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耀武帶兵進入龍虎山:那些封印的壇子,真裝過宋江等梁山好漢?

#頭條創作挑戰賽#宋江三十六盜嘯聚梁山橫行河朔,這件事在《宋史》中有多處記載,甚至還進了《徽宗本紀》。

我們細看《宋史》和《水滸傳》,就會發現「洪太尉誤走妖魔」一段并非故弄玄虛,不靠譜的洪信在歷史上可能并無其人,但是王耀武可以作證:龍虎山和張天師確實存在,至于龍虎山上一直封印著的壇壇罐罐,裝的是不是「宋江三十六盜」或「梁山一百單八將」,他沒敢打開,自然也就不知道了。

1938年冬,李公樸、史良、魯迅的共同朋友,戰地記者曹聚仁受七十四軍副軍長兼五十一師師長王耀武(后升任七十四軍軍長,該軍后為整編七十四師)之邀游覽龍虎山,也像洪信也一樣看見了很多怪異之物: 「于天師府內見有許多用符印封了口的壇子,張天師說壇中都是收捉來的妖魔。」

查閱相關史料得知,當年陪同王耀武游覽龍虎山的,是第六十三代張天師。宋徽宗時期的第三十代天師叫張繼先,他最擅長的就是「五雷正法」,到了明朝初年,「張天師」稱號被朱元璋取消了: 「洪武初,上謂群臣曰:‘天至尊,豈有師?以此為號,甚褻瀆。’遂革舊號,號真人。」

王耀武沒做洪信,曹聚仁卻寫了一首詩: 「空祭斬妖劍,登台鬼畫符。六州百魔出,一窟聚洪都。」

子不語怪力亂神,神鬼之說不過是小說家附會而已,王耀武不信,讀者諸君自然也不會信,但是我們細看《水滸傳》開篇描寫的張天師和洪信看見的石碑、石龜、石板,卻發現其中可能自有寓意,甚至有可能從史料中和小說中找出這四個人和物的原型。

鎮壓一百零八顆魔星的張天師,讀者諸君從其姓氏中自然會聯想到一個人——徽猷閣待制、海州任知州張叔夜,也就在盧俊義夢中手執長弓剿滅梁山一百單八將的大個子嵇康:長人執弓為張,嵇康字叔夜。

元朝人在高郵也掘出過一塊三尺見方的唐朝石碑,元惠宗時期的孔府文人孔齊還將其寫進了《至正直記》: 「三十六,十八子,寅卯年,至辰巳,合修張掖同音列……」

《宋史》中的宋江盜伙只有三十六人: 「江以三十六人橫行齊魏,官軍數萬,無敢抗者。宣和三年二月,淮南盜宋江等犯淮陽軍,遣將討捕,又犯京東、河北,入楚、海州界,命知州張叔夜招降之。」

因為宋江是被張叔夜擊敗收降的,所以《水滸傳》開頭就出現了張天師鎮壓一百零八顆魔星。

山東大漢王耀武出生于泰安農民之家,其啟蒙老師叫張寶亭。身為梁山好漢同鄉人,又頗有些江湖義氣的王耀武自然對知道很多掌故。在山東等地也流傳著著各種傳說,其中有一種跟石碣有直接關系:「 茅山道士鮑知遠囚猴神于此。其有發者,后十二年胡兵大擾,六合煙塵,發者俄亦族滅。」

茅山道士囚禁猴神而被胥吏張勵放走的故事發生于唐玄宗李隆基天寶二年十月,十二年后就有了安史之亂: 「是書(指水滸傳) 用此事為發端,方振得起北宋之末之亂,于梁山泊又其淺小者也。

山東大漢王耀武對正史中的宋江是很有一些敬仰的:宋江之所以受招安,是因為梁山軍副帥李進義(小說中為盧俊義)落到了張叔夜手里,如果大家不放下武器,二弟就沒命了。

宋江其實是被《水滸傳》寫壞了,作為「強盜的祖師爺」,宋江在清末民初的威望很高,孫殿英的廳堂上就準備了兩套畫像,文強當軍統少將的時候親眼所見:老蔣的人來了,他就掛老蔣,平時受香火的,還是宋江。

黃埔三期生王耀武對梁山好漢很感興趣,于是半真半假地請第六十三代張天師打開那些「用符印封著口」的壇子,張天師當然堅決不肯。

曹聚仁回憶說:王耀武當時純屬開玩笑,就是張天師肯打開,他也不敢看——1938年的天下已經夠亂了,再放出些妖魔鬼怪來,那還得了?

王耀武參觀了天師府和「鎮妖井」,還喝了一些井水。讀者諸君都知道,當年7月王耀武剛在萬家嶺與日軍激戰數周,殲敵四千余人,他自然是恨不得將倭寇都填進鎮妖井封印起來。

王耀武龍虎山一游盡興而歸,但是卻給我們留下了很多懸疑:如果王耀武膽子再大一點(史料評價其「謹言慎行,面面俱到」),堅持讓張天師打開那些封印著的壇壇罐罐,能不能從里面再放出一伙宋江、魯智深、武松?

放出宋江當然是說笑話 ,咱們還是回過頭來看看《宋史》和《水滸原著》,也替王耀武彌補一些缺憾:如果小說中的張天師暗指張叔夜,那被洪太尉下令搬開的石碑、石龜、石板又有何寓意?

在半壺老酒看來,公孫勝的師父羅真人、梁山首任寨主白衣秀士王倫、梁山第二任寨主托塔天王晁蓋,都跟石碑、石龜、石板有一點關系:要沒有羅真人指派入云龍公孫勝下山,就沒有智取生辰綱七星聚義;要不是王倫馱了石碑,一百零八顆魔星就很難找到合適的落腳之地;如果宋江不把晁蓋這塊石板搬開,他就坐不上梁山頭把交椅,自然也就沒了后來的招安和破遼國、打田虎、滅王慶、征方臘四大戰役了。

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半壺老酒目前還沒有機會到龍虎山一游,但是看這篇文章的讀者諸君,肯定有人像王耀武一樣,在張天師的陪同下見過那些封印的壇子和鎮妖井。

水泊不再浩瀚,梁山不再巍峨,只有一部《水滸傳》引人遐思,半壺老酒才疏學淺,看了該書第一章就如墜云霧之中,所以最后還是要請教大家:封印妖魔肯定是小說家言,但是小說家言也不是無的放矢,施耐庵開篇詳細描繪的「童子張天師」和被推倒的石碑、馱石碑的烏龜和被搬開的青石板,其中蘊含著怎樣的深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