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闌聽雨入夢——春雨輕柔,夏雨粗獷,秋雨蒼涼,冬雨凄寒

里昂 2022/11/16 檢舉 我要評論

雨是宇宙的眼淚,是詩人百唱不厭的情懷。 陸游唱杏花春雨江南,雨點敲打小樓,雨里飄著花的幽香;王昌齡嘆雨中離愁,重霧深鎖,行人斷魂,一天煙雨化作滿襟清淚;李商隱殘荷聽雨,庭院深深,夜雨綿綿,幾多孤獨,幾多寂寞;戴望舒撐著油紙傘,獨自彷徨在悠長的雨巷,希望逢著一個結著愁怨的丁香般的姑娘……只要不是狂風暴雨,無論是疏雨滴梧桐,還是驟雨打芭蕉,都是一種美感,一份享受,一絲溫馨。

兒時,住在鄉下的村莊,每逢雨天,鄰居的小伙伴們,常常三個一群,兩個一對地跑到雨中,看著飄飄蕩蕩的雨絲,時急時緩地落入水中。 河面上跳躍著萬千銀珠,如古箏急奏,又似銀鈴輕敲,心中滿溢著欣喜。

及至年歲漸長,讀懂了「聽雨入秋竹,留僧覆舊棋」的淡然,明白了「獨有黃河千里客,短篷聽雨到天明」的不堪,理解了「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的苦寂,才更珍惜這份情趣,這份詩意。

這芳醇的雨,這夢幻似的雨,教人心醉,使人遐思萬千。多少次枕著雨聲,享受夜的靜謐。雨中的大地,宛若一架巨大的豎琴,如麻的雨絲,輕柔地撫弄著琴弦,單調里有一份柔婉與親切。

閉上眼睛,腦海里是滿山遍野的鮮花,草尖上滾動著晶瑩的水珠。 輕細的雨花,像飄忽的霧,白茫茫的一片,攪得山村升煙,天地相連,整個世界變得朦朧,變得含蓄。 繽紛的雨傘,是一朵朵碩大的蘑菇,點綴著濕漉漉的大街。

迷人的煙雨中,白墻黛瓦,石板拱橋,茶樓酒肆,尋常人家。 于是浮躁的心境在雨中溶解,身后的是非,在水中蕩遠。這樣的心情,這樣的夜晚,伴著這樣的微風細雨,最宜讀詩。

「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日暮酒醒人已遠,滿天風雨下西樓」,「天外黑風吹海立,浙東飛雨過江來」……寥寥數語,便碰撞出宏大曠遠的意境。 落花梧桐,空階寒山,古道西風,泰山秋水,和著細雨,在雨韻中一一迭現。 這樣的雨夜更宜懷人,更宜思鄉。

懷人常不寐,一聲風,一聲雨,都是離人低訴。 斜谷口,棧道上,唐明皇在夜雨中垂淚,沒有仙樂風飄,沒有霓裳羽衣,只有「玉容寂寞,梨花帶雨」。 更有「春雨樓頭尺八簫,何時歸看浙江潮」,柔柔細雨中,清清樓頭上,悠悠簫聲里,一聲低低的嘆問,令人感動,令人欷歔。

春雨輕柔,夏雨粗獷,秋雨蒼涼,冬雨凄寒,點點滴滴,淅淅瀝瀝,打在台階上,落在瓦楞上,像亙古的音樂,融化在聽雨人恬淡的心境中,撩撥著你的心弦,如一個久違的朋友,娓娓動聽地訴說著一個個凄美的故事,一份份繾綣的思念!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關注遙山書雁,帶您領略文化的博大精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