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詩人白居易最愛的女子,40歲未嫁—《長恨歌》背后的隱秘情事

里昂 2022/11/16 檢舉 我要評論

《潛別離》 唐·白居易

不得哭,潛別離。

不得語,暗相思。

兩心之外無人知。

深籠夜鎖獨棲鳥,利劍春斷連理枝。

河水雖濁有清日,烏頭雖黑有白時。

惟有潛離與暗別,彼此甘心無后期。

這是作者與戀人離別時,生怕驚動別人,不敢哭不能說話的場景。那是痛苦到極致,壓抑到極致的感情。

古代男性詩人中,多情的很多,癡情的卻很少。他們大多愛上一個又一個,那深情的詩句,也是寫給了一個又一個的女人。可這首詩的作者,卻是癡情到老的男性詩人。一生里,他只愛了一個女子,而那個女子,也一生只愛了他一個。

一次次的離別,一次次的痛苦。他反抗過,掙扎過,想和她共結連理,但那迂腐頑固的門第觀念,讓他們始終無法在一起。

非她不娶,不然就不成親。

他以這種方式抗爭。

雖然最終,將近四十還孑然一身的他,在母親的以死相逼下,不得不另娶他人為妻,但他對她的愛,卻絲毫沒有因為娶了別人而減弱。

幾年后,在他蒙冤被貶的途中,遇到了她,他們潸然淚下,哭得肝腸寸斷。那時候,她已經40歲了,因為他,終生未嫁。

自從他們那次偶遇后,便沒再見,各自回到了自己的人生軌道。他們做不到拋開一切去私奔,他們全都背負著各自的責任。

晚年時,他四下尋找她,她卻像從他的人生里消失了一樣,始終找不到。

即使如此,他依然用一生,愛著她,雖然只能隱藏在心,表露在詩詞里。

這位癡情的詩人就是白居易,而他深愛一生的女子就是東鄰女湘靈。

他們感天動地、至死不渝的愛情,雖然未得正果,但也像白居易的那首《長恨歌》里所寫:在天愿作比翼鳥,在地愿為連理枝。

情愿相信,這一生他們沒有在一起,下一世,一定會尋找到對方,并續寫這段未了緣的。

一生中,總有些人悄然而來,悄然而去;也有些人,來了就留下,靜靜守候;更有些人,來時如狂風席卷,走時如颶風呼嘯。

那位叫湘靈的女孩,就是以悄悄的方式,進入白居易的生活的,自此便駐在了白居易的心里。

白居易生于公元772年,祖父白湟和父親白季庚既為小官吏,又是詩人。因此,他自小就讀了很多書。

他出生不久后,因為父親工作的原因,全家從鄭州遷居徐州。可是到徐州不久,又發生戰亂,他們又舉家遷往宿州的符離。

也就是在符離,他遇到了一生的最愛。

她是鄰居家的女兒,像她的名字湘靈一樣,水靈靈的。她的天真、純樸和善良,讓初到符離的他,感受到了不一樣的溫暖。

從少不更事的游玩嬉戲,到慢慢成長為少男少女,他們看對方的眼神,有了異樣。

兩個人漸生情愫,互相愛慕。

一起仰望天空賞月,看那繁星點點,成了他們最幸福的時刻。15歲的湘靈,用她的羞澀和火辣辣的眼神,表達了對他的愛慕;而他,也用他最擅長的詩詞,向她表白。

《鄰女》

娉婷十五勝天仙,白日嫦娥旱地蓮。

何處閑教鸚鵡語,碧紗窗下繡床前。

15歲的她亭亭玉立,美若天仙。那清脆悅耳的聲音,如銀鈴般動聽。

想必那時候,白居易對她的喜歡,已經到了眼里全是她的美貌,耳朵里全是她的聲音的地步。在他的眼里,她就是天仙,就是嫦娥。

他喜歡她,她更喜歡他。白居易的才華,讓湘靈傾心。可她也擔心,她不會被白家接受。

她的擔心成真了。

即使他們一個有情,一個有意,青梅竹馬長大,他們的愛情也依然遭到了白居易母親的堅決反對。

白家即使再衰落,也是官家出身,書香門底,怎麼可以娶一農家女子?門不當戶不對的。

白居易的母親,對兒子抱有很大期望,她希望他能重振白家門楣,光宗耀祖。

相愛中的兩個人,是什麼也不顧的。明著不敢見就暗著見,不敢說話就用眼神傳情。家人的阻攔,斬斷的只是他們的相見,斬不斷他們彼此深愛的那顆心。

或許是因為白居易的父母想將他和湘靈分開,也或許真是因為生計問題,總之,白居易不得不離開符離去江南。

離開前,他們難分難舍,互訴衷腸,發誓不負少年之約。

此后,白居易輾轉去了很多地方,洛陽、襄陽、浮梁。不過,不管去什麼地方,不變的是他心里的那個姑娘。湘靈的一顰一笑,一言一行,都深深地印在了他的心里。

沒有她的路上,寂寞又辛苦,她成了他堅持下去的理由。抑制不住思念時,他就為她寫詩,《寄湘靈》、《寒閨夜》、《長相思》,都是那時候所寫。

《寄湘靈》里那「淚眼凌寒凍不流,每經高處即回頭」,表達了他對她的不舍。

路上,他流著淚,每到一個高處,都要站上去,遙望家鄉的方向。明知不可能看到她,還是禁不住地回頭。

《寒閨夜》里,「籠香銷盡火,巾淚滴成冰「,那思念她的眼淚,因為寒冷,全都結成了冰。

然而,即使再不舍,再相思,又能怎麼樣呢?他們的戀情,注定只是一場苦戀,是「思悠悠,恨悠悠,恨到歸時方始休。」

白居易發奮讀書,考取功名,也許是想讓父母滿意。

離開湘靈的日子里,白居易將所有的時間都用在了讀書上。終于,貞元十六年初,29歲的他考上了進士,走上了仕途之路。

29歲,在那個年代,很多人已經孫子都有了,可白居易還是孤單一個人。

之前,父母也曾為他物色了很多門當戶對的女子,但都被他以要讀書為由拒絕了,他的心里只有湘靈。

上任前,他回了趟符離。這次回家,他是帶著任務的。他想央求父母答應他,讓他娶湘靈。

那時候的白居易,以為自己考上了進士,父母一高興,就會答應他的乞求。誰料,母親不僅沒有答應,而且找出了種種借口要舉家搬遷。

她怎麼能讓區區一個農家女子,毀了兒子的前程?此刻的她,比任何時候都不想兒子與湘靈有所瓜葛。

好不容易進入仕途,她的兒子需要人來提攜,而湘靈家,沒有那個能力。兒子的癡情,讓她擔心,為了讓他們永不相見,只有遠離這個地方。

白居易沒想到,他不僅沒能說服母親,而且連見湘靈的機會都沒有了。

在愛情上,白居易是懦弱的。他不敢反抗,只有在無用的掙扎后,痛苦離開,也就是在離開前,他寫下了潛別離:

不得哭,潛別離。

不得語,暗相思。

兩心之外無人知。

深籠夜鎖獨棲鳥,利劍春斷連理枝。

河水雖濁有清日,烏頭雖黑有白時。

惟有潛離與暗別,彼此甘心無后期。

兩個人偷偷相見,怎麼能大聲哭?哭聲是會驚動母親的。也不能說話,想說的話太多,不知從何處說起。只能「無語話凄涼」,暗自相思。

兩個人的心事,除了他們之外,還有誰能知?無人能懂。

和她告別后的深夜,他像一只孤獨的鳥,獨自棲息在枯枝上,想著她。美好的感情,無奈卻要被門弟觀念斬斷。他和她,又有什麼辦法呢?

河水雖然有時會混濁,但有時候也會清澈。頭上的頭髮,有黑的時候,也有白的時候。只有他們的分離,沒有再見的可能。

白居易寫這首詩的時候,痛苦之極,因為他們都知道,他們的結合,無望了,

即使如此,白居易還是以自己的方式,做著抗爭。既然母親不答應他娶湘靈,那他就誰也不娶。

可就像陸游,不得不遵從母親,和唐婉分開另娶其他女子一樣,白居易也不得不妥協,因為母親以死相逼。

他不能因為愛情,讓母親送了命。

37歲那年,白居易成了親,娶了他不愛的楊氏,算是了了母親的一個心愿。

可就算已娶妻,白居易還是止不住對湘靈的思念。在一個冬至夜,他寫了首《冬至夜懷湘靈》,里面有句是:「何堪最長夜,俱作獨眠人。」

縱然有嬌妻在旁,他也是個獨眠人。沒有湘靈的每一天,都是孤獨的。

這樣看來,白居易的妻子楊氏也是那個時代的犧牲品,嫁給了一個不愛她的男人,那痛苦只有她自己知道。

公元815年,白居易44歲。是他的思念,感動了上天嗎?竟然在他被貶江州司馬途中,與湘靈偶遇。那時候,湘靈已經四十歲了,依然獨身。

她的心已經給了白居易,怎能裝得下別人?

逢舊

我梳白發添新恨,君掃青蛾減舊容。

應被傍人怪惆悵,少年離別老相逢。

一個滿頭白發,一個美貌盡失,他們在青春年華時離別,卻在這樣的時候相逢,除了惆悵,還有什麼?

這首詩除了感慨就是無奈。

此次相見后,他們沒有再見過。不過,不管是白居易還是湘靈,都沒有刻不在思念對方。

又一個十年過去,53歲的他,在杭州刺史的任期結束,回京途中,轉道去了符離老家,可湘靈一家都不在了,打聽情況,無人知曉。

他們,就這麼永遠失去了聯系。

此后,白居易一直郁郁寡歡,直到去世。

那首有名的《長恨歌》的最后四句,「在天愿作比翼鳥,在地愿為連理枝。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與其是在講述唐玄宗和楊貴妃的愛情,倒不如說是在說他和湘靈的愛情。

雖然他們至死都沒能在一起,但他們的心,沒有一刻旁落他人。

白居易和湘靈,是緣分太淺,抑或是福分太薄?只能被硬生生地拆散,留下疏影話凄涼。

分離的痛苦,相思的愁苦,他們只能各自承受。雖說白居易為湘靈寫了

無數首詩,但這些詩作,依然無法讓他得到一份屬于他的愛情。

前世與你擦肩,錯過了一世纏綿。今生尋你,只是為了了卻前緣。

白居易的一生,似乎都是在思念和尋找中度過的。失去了她,他一生都在獨自浮世清歡。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關注遙山書雁,帶您領略文化的博大精深!

一生愛花成癡——白居易詠花詩所蘊含的情與志

慧極易傷,情深不壽,納蘭性德詩詞中的情與志

易求無價寶,難得有心郎——唐朝女冠詩人魚玄機驚艷、落寞的一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