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意濃,妾意濃,油壁車輕郎馬驄——康與之詞中的相思美感

里昂 2022/11/16 檢舉 我要評論

《憶秦娥·春寂寞》 康與之

春寂寞。

長安古道東風惡。

東風惡。

胭脂滿地,杏花零落。

臂銷不奈黃金約。

天寒猶怯春衫薄。

春衫薄。

不禁珠淚,為君彈卻。

很少去讀康與之的詩詞,翻開宋詞全集,看到這首《憶秦娥》,才注意到詞人康與之的詞音律嚴整,講求措詞。代表作為《卜算子》、《玉樓春令》《長相思》、《金菊對芙蓉》《風流子》、《減字木蘭花》、《滿江紅》、《憶秦娥》等。

「春寂寞。長安古道東風惡。東風惡。胭脂滿地,杏花零落。」讀這個詞,就會想起陸游《釵頭鳳》中一句詞。「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

東風本來是春的象征,美的化身。可在詞人的眼里,卻又是另一種象征。看看他們的東風惡,就不言而喻了。

陸游的《釵頭鳳》全首詞記述了詞人與唐琬的這次相遇,表達了他們眷戀之深和相思之切,也抒發了詞人怨恨愁苦而又難以言狀的凄楚心情。傷離別,離別總是在眼前,只能是長相思,而不能長相守,空留下滴滴淚痕在枕邊。

同為才華橫溢的康與之,沒想到對這一句「東風惡」也有同感。《釵頭鳳》中故人不在,春天、美麗也變得可惡和丑陋了,心情使然也。相同的意思,只是說的人不同而已。不過,這兩個人卻有很多驚人相似的地方。

康與之和陸游一樣,是一個性情中人,他這詞也是為一紅顏知己秦娥所寫。他們相逢在長安,秦娥為一青樓女子,康與之傾心于她的美貌和溫柔,曾經日夜陪伴,聽她彈琴,和她嬉戲。

原本約好康與之回老家后用重金來為她脫籍,沒想到,春去秋來,等他再來這里時,人已不在。閣樓里,胭脂依舊紅艷,春衫依舊薄。只是不見當初的人,細語相連。

夜晚,是寂寞的舞台,也是夢的繁衍。當夢破裂成為碎片時,傷心人只說天涯。憔悴了笑容讀這句「春衫薄。不禁珠淚,為君彈卻」,我不禁在想,在所有的情緒中,離別,應該算是一種凄美絕侖的感受吧!

不管是「勸君更進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的悵然,還是「蘭舟催發,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的未語淚先流的境界,無一不印證了:離別,是無奈,是傷感,是文人騷客百誦不厭的絕句!

有句話叫做「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這離別呢,能讓離別鉤了斷嗎?恐怕李白沒有想到過這一點吧!

長相思·游西湖

康與之 〔宋代〕

南高峰,北高峰,一片湖光煙靄中。春來愁殺儂。

郎意濃,妾意濃。油壁車輕郎馬驄,相逢九里松。

詞中「南高峰。北高峰。一片湖光煙靄中」,說的是在這一片湖光山色之中想起南齊錢塘名妓蘇小小的九里松外偶遇騎青驄馬之少年的故事,想來當年她對著這湖山勝景一定是春愁滿胸、情思綿綿吧!

相傳,南齊錢塘名妓蘇小小常乘油壁車欣賞西湖,一日在九里松(錢塘八景之一)外偶遇一騎青驄馬之少年,于是賦詩一首:「妾乘油壁車,郎騎青驄馬。何處結同心?西陵松柏下。」

康與之見后也作一曲《長相思》,當時還有很多詞人也為她的這詞和上一曲。鬼仙李賀的《蘇小小墓》歌道:「幽蘭露,如啼眼。無物結同心,煙花不堪剪。草如茵,松如蓋,風為裳,水為珮。油壁車,久相待。冷翠燭,勞光彩。西陵下,風吹雨。」

哀嘆芳魂不永,痛感死生異路,真情難酬。徐渭的《蘇小小墓》詩詠:「一杯蘇小是耶非,繡口花腮爛舞衣。自古佳人難再得,從今比翼罷雙飛。薤邊露眼啼痕淺,松下同心結帶稀。恨不癲狂如大阮,欠將一曲慟兵閨。」快意恩仇的情緒在流露著。

別說康與之依舊還在等待那已經忘記約定的女子,風塵仆仆,夕陽散盡,夜露閃爍。我想,千年的康與之也會感覺到冷,手如冰,沒了心。愛情總是最讓人心醉,相思讓人癡迷。蘇小小此刻又在哪里穿梭呢?

透過這詞,伴著久違的希冀緩緩,驀然回首,我也懂康與之的《長相思》只是為了雕刻纏綿,燃燒詩篇。他和蘇小小雖然遙遠相隔,但是彼此的心魂夢相依,蘇小小早就化做清風一縷。

康與之所思念的女子也輕輕停在緊閉的簾外,默默[呻·吟]。飄落的風景中,獨自漫步在通向希望的路途,康與之寫下一首《長相思》,讓彼此的記憶里能擁有亙古纏綿的詩篇。燈火闌珊處,春去幾載,滿地寂寞一紙書,哀愁又在心頭。思念,如酒濃烈。

康與之知道,今天的相逢,如若是緣,等待也就不會再成為寂寞,讓心無數次在漆黑的夜里彷徨。就算千里相隔,那女子也會和我想象的那樣幸福。

乍暖還寒的時候,說不盡的相思苦,潺潺地流。假如他真的為了這女子不顧一切,我怕康與之夢醒來時看見的是那女子無法掩飾的憂傷,讓他疼痛、顫抖、不能呼吸。前世,今生,思念,也就因為那短暫的交談,一番風露,獨占千年。

女子因為各種原因不能和康與之成家,彼此無緣。只有約定,沒有約會。

如果說邂逅是一種傷心的美麗,那麼他們之間的相逢就是那躲進河流的雨滴,只看見期待,沒有看見行蹤。康與之不得不把自己對她的思念撕碎成為飄飄的雪片,讓隨意的風遠遠地吹奏成一曲幽怨的笛聲穿透迷途。

思前想后,帶著萬般柔情,行走在時間隧道里。康與之的思緒開始繚亂,如這《風流子》:

結客少年場。繁華夢,當日賞風光。紅燈九街,買移花市,畫樓十里,特地梅妝。醉魂蕩,龍跳撝萬字,鯨飲吸三江。嬌隨鈿車,玉驄南陌,喜搖雙槳,紅袖橫塘。

天涯歸期阻,衡陽雁不到,路隔三湘。難見謝娘詩好,蘇小歌長。漫自惜鸞膠,朱弦何在,暗藏羅結,紅綬消香。歌罷淚沾宮錦,襟袖淋浪。

康與之還是在回憶,在沉醉,和那女子恩愛纏綿的日子。渴望著「潮本無心落又生,人自來還去」。無數個日夜,總是渴望奇跡能出現,希望上蒼能給予一個奇跡,讓他們能在狂風襲擊時相遇。可是歲月漫漫,一年又一年過去了,始終沒有相逢。

卜算子_潮生浦口云

作者:康與之

潮生浦口云,潮落津頭樹。潮本無心落又生,人自來還去。

今古短長亭,送往迎來處。老盡東西南北人,亭下潮如故。

《卜算子》一詞寫物是人非的滄桑變化之感,「潮本無心落又生,人自來還去」、「老盡東西南北人,亭下潮如故」等都是選取精當,語言完美的切題佳句。好一句「潮本無心落又生,人自來還去」,傻傻地用誠心祈求著上天,希望在第幾個花雨紛飛的季節,還能看見她的出現。

雖然如今嬌媚的女子已經像風箏斷了線,沒有任何信息相連,但是康與之總會在無數回憶里熱淚滿腮,只為了她的到來。可惜啊可惜,人去了就不再回。

綜觀康與之的所有詞,就會發現,他心里一直放不下的,還是那個和自己有過約定的女子,足可見他一生都還在愛著這個與他無緣的人。

也難怪,連書上都說,古人只道月殘,卻不知人寒。為這個女子,康與之不知寫過多少詩篇,散發的清香卻都被寂寞所替代。

一次次的回憶,心一次又一次被傷,不知道還能傷得多少次,怕是思念無限長。回憶過去的故事,又怎會讓她知道,康與之這樣尋尋覓覓,都是因為想遇著她,都是因為心太癡。

可惜,這樣一位癡情的男兒,在仕途上卻沒有宏圖,事實殘酷,高宗建炎初(1127)上「中興十策」不為用。為了生計,不得不依附當朝宰相秦檜,為秦門下十客之一,被擢為台郎。心甘情愿依附秦檜,可見他的愛國熱情也未必有多高。

當年李清照因失婚而要坐牢,需要找人幫忙解救時,就是康與之代表秦檜去衙門釋放的李清照。堂堂正正一個才華橫溢的詞人,竟然淪落到這樣的地步,也是一種悲哀,浪費了他一身的詩詞和筆墨。

作為一名杰出的詩人,因為需要依附宰相秦檜來生存,康與之免不了要為統治者服務,其詞多應制之作。很多作品都是歪曲現實,粉飾太平的。這和秦檜的親戚李清照比起來,又差多了。

李清照和秦檜雖為親戚,她從沒有為秦檜寫過朝政之詞。但是康與之卻以此為生,這也是康與之個性懦弱的表現。同為對祖國前途命運的深切憂慮和自己空抱一腔報國熱情的愁悶心情的詞人,從這個事實上來看,他與陸游有截然不同的人生觀念和態度。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關注遙山書雁,帶您領略文化的博大精深!

更多精彩:

人生悲苦之總合:李清照這首詞,短短6字,寫盡人生的悲苦與無奈

世人皆知李清照,無人念我朱淑真,如此才情卻被世人忘卻了千年

深閨高院不藏名,舊夢金石就相思——一代才女李清照詩詞里的悲歡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