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民知道:秦瓊程咬金沒來玄武門,他們來了,尉遲敬德就會挨揍

里昂 2022/11/11 檢舉 我要評論

秦瓊和程咬金可能參與了玄武門之變,但絕對沒有參加玄武門戰斗,這是可以在《舊唐書》、《新唐書》和《資治通鑒》中找到確鑿證據的。

《舊唐書》列傳第十四、列傳第十八,《新唐書》列傳第四、列傳第十四、列傳第十五,《資治通鑒》卷一百九十一,都明確記載了建成元吉把秦瓊必殺名單頭一名,也記載了程咬金在玄武門之變發生前極力鼓動李世民先下手為強。

秦瓊受封左武衛大將軍而沒有被一擼到底,也表明在玄武門之變中,秦瓊是站在李世民一邊的。但是在《舊唐書》列傳第十五和《新唐書》列傳第三十開列的玄武門十大將或十殺手名單中,卻沒有秦瓊,這十個人是長孫無忌、尉遲敬德、侯君集、張公謹、劉師立、公孫武達、獨孤彥云、杜君綽、鄭仁恭、李孟嘗。

按照官修正史的規矩,參與某重大歷史事件的人物,要按官爵大小排序。在玄武門之變發生的武德九年六月四日,秦瓊是上柱國、翼國公,程咬金是宿國公,而長孫無忌當時只是上黨縣公,尉遲敬德只是無爵位和勛位的秦王府右二副護軍,只是個從四品下的低級武官:「 時秦王、齊王府官之外,又各置左右六護軍府及左右親事賬內府。其左一右一護軍府護軍各一人,正第四品下。掌率統軍已下侍衛陪從。副護軍各二人,從四品下。《舊唐書·卷四十二·志第二十二·職官一》」

秦瓊比尉遲敬德官爵勛位高,也比尉遲敬德能打,如果他參加了玄武門之變,李世民就不會遇到那麼大危險: 「及斬建成、元吉,其黨來攻玄武門,兵鋒甚盛。公謹(張公瑾,時任右武侯長史、秦王府幕僚,跟左右千牛衛長史、大都督大都護府錄事參軍事、親王府諸曹參軍一樣,都是《武德令》規定的從五品下階文職事官) 有勇力,獨閉門以拒之。以功累授左武候將軍,封定遠郡公,賜實封一千戶。」

秦瓊和程咬金從投奔唐軍開始就被唐武德天子李淵(唐高祖是他死后的廟號)分配給了李世民,秦瓊和程咬金的上柱國、開國公勛位爵位,都是李淵欽封的。秦瓊更是被李淵捧到了天上,李世民對他也是客客氣氣: 「高祖俾事秦王府,王尤獎禮。從鎮長春宮,拜馬軍總管。戰美良川,破尉遲敬德,功多,帝賜以黃金瓶,勞曰:‘卿不恤妻子而來歸我,且又立功,使朕肉可食,當割以啖爾,況子女玉帛乎!’走宋金剛于介休,拜上柱國。從討世充、建德、黑闥三盜,未嘗不身先鋒鏖陣,前無堅對。積賜金帛以千萬計,進封翼國公。」

李淵和李世民都對秦瓊不錯,建成元吉很不開眼,居然把秦瓊列在了必殺名單頭一位: 「引秦王府驍將秦叔寶、尉遲敬德、程知節、段志玄與行,太子與元吉謀:‘兵行,吾與秦王至昆明池,伏壯士拉之,以暴卒聞,上無不信。然后說帝付吾國,吾以爾為皇太弟,而盡擊殺叔寶等。’」

綜合上述史料分析,秦瓊程咬金肯定是支持秦王李世民的,他們沒有出現在「玄武門十大秦將」名單上,原因只有一個:他們站隊但不戰斗,程咬金唯秦瓊馬首是瞻,這哥倆是商量好了只保護秦王府安全和打一打外圍,殺李淵子孫這種事情,他們堅決不干。

熟讀兩唐書和《資治通鑒》的讀者諸君當然知道,李世民在玄武門殺了大哥世民和四弟元吉—(正史中的老三是玄霸,字大德)之后,又斬殺十個親侄子,武德九年的李建成是三十八歲,李元吉只有二十四歲,李建成的五個兒子或許有成年的,但李元吉的五個兒子,沒有一個能超過十歲。李世民對年幼的侄子揮動屠刀,您說秦瓊是袖手旁觀還是磨刀霍霍?那可都是李淵的親孫子呀!

李世民大開殺戒,連他的頭號打手尉遲敬德都看不下去了: 「為惡者二人,今已誅,若又窮支黨,非取安之道。」

殺紅了眼的秦王李世民收起屠刀之后應該感到慶幸:幸虧上柱國、翼國公秦瓊和宿國公程咬金沒來玄武門,他們來了,尉遲敬德很可能會被這二位揍趴下捆起來,這可不是我想要的結果!

李世民是一代明君英主,這一點誰都不能否認,但是與此同時,任何有一點善心的人,都會對李世民的狠辣頗有微詞:在勢同水火之前,三兄弟經常互相串門做徹夜之飲,按照禮儀,那些被殺的侄子,只要會走路,是都是要跪著給「二叔」、「二伯」世民敬酒的。

我們可以想見,如果李世民堅持讓秦瓊和程咬金跟著自己去玄武門,他們是一定會去的,但是面對玄武門的慘烈戰況,秦瓊和程咬金會有怎樣的表現,李世民心中肯定沒譜。綜合分析之下,我們覺得這二位可能會有兩種表現,至于哪種表現是李世民能接受的,那可真就說不準了。

建成元吉已經對秦瓊程咬金動了殺機,這絕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連尉遲敬德都被秦瓊打得束手就擒,打不過尉遲敬德李元吉還能反了天?

如果秦瓊和程咬金去了玄武門,建成元吉的手下還不夠他倆殺的——正史中的程咬金可不是只會三板斧,他在戰場上的表現,比裴行儼(就是小說中的隋唐第三條好漢裴元慶)還要勇悍,在瓦崗軍與王世充的戰斗中,程咬金救過裴行儼的命: 「行儼先馳赴敵,為流矢所中,墜于地。知節救之,殺數人,世充軍披靡,乃抱行儼重騎而還。為世充騎所逐,刺槊洞過,知節回身捩折其槊,兼斬獲追者,于是與行儼俱免。」

秦瓊和程咬金都是當世高手,他們要是肯在玄武門大開殺戒,建成元吉的部下只能望風而逃,就輪不到張公瑾神力建功了。這當然是李世民愿意看到的場面,但這種場面并沒有出現,所以我們可以肯定:秦瓊程咬金只肯提供后援而不愿意沖鋒在前。

除了幫助李世民浴血奮戰,秦瓊和程咬金還可能有另外一種表現,那就是為保護李淵而暴打有刺王殺駕之嫌的尉遲敬德。

細看兩唐書和《資治通鑒》,我們就會發現提著建成元吉首級和長矛的尉遲敬德,實際是有企圖并有機會干掉李淵的: 「是時,高祖泛舟于海池。太宗命敬德侍衛高祖。敬德擐甲持矛,直至高祖所。高祖大驚……南衙、北門兵馬及二宮左右猶相拒戰,敬德奏請降手敕,令諸軍兵并受秦王處分,于是內外遂定。」

尉遲敬德全副武裝去見李淵,已經擺明了態度:如果你不肯屈服,就送你跟建成元吉一起上路!

如果這一幕落到秦瓊和程咬金眼里,那后果就會很嚴重:程咬金或許只是怒目圓睜,而秦瓊則會一槍刺向尉遲敬德。

尉遲敬德收拾李元吉綽綽有余,他的避槊、多槊之術,在秦瓊面前根本就不好使: 「每敵有驍將銳士震耀出入以夸眾者,秦王輒命叔寶往取之,躍馬挺槍刺于萬眾中,莫不如志,以是頗自負。」

遇到難啃的骨頭,李世民派出的重錘是秦瓊而不是尉遲敬德,說明李世民也知道誰的武功更勝一籌。如果有秦瓊和程咬金站在一旁,李淵的底氣就會很足:他除了建成、世民、大德、元吉四個嫡子,還有十八個兒子呢,跟元吉同歲的李智云雖然早被隋朝左翊衛大將軍、西京留守陰世師殺害,但是老六元景、老七元昌、老八元亨、老九元方、老十元禮都已經八九歲了,李淵又活了九年多,這些人都可以培養成下一任皇帝,把李世民以弒兄屠弟逼父的罪名拿下,唐朝也不會后繼無人。

李淵的無奈,在于能打的將軍都幫著李世民,如果秦瓊程咬金都站在李淵一邊,瓦崗舊將牛進達、劉黑闥、徐世勣等人也會響應,李世民也有可能淪為階下囚——徐世勣此前已經拒絕了李世民的拉攏表示嚴守中立,而他保持中立的原因,跟秦瓊一樣,也是深受李淵之恩難以回報: 「授(徐世勣) 黎州總管,封萊國公。賜姓(徐世勣改為李世勣,后來為避世民之諱,又改為李勣,如果世民不當皇帝,他還叫李世勣) ,附宗正屬籍,徙封曹,給田五十頃,甲第一區。封蓋(徐世勣之父徐蓋,史稱李蓋) 濟陰王,固辭,改舒國公。」

玄武門之變原本是皇儲位置之爭,最后演變成手足相殘,李淵十二個子孫死于非命,這種事情,原本不應該發生在大唐盛世,自然也不是李淵和秦瓊愿意接受的結果,我們在贊揚貞觀天子李世民的雄才偉略的同時,也不禁會對他在玄武門前的冷酷心生寒意。

李世民一日之間殺了一個哥哥一個弟弟十個侄子,他自己的十四個兒子,下場似乎也不太好:除了被李世民賜死或流放致死的,基本都被唐高宗李治和武則天收拾掉了——李世民的兒子有多少死于非命,不同史料記載不同,因為與本文無關,就不做詳細統計了。

皇家無親,大將有情。秦瓊和程咬金不但有情有義,做事也都有自己的底線,在玄武門之變后,李淵給他們的三千戶食邑(有唐六典為證),在李世民的重新規劃下變成了七百戶,這足以說明,他們在玄武門之變中的表現令李世民很不滿意,而秦瓊稱病十二年,李世民既不探望也不賜藥(秦瓊倒掉賜藥,只是無根據的瞎編),兩人相忘于朝堂而又相安無事,讓我們不禁浮想聯翩:「才而武,志節完整(來護兒對秦瓊的評價)」的秦瓊如果真去了玄武門,他看著建成元吉被殺會作何反應?李淵在滴血的長矛下瑟瑟發抖,秦瓊會不會一拳將尉遲敬德打翻?如果秦瓊程咬金堅定地站在李淵身后,玄武門之變又會是怎樣收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