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京不知情,童貫沒參與,高俅背黑鍋:是誰毒殺了宋江和盧俊義?

要是不細看水滸原著,就會認為宋江是死于蔡京、高俅、童貫這些仇人之手——梁山軍兩敗童貫、三敗高俅、殺了高唐知府高廉、洗劫了蔡京女婿鎮守的大名府,可算是把朝中大佬得罪苦了。

讀者諸君都知道,在有皇帝的時代,謀殺朝廷官員都等于謀反,輕則抄家斬首,重則凌遲滅族。宋江是武德大夫、楚州安撫使兼兵馬都總管,是一個有資格被稱為「使相」的封疆大吏,就是借給蔡京高俅童貫幾個膽子,他們也不敢冒著被抄家滅族的風險去殺一個已經向他們屈膝投降的宋江——自古昏君奸臣都怕死,這種滅門之禍,他們是絕不會主動招惹上身的。

如果我們細看水滸原著,就會發現宋江被毒殺這件事,蔡京根本就不知情,童貫也沒參與,連高俅也不過就是個背黑鍋的,于是問題出來了:那究竟是誰毒殺了宋江和盧俊義?

筆者沒有替奸臣們辯解的意思,本文之所以深挖幕后主使,也是為了證明一個很多人都忽略了的事實:在當時的朝堂上,還有比蔡京高俅童貫還壞的人,而且這樣的人不止一個。

蔡京并不知道有人要毒殺宋江盧俊義,最早密謀此事的人,第一個要瞞住的人就是蔡京。

要除掉宋江,首先要剪掉他的臂膀盧俊義,于是有人給高俅出主意: 「我有一計,先對付了盧俊義,便是絕了宋江一只臂膊。這人十分英勇。若先對付了宋江,他若得知,必變了事,倒惹出一場不好。」

這人的計劃,是先安排幾個廬州軍漢舉報盧俊義有造反圖謀,把盧俊義招進京城,在賜予的御膳中加進水銀——并不一定要他死,只要他失去戰斗力就行: 「排出幾個廬州軍漢,來省院首告盧安撫招軍買馬,積草屯糧,意在造反。便與他申呈去太師府啟奏,和這蔡太師都瞞了。等太師奏過天子,請旨定奪,卻令人賺他來京師。待上皇賜御食與他,于內下了些水銀,卻墜了那人腰腎,做用不得,便成不得大事。再差天使,卻賜御酒與宋江吃,酒里也與他下了慢藥,只消半月之間,一定沒救。」

給高俅出主意的人叫楊戩,此人在《宋史》中與童貫同傳,都在卷四百六十八·列傳第二百二十七: 「少給事掖庭,主掌后苑,善測伺人主意。」

楊戩與梁山、宋江可以說是遠日無怨近日無仇,他要弄殘盧俊義、弄死宋江,還特別強調要「 和這蔡太師都瞞了」,擺明了是拿蔡京當槍使。

蔡京也真的按照楊戩的設計,拉上了童貫一起去找宋徽宗趙佶,但這有「公相」「媼相」之稱的兩位大奸臣,還真沒想弄死了盧俊義,他們給趙佶的建議,是調查安撫: 「陛下親賜御膳御酒,將圣言撫諭之,窺其虛實動靜。若無,不必究問。亦顯陛下不負功臣之念。」

看起來趙佶真的變成了提線木偶,而奸臣們的膽子也真比天大: 「高俅、楊戩,已把水銀暗地著放在里面,供呈在御案上。天子當面將膳賜與盧俊義,盧俊義拜受而食。」

敢把劇毒的水銀擺上皇帝御案上,并由皇帝親賜給盧俊義——如果皇上嘴饞嘗了一口怎麼辦?

皇上把自己吃著香的食物賜給臣子,是比賜食更高的禮遇,高俅楊戩就不怕趙佶中毒?水銀放在熱飯菜中,一定會有水銀蒸汽揮發(不熱也揮發),高俅楊戩此舉,無異于在變相毒殺趙佶。

盧俊義吃了「水銀拌飯」,還沒回到廬州,就掉進淮河淹死了。盧俊義之死,恰好給了高俅楊戩實施下一步計劃的借口:「 今盧俊義已死,只恐宋江心內設疑,別生他事。乞陛下圣鑒,可差天使,赍御酒往楚州賞賜,以安其心。」

據說趙佶在聽到高俅楊戩建議的時候,并沒有當場答應,而是沉吟了許久: 「欲道不準,未知其心,意欲準行,誠恐有弊。」

趙佶沉吟許久,終于下定決心: 「遂降御酒二樽,差天使一人,往楚州,限目下便行。」書中說的這個「天使」,當然是沒翅膀的,但卻一定是皇帝近臣,同時也是 「高俅、楊戩二賊手下心腹之輩」。

趙佶別人不派,偏偏派跟高俅楊戩有關系的人去送酒給宋江,這說法很難令人置信。誰都知道在封建社會,近侍結交外臣都是死罪,太尉高俅和宦官楊戩密謀,如果被皇帝知道,輕則免官,重則下獄。

我們細看盧俊義、宋江中毒的前因后果,就會發現蔡京一直是被高俅楊戩利用的對象,而曾領著宋江征方臘的童貫,從始至終都沒主動參與,他只是被同樣蒙在鼓里的蔡京拉著,向趙佶提出了安撫盧俊義的建議。

既然蔡京不知情,童貫沒參與,那麼謀殺案的主謀就一定是跟梁山好漢有深仇大恨的高俅了。但是我們再看水滸原著,就會發現高俅也是個被動的背黑鍋者——全盤策劃,都出自宦官楊戩之口,而楊戩卻跟梁山好漢沒有什麼過節,似乎也沒什麼理由去弄殘盧俊義、弄死宋江。

高俅沒啥能耐,膽子和權力都不大,想弄死林沖,還得對林沖栽贓陷害——弄死一個小小的教頭尚且如此大費周章,他怎麼有胃口一口吞掉武德大夫、楚州安撫使、兼兵馬都總管宋江和武功大夫、廬州安撫使、兼兵馬副總管盧俊義?

按照宋朝官制,諸州安撫使跟殿帥府太尉平級——太尉只是個虛銜,宣和年間的節度使、安撫使都可尊稱太尉,高俅實際就是殿前司或侍衛親軍馬軍、侍衛親軍的都指揮使、副都指揮使、都虞侯(即殿前九帥)中的一個,并非人們認為的「京師衛戍司令」。

謀害盧俊義和宋江,基本是楊戩咋說,高俅就咋辦,事情辦成之后,挨了一頓罵也就了事,除了一口黑鍋,啥處分也沒背。

四大奸臣中蔡京童貫不知情或沒參與,反倒是跟梁山好漢根本不熟的楊戩上躥下跳周密布局,這就讓我們想起了《宋史》對他的評價: 「善測伺人主意,自崇寧后,日有寵,立明堂,鑄鼎鼐、起大晟府、龍德宮,皆為提舉。」

這就是說,宋徽宗趙佶的很多荒唐事,都是由楊戩一手操辦,這就不能不讓我們懷疑:毒殺宋江和盧俊義,真正的幕后主使恰恰是宋徽宗趙佶。

如果我們知道施耐庵先生的經歷,以及他寫《水滸傳》的真實意圖,就會發現此公有所影射:趙佶賜食賜酒殺盧俊義宋江,就是朱元璋派胡惟庸給劉伯溫送藥、派人給疽發于背的徐達賜蒸鵝的翻版!

說來說去,宋朝最壞的人并不是蔡京楊戩高俅童貫四大奸臣,而是他們上面的那個昏君趙佶,我們細看水滸原著,就會發現這一切都在趙佶的掌握之中,楊戩是傳聲筒,高俅是執行者,宋江自己作死,當然也怪不得別人——熟讀水滸原著的讀者諸君請回想一下:在盧俊義和宋江被毒殺的過程中,趙佶真是一個毫不知情的提線木偶嗎?

睿智的讀者諸君,可能還發現了盧俊義宋江中毒過程中,宋徽宗趙佶的種種可疑之處,也發現了宋江之死純屬咎由自取——他要不大張旗鼓地冒著僭越之嫌重修九天玄女廟,昏君奸臣還會對他趕盡殺絕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