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查出貪贓枉法誤國,劉墉給和珅定的二十宗大罪,哪一宗能要命?

《清史稿·仁宗本紀》對和珅之死的記載只有寥寥二十多個字:「(嘉慶) 四年己未春正月丁卯,大學士和珅有罪,丁丑,和珅賜死于獄。

正月十三宣布和珅二十宗大罪,到正月十八判處死刑,超品(比正一品還高)一等忠襄公和珅的案子,辦得極其神速,神速得讓人覺得十分草率:那二十宗大罪,真的是證據確鑿板上釘釘嗎?

一般來說,辦理和珅那樣超級重臣的大案要案,查個三年五載都是正常的,可是從乾隆駕崩到和珅自縊,總共也才不過十五天。這不是劉墉紀曉嵐斷案如神,而是從乾隆駕崩那一刻起,和珅的生命就進入了倒計時——他就是折磨了嘉慶皇帝颙琰多年的智齒,早拔掉早舒服。

和珅是有罪的,這一點毋庸置疑,但是我們看了儀親王永璇(颙琰的八哥)、成親王永瑆、七額駙拉旺多爾濟和大學士劉墉、董誥查抄和珅家產后定的二十宗大罪,就會發現一些很有趣的問題:原來和珅之死不是因為貪贓枉法擅權誤國,他的死因就像窗戶紙一樣一捅就破,甚至用郭德綱的一句唱詞就能概括。

儀親王、成親王和七額駙能耐都不大,颙琰讓他們參與查抄和珅家產,一方面是對劉墉董誥進行監督,另一方面也是想讓他們發一筆橫財(現在的恭王府有一部分就是和珅舊居,和珅跌倒,颙琰賜給了慶親王永麟)。

皇親國戚們查辦和珅主要是為了發財,真正把和珅辦成死罪的還是當時的體仁閣大學士、太子少保劉墉——正史中的劉墉,可不像某些電視劇里演的那樣是一個草根出身的清官、跟和珅關系時好時壞,作為乾隆朝第一「真宰相」劉統勛之子,劉墉靠興辦文字獄火箭晉升,跟和珅也是不共戴天,和珅之所以跌倒,第一個起腳猛踢的就是劉墉:「 大學士劉墉于造膝(促膝密談) 時奏請究治。

劉墉查辦文字獄是高手,辦理和珅的案子,當然也是駕輕就熟,他知道什麼罪名能要了和珅性命——這不是劉墉殘酷,而是和珅確實該死,但要整死和珅,還真不能用常規手段,比如明朝的政壇高手徐階搞垮嚴嵩,就是劍走偏鋒。

據《清史稿·卷一百六》記載,劉墉等人查出和珅的二十宗大罪是這樣的:乾隆確立嘉親王颙琰為皇太子,尚未宣布,和珅先跑去送如意,以擁戴自居,大罪一;

騎馬直進圓明園左門,過正大光明殿,至壽山口,大罪二;

乘椅橋入大內,肩輿直入神武門,大罪三;

取出宮女子為次妻,大罪四;

各路軍報任意壓擱,有心欺蔽,大罪五;

乾隆有病,和珅不著急還談笑如常,大罪六;

乾隆批閱奏章時寫錯了字,和珅勸他撕去重寫,大罪七;

戶部報銷全憑和珅一支筆,侍郎們無權參與,大罪八;

隱瞞嘉慶三年循化、貴德二廳賊番肆劫青海的軍情(和珅駁回原摺),大罪九;

乾隆駕崩,嘉慶不讓蒙古王公未出痘者進京祭拜,和珅一刀切命令誰都別來,大罪十;

大學士蘇凌阿年老耳背,因他是和琳的親家,和珅隱匿不奏;侍郎吳省蘭、李潢,太仆寺卿李光云這些給和珅當過家庭教師的人升官太快,有的還當了一省學政,大罪十一;

軍機處記名人員任意撤去,大罪十二。

前十二宗大罪,讀者諸君看了肯定不以為然:第一宗罪是拍馬屁拍在了馬腳上,第二第三其實就是「紫禁城騎馬」,屬于重臣應有的待遇。

和珅坐轎子進皇宮大內,也是乾隆皇帝特批的,而且這樣的人也不止和珅一個,乾隆五十五年上諭: 「內外文武大臣,特恩賞在紫禁城騎馬,用資代步。但年老足疾之人,上馬亦覺艱難,如大學士嵇璜雖經賞馬,仍恐難于乘馬。嗣后已經賞馬之大臣,因有疾艱于步履者, 仍加恩準令乘坐椅,旁縛短木,用二人舁行入直。」

和珅「取出宮女子為次妻」在當年根本就不叫事兒,且不說被淘汰出宮的女子連老百姓都可以娶回家當媳婦,就是皇宮在冊女子,皇帝一高興也會賞給王公大臣——別人娶得,為啥和珅娶不得?

其他前九宗大罪,細看起來也不過就是辦事出了紕漏,最多也就是交幾萬兩議罪銀子就能了事,怎麼就要了和珅的性命?

真正要了和珅性命的,是第十三到第二十:和珅蓋房子用了楠木,而且蓋得很大,大罪十三;建墳占地太多,裝修太豪華,大罪十四;第十五到第二十是家產太過豐厚:珍珠手串比皇帝還多,最大的珠子比皇冠上的還大,家里有數不清的大塊寶石、高檔服裝,還有三萬二千兩黃金、三百多萬兩白銀,在通州、薊州開了很多當鋪、錢莊,連他的家奴劉全,家產也價值二十萬兩白銀。

如果用米價換算,僅劉全的家產就值現在的兩億到六億。米價波動較大,我們還可以用當年的官員俸祿來換算:不算養廉銀,一品大學士年俸一百八十兩,七品知縣年俸四十五兩,劉墉干一千年,鄭板橋干兩千年,也掙不到劉全的家產——當然,人家劉墉也不是靠俸祿過日子的。

和珅這二十宗大罪,既沒有貪贓枉法,也沒有侵吞公帑,當然也沒有結黨營私,這一點嘉慶皇帝十分清楚: 「諸劾和珅者比于操、莽。直隸布政使吳熊光舊直軍機,上因其入覲,問曰:‘人言和珅有異志,有諸?’熊光曰:‘凡懷不軌者,必收人心,和珅則滿、漢幾無歸附者,即使中懷不軌,誰肯從之?’」

嘉慶君臣這番對話說得很明白:和珅光顧著自己貪了,根本就想到自己吃肉給別人喝湯,以至于連一個朋友都沒交下。所以和珅一旦失勢,就會墻倒眾人推,破鼓萬人捶,捶死拉倒。

看到這里,讀者諸君的耳邊肯定已經響起了郭德綱唱的太平歌詞: 「攢下了金山催命的鬼,交下了朋友護身的皮。」

和珅白手起家,攢下了敵國之富,最后卻連一個大錢都沒帶走,而且也只活了四十九歲,跟他同時期的劉墉活了八十五歲,紀昀活了八十二歲。

只有錢而沒有朋友,金山壓著的和珅其實是孤獨的:他效忠的乾隆皇帝把他養成了一只肥鴨子,就是留給兒子颙琰宰了吃肉的,他的幾個狐朋狗友在大難來臨之際,都是「死道友不死貧道」。

福長安、吳省蘭等人反戈一擊全身而退,特別是那個福長安,跟著和珅對付哥哥福康安,有親眼看著和珅被白綾縊死,然后就施施然出獄,當了圍場總管、馬蘭鎮總兵、古北口提督,屢屢犯事兒卻都沒被明正典刑——他跟嘉慶皇帝也算表兄弟。

和珅死了,死前還寫了好幾首讓人摸不著頭腦的絕命詩,但是讀來讀去,還是不如太平歌詞唱得好:花棺彩木量人的斗,死后只剩下半領席。空著手兒來,空著手兒去,縱剩下萬貫家財拿不得……

本文沒有替和珅抱屈的意思,清朝中衰于乾隆,和珅就是主要的虎倀和推手,他就是死一百次都不冤,半壺老酒要提請讀者諸君解答的是這樣三個問題:和珅積攢了數以億計的金銀,為什麼卻不能保全自己的性命?和珅富可敵國,為什麼連一個真正的朋友也沒有?像和珅那樣的高官,您是不是也知道幾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