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完三次戰役,宋江受封御前一等侍衛九門提督,為啥還去打方臘?

宋江招安后并沒有受封正式官銜,他指揮破遼國、擒田虎、捉王慶三大戰役的時候,稱號分別是「破遼都先鋒」、「平北正先鋒」、「平西都先鋒」,說白了就是個高級臨時工,連從九品的官帽也沒有。

宋江打完三大戰役,終于鞋底改帽子高升一步,蔡京童貫奏請宋徽宗趙佶給了宋江三頂官帽: 「太師蔡京,樞密童貫商議奏道:‘加宋江為保義郎,帶御器械,正受皇城使。’」

宋江綽號是「及時雨、呼保義、孝義黑三郎」,他編造的排名石碣,排第一位的就是「天魁星呼保義宋江」,看來「呼保義」才是宋江本人認可的綽號,南宋龔開在《宋江三十六人贊》中還進行了嘲諷: 「不稱假王,而呼保義。豈若狂卓 ,專犯忌諱?」

宋江這個綽號是有點犯忌諱:他當鄆城縣押司的時候,確實沒有資格自稱或被人稱為「某保義」,因為保義郎是宋朝武職五十二級官階的第五十級,不入流的押司宋江不是「狼」,他只是縣令聘用的一條狗而已。

宋江受封「保義郎」夢想成真喜出望外,蔡京和童貫給他擬定的另兩個官銜,則會令人眼紅:如果換做清朝,「帶御器械」相當于「御前一等侍衛」,「皇城使」相當于九門提督!

清朝的御前一等侍衛和九門提督權力有多大,讀者諸君都知道,毋庸筆者贅述,康熙朝的索額圖、乾隆朝的和珅,好像都有這兩個頭銜。

清朝的和珅、索額圖權傾朝野,宋朝的宋江任人宰割,同樣是皇帝貼身保鏢和禁衛軍司令,這三個人的差距咋這麼大呢?

這時候可能有人要問了:蔡京高俅掐半拉眼珠也看不上宋江,怎麼會建議宋徽宗趙佶任命他為御前一等侍衛和九門提督?莫非宋江有南俠展昭一樣高超的武功?

南俠展昭的官銜,讀者諸君當然也知道,是「御前四品帶刀護衛」,也就是《宋史·卷一百六十六·志第一百一十九·職官六》中的「帶御器械」,這個級別的「大內高手」,從宋仁宗趙禎景祐二年(1035年)開始定額只有六人,直到宋高宗趙構紹興二十九年(1159年)才增加到十人,那是妥妥的一等侍衛: 「宋初,選三班以上武干親信者佩櫜鞬、御劍,或以內臣為之,止名:御帶「。咸平元年,改為帶御器械。景祐二年,詔自今無得過六人。慶歷(趙禎的第六個年號) 元年(1041年) ,詔遇闕員,曾歷邊任有功者補之。中興初(趙構南渡建立偏安朝廷) ,諸將在外多帶職,蓋假禁近之名,為軍旅之重。紹興二十九年,詔中外舉薦武臣,無闕可處,增置帶御器械四員。

清朝的御前侍衛分一二三等,宋江那個級別的「帶御器械」在宋朝只有六到十人,可能比宋朝的御前一等侍衛還少,宋江得到這個頭銜,估計做夢都會笑醒。

除了「御前一等侍衛」,宋江還有一個「正受皇城使」,這也是一個了不起的官職,高俅想見宋徽宗趙佶,也得過宋江那一關,難怪高俅要搞死他。

「正受皇城使」也叫「皇城司正使」,跟「帶御器械」在《宋史》同一篇目中: 「皇城司干當官(皇城使屬下) 七人,以武功大夫以上及內侍都知、押班充。掌宮城出入之禁令,凡周廬宿衛之事、宮門啟閉之節皆隸焉……政和(宋徽宗第四個年號,在重和、宣和之前) 五年(1115年) ,詔皇城司可創置五指揮,以七百人為額,仍以正使為將軍,副使為中郎將,使臣以下為左、右郎將,通以十員為額。」

很多人以為清朝的九門提督是「京城衛戍司令」,這里面是有一些誤解的:九門提督司令部設在宣武門內,只管內城九門(正陽、崇文、宣武、朝陽、東直、阜成、西直、德勝、安定)以里的治安,并不是整個京畿地區治安都歸他管,那是直隸總督和順天府尹的事情。

宋江當了帶御器械、正受皇城使,手下有十個左右郎將和七百禁衛軍,草雞一夜變鳳凰,三十六天罡受封正將軍、七十二地煞受封偏將軍,按理說應該見好就收,大家各自走馬上任,從此過上逍遙生活。

但是宋江還是不滿意,他受封之后感覺很憋屈: 「是日正旦,百官朝賀,宋江 、盧俊義俱各公服,都在待漏院伺候早朝,隨班行禮。是日駕坐紫宸殿受朝,宋江,盧俊義隨班拜罷,于兩班侍下,不待上殿。仰觀殿上,玉簪珠履,紫綬金章,往來稱觴獻壽,自天明直至午牌,方始得沾謝恩御酒。百官朝散,天子駕起。宋江 、盧俊義接著內卸了公服啐頭,上馬回營,面有愁顏赧色。」

宋江羞答答地回到軍營,差點在吳用和李逵鼓動下把隊伍拉回梁山。

宋江之所以感到羞愧,是因為這個鄆城押司小吏根本就不懂宋朝官制和自己的職責:皇帝和大臣慶祝新年,你和盧俊義重任在肩,要是喝得里倒歪斜,皇城治安誰來管?盧俊義是帶御器械、行宮團練使,一個負責城內一個負責出行,根本就不應該跟大家一起坐著喝酒!

兩個御前一等侍衛想在皇帝開派對的時候跟王公大臣一起開懷暢飲,這就是不知天高地厚,忘了自己幾斤幾兩。

想不開的宋江想再立大功高升一步,這才主動請纓要去打方臘,結果是大半梁山好漢有去無回——事實上朝廷原本沒想讓梁山軍再次出征,是宋江主動找死: 「江南方臘造反,朝廷已遣張招討領兵。宋江聽了道:‘我等諸將軍馬,閑居在此,甚是不宜;不若使人去告知宿太尉,令其于天子前保奏,我等情愿起兵,前去征進。’」

貪心不足蛇吞象,宋江從一個不入流的押司小吏,一躍而成為御前一等侍衛和九門提督還不滿意,偏要去吞江南方臘這頭巨象,結果撐破了肚皮,五十九位好漢戰死十位好漢病亡,走死逃亡之后,能傷痕累累回到京城的,只剩下了二十七人。

宋江盧俊義丟了御前一等侍衛和九門提督官銜,換來了武德大夫、楚州安撫使兼兵馬都總管和授武功大夫、廬州安撫使兼兵馬副總管這兩個外任官職,基本失去了朝會時坐著喝酒的機會,好不容易吃喝了一點宮廷御宴和御酒,還被人下了水銀和慢藥。

讀者諸君請試想一下:如果宋江受封御前一等侍衛和九門提督后心滿意足而不得隴望蜀,高俅童貫還有必要、有能力弄死他嗎?

半壺老酒還有一個更重要問題要請教:盧俊義當御前一等侍衛還能說得過去,宋江能把樸刀扛出鋤頭的感覺,趙佶讓他當貼身保鏢,腦袋是不是進水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