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名石碣能騙過魯智深,騙不過武松等三位好漢,他們為何不拆穿?

梁山一百單八將的排名,有些人得了便宜,有些人受了委屈,就以登州派為例:領軍人物病尉遲孫立在地煞副將中排名第三,而小跟班解珍解寶去位列天罡正將,排名尚在浪子燕青之前。

功勛元老豹子頭林沖排在降將大刀關勝之后,寸功未立的美髯公朱仝力壓花和尚魯智深行者武松一頭,撲天雕李應武功一般(被祝彪一箭撂倒,和劉唐穆弘三人合戰盧俊義不勝,李逵、魯智深、武松跟盧俊義都是單打獨斗),居然能在大排行上位列第十一。

座次排序多有不公,但卻無一人敢反對,是因為這是「上天的安排」,宋江也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并表示這既然是「天意」,他也只好遵從: 「何道士辨驗天書,蕭讓寫錄出來。讀罷,眾人看了,俱驚訝不已。宋江與眾頭領道:‘鄙猥小吏,原來上應星魁……眾頭領各守其位,各休爭執,不可逆了天言。’眾人皆道:‘天地之意,理數所定,誰敢違拗!’」

宋江這一手果然高明,一塊「天降石碣」就把桀驁不馴的山賊水匪、變節軍官、土豪劣紳、貪官污吏都擺平了。

那份石碣排名是真是假,除了五個參與者,至少還有三位好漢心中有數,但官場和江湖都講究花花轎子人抬人、看破不說破,所以盡管心知肚明,也只能三緘其口。

梁山好漢知而不言,后人卻不必顧忌,李卓吾先生兩問一嘆,就揭穿了「天降石碣」的真面目: 「梁山泊如李逵、武松、魯智深都是莽男子漢,不以鬼神之事愚弄他,如何得他死心塌地?

「妙哉!吳用石碣天文之計,真是神出鬼沒,不由他眾人不同心一意也。眼見得蕭讓任書,金大堅任刻,做成一碣,埋之地下,公孫勝作法,掘將起來,以愚他眾人。

「既有黃金五十兩,人人都是何道士了。不然,何七日之后,定要懇求上蒼,務要拜求報應哉?」

也難怪李卓吾先生兩問一嘆,宋江吳用等人編造的石碣天書,實在是留下了太多破綻,而且種種跡象表明,宋江剛上梁山,就已經有了取代晁蓋、獨霸梁山、推翻趙佶的打算,他的編造「玄女天書」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露出了馬腳:當時「天降石碣」連個影兒還沒有呢,他咋知道吳用是天機星?

宋江「預知」吳用是天機星,這在水滸原著中有明確交代:九天玄女告誡宋江「此書只可與天機星同觀」,宋江回到梁山,除了陪晁蓋喝酒,就是「與吳學究看習天書」。

宋江考不中秀才舉人進士,所以只好委身為吏,而一旦為吏,就失去了參加科考的資格,宋江要想改變命運,就只能走歪門邪道了。所以我們有理由相信,宋江在心里早已盤算了千百遍,要給自己編造出一個唬人的身份——當不了郭靖,也要當一回郭京。

雖然沒讀多少正經四書五經,但是雜書卻看了不少,宋家起碼是知道北斗叢星中有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的,所以他拉攏吳用的方式,就是「封」其為天機星——當時他們還不知道大名府有個玉麒麟盧俊義,他可以忽悠吳用,說晁蓋是天魁星,而自己是天罡星,天機星位列第三,正好跟當時的座次吻合。

宋江上梁山之后,林沖構想的「晁蓋、吳用、公孫勝鼎足而三」的格局被打破,公孫勝被排擠出了核心決策圈,所以他就卷鋪蓋走人了。

在「天降石碣」出現之前,公孫勝又回來了,并且在「尋找」石碣的過程中起到了關鍵作用——對一個修煉已有小成的公孫勝來說,制造火球等幻術,可謂易如反掌。

所以李卓吾先生斷定石碣出自五人密謀:宋江創意,吳用安排,公孫勝變戲法,金大堅和蕭讓各司其職。

石碣出現,沒有多少文化的草莽好漢和官府中人可能會如墜五里云霧,但是江湖上還有這樣一句話:「都是一個山上的狐貍,你跟我講什麼聊齋?」

宋江吳用等人的聊齋話術(篝火狐鳴、魚腹丹書),并不能瞞過所有梁山好漢的眼睛,他們能騙過粗獷豪邁的花和尚魯智深,卻騙不過江湖經驗極其豐富的行者武松。

行者武松在江湖漂泊多年,靠的就是一對專打好漢的拳頭和一雙洞察人心的眼睛,宋江吳用等人的鬼蜮伎倆,當然瞞不過見多識廣的武松,但是武松并不會將這把戲當眾拆穿。

武松不拆穿石碣偽裝,第一個原因,是他欠了宋江兩個大人情,宋江坐梁山頭把交椅,也是武松一開始所希望的,所以當宋江假意讓位給盧俊義的時候,武松和魯智深才會表示反對: (武松) 哥哥手下許多軍官都是受過朝廷誥命的,他只是讓哥哥,如何肯從別人?(魯智深) 若還兄長要這許多禮數,灑家們各自撒開!」

武松知而不言的第二個原因,就是他很珍惜弟兄們在一起大碗喝酒大塊吃肉的快活,他也希望大家心往一處想勁兒往一處使,能轟轟烈烈干出一番大事業來。

事實上宋江原本也是想帶著眾好漢打天下的,他高唱招安論調,可能只是一種試探,所以魯智深武松硬懟,李逵撒潑,都沒有受到處罰。

宋江在公示石碣天文后,還弄出了只有天子才可以有的排場: 「設飛龍飛虎旗、飛熊飛豹旗,青龍白虎旗,朱雀玄武旗,黃鉞白旌,青幡皂蓋,緋纓黑纛;中軍器械外,又有四斗五方旗,三才九曜旗,二十八宿旗,六十四卦旗,周天九宮八卦旗,——一百二十四面鎮天旗,盡是侯健制造。金大堅鑄造兵符印信。一切完備。選定吉日良時,殺牛宰馬,祭獻天地神明。掛上忠義堂斷金亭牌額,立起‘替天行道’杏黃旗。」

建天子旌旗,色用杏黃,這在當時就是謀大逆的表現,而「替天行道」則是皇帝職責——皇帝號稱天子,工作就是替老天爺管理人間,宋江不但用了天子儀仗,而且要搶趙佶飯碗,這種做派,魯智深和武松都不反對,公孫勝下山的真實目的,可能也正是如此。

如果宋江堅守初心,「血染潯陽江口」、「敢笑黃巢不丈夫」都付諸實施,武松是會一直支持他的,魯智深當然也不會反對,入云龍公孫勝本意如此,當然也會鼎力相助。

除了五個參與者心知肚明,武松看破不說破,在梁山好漢中,至少還有兩人能識破石碣玄機,其中一個當然是跟武松一樣目光敏銳的浪子燕青,他在智多星智賺玉麒麟的時候,就表現得很精明: 「休信那個算命的胡講,小乙可惜不在家里,若在家時,三言兩句,盤倒那先生,倒敢有場好笑。」

沒上梁山時,浪子燕青可以拆穿吳用的障眼法,但是上了梁山之后,他和盧俊義主仆二人寄人籬下,必須謹言慎行,如果他多嘴多舌,不但自己小命不保,就是他的主人盧俊義,也會被當做異己除掉。

燕青百伶百俐,當然不會做出討人嫌的傻事,他最后連盧俊義都不管了,挑著一擔金銀飄然而去,就是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除了不想說的武松,不敢說的浪子燕青,還有一位梁山好漢也能看出石碣純屬偽造,但他卻不能說——此人就是曾在芒碭山坐頭把交椅的的混世魔王樊瑞。

樊瑞的法術,在梁山上僅次于入云龍公孫勝,那種初級火球術他也會,但是他曾經殺過一千五百梁山嘍啰,屬于「戴罪之身」,而且他也算公孫勝的半個徒弟,師父造假,他這個當徒弟的怎能揭穿?

大家都是靠障眼法吃飯,樊瑞揭穿公孫勝,就等于砸了自己的飯碗——現在的魔術表演行當,揭穿別人和泄露秘訣也都是犯了大忌。

石碣天書純屬偽造,除了公孫勝等五個制造者,還有武松、燕青、樊瑞這三個知情人,但是他們一個不愿說,一個不敢說,一個不能說,于是宋江就坐穩了梁山頭把交椅。

其實細想起來,偽造石碣天書并不算什麼不可接受的事情,這套把戲,很多蓋世梟雄和「開國之君」都玩兒過,從篝火狐鳴魚腹丹書到蒼天已死黃天當立,從斬蛇起義到「代漢者當涂高」,很多人都把此術修煉得爐火純青。

如果宋江一直扛著「替天行道」的大旗,以改朝換代為目標,跟朝廷死磕到底,那麼他的「玄女天書」和「天降石碣」就會被傳為美談,但是宋江先硬后軟,從寫反詩到受招安,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這就讓人不可接受了。

宋江硬扛下去能否龍飛九五,這個問題不好解答,所以咱們還是來討論一些比較有趣的話題:宋江、吳用、公孫勝、蕭讓、金大堅等五人偽造石碣天書,除了武松、燕青、樊瑞,還有哪些梁山好漢能窺破玄機?那些識破宋江吳用伎倆的梁山好漢,為什麼不站出來拆穿?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