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煙閣五位瓦崗英雄:秦瓊等三位山東好漢為何比另兩位活得滋潤?

瓦崗出身的凌煙閣功臣,按照排名順序,依次是鄭國公魏征(第四位)、鄖國公張亮(第十六位),盧國公程咬金(后更名程知節,第十九位)、英國公李勣(徐世勣,字懋功,第二十三位)、胡國公秦瓊(字叔寶,第二十四位)。

很多人都以為排名第十七的侯君集也是瓦崗出身,這可能是受了隋唐演義小說的影響,事實上侯君集長得并不像猿猴,也沒入過瓦崗,他是豳州三水縣(今陜西省旬邑縣)人,并非山東好漢。

真正能被傳唱為「好漢家住在山東」的,是曹州離狐(今山東省菏澤市東明縣)徐世勣(、齊州歷城(今山東省濟南市歷城區)秦瓊、濟州東阿(今山東東阿 )程咬金。

這三位山東好漢,最終結局都很好:徐世勣被賜姓為李,歷任兵部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司空、太子太師,追贈太尉、揚州大都督,謚號「貞武」,陪葬昭陵;秦瓊追贈徐州都督,謚號為「壯」;程咬金追贈驃騎大將軍、益州大都督,謚號為「襄」,陪葬昭陵。

唐太宗李世民并不寂寞,他的昭陵匯聚了一大批開國元勛,但是墓前有石人石馬的,卻只有秦瓊一人——貞觀十二年,李世明頒布了嚴格的陵墓規制,功臣宿將墓前一律不得立石像生,轉過年來秦瓊辭世,他馬上就(似乎也是唯一一次)破例了: 「太宗特令所司就其塋內立石人馬,以旌戰陣之功焉。」

跟這三位山東好漢相比,鄭州滎陽的張良可就悲催了:此人 「素寒賤,以農為業。倜儻有大節,外敦厚而內懷詭詐」,最后被人舉報謀反, 「太宗既盛怒,竟斬于市,籍沒其家。」

鉅鹿曲城人(似乎出生于劍閣)魏征的結局比張亮好,但日子過得似乎不如徐世勣、秦瓊和程咬金好,起碼是沒有那三位山東好漢富裕。這三位山東好漢之所以日子過得比另外兩位瓦崗英雄滋潤,可能是因為他們都很能打,也都很講義氣,有這樣的特點,不由李淵李世民不封以高官厚祿良田美宅。

魏征的前半輩子過得不太順,「少孤貧,不事生業,出家為道士」,在隋末亂世,魏征幾乎是一步一個坎兒:勸說武陽郡丞元寶藏一起加入瓦崗軍,但卻不受李密待見,進獻十條妙計,李密一條都不用;投奔大唐后,也沒人拿他當回事兒(至京師,久不見知);好不容易謀取了一個安撫山東的工作,又被竇建德抓了俘虜;魏征被俘投降,勸說竇建德趁著唐軍與王世充激戰之際奔襲長安,竇建德也不聽;魏征良策無效,又跟竇建德一起當了唐軍俘虜,李世民得知魏征曾建議竇建德襲取長安的計策,也嚇出了一身冷汗,所以魏征「歸建」后的日子就可想而知了。

李家三兄弟鬩墻,魏征又一次站錯了隊,在玄武門之變后,又從太子洗馬變成了秦王世民的俘虜。

魏征磕磕絆絆走來,幾乎是幫誰誰完蛋,最后他另辟蹊徑,專門跟貞觀天子李世民作對——這種作法有個好聽的名字,叫做「犯言直諫」,說白了也是一種自保手段。

魏征沒有軍功,所以日子過得緊巴巴的,跟同為瓦崗出身的徐世勣、秦瓊、程咬金根本就沒法比:徐世勣剛一投唐,李淵就「賜良田五十頃,甲第一區」,不但有大片鐵桿莊稼可以傳給子孫后代,還在一環里弄到了大別墅;秦瓊得到的賞賜也不比徐世勣少,李淵不但送給了秦瓊金酒壺,還「積賜金帛以千萬計」,秦家就是坐著吃,那些錢十輩子也吃不完,而且秦瓊還受封上柱國,比別的開國公還多三十頃永業田。

程咬金那就更不用說了,此公原本就是東阿民團司令出身(沒賣過耙子,也沒販過私鹽),他的原配夫人是東阿縣令之女,續弦出自清河崔家(隋唐頭等門閥),跟秦瓊同一批受封大唐開國公,秦瓊得到的俸祿和田產,程咬金也都得到了,最后還跟秦瓊一樣,也可以端著金壺喝酒了。

程咬金后來也是金瓶在手的上柱國,他跟秦瓊唯一的不同,就是這些勛位金器來自李世民而非李淵:「(武德) 九年夏末,二兇(建成元吉) 作亂,太宗受詔(未必) ,宣罰禁中(發動玄武門之變) ,公任切爪牙,效勤心膂。事寧之后,頒乎大賚,賞絹六千匹、駿馬二匹、并金裝鞍轡及金胡瓶、金刀、金碗等物,加上柱國,授東宮左衛率。

程咬金的墓志銘對他參加玄武門之變的功績和賞賜大書特書,而秦家后代的墓志銘,卻對秦瓊有沒有參加玄武門之變只字不提,于是有人懷疑:秦瓊當時的態度可能比較消極,只肯保護秦王府而不肯殺建成元吉,所以事后沒有得到任何財寶賞賜。

事實上秦瓊不參加玄武門殺戮,也是可以理解的:其一,李淵對他情深義重,殺李淵的兒子,有點下不去手;其二,秦瓊當時已經是上柱國、翼國公(貞觀十三年改封胡國公,當時秦瓊已經不在了),再晉升就得封異姓王了,那顯然是不可能的。

《舊唐書·列傳第十八》結尾總論,將秦瓊與尉遲敬德并列為大唐開國猛將的代表,還把秦瓊排在了尉遲敬德前面,這說明秦瓊比尉遲敬德還能打: 「太宗經綸,實賴虎臣。胡(胡國公秦叔寶) 、鄂(鄂國公尉遲敬德) 諸將,奮不顧身。圖形凌煙,配食嚴禋。光諸簡冊,為報君親。」

秦程兩家世代交好,直到今天,程公祠的對聯還是這樣的: 「偕叔寶翼秦王懸(玄?) 甲軍摧鋒陷陣冠諸將,先世南次公僅凌煙閣圖功畫像照千秋。」

看過隋唐正史的讀者諸君都知道,程咬金的兵器不是八卦宣花斧而是馬槊,他的勇悍可能僅次于秦瓊,跟尉遲敬德也不相上下,這就是凌煙閣三位瓦崗出身的山東好漢的共同點——是極其能打。

說秦瓊程咬金勇冠三軍,大家可能都比較理解,但要說小說中的「徐茂功」、徐世勣、李勣也是一員悍將,可能就沒有多少人相信了,事實上徐世勣加入瓦崗軍比秦瓊和程咬金都早,凌煙閣上排名第十六的張亮,也曾是徐世勣下屬: 「大業末,李密略地滎、汴,亮杖策從之,未被任用。屬軍中有謀反者,亮告之,密以為至誠,署驃騎將軍,隸于徐勣。」

徐世勣在瓦崗軍的地位,可能比四驃騎秦瓊、程咬金、羅士信、裴行儼還高,這是因為他不但精通兵法,而且殺人的功夫也很厲害: 「年十二三為無賴賊,逢人則殺;十四五為難當賊,有所不快者,無不殺之;十七八為好賊,上陣乃殺人;年二十,便為天下大將,用兵以救人死。」

這三位山東好漢都很能打也都很講義氣,這是他們的共同點,也是他的安身立命之本,也是唐朝兩代天子器重他們的主要原因,讀者諸君試想一下,換做您是李淵或李世民,是不是也會對徐世勣、秦瓊、程咬金這樣的山東好漢格外敬重、器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