉襟見肘,北宋滅亡,是不是因為宋軍早就被高俅童貫那樣的大蟲、林沖楊志那樣的小蟲啃成了骨頭架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