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一代才女班婕妤的悲喜人生

里昂 2022/11/16 檢舉 我要評論

團扇詩

新裂齊紈素,皎潔如霜雪。

裁為合歡扇,團團似明月。

出入君懷袖,動搖微風發。

常恐秋節至,涼飆奪炎熱。

棄捐篋笥中,恩情中道絕。

她以賢淑而有名,她曾是漢成帝最寵愛的妃子,曾經集萬千寵愛于一身。

不料,她最終還是失去了漢成帝的寵愛。沒有了靠山的她,處處受到排擠,差點遭到皇上新寵的陷害。聰明的她,主動退出皇宮,去服侍太后,免去一劫。

對愛心灰意冷的她,將滿腔的愛和凄怨,匯集在了詩里。

此詩便是其中的一首。

有人說,她是完美女人的化身,漂亮有才氣,端莊賢惠出身好,且不恃寵而驕。

完美女人卻沒有完美愛情,她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后一個。

她對漢成帝的愛,甚于后宮的所有妃嬪,她所做的一切,均是為了讓漢成帝好、國家好。可她的良苦用心,又有幾人能識?

班婕妤,這個出身名門、優雅賢德,曾與漢成帝恩愛纏綿,有著華美歲月的女子,卻因趙飛燕、趙合德倆姐妹的出現而改變了命運。

僅此,她的愛情,便成了那鏡中花,水中月。

在詩里,她自比團扇,而皇上就是那持扇的主人。雖然團扇在天熱時,會一直陪伴主人身邊,為他消暑。可當天氣轉涼,主人也就將團扇毫不愛惜地丟棄在了箱子里,不再用它。

她就像那團扇,雖然質潔形美,在炎炎烈日里為主人帶去了清涼,但仍然脫離不了被拋棄的命運。

因為班婕妤這首詩,「秋涼團扇」又名「班女扇」。而這種扇子自此也成了失寵女子的標志。

雖然失寵,但她依然堅強地生活著,在夾縫里為自己找到了生存空間,逃出了那個斗得你死我活的后宮。

但是,在漢成帝死在寵妃的床上后,她又成了唯一一個守著他,在陵園里過完下半生的女人!

歷史上的美女妃子雖然很多,但既是皇妃,又是詩人的就屈指可數了。班婕妤算一個,她是西漢女文學家,也是左曹騎校尉班況的女兒。

那時候,班氏是名門望族,財富地位顯赫,家族里很多人都具有文韜武略,很受皇家信任。

身為驅逐匈奴的將軍的女兒,班婕妤自小便聰明可人,不僅會棋琴書畫,而且會詩詞歌賦。后來,她被選入后宮,成了漢成帝最寵愛的妃子。漢成帝曾因她的美貌和才情,癡迷于她,冷落其他后宮美人。

所以也才有了「婕妤視上卿,比列候」之說。

她居住在漢宮最有名的增成舍,貴寵無比,她的地位,在當時幾乎能與許皇后比肩。

當然,她能得寵,也是因為她有那個資本。

班婕妤的才華絕不遜色于她的美貌,因為她能出口成章,妙手成文。有時候漢成帝遇到一些問題,也會去請救她。在他眼里,她不僅是他的妃子,還是他的老師。

那時候的他們,感情非常好,絲毫不像皇上和妃子,倒有點像平常人家的尋常夫妻。

擅長音律的班婕妤既能寫詞還能譜曲,所以也便時常即興給漢成帝表演節目,讓漢成帝在絲竹聲中,放松心情。

有一段時間,漢成帝幾乎到了離不開她的地步,出游也要帶著她,甚至還專門令人造了一輛黃金大輦,邀她同乘。

如果是其他妃嬪,一定會欣喜若狂,求之不得。但她卻拒絕了,還說,古代賢君出行,身邊通常都是名臣。歷朝歷代里,只有夏、商、周的末代君王才會讓寵妃坐在身邊,而那些國家最后都落了個亡國命運。所以,她不希望如此。

那時候的漢成帝,因為心里眼里全是班婕妤,所以還能聽得進她的話。雖然有些悻悻然,但也覺得她的話有道理,只得作罷。

太后及其他臣子知道后,都稱贊她說:「古有樊姬,今有班婕妤」。

樊姬是令楚莊王放棄享樂,勤于政事的好皇后。因為她,楚莊王成為「春秋五霸」之一。

可見,當時的班婕妤多麼深得人心。

然而,即使她不蠱惑皇帝,也有女人挖空心思想蠱惑。雖然她是后宮里最受寵的一個,但漢成帝還是看上了公主身邊的一個歌女,那個「環肥燕瘦」里的燕瘦——趙飛燕。

趙飛燕很快被充入后宮,成了后宮里受寵程度能與班婕妤相提并論的妃子。

可即使這樣,趙飛燕依然不滿足,她將自己的妹妹趙合德引見給皇帝,也便出現了姊妹倆共同侍寢的荒唐事。

班婕妤因趙家姐妹的出現,漸漸失去了寵妃的地位。

增成舍里,再難以見到漢成帝,他不是在趙飛燕的遠條宮,就是在趙合德的昭陽宮。

漢成帝自那時,便被趙家姐妹牢牢控制住了。他不僅懶于政事,而且連曾經最寵愛的班婕妤,也被他忘在了腦后。

她的失寵,是因為她太過賢淑,品性太好?因她既沒有趙合德的妖嬈,也沒有趙飛燕那輕盈的舞姿。抑或是她明知這麼迷感漢成帝,會害了他,甚至亡國,所以才會矜持?

不管何種原因,漢成帝變了是真的。

聰明的班婕妤,清醒地知道發生了什麼,卻也無法改變。

也許是知道漢成帝已經不是以前的漢成帝了,所以,她過起了吟詩作畫、淡定的生活,不再干預政事,更不參與后宮的爭斗。宮里的各種娛樂、情色享受、地位爭奪.--似乎都與她無關了。

也就在那時,她寫下了《團扇詩》:

新裂齊紈素,皎潔如霜雪。

裁為合歡扇,團團似明月。

出入君懷袖,動搖微風發。

常恐秋節至,涼飆奪炎熱。

棄捐篋笥中,恩情中道絕。

圓月般的合歡扇是用新出產的細白絹兒裁剪而成的,那白絹兒純潔如冬日里的霜雪。

夏天時,君王從袖內拿出,搖動它,微風吹起,陣陣涼風讓人清涼舒爽。可當秋天到了時,炎熱散去,君王就將那合歡扇棄置箱內,妤像從來沒和它親近過一樣。

這首詩看似淡淡然,卻不乏無奈和失望。

曾經那麼得寵,最后卻落得被棄團扇的下場。當班婕妤自比團扇時,內心一定痛苦無比。不過,她能預計得到爭斗的到來,所以也便躲得遠遠的。可即使如此,她也依然成了皇宮爭斗中的一個目標。

趙氏姐妹在將漢成帝攥在手心后,開始鏟除她們的眼中釘、肉中刺。在用計將許皇后除掉后,趙飛燕做了皇后。隨即,她們將矛頭對準了曾經得寵的班婕妤。

她們想找她的把柄,然后將她置于死地。

聰明的班婕妤,預感到有無數雙眼睛盯著她。她沒有像許皇后一樣,試圖喚回皇帝的心,卻為此反而送了命。她知道,皇帝的心已經迷失了。在皇宮,她唯一能依賴的就是曾贊美過她的皇太后。那里,也是趙氏姐妹的魔爪伸不過去的地方。

班婕妤決定去長信宮侍奉皇太后。她知道,皇太后有豐厚的羽翼,只有到了那里,后宮的暴風驟雨、飛沙走石才不會傷及她。

當班婕妤主動向漢成帝提出時,也許是想起了曾經和她的恩愛,怕她被趙氏姐妹算計,也許是怕她阻礙自己和趙氏姐妹尋歡作樂,總之,漢成帝只是稍作猶豫,便同意了。

移居到長信宮的班婕妤,似乎完全擺脫了后宮的紛爭。她心如止水,除了吟詩作畫,就是陪侍太后燒香禮佛。

遠條宮、昭陽宮里傳出的喧嘩熱鬧,都被她置若罔聞。她只與詩詞為伴,在孤寂中沉默著。因為她知道,那陣陣喧鬧,其實是喪鐘。

一場血雨腥風很快席卷而來,那個整日沉浸在趙氏倆姐妹溫暖鄉里的漢成帝,樂極生悲。

綏和二年,漢成帝死了,死在了趙合德的床上。

真應了那句話,太過執著于什麼,也就會死在什麼上。

狂傲的趙合德傻眼了,看著漢成帝的尸體,她知道,她的命運走到了盡頭。沒有哀求,沒有逃跑,她自盡而亡。而趙飛燕,也被打入冷宮。

班婕妤這次沒有置之不理,她還愛著漢成帝,她不希望漢成帝孤零零地躺在陵墓里,所以她要去成帝陵守墓。

有幽怨嗎?一定有的,怎麼能沒有?他們曾經那麼恩愛。

不過,與他相伴,即使只是守陵,她也心甘情愿。這種守候,除了愛之外,還有她的賢德。

就這樣,伴著漢成帝的墓,班婕妤寂寞地度過了她余下的時光,離世時不過40歲。

去世后,她被葬在了皇室陵墓。

漢成帝不知能否想到,被他寵愛,又被他拋棄的女人,竟然也是所有妃嬪里,對他最癡情的一個。若他泉下有知,是否會后悔曾冷落了她?

搗素賦

測平分以知歲,酌玉衡之初臨。

見禽華以贏色,聽霜鶴之傳音。

佇風軒而結睇,對愁云之浮沉。

雖松梧之貞脆,豈榮雕其異心。

......

計修路之遐? 怨芳菲之易泄。

書既封二重題,笥已緘而更結。

漸行客而無言,還空房而掩咽!

這首長長的賦,也是班婕妤所有作品里,比較有名的一首,是描寫宮女命運的賦。

這首長賦,先寫秋天景色,旨在渲染氣氛,然后用明月、荷花、云霞、桃李來形容宮女們的美。她們個個容貌秀麗,體態柔美,肌膚滑潤,一笑百媚生。但她們也在寂寞和孤獨中,度過了凄涼的一生。

接著,她又用宮女的搗素聲,表達宮女的哀怨。搗素聲沒有樂器的美,卻也哀怨動人。最后又寫了宮女的不幸遭遇她們中的一些人,雖有美貌,也有高潔質量,用情也專,也曾渴望找個人白頭到老,但因為進了宮,所以只能寂寞終老。青春年華,就那麼在冷宮里消耗殆盡。

如果說班婕妤其他詩詞是她才華的體現,那麼,這首賦則是她善良的證據。

如此有才華,又能知道底層宮女疾苦的妃子呢?歷史上又有幾個?也只有班婕妤了吧!

有人說,班婕妤是愛情里的苦行僧,為了愛,她放棄了很多。她放棄了曾經可以享受的浪漫和榮華富貴。這一生,她愛得無私,卻也愛得辛苦。

太過深沉的愛,有些男人是承受不起的。漢成帝就承受不起她太過盛大的愛,最后讓放縱送了命。從最受寵到失寵,班婕妤對漢成帝的愛,始終沒有變。得寵時,她不嬌;失寵時,她也不怨。

淡看云卷云舒、花開花落。也許,正是因為那不同尋常的經歷,讓她對世間萬物有了更深的理解,所以才寫出了一首首平和、優美的好詩詞。想必,說她是歷史上后宮妃嬪里,最會寫詩作賦的,應該也不夸張吧!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關注遙山書雁,帶您領略文化的博大精深!

更多精彩:

千里相思共明月——南宋才女張玉娘的愛情,堪比梁祝般凄婉

薛濤:她是風塵奇女子,也是大唐女校書,晚唐最靚麗的一道風景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