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亮和趙云都有怨氣:丞相和五虎大將的爵位咋還不如五子良將?

我們細看三國三巨頭的封侯拜將操作方式,就會發現這三位都各有特點:劉備用人如積薪後來居上,曹操崽賣爺田不心疼,孫權口惠而實不至。

曹操是三國時期最大的爵位批發商,他手里攥著漢獻帝劉協這枚橡皮圖章,他想給誰封個關內侯、都亭侯、名號亭侯乃至鄉侯縣侯,給誰多少食邑,只需通過尚書令荀彧打個報告就行了——曹操說的話,在劉協那里就是命令,從來就沒有駁回過。

曹操在自己晉升魏公、魏王、加九錫的時候,也沒忘了給自己的弟兄們加官進爵,諸曹夏侯那就不用說了,我們熟悉的五子良將,在曹操陣營只算二級武將(頂級為諸曹夏侯),但他們的爵位卻都比諸葛亮和五虎大將還高,您說諸葛亮能滿意嗎?趙云能沒有怨氣嗎?

說出來大家可能不信:劉備稱帝,居然沒有給諸葛亮和趙云封侯,而且也沒有讓丞相諸葛亮開府,而丞相開府封侯是漢朝兩大慣例,劉備一下子打破兩條慣例,是太小氣還是對諸葛亮不放心,那就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了。讀者諸君看到劉備對權位和爵位的態度,肯定會想起漢太祖高皇帝劉邦和西楚霸王項羽,還會想起一個成語——沐猴而冠。

跟劉備舍不得放權封爵不同,曹操在這方面可謂大手大腳,五子良將在建安二十五年前都獲得了極高的官爵:張遼為都鄉侯,食邑一千六百戶;樂進于建安二十三年辭世,但也已受封食邑一千二百戶的廣昌亭侯;斷送七軍并向關羽叩首請降的于禁,也在建安二十一年受封左將軍、假節鉞,益壽亭侯,食邑一千二百戶;張郃徐晃就更不用說了,五子良將當四方將軍幾乎是標配,而且每次曹魏有喜事,他們都普調一級,即使諸葛亮的「武鄉侯」是縣侯,也大不過張遼、張郃、徐晃的爵位。

很多人都說諸葛亮的「武鄉侯」是縣侯,這肯定是一種誤解:劉備稱帝,并沒有給諸葛亮封侯,也沒有讓這位「開國丞相」開府,諸葛亮封侯開府,那是劉備死后的事情了: 「建興元年,封亮武鄉侯,開府治事。頃之,又領益州牧。」

漢朝丞相封侯是慣例,但是劉備偏偏不守規矩,他當了皇帝,不但不給丞相諸葛亮封侯,還不讓他開府治事,這份小家子氣,不知道會不會被曹丕和孫權笑話。

劉備活著的時候,諸葛亮既沒有爵位,也沒有自己的辦事機構,就是劉備讓他干啥就干啥,其職權跟劉備進位漢中王時封的「軍師將軍署左將軍府事府事」差不多。

說起諸葛亮在劉備稱王后當的那個官職,也真讓人哭笑不得:劉備和孫權、劉璋互相吹喇叭抬轎子,左將軍職銜早就棄如敝履,當時劉備的腦袋上戴了一大堆帽子,先是荊州牧(孫權承認),后是大司馬領司隸校尉(劉璋「推」的),最后干脆任命自己為漢中王。

很多人都說劉備不給漢壽亭侯加官進爵,是因為漢中王的最高權限就是封亭侯、四方將軍,可是大家仔細想一想:諸侯王無權給屬下封鄉侯,卻又為何有權給自己封王?

其實劉備不管封啥爵位都是僭越,漢朝的規矩,在他眼里早就一文不值了。既然已經不必顧及那麼多規矩,他就是給諸葛亮、關羽、張飛、趙云封個鄉侯縣侯又能如何?

劉備當了皇帝,也沒有變得大方一點,他不但沒有像曹魏那樣給屬下普調一級,而且封侯的上限,也僅僅是鄉侯:張飛西鄉侯、車騎將軍領司隸校尉,馬超為驃騎將軍領涼州牧、斄鄉侯,而我們認為必然封侯的諸葛亮和趙云,連個關內侯爵位都沒給,鎮守漢中勞苦功高的魏延,當然也沒有封侯。

劉備駕崩,劉禪繼位,軍政大權全由諸葛亮執掌,終于可以開府治事的諸葛亮,才主持給少數幾個功臣宿將調了一級:趙云為中護軍、征南將軍,封永昌亭侯,遷鎮東將軍;魏延在建興元年的爵位,比趙云還低半級,只是個都亭侯。

諸葛亮和劉禪封魏延為都亭侯,而不像趙云那樣受封名號亭侯,看來劉備的小氣作風,繼任者一時半會兒還真不好翻盤。

普調官爵,在曹魏和孫吳是慣例,但是劉備劉禪的蜀漢卻從無普調一說,每次都是扣扣搜搜地封賞幾個有名無實的頭銜,這一點關羽等人要是不郁悶才怪了呢:關羽受封襄陽太守的時候,襄陽在曹操手里,馬超受封涼州牧,而涼州從來就沒歸過劉備。

我們老家殺豬請客,講究的是「寧落一屯,不落一鄰」。這道理張飛肯定懂,但是織席販履出身的劉備肯定不懂,他講究的是錙銖必較省一點是一點,走路不撿錢就算丟了。

我們細看劉備手里有錢是怎麼花的: 「益州既平,賜諸葛亮、法正、飛及關羽金各五百斤,銀千斤,錢五千萬,錦千匹。」

這種賞賜看起來不少,但卻沒有做到雨露均沾,把手下文臣武將無形中分成了三六九等,而這些賞賜金錢,也是慷他人之慨,而且後來還薅了蜀中百姓的羊毛: 「初攻劉璋,備與士眾約:‘若事定,府庫百物,孤無預焉。’及拔成都,士眾皆舍干戈,赴諸藏競取寶物。軍用不足,備甚憂之。巴(劉巴)曰:‘易耳,但當鑄直百錢,平諸物賈,令吏為官巿。’備從之,數月之間,府庫充實。」

同等重量的銅,劉備鑄成大錢,馬上身價百倍,而蜀中百姓的家產,一下子縮水了百分之九十九:古代貨幣政策是「金本位」或「銅本位」,銅與錢基本等值,劉備鑄造當百大錢,是一種鷺鷥腿上劈精肉的盤剝。

我們可以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一百枚五銖錢可以買一匹蜀錦,這是因為鑄造一百枚五銖錢的銅原本就值那麼多,而現在劉備用五枚五銖錢的銅鑄造的當百大錢,就從老百姓手里買走了這匹蜀錦,而老百姓拿著這五枚當百大錢,到曹魏掌控的中原地區,卻連一匹蜀錦用的染料都買不到——人家認的是銅的分量,才不管你虛標了多大面值。

關羽在荊州收到的錢五千萬,到襄陽樊城去買東西,只能當五十萬,這跟孫權鑄造「大泉五百」、「大錢當千」是一個道理,都是薅老百姓的羊毛。

劉備的慷他人之慨撒錢,也不是撒給所有的人,至于官爵,那更是恨不得攥出汗來也不撒手,這不禁讓人想起了楚漢相爭時的項羽,韓信和陳平對此都深有感觸: 「項王見人恭敬慈愛,言語嘔嘔,人有疾病,涕泣分食飲,至使人有功當封爵者,印刓敝(摩挲致損) ,忍不能予(舍不得給出去) ,此所謂婦人之仁也……項王為人,恭敬愛人,士之廉節好禮者多歸之。至于行功爵邑,重之,士亦以此多不附······項王不能信人,其所任愛,非諸項即妻之昆弟,雖有奇士不能用。」

劉備陣營人才匱乏,曹操麾下人才濟濟,這跟漢獻帝在誰手里關系不大。當時的大漢天子就是個排位,誰也不拿他當回事,給誰封什麼爵位,都是曹操劉備孫權說得算。

劉協給關羽封的那個漢壽亭侯,也沒多少含金量,誰都知道那就是曹操的人情——說關羽珍惜大漢天子親封的爵位,是對當時的局勢不了解,所謂「降漢不降曹」也不過是借坡下驢,曹操對此毫不諱言:「我就是漢,降漢就是降曹。」

把劉備和項羽一對照,我們就想起了那句成語:「沐猴而冠」。這句話不是猴子洗澡戴帽子,而是「獼猴戴上帽子裝人也不像人」。

織席販履的劉備用做小買賣的方式來管理官爵,顯然是格局小了:看起來很仁厚,其實很吝嗇。

劉備封侯賞金,看人下菜碟,這讓我們又想起了另一個故事: 「將戰,華元殺羊食士,其御羊斟不與。及戰,曰:‘疇昔之羊,子為政,今日之事,我為政。’與入鄭師,故敗。」

華元是春秋時期宋國六卿之一,也是歷事昭公、文公、共公、平公的「四朝元老」,更是宋軍統帥,卻因為少給了車夫一碗羊羹,結果交戰時那車夫直接把車開進鄭軍陣中,華元也成了俘虜。

賞五人重金,黃忠沒有,馬超沒有,趙云沒有,擺明了在劉備心目中,只有這個五個人才是他最看重的,而這五個人中,法正的風評一直不佳,甚至有人說法正就是劉備朝堂上的奸佞,甚至可以與後來的陳祗有一拼——很有能力,但人品很差。

劉備把劉焉劉璋兩代的家底掏空,卻也僅僅賞賜了諸葛亮關羽等五人,地位比諸葛亮高的糜竺,卻啥也沒撈著,劉備這不是落一鄰,而是把大半個村子都忘了。

劉備舍得拿別人的錢送禮,但是對爵位和官職卻極其吝嗇:你都給自己戴上漢中王乃至皇帝的帽子了,諸葛亮和趙云卻連關內侯都不賜,張飛馬超一個車騎將軍一個驃騎將軍,居然也只是西鄉侯和斄鄉侯,再看看曹操麾下的五子良將,雖然最大也就是四方將軍,但卻個個是縣侯。

我們細看《三國志·卷十七》,就會發現繼承魏王爵位和篡漢之后,每次都給所有的人普調了一級,五子良將中尚存的張遼、張郃、徐晃從亭侯晉升鄉侯、再晉升縣侯: 「文帝即王位,(張遼)轉前將軍,分封兄汎及一子列侯,文帝踐阼,封晉陽侯,增邑千戶,并前二千六百戶;文帝即王位,以郃為左將軍,進爵都鄉侯,及踐阼,進封鄚侯,明帝即位,益邑千戶,并前四千三百戶。;文帝即王位,以晃為右將軍,進封逯鄉侯。及踐阼,進封楊侯,明帝即位,增邑二百,并前三千一百戶。」

這樣一比較,曹操父子和劉備父子的格局高下立判——不要拿蜀中地盤小說事兒,擁有西川和漢中的劉家小朝廷,幾個縣侯還是封得起的,而且封縣侯也未必要把整個縣都劃成那人的食邑,很多時候,縣侯、鄉侯、亭侯不過是個榮譽稱號而已,「食邑」可能還在敵人手里呢。

馮唐易老,李廣難封。趙云受封永昌亭侯的時候,應該已經六十開外了,而他和諸葛亮在進取西川時所立的戰功,早就夠了封侯標準: 「趙云自江州分定江陽、犍為,飛攻巴西,亮定德陽。」

下一城、斬千人即可封侯,黃忠斬殺夏侯淵就賜爵關內侯,趙云和諸葛亮都攻下了一兩個郡,卻啥爵位都不封,這話傳出去好說不好聽——諸葛四友中有三個投奔了曹操,其中深層次的原因,不知道劉備考慮過沒有。

不管怎麼說,蜀漢一流的五虎大將,爵位都不如曹魏二流的五子良將,在筆者看來,劉備是窮怕了,而曹操則是大手大腳慣了。

筆者對三國正史并不精通,對漢朝的官制也不太了解,所以最后還是要請教讀者諸君:五子良將活到曹丕稱帝的都封了縣侯,劉備稱帝后,為何不給諸葛亮和趙云封侯?為何只封張飛馬超為鄉侯?如果您坐在劉備的位置上,會給諸葛亮和五虎大將加封什麼樣的官爵?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