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六朝興廢事,盡入漁樵閑話——張昪《離亭燕》中的情與志

里昂 2022/11/17 檢舉 我要評論

《離亭燕·一帶江山如畫》張昪 〔宋代〕

一帶江山如畫,風物向秋瀟灑。水浸碧天何處斷?霽色冷光相射。蓼嶼荻花洲,掩映竹籬茅舍。

云際客帆高掛,煙外酒旗低亞。多少六朝興廢事,盡入漁樵閑話。悵望倚層樓,紅日無言西下。

張昪 (992--1077),字杲卿,韓城(今陜西省韓城縣)人。大中祥符八年進士。歷知絳、鄧、慶、秦、青等州。官至參知政事、樞密使,以太子太師致仕。退居故鄉陽翟。熙寧十年(1077)卒,謚康節,是北宋仁宗、英宗朝名臣。

《離亭燕》,一作《離亭宴》。調名取自張先詞「隨處是離亭別宴」。雙調,七十二字。上下片各四仄韻。這是一首寫景兼懷古的詞。詩人在建康(今江蘇省南京市)登樓遠眺,俯瞰長江,遙望群山,詩情激發,于是在開篇發調即揮灑詞翰,寫出了:

一帶江山如畫。

這一筆,情思清絕,氣韻飽滿。「一帶」二字,豁然拉開畫面,再以「江山如畫」四字,總括出建康附近長江一帶的山川勝境,抒發出無限贊嘆之情。接下去,續寫一筆:

風物向秋瀟酒。

這一句,是對「江山如畫」的補充,也是總括之筆,但重點不同。這里是講「風物」,既包括江山,又不限于江山,指一切風光景物,場景更大更多。「秋」字則點明節序,以此帶出「瀟灑」二字。

這兩字,極為貼切、生動,形象地描繪出了秋天景物所特有的爽朗清麗。上句的「如畫」,側重于寫色彩美,而「瀟灑」則側重于寫風姿美。兩者相輔相成,把秋天的江山風物描摹得更富于詩意美。說明詩人在寫景上功力深厚,確有獨到之處。

有了總的景觀,就要有具體景物。所以三至六句相應地寫出分景鏡頭。

水浸碧天何處斷,霽色冷光相射。

這兩句是從遠處著眼,寫江水溶接青天,渾然一色,看不出斷接處。雨過天晴的清麗之色與江水的清冷之光,相互映射。句中的「浸」字,寫的是虛景,但又懸實感,虛中有實,形象而又熨貼。正因為江天浸連涵容,所以才有毫無闕斷之感。

而詩人不平板直說「無斷處」,而用探索語氣說「何處斷」,語言有變化,意味也深些。這雖是細微處,卻足以見出錙銖必酌,毫發必辨的精神。句中的「碧天」與「霽色」相呼應。先言天色之青碧,以與水色渾一,后言秋空雨后之清麗,以與秋水之冷光交輝。

這種依景措辭的藝術技巧,做到了陸機《文賦》所說的「選義按部,考辭就班」的要求。

句中的「冷光」二字,既點出雨洗清秋之后江水的清冷光色,也透出埋藏在詩人心靈深處的一絲寒意。同時,「冷光」又跟后面的「寒日」暗合。「相射」二字,富有動態美,是詩人筆端著力之處。寫出霽色映水,水波生光,上下輝映,展示出一片晶瑩玉潤的澄秋霽景。

接下去,再從近處落筆,在江色凝秋的空闊畫面中,點綴出江島小景:

蓼嶼荻花洲,掩映竹籬茅舍。

蓼、獲都是生長在水邊的植物。每當秋天,蓼花紅白相間,獲花白而微紫。白者皚皚,紅者艷艷,秋色滿眼,煞是可愛。詩人把這富有秋意的景物捕捉入畫,裝點島嶼洲渚,然后又筆筆入微,從中再插一景,畫出島上人家。在那蓼花獲花叢中,掩映著幾處圍著竹籬的茅屋,意境清雅,頗有田園風味。

詞的下片,一二兩句續寫分景,但鏡頭從近處推開:

云際客帆高掛,煙外酒旗低亞。

這是兩處遠景。一寫云際客船,一寫煙外酒店。云際、煙外,客帆、酒旗,高掛、低亞(低垂),兩兩相對,嚴整工巧,無一疏漏。此處所寫景物,色調與上片不同,「云」、「煙」二字,點出蒼茫渺邈的景色。前句暗含羈旅客愁,后句暗含寂寥之感。從章法上說,是為下面的懷古,緩緩渲染出一種沉郁的氣氛,接著筆轉情移,抒發胸臆,寫出了:

多少六朝興廢事,盡入漁樵閑話。

這兩句的大意是。六朝興亡更迭,多少件令人感嘆的故事,如今都成了漁翁樵夫閑談的話題。這里,對于六朝興廢大事,先以「多少」總起,再以「盡入」轉進,如此一起一轉,點出了歷史的無情變化。

自唐代以來,游覽六朝故都南京的人,往往是既為它的山川勝景所傾倒,也因它的歷盡滄桑而感慨,寫下了不少寫景兼懷古的作品。而在這一類作品中,江山依舊,物是人非之嘆則是詩人們所共有的感情特征。

張昪這首《離亭燕》就是其中一例。唐末詩人王貞白,有一首《金陵》詩:「六代江山在,繁華古帝都。亂來城不守,戰后地多蕪。寒日隨潮落,帆歸與鳥孤。興亡多少事,回首一長吁。」

拿這首詩同《離亭燕》相比,同是懷古,某些辭語也相似,但兩者氣格不同。王詩粗獷淺露,張詞深沉含蓄。似乎張詞在藝術上更成熟些,感染力更強些。就兩者的結尾來說,也有高下之分。張詞寫的是:

悵望倚層樓,寒日無言西下。

這兩句也寫到「寒日」,但意思比王詩更深,它沒有寫到「長吁」,然而卻包含著嗟嘆。顯然較王詩又勝一籌,張昪用這兩句收結全詞,乃是刻意求精之筆。一個「悵」字,點出望的心理狀況和神態:心里是若有所失,臉上是滿面愁容。

而這種情態正是上兩句懷古之情所使然。所以,這個「悵」字,起到了上下勾連的作用。「倚層樓」三字,則是描述「悵望」時的姿態和地點。也說明詩人此刻是獨自一人在惆悵地遠望和遐想,因而又見出孤凄之感。上片所見到的那種情采、風韻全然不見了。

由于感情上的變化,詩人所見的客觀景物也染上了主觀色彩。「寒日」的「寒」字,便是這種主觀感情色彩所產生的效果。在藝術手法上,這叫做「移情入景」,以景見情。

總的來說,結尾兩句,格調沉郁,言止而意不盡,悵惘的思緒與蒼涼的景色交融在一起。

《歷代詞人考略》說:「張康節《離亭燕》云:‘悵望倚層樓,寒日無言西下’尤極蒼涼蕭遠之致。」在宋代詞壇上,張昪與范仲淹一樣,創作中透露出詞風逐漸由婉約向豪放轉變的時代信息,對于詞境的開拓作出了自己的貢獻!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關注遙山書雁,帶您領略文化的博大精深!

更多精彩:

誰念西風獨自涼,傷心深處是癡情——納蘭性德詩詞中的思念與才情

夕窗明瑩不容塵,凌波仙子態娟娟——淺析古詩詞中水仙花的意象

有情芍藥含春淚,無力薔薇臥曉枝——淺析古詩詞中芍藥的意象

千年后再讀文天祥的詩詞,字里行間,仍是他的拳拳愛國之心

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蘇軾記夢詩詞里的悲歡與愁苦

青裙玉面初相識,九月茶花滿路開——淺析古詩詞里「茶花」形象

滿口葷段子,一生逛窯子,雅俗共賞總相宜——柳永詩詞中的雅與俗

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滿地不開門,古詩詞中梨花意象

幾經夜雨香猶在,染盡胭脂畫不成——淺析古詩詞里「海棠」形象

含情出戶腳無力,拾得楊花淚沾臆——淺析古詩詞里「楊花」形象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