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逵武松難入選:誰能跟魯智深林沖并稱梁山馬步戰五大全能高手?

馬上林沖,步下武松。林沖和武松是否馬步戰無敵,這個問題很有爭議:有人說林沖在馬上打不贏盧俊義關勝,有人說武松步戰不是魯智深的對手,還有人說把梁山一百單八將關進小黑屋里生死搏殺,最先死掉的,肯定是人見人厭的黑旋風李逵,最后活著走出來的,有八成可能是行者武松。

這些說法各有各的道理,但是有一個因素我們不能不考慮:如果允許施展法術,梁山一百零六個好漢,都會在入云龍公孫勝和混世魔王樊瑞手下討到好處——公孫勝只需使出召喚術,從師父羅真人那里借來一幫黃巾力士,團滅梁山易如反掌。

如果不考慮道術法力,只評比馬上步下功夫,那就會簡單很多:梁山馬步戰全能高手,總共也就是玉麒麟盧俊義、豹子頭林沖、花和尚魯智深、青面獸楊志、九紋龍史進、撲天雕李應、美髯公朱仝等七人而已。

雷橫馬上功夫也不錯,曾與朱仝騎著同樣的黃驃馬大戰御前飛龍大將酆美、飛虎大將畢勝而不落下風,童貫也忍不住喝彩。原鄆城縣步兵都頭雷橫在梁山步軍十頭領中位列第四,步戰打不贏劉唐,馬上功夫也不如朱仝,就不把他計算梁山七位馬步戰全能高手在內了。

如果以十分為滿分,馬戰五分,步戰五分,那麼即使武松和李逵在步戰中得到滿分,也無緣前五名,更何況李逵的步戰功夫,頂多也就是三分或二點五分——他連浪子燕青和沒面目焦挺也打不過。

如果根據水滸原著,在梁山馬步戰七位全能高手中評出前五名,首先要被淘汰的,就是被評書講得很神的撲天雕李應,他在上梁山前和上梁山后,基本沒有打過一場勝仗,甚至連飛刀都沒來得及施展。

撲天雕李應剛一出場的時候確實是威風凜凜:頭戴鳳翅盔,身披黃金鎖子甲,前后獸面掩心,穿一領大紅袍,背胯邊插著飛刀五把,胯下千里馬、手中點鋼槍。

李應的槍法不錯,十七八個回合就擊敗了祝家莊三少主祝彪,然后就輸在了戰斗經驗不足上: 「祝彪戰李應不過,撥回馬便走。李應縱馬趕將去。祝彪把槍橫擔在馬上,左手拈弓,右手取箭,搭上箭,拽滿弓,覷得較親,背翻身一箭。李應急躲時,臂上早著。李應翻筋斗墜下馬來。」

李應的飛刀畢竟不如弓箭射程遠,他輸給祝彪,也是綜合實力稍遜一籌的表現

李應馬戰功夫二流,步戰功夫也是二流,他和沒遮攔穆弘、赤發鬼劉唐三人合伙,也打不贏玉麒麟盧俊義: 「三個頭領丁字腳圍定,盧俊義全然不慌,越斗越健。」

梁山八頭領車輪大戰盧俊義,美髯公朱仝和插翅虎雷橫并肩子上,李應與劉唐穆弘三人成虎,而李逵、魯智深、武松個盧俊義都是單挑,宋江吳用如此安排,自然是認為后面這五個人的步戰實力,比李逵還要差一點——這五個人并沒有主動要求跟盧俊義單挑,而是放下顏面圍毆,說明他們也知道自己幾斤幾兩。

李應也是一位高手,但是武功未必能強過美髯公朱仝:朱仝跟李逵在滄州步戰,應該算是平分秋色,這位馬兵都頭更擅長的,似乎是騎馬作戰。

梁山一百單八將排完座次,朱仝位列馬軍八驃騎兼先鋒使,在其后的戰斗中,也展示出了不俗的馬上功夫:除了大戰御前飛龍大將軍酆美不敗之外,還在梁山軍與方臘軍的八對八大戰中露了一把大臉。

在無錫城外,手持方天畫戟的三大王方貌派出了八員大將出戰,他們就是飛龍大將軍劉赟、飛虎大將軍張威、飛熊大將軍徐方、飛豹大將軍郭世廣、飛天大將軍鄔福、飛云大將軍茍正、飛山大將軍甄誠、飛水大將軍昌盛。

宋江跟方貌簽了對戰文書(但是殺下馬的,各自抬回本陣,不許暗箭傷人,亦不許搶擄尸首。如若不見輸贏,不得混戰,明日再約廝殺),派出了大刀關勝、小李廣花榮、金槍手徐寧、霹靂火秦明、美髯公朱仝、鎮三山黃信、病尉遲孫立、井木犴郝思文等八位馬軍虎將、驃騎、小彪將迎戰: 「這一十六員猛將,各人都是英雄,用心相敵。斗到三十合之上,數中一將,翻身落馬。贏得的是誰?美髯公朱仝,一槍把茍正刺下馬來。兩陣上各自鳴金收軍,七對將軍分開。兩下各回本陣。」

宋江并不是完全糊涂,他讓朱仝出馬,也是明智之舉,這說明朱仝的馬上功夫,也是拿得出手的。

朱仝在十六員馬上將軍團戰中拔頭籌,是否就能位列梁山馬步戰全能五大高手行列?這咱們還得看看另外五位頭領的綜合表現。

玉麒麟盧俊義和豹子頭林沖馬戰步戰全能,這是毋庸置疑的,他們排在前兩位,讀者諸君爭議應該不大:林沖丈八蛇矛所向披靡,在步戰中占了青面獸楊志的上風,而楊志和九紋龍史進,在步戰中跟花和尚魯智深也打了個平分秋色——林沖步戰功夫,在梁山一百單八將中也屬于一流。

這樣一比較,我們就看出差距了:史進在步戰中跟餓得手軟腳軟且已經跟生鐵佛崔道成、飛天夜叉丘小乙惡戰一場的魯智深打成平手,其戰力應該在林沖、魯智深、楊志之下,馬戰中二三十回合輸給了番將瓊妖納延,似乎比美髯公朱仝也略遜一籌。

如果在梁山馬步戰七位全能高手中去掉兩位,那麼除了撲天雕李應,剩下一個被淘汰的名額,有六成會是九紋龍史進,四成會是美髯公朱仝——八十萬禁軍教頭王進傳授史進武功,時間太短,套路太雜,所以史進拿下跳澗虎陳達容易,對戰一流高手就力不從心了。

史進步戰功夫勝過美髯公朱仝,馬上功夫略遜一籌,這也很好理解:朱仝在鄆城縣每天都是騎馬作戰,而史進顯然有些經驗不足。

這時候可能有讀者要問了:你說撲天雕李應、美髯公朱仝、九紋龍史進都可能進不了梁山馬步戰五大全能高手行列,怎麼不提梁山步軍第一頭領花和尚魯智深?

這其實怪不得筆者疏忽,因為魯智深的綜合戰力,是最難評說的:這位好漢出自北宋宣和年間最精銳的種家軍,因為武藝超群,才被老種經略相公派到渭州給小種經略相公幫忙,可見他是一位久經戰陣的沙場悍將,是萬里挑一的人選。

魯智深位列梁山步軍十大頭領之首,其馬上功夫也是十分了得,如果能找到合適的戰馬,就是位列馬軍五虎將也不為過——梁山馬軍五虎將中位列第四的雙鞭呼延灼,騎著慕容知府贈送的神駿青鬃戰馬,也打不贏騎著大白馬長途奔襲而來的花和尚魯智深: 「塵頭起處,當頭一個胖大和尚,騎一匹白馬……魯智深輪動鐵禪杖,呼延灼舞起雙鞭,二馬相交,兩邊吶喊,斗四五十合,不分勝敗。呼延灼暗暗喝采道:‘這個和尚倒恁地了得!’兩邊鳴金,各自收軍暫歇。」

呼延灼眼高于頂,但卻對魯智深的馬上功夫又驚又怕: 「好生了得,不是綠林中手段。指望到此勢如劈竹,便拿了這伙草寇,怎知卻又逢著這般對手。我直如此命薄!」

通過這七位馬步戰高手之間的對決和比較,我們似乎可以得出這樣一個結論:玉麒麟盧俊義、豹子頭林沖、花和尚魯智深絕對有資格位列梁山馬步戰全能高手前三甲,緊隨其后的應該是青面獸楊志,第五名應該在美髯公朱仝和九紋龍史進中產生,而撲天雕李應和行者武松,似乎還不足以跟這些人競爭前五或前三的名額。

當然,上面的排行只是筆者讀書不精得出的不成熟結論,如何評選梁山馬步戰五大全能高手,還需要讀者諸君發表高見:在您看來,哪位梁山好漢的馬步戰功夫能位列梁山一百單八將第一?如果評選梁山馬步戰五大或七大全能高手,哪些好漢能毫無爭議地入選?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