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五大毒人毒如蜂蠆蛇蝎:李逵排不上號,林沖宋江能排第幾位?

原創稿件,禁止轉載,抄襲必究。

咱們今天的話題,是來聊一聊梁山一百單八將中的「五大毒人」:金圣嘆把林沖評為梁山第一毒人,半壺老酒是不太贊同的,說李逵兇殘暴戾并不為過,但要是真正評選梁山毒人,他還真沒資格入選。

林沖這個「毒人」有點名不副實,要是勉強把他歸入梁山毒人行列,似乎頂多也就能位列第五,而且他的第五之位也不穩定,讀者諸君慧眼如炬,肯定能找到比林沖還狠毒許多的「梁山好漢」。

金圣嘆在點評水滸傳的時候把李逵說成是「天真爛漫」、「威武不能屈,富貴不能淫」的頭等好漢,這在今天看來是難以理解的,也是不切合實際的。

自古人無完人,當然也沒有百分之百的惡人,李逵罪大惡極但有時候也會干點好事,他要是不追隨宋江為虎作倀,而是上二龍山坐第四把交椅,可能也不失為一條英雄好漢。

李逵遇人不淑,從一個莽漢小獄卒變成了為虎作倀的屠夫,其罪惡根源應該追溯到宋江那里,金圣嘆出于自身原因而抬高李逵也并非沒有原因:我們看金圣嘆的履歷就知道,他是想效命于清廷而不得(這位明崇禎年間著名學者,為了順利參加清廷科舉考試,還改了名字),順治皇帝夸了他一句,他就感動得哭著向京城的方向磕頭(感而泣下,因向北叩首)。

金圣嘆是被清廷殺掉的,他被殺的原因很復雜,這里就不再深究,但是他對魯智深和武松的評價,還是基本準確的: 「魯達自然是上上人物,寫得心地厚實,體格闊大。論粗魯處,他也有些粗魯;論精細處,他亦甚是精細。然不知何故,看來便有不及武松處。想魯達已是人中絕頂,若武松直是天神,有大段及不得處。」

金圣嘆說魯智深不如武松,半壺老酒不敢完全同意,魯智深的「不如」,應該僅僅是不如武松下手狠辣——血濺鴛鴦樓快意恩仇的同時,也難免有些濫殺無辜之嫌。

武松在鴛鴦樓一刀一個不留活口,自然有他不得已的苦衷,但是要說武松比魯智深還強,估計八成以上的讀者都不會認可:武松確實是一條好漢,如果評選梁山一百單八將的真英雄,武松只能位列第二,首位非魯大俠莫屬。

金圣嘆評價魯智深武松,基本公允,他對林沖的評價就很詭異了: 「林沖,毒人也,算得到,熬得住,把得牢,做得徹,都使人怕。這般人在世上,定做得事業來,然琢削元氣也不少。」

林沖并沒有「做出事業」,妻子被高衙內惦記,他干脆休妻了事:「林夫人」變成了「張小姐」,高衙內可以名正言順地「追求」了,「林夫人」變成了「高少奶奶」,林沖也就安全了。

林沖也有算計不到的時候,高俅父子沒有如愿以償,也沒有放棄對林沖的追殺。

林沖跟高俅父子有奪妻破家之仇,高俅被擒后,林沖只是「怒目而視」而沒有拔刀相向,招安后,林沖在破遼國、擒田虎、捉王慶、征方臘四大戰役中大開殺戒,并沒有像電視劇演的那樣被宋江招安氣死。電視劇為啥要把林沖演成「氣死」,讀者諸君當然是心知肚明的。

金圣嘆把林沖評為「梁山毒人」,在清朝或許是準確的,但是以現代人的眼光看來,至少還有四位「梁山好漢」比林沖要毒上十分——如果把林沖比作身長兩米但卻無毒的「黑眉曙」,另外五位「梁山好漢」則是「烙鐵頭」、「圓斑蝰」、「金腳帶」、「白眉蝮」、「黑曼巴」。

咱們今天要說的這四個「梁山毒人」排名不分先后,只按出場順序來展現。

第一個出現的「梁山毒人」自然是及時雨、呼保義、孝義黑三郎宋江,他和閻婆惜有過多日夫妻之實,但下手卻是毫不留情: 「宋江左手早按住那婆娘,右手卻早刀落,去那婆惜嗓子上只一勒,鮮血飛出,那婦人兀自吼哩。宋江怕人不死,再復一刀,那顆頭伶伶仃仃落在枕頭上。」

宋江殺閻婆惜手法熟練,在青州城外把數百人家一把大火燒做白地,一片瓦礫場上,橫七豎八,燒(有的版本為殺)死的男子、婦人不計其數。宋江見了秦明,卻解釋得云淡風輕: 「不恁地時,兄長如何肯死心塌地?若是沒了嫂嫂夫人,花知寨有一令妹,甚是賢慧。他情愿賠出,立辦裝奩,與總管為室,如何?」

李卓吾點評此事忍不住連聲斥罵:「 這計忒惡了,真強盜,真強盜。宋公明此等事都惡毒,如何信得他是好人?」

金圣嘆跟李卓吾截然相反,他用了六個「好笑」、十二個「妙」字盛贊宋江花榮,尤其是對殺人放火賠妹妹的花榮,更是叫了五聲「妙絕」: 「妙絕花榮,不惟善用兵,又善用將,乃至又善用其妹也。」

半壺老酒不知道金圣嘆有沒有妹妹,也不知道如果他的家眷住在青州城外,他還有沒有心情叫好喊妙。

宋江之毒,已經超出了人類范疇,說他是梁山第一毒人,估計歐陽鋒和石萬嗔也不會有太大意見。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魯智深武松上了梁山卻與宋江漸行漸遠,征方臘之后也沒有跟隨宋江進京受封(魯智深很可能是假裝坐化而跟武松一起隱居六和寺,林沖風癱可能也是裝的),而另外四個原朝廷軍官,卻跟宋江沆瀣一氣,成了有共同語言的「朋友」。

跟宋江一個鼻孔出氣,而且行事風格十分相似的,就是病尉遲孫立、雙鞭呼延灼、雙槍將董平。

病尉遲孫立與祝家莊鐵棒教師欒廷玉師出同門,欒廷玉對這個師弟也是情深意切: 「天幸今得賢弟來此間鎮守,正如錦上添花,旱苗得雨。」

欒廷玉把孫立當兄弟,孫立可沒把欒廷玉當哥哥: 「欒廷玉那廝,和我是一個師父教的武藝。我學的槍刀,他也知道。他學的武藝,我也盡知。我們今日只做登州對調來鄆州守把經過,來此相望,他必然出來迎接。我們進身入去,里應外合,必成大事。」

因為師弟孫立的出賣,欒廷玉和祝家父子全部被殺,金圣嘆對李逵屠滅祝家莊,當然是照例喝彩: 「快人快事快筆,諢而趣,所謂人生行樂耳,須富貴何時。」

金圣嘆不住在扈家莊,自然可以為李逵的暴行喝彩,我們以現代的眼光來審視,就會發現孫立和宋江是一路貨色,這種人在江湖上已經犯了大忌,三刀六洞千刀萬剮都是罪有應得。

孫立出賣同門師兄欒廷玉,雙鞭呼延灼出賣了恩人慕容知府,雙槍將董平則直接殺了岳父全家并霸占了程小姐。

呼延灼和董平的罪行,只有看水滸原著才能知道,電視劇已經把他們洗白成了受害者,這種事情在現實生活中很常見,說相聲做這種事情,也是輕車熟路——不出賣師父師兄,就得不到官家認可,也很難平步青云。

跟及時雨宋江、病尉遲孫立、雙鞭呼延灼、雙槍將董平相比,「毒人」林沖簡直就是一碗白開水,而在現實之中,比宋江等人還毒上百十倍的也不是沒有。所以最后半壺老酒還是要請教讀者諸君:如果評選梁山毒人,林沖是不是頂多只能位列第五?出了宋江、孫立、呼延灼、董平,梁山一百單八將中,還有哪些人心狠手毒、 毒如蜂蠆?

在半壺老酒看來,那些抄襲稿子的竊賊,比李逵還可惡萬分,李逵沒有后代,那些文賊,也必然會斷了香火——此為有感而發,最近被抄襲的家伙們弄得頭昏腦漲,每天要花大量時間維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