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史料中的三大刺客:范強張達不算數,榜首姓名和行刺動機不詳

《史記》中有個「刺客列傳」,其中詳細記載了春秋戰國時期五大刺客:曹沫劫持齊桓公、專諸刺殺王僚、豫讓伏擊趙襄子、聶政格殺韓相俠累,排名最后的是荊軻刺秦王未遂。

如果司馬遷活到漢末三國年間,他的「刺客列傳」還得加長:在禮崩樂壞,只求目的不擇手段的亂世,刺客并不罕見,其中有名有姓并做下驚天大案的,就不止十位。咱們今天為了簡便起見,只選其中三起差點改寫三國歷史的驚天大案來說:這些刺客們的目標,都是位高權重的人物,那些刺客也皆非泛泛之輩——能在《三國志》或《后漢書》中留下名字,豈能等閑視之?

咱們今天說的是漢末三國有名有姓的刺客,他們的刺殺行動也有可能改寫三國歷史,有了這兩條標準,后面的事情就好辦了:刺殺劉備不忍下手并主動自首的、刺殺孫策成功一半卻沒名沒姓的刺客,都可以排除在外不提,這樣曹操就有希望位列三甲了。

三國三巨頭的武功都不錯:曹操雖然身材短小,但用的「格虎大戟」卻很長;劉備并不是只會哭和跑,他的拿手劍術「顧應法」,直到明朝還是軍隊訓練科目;孫權雖然能惹事不能平事,「孫十萬」打不過「張八百」,但那廝的騎術和箭術確實都很不錯,逃命的本事一流,跟老虎也能打個一傷一死。

三國三巨頭中,曹操是個紈绔子弟,同時也是一個刺客,他有沒有用七星寶刀行刺董卓,這件事在三國史料中找不到記載,但是他行刺十常侍中最可惡的張讓,卻明確記載于東晉史學家孫盛的《異同雜語》之中: 「太祖嘗私入中常侍張讓室,讓覺之;乃舞手戟于庭,逾垣而出。才武絕人,莫之能害。」

曹操武功很高,輕功也不錯,但行刺技術顯然還不成熟,還做不到一擊必殺,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他只能在失風后硬闖出包圍圈,所以他在今天所列的三大刺客中是當不了魁首的,如果不是伍孚的刺殺技術也很差,曹操可能就排名墊底了——如果曹操把張讓擊殺,那麼大將軍何進就不會身首異處,東漢的權柄掌握在無能外戚的手里,總比董卓禍亂京城要好得多。

曹操刺董卓于史無據,伍孚刺董卓,卻明明白白寫在《后漢書·卷七十二·董卓列傳》和王璨(建安七子之首)所著《漢末英雄記》之中。

《三國演義》寫的伍孚刺董卓比較困難: 「越騎校尉伍孚于朝服內披小鎧,藏短刀,卓入朝,孚迎至閣下,拔刀直刺卓。卓氣力大,兩手摳住。呂布便入,揪倒伍孚。」

演義中的伍孚那不叫刺殺而是送死,《后漢書》和《英雄記》中的伍孚,是一個比較機智沉穩的人,刺殺的機會也很好——他選擇在董卓離自己最近、警惕性最低的時候動手:「 越騎校尉汝南伍孚質性剛毅,勇壯好義,力能兼人。忿卓兇毒,志手刃之,乃朝服著小鎧,懷佩刀以見卓。孚語畢辭去,卓起送至閤中,以手撫其背,孚因出刀刺之,不中。卓自奮得免,急呼左右執殺之。」

伍孚把握住了千載難逢的刺殺良機,但是他的刺殺對象比他還厲害。正史中的董卓 「以健俠知名,膂力過人,雙帶兩鞬,左右馳射」,越騎校尉雖然是精銳禁軍統領,但畢竟不如久經沙場的董卓經驗老到:在死亡線搏殺多年的人,對危險有一種超常的感知能力。

有兼人之力的伍孚正面格斗當然打不過膂力過人的董卓,董卓只需要支撐三秒,侍衛們就足以沖上來把伍孚拿下了。

跟荊軻同時期的魯句踐如果預知伍孚刺殺董卓失手,也會發出同樣的感嘆: 「嗟乎,惜哉其不講于刺劍之術也!」

如果伍孚成功刺殺了董卓,那麼漢室又有了微弱的復興希望,曹操的墓碑上,可能也只會刻著「漢故征西將軍曹侯之墓」。

曹操手戟耍得風雨不透,伍孚近距離刺殺失手,這兩人跟另外一位刺客比起來,就差得太遠了——讀者諸君不要誤會,本文中的三大刺客不包括范強張達,他們只算叛徒而不算刺客。

叛徒范強張達行刺張飛并沒有技術含量,困難度也很低,甚至有人懷疑他們就是受蜀中門閥指使,以刺殺張飛來阻止劉備伐吳,張飛的副手、國舅吳懿的弟弟吳班可能是幕后主使,而且有可能是吳班刺殺了張飛后將首級交給范強張達,讓他們拿去送給孫權——這就是貨真價實的「嫁禍江東」。

范強張達在刺殺張飛前沒有任何表現,刺殺得手后也沒見東吳給他們任何封賞,所以他們只是被幕后黑手推出來的兩只替罪羔羊而已,將他們列為「三國刺客」,似乎有些玷污了「刺客」名號。

在三國時期,真正具有潛伏者和狙擊手質量的刺客,還得數刺殺了蜀漢大將軍費祎的郭脩——僅憑這次刺殺,他就可以位列三國刺客榜首位。但是他究竟叫不叫郭脩,他行刺的動機和幕后主使,至今仍是一團迷霧。

在《三國志·卷四 ·三少帝紀》中,齊王曹芳這樣評價郭脩刺費祎: 「故中郎西平郭脩,砥節厲行,秉心不回。于廣坐之中手刃擊祎,勇過聶政,功逾介子,可謂殺身成仁,釋生取義者矣。」

郭脩是一個出色的刺客,蜀漢集團最后也沒弄清他叫啥,在《后主傳》和《蔣琬費祎姜維傳》中,都稱其為「魏降人郭循」。

不管是叫郭脩還是郭循,這位以戰俘身份進入蜀漢的刺客平時表現應該不錯,所以才能晉升四方將軍,再往上一步,那就是車騎將軍、驃騎將軍、大將軍、大司馬了。臥底能臥成老大,郭脩的潛伏功夫,應該超過余則成,僅次于吳敬中。

郭大刺客的行刺目標,并不是蜀漢鴿派領軍人物費祎,他最想干掉的,是那個扶不起來的阿斗: 「劉禪以為左將軍,脩欲刺禪而不得親近,每因慶賀,且拜且前,為禪左右所遏,事輒不克,故殺祎焉。」

也難怪郭脩刺殺劉禪失敗,諸葛亮和趙云早就在劉禪身邊安排了一大幫超級保鏢:關羽之孫、關興之子、駙馬關統和趙云長子趙統為虎賁中郎將,趙云次子趙廣為牙門將,有這些人在身邊保護,別說郭脩,就是呂布來了,也未必能殺得了劉禪。

郭脩刺費祎,是三國最成功的的刺殺案例,他舍生忘死一擊得手后以身相殉,倒是頗有春秋風范,只是很可惜,他殺費祎根本就沒啥用,如果他真干掉了劉禪,對蜀漢來說也未必是一件壞事。裴松之在給《三國志》做注的時候似乎還有點遺憾: 「劉禪凡下之主,費祎中才之相,二人存亡,固無關于興喪。」

郭脩刺殺費祎,鷹派姜維才有了出頭之日,所以包括裴松之在內,有很多人都認為郭脩的刺殺行動并非曹魏指使: 「郭脩在魏,西州之男子耳,始獲于蜀,既不能抗節不辱,于魏又無食祿之責,不為時主所使,而無故規規然糜身于非所,義無所加,功無所立,可謂折柳樊圃,其狂也且,此之謂也。」

筆者之所以把郭脩列在最后來說,就是因為此人身上有太多謎團待解,而這也正是刺客的魅力所在:他究竟叫什麼名字?他的刺殺行動受何人指揮?如果他把劉禪也干掉了,蜀漢還會那麼快滅亡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