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統三劍客被擒:沈醉身上只有金條,徐遠舉周養浩為何沒敢掏槍?

#頭條創作挑戰賽#熟悉上個世紀三四十年代歷史,對軍統和保密局有一定了解的讀者都知道,當年軍統有「四殺手」、「三劍客」、「八大金剛」,這十三個大特務都算得上兇神惡煞,別說是尋常百姓,就是一般的軍中將校和省市大員,聽到他們的名字也皺眉頭。

這時候可能有讀者會感到奇怪:三加四加八是十五,你怎麼說是十三個人?

問題有些搞笑,但并不奇怪,這是因為沈醉既是四殺手的老四,也是三劍客的老大,同時還是軍統局本部八大處長長中最年輕的少將。

軍統四殺手除了被老蔣下令槍斃的趙理君,都有過被俘投降的經歷,八大金剛也有好幾個進了功德林戰犯管理所,軍統三劍客就更搞笑了——他們兩天之內全部在昆明落網,在戰犯管理所成了難兄難弟后還打得不可開交,要不是宋希濂手疾眼快,當場就得鬧出人命。

沈醉跟徐遠舉、周養浩原先的關系都很不錯,當時的保密局西南特區區長徐遠舉和副區長兼督察主任周養浩掐架,毛人鳳還得請沈醉出面調和。

在昆明被抓后,徐遠舉和周養浩又聯起手來對付沈醉:綽號「猛子」的徐遠舉冷嘲熱諷,周養浩則是抄起板凳要把沈醉的腦袋打個萬朵桃花開。

徐遠舉和周養浩原先軍銜比沈醉低,沈醉對他們也都有過提攜之情,為什麼被抓后卻反目成仇,甚至要以死相拼?

要回答這個問題,咱們就得從軍統三劍客束手就擒說起了:沈醉比較精明,被擒時連手槍都沒帶,就是怕抓他的人警惕性過高而槍支走火,徐遠舉和周養浩為什麼也沒有負隅頑抗,沈醉應該是心知肚明的。

徐遠舉和周養浩原先在軍統局并不算大人物,跟少將處長沈醉相比,行動處上校副處長徐遠舉和公產管理組組長、息烽集中營上校主任周養浩的級別還是不夠高。

徐遠舉破獲挺進報而受毛人鳳賞識,周養浩因為跟毛人鳳是親戚而被提拔,都成了沈醉名義上的領導——保密局云南站按照規定是歸西南特區管,但是沈醉有事還是直接跟局本部聯系,根本就不鳥徐遠舉周養浩,倒是周徐二人對沈醉比較尊敬,沈醉在《我的特務生涯》中這樣回憶:「 三人之中,只有我是正處長,在戴笠身邊時間最長,也最得戴笠信任,所以我經常在戴笠面前給他倆說好話,幫了不少忙。他倆都佩服我,有心里話也愿對我說。(本文黑體字均出自沈醉回憶錄,下同)」

正所謂一朝天子一朝臣,風水輪流轉,戴笠一死,沈醉就迅速失勢,被發配到云南去當站長,小跟班周養浩和徐遠舉卻成了他的頂頭上司。

沈醉心里有多不舒服,讀者諸君是可以想象得到的,又羞又怒的沈醉曾經想過把前來視察的毛人鳳毒死在昆明,卻因為老蔣和小蔣隨后趕來安撫盧漢,那兩包毒藥才沒派上用場。

沈醉沒有毒殺毛人鳳,對先後來到昆明想轉機逃台的徐遠舉和周養浩,也保持了表面的客氣和尊敬,但是這兩人想從沈醉手里拿到機票,那可就困難了。

1949年12月9日,徐遠舉和成希超(新任總務處長)、郭旭(經理處長)跟隨張群一起飛到昆明,準備第二天就轉機飛台,他們降落不久,周養浩也落了下來。

當時軍地兩條航線的機票都在沈醉手里,他說給誰就給誰,他的母親和妻小帶著獵狗都飛走了,而徐遠舉周養浩這樣的少將級特務,卻只能眼巴巴地等著他們的「老朋友」沈醉「調劑」。

徐遠舉對沈醉比較信任,得到沈醉「明天給機票」的承諾后,就放心到朱家林(好像是盧漢手下的一個軍官,但跟軍統過從甚密)睡覺去了。

周養浩的妻子和沈醉的妻子是結拜姊妹,但是他顯然不太信任沈醉: 「周養浩在機場附近打電話給我,說他剛下飛機,讓我給他準備機票。我讓他馬上來找我,可他說什麼也不肯,而要我把機票給他送去。」

如果周養浩好說好商量,沈醉還有可能給他一張機票,但是他擺出上司的架子,沈醉還真就不慣著他了,他跟徐遠舉擺上酒菜喝了起來,一邊喝一邊商量二人的去留。

當時的徐遠舉比較消極:「他們(老蔣和毛人鳳)想讓我接替張群的工作,委我為西南軍政長官,我不干!這時候才來加官晉級,頂個屁用!我看你也趁早走吧!」

沈醉當時剛被晉升為「中將云南游擊總司令」,而且毛人鳳也不允許他撤離,于是就想把徐遠舉留下來頂缸:「你留下來跟我一起干,你當總司令,我當你的副手!」

徐遠舉當然一口回絕,這其中的貓膩讀者諸君當然看得很清楚:沈醉不當總司令,就有機會逃掉了。

徐遠舉不干,沈醉就走不了,而昆明起義已經成為必然,于是大家就成了一條繩上的螞蚱:飛不了我,也蹦不了你,大家「有難同當」吧。

沈醉安頓好徐遠舉,忽悠住了周養浩,然后就接到了去盧漢司令部開會的通知。

沈醉年紀不大,但經驗卻極其豐富,知道此去必然有去無回,就把手槍鋼筆等物全部掏出交給副站長胥光輔,自己帶了十兩一根的金條就出發了。

剛到司令部,盧漢的警衛營龍營長就帶著十四個荷槍實彈的衛兵前來搜身,沈醉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 「我心里明白,當時只要一反抗,他們就會立即開槍,先打死我。」

因為沒帶手槍,所以搜查的衛兵并沒有將槍口指向沈醉,與沈醉一同被抓的另外六個人可著實被嚇了一跳——一個衛兵槍走火,差點把他們全嚇趴。

沈醉沒有說那十兩黃金被誰收走了,這是很正常的事情,當時的云南起義部隊還沒有必要執行三大紀律八項注意。

沈醉束手就擒,被他留下的徐遠舉和周養浩身上有槍,但卻都沒敢拔出來,當時至少有三五個黑洞洞的槍口指著他們的腦門和胸膛。

徐遠舉當時正在朱家材家里睡大覺,一覺醒來發現朱家材不見了,他二話不說,跳上汽車就要跑,可是還沒開到大門口,一輛軍車就橫在了面前,小手槍在沖鋒槍面前,連燒火棍都不如,一向十分傲慢暴躁的徐遠舉連半點反抗的意思都沒有,乖乖地高舉雙手走下來,去跟他的劍客朋友周養浩匯合去了——沈醉在起義通電上簽了字,所以一開始只是軟禁,而周徐二人則直接關進了陸軍監獄。

徐遠舉被抓前還睡了一覺,在機場急得像熱鍋上螞蟻的周養浩可就沒那麼幸運了。盧漢擺鴻門宴扣押了沈醉和李彌、余程萬、石補天、李楚藩、沈延世、童鶴蓮等七個重要人物,又對機場進行了封鎖。

周養浩見事不妙,馬上脫下少將軍服,換上藍色絲綿長袍,想混在商人群中溜出去。

周養浩不是一個稱職的行動派特務,他耀武揚威慣了,剛才還在貴賓室吆五喝六,已經給機場守衛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就是把衣服全脫了,也混不過去。

正所謂剛才多囂張現在就多尷尬,混在人群中的周養浩被衛兵一眼認出,軍方原本就不待見特務,對這些人的身手也有些忌憚,發現周養浩之后,當然是用槍口戳著他的腦門搜身。

三劍客中武功最高的沈醉也不敢跟兩個全副武裝的士兵動手,審訊員出身的周養浩自然更不敢,這三個大特務被抓時如此順從,讓抓捕者也大感意外:「什麼四殺手、三劍客,槍口頂在腦門上,他們也得消停!」

沈醉不帶手槍,徐遠舉和周養浩毫不反抗,這說明他們還沒有狂妄到不知死活——面對精銳正規軍的槍口,特務們手上那兩把刷子,還真不夠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