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機上聽了吳敬中兩句話,余則成就明白了:站長早知道我是峨眉峰

吳敬中知不知道余則成是峨眉峰?這個問題的答案很明顯:如果吳敬中不知道余則成的真實身份,就不會在上飛機前派出強悍的心腹特務繳了余則成的槍。

真正有意思的問題,是吳敬中什麼時候知道余則成的真實身份,又從什麼時候決定不再追查的?

不管怎麼說,當吳敬中在飛機上說出簡短而又意味深長的兩句話之后,余則成就什麼都明白了:站長早知道我是峨眉峰,他不抓我,既是顧念師生之情,也是為自己留一條后路,更重要的,是把我帶走,不但能保住站長的安全,還能給他帶來更大的利益。

前一段時間半壺老酒講過吳敬中的履歷:此君是莫斯科中山大學高材生,畢業后進了中蘇情報所當科長,對國際國內特工技術都十分精通,余則成至少五次露出破綻,按照「寧可錯殺三千也不放過一個」的軍統家風,就是有五個余則成,也早被抓干凈了。

吳敬中之所以不想抓余則成,有兩個重要原因:其一,是他對當時的局勢了然于胸,并且已經對凱申物流失望透頂;其二,他知道對手是不可戰勝的,余則成那樣的潛伏者是抓不完的。

吳敬中對凱申物流的失望,早就已經溢于言表:「那麼多重兵把守的大城市丟了,那麼多戰功卓著的整編軍丟了,什麼原因?我們還在這搜情報、抓內奸、查幫派,試圖保住大天津堡壘,不滑稽嗎?」

吳敬中這番話并非無的放矢,而且似乎還有點預言性質:「第3綏靖區」兩個副司令官何基灃、張克俠帶著五十九軍、七十七軍起義了,「國防部」第三廳(作戰廳)中將廳長、第七十二軍軍長郭汝瑰也起義了,起義后,凱申物流才知道這三人都是地下黨。

或許吳敬中怒斥凱申無能且又腐敗的時候,那三位還沒有起義,但是第四十六軍軍長韓練成、第八十五軍一一〇師師長廖運周的事情,他應該已經知道了——平津戰役起止時間是1948年11月29日到 1949年1月31日,淮海戰役起止時間是1948年11月6日 至 1949年1月10日,吳敬中坐上飛機離開圍城天津的時候,應該已經什麼都知道了。

與凱申物流的昏天黑地不同,余則成的戰友們都有鋼鐵一般的意志,秋掌柜在刑訊室中咬斷自己舌頭的那一刻,吳敬中更堅定了一個想法:對手是不可戰勝的,自己不管怎麼努力,都已經無力回天,做的事情越多,將來的罪行就越嚴重。

吳敬中面對視死如歸的秋掌柜,肯定會想起自己在莫斯科中山大學那段激情澎湃的歲月,所以他神情肅穆地站起身來,扣好風紀扣,整理一下自己的服裝——這是一個戰士對另一個戰士的由衷敬意。

知道對手不可戰勝,吳敬中就不想垂死掙扎了。秋掌柜事件發生后,吳敬中就再也沒抓過一個潛伏者,轉而把精力都集中在撈取玉座金佛、斯蒂龐克上來,他這是在為自己留余地:手上沒有血債,將來轉型會比較容易。

李涯和謝若林聯手搞出的「錄音帶事件」,被余則成用一本《遠東情報站》輕松擺平,跟遠東特工打過多年交道的吳敬中當然知道:只要索取兩本錄音帶的原件,都不用送到南京,自己這個臨澧特訓班高級情報、電訊專家用耳朵一聽,就能辨出真偽。

只需聽一遍就能查明真相,吳敬中卻拂袖而起,表示這件事到此為止,誰也別再啰嗦了。

余則成逃過一劫,然后廖三民暴露、李涯墜樓,天津站高層就剩下站長和副站長了,那時候如果吳敬中還不知道余則成就是峨眉峰、深海,他這幾十年特工就白干了。

吳敬中裝糊涂,但并不是真糊涂,他也需要在適當時機提醒余則成一下,所以他在飛機上用平靜沉穩的語氣,對余則成說出了意味深長的兩句話。

都是一個山上的狐貍,誰也別跟誰講什麼聊齋。語氣越平淡,隱藏起來的意圖就越深邃,吳敬中明確告訴余則成:「總部本來是讓你留下來執行潛伏計劃的,我給否了,那個計劃(黃雀計劃)沒前途。」

讀者諸君都知道,黃雀計劃極其機密,知情者一開始只有李涯,后來又多了一個「特派員」,連吳敬中都很少過問,后來余則成想方設法參與其中。李涯死了,吳敬中不可能泄密,那個特派員是毛人鳳的心腹,黃雀計劃之所以變成沒前途的敗筆,其中原因只有一個——余則成掌握了內情。

如果余則成留下,自然會把所有的小黃雀都送入落網,那時候吳敬中也難逃干系,所以余則成必須帶走,如果余則成留下,必然會公開自己的身份,帶著人滿天津衛捉鳥。

派心腹秘密除掉余則成,這種傻事吳敬中當然也不會做,光棍打九九不打加一,多個朋友多條路,吳敬中也不知道自己能跑多遠,如果他殺了余則成,跑到天涯海角也不安全,對手的「特科」、「紅隊」有多厲害,吳敬中比別人知道得更清楚。

殺不得,留不得,吳敬中只能把余則成帶走,并且在飛機上以黃雀計劃為由頭,說該計劃已經泄露出去,而那個泄露者,就是余則成。

余則成當然知道吳敬中此話大有深意,但還是要進行最后的試探:「我喜歡潛伏,刺激!」

吳敬中干脆把話挑明:「你心重手不狠,不適合潛伏!」

這話說得太明白了:你手不狠,要是早讓翠平狙殺李涯,你跟廖三民的通話就不會被監聽了——監聽電話是一定要錄音的,我之所以讓你去查誰給廖三民打電話,就是讓你抹去痕跡。你露出這麼多破綻,要不是我罩著你,李涯能抓你八回,所以你還真算不上一個合格的潛伏者,我那麼多年是白教你了!

作為老師,吳敬中給學生余則成的特工技能打了不及格,這就很說明問題了,但是在吳敬中眼里,余則成雖然不是一個稱職的特工,但卻是一個出色的善財童子,抓人不行,抓錢在行,只要掌控得好,還是能產生可觀效益的。

余則成是吳敬中「大買賣」的小伙計,也是他腳踏兩只船的跳板,往后靠的是生意,而生意是要兩邊通吃的,有余則成在,吳敬中的買賣才能越做越大。

「黃雀計劃沒前途」,「你心重手不狠,不適合潛伏」,吳敬中這兩句話已經說得很明白了:燈不挑不明,話不說不透,只有雙方開誠布公,往后才能合作愉快。

吳敬中是不是要用這兩句話挑明余則成的身份,并為日后的「錢途」鋪路,半壺老酒不敢妄言,最后還是要請讀者諸君發表高見:在您看來,吳敬中是什麼時候發現余則成真實身份的?吳敬中不抓余則成的真實原因是什麼?莫非吳敬中是潛伏更深、一直罩著峨眉峰的雪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