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長爭得薄情知?春初早被相思染——北宋詞人姜夔深于情,癡于藝

里昂 2022/11/23 檢舉 我要評論

姜夔深于情,癡于藝。 一生中最值得回憶的或許是摯友的真情,但最懷念姜夔的一定不是后世推崇他的人,而是山水。 山水,才是姜夔命運軌跡的圓心。

《暗香·舊時月色》

姜夔 〔宋代〕

辛亥之冬,余載雪詣石湖。止既月,授簡索句,且征新聲,作此兩曲,石湖把玩不已,使工姬隸習之,音節諧婉,乃名之曰《暗香》、《疏影》。

舊時月色,算幾番照我,梅邊吹笛?喚起玉人,不管清寒與攀摘。何遜而今漸老,都忘卻春風詞筆。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瑤席。

江國,正寂寂,嘆寄與路遙,夜雪初積。翠尊易泣,紅萼無言耿相憶。長記曾攜手處,千樹壓、西湖寒碧。又片片、吹盡也,幾時見得?

古代詠梅的詩詞很多,唯獨林逋的《山園小梅》和姜夔《暗香》的評價很高。由此可見姜夔這首《暗香》是文學史上著名的詠物詞,叮當成韻,鑄詞造句,意到語工,麗而不淫,雅而不澀,在藝術上確有獨到之處。

《暗香》這首詞中主人對佳人的想念,讓我感覺極其地美艷。「不管清寒與攀摘」,只看那月下梅邊吹笛,引起對往事多少的回憶啊。

姜夔一生孤苦。童年失去父母,在姐姐家長大。是中國宋代音樂家和詞人。別號白石道人。一生也墜人兒女情長里,據說他有過三次艷遇,四個女人共同度過一段美好時間,可惜,沒有一個陪他走完人生的旅程。他也因此寫了不少詩詞,回憶過去。

是啊!那時,與美人在一起,折梅相贈,賦詩言情在其中,境界是何等的幽雅,生活又是何等的美滿呀!怎不對未來充滿了希望。

花木無知,多情依舊,把清冷的幽香送入室內,浸透著周圍的一切,一切,盡管你怎麼的「忘卻春風」,卻仍免不了撩起深長的情思,引起詩興。

夜雪初積,梅花初開時。多麼想折一枝梅花寄給情人啊!以表達自己對她思念,但由于雪太深了無法辦到。呵呵!說明人人自古都浪漫,更別說現在的人給自己心愛的人兒送去玫瑰表達心意了。

就因為女子輕輕地一次回眸,就握住了作者骨髓里最嬌羞的玫瑰紅,染了歲月,也燃燒了眷戀,攪拌著古典的婉轉,刻下了愛的凄涼。那年的相逢,記憶永遠都存在,那幽幽青山綠水,蔓延完美,無限地飄落成為一縷溫暖,散布在寂寞的冬季。

春風般的凝視,緩慢之間,聞到溫柔的滋味,竟然全是淡淡的,帶著震撼人心的甜。如綢子般灑下夢里的溫度,點燃細膩的情感,隨著風到處流傳,與一個個孤單的時刻,凝固成為夜的冷香。

獨處異鄉,空前冷清寂寞,內心情感波瀾起伏,想折梅投贈,卻又怕水遠山遙,風雪隔阻,難以寄到;想借酒澆愁,但面對盈盈翠盞,只能「酒未到,先成淚。」

最難忘情的是西湖孤山的紅梅啊,它在我心里總是傲雪迎霜,幽香襲人,壓倒了凜冽的冬寒,似乎帶來了春天的信息。如同此時窗外紅梅一樣,總是能引起我更加使人難以忘情的回憶。

第一段艷遇讓他最為刻骨銘心,那時,姜夔才20多歲年紀,正是少年情懷。

據傳:在客居合肥城南赤闌橋時,結識了橋畔柳下坊間善操琴箏的藝姬兩姐妹,從此姜夔就陷入了不可自拔的情感旋渦。但好景不長,姐姐不久病故,姜夔便把全部的愛都給了妹妹蕭,蕭也與姜夔卿卿我我,他們的愛戀故事的延續,也為姜夔大量詞作曲譜的創作帶來了靈感和激情。

姜夔曾寫了許多的詩詞來紀念這段情緣和這對姐妹,她們成為姜夔心中最瑰麗的記憶。如這首《鷓鴣天》:

鷓鴣天·元夕有所夢

姜夔 〔宋代〕

肥水東流無盡期。當初不合種相思。夢中未比丹青見,暗里忽驚山鳥啼。

春未綠,鬢先絲。人間別久不成悲。誰教歲歲紅蓮夜,兩處沉吟各自知

琵琶仙·雙槳來時

姜夔 〔宋代〕

《吳都賦》云:「戶藏煙浦,家具畫船。」唯吳興為然。春游之盛,西湖未能過也。己酉歲,予與蕭時父載酒南郭,感遇成歌。

雙槳來時,有人似、舊曲桃根桃葉。歌扇輕約飛花,蛾眉正奇絕。春漸遠、汀洲自綠,更添了幾聲啼鴂。十里揚州 ,三生杜牧,前事休說。

又還是、宮燭分煙,奈愁里、匆匆換時節。都把一襟芳思,與空階榆莢。千萬縷、藏鴉細柳,為玉尊、起舞回雪。想見西出陽關,故人初別。

此《琵琶仙》是姜夔湖州冶游時的感懷之作,也是為了紀念合肥兩歌女。當姜夔慢慢靠近船上載歌載舞的靚女們時,一下子驚呆了,竟酷似當年坊曲中的相知倆姐妹在眼前,看她輕舉歌扇如接飛花的動作,還有那眉目,真是一般莫二哩。

不待回過神來,船兒早已過了,越去越遠了。耳畔傳來「不如歸去」的鵜雞聲,汀洲自綠,恍然如夢,游湖的興致如此這般都給攪了。

遠去的,是人影,留下的,是相思的淚。雙槳來時,有人似、舊曲桃根桃葉。

歌扇輕約飛花,蛾眉正奇絕。春漸遠、汀洲自綠,更添了、幾聲啼。故人初別,前事休說。

又是一個寒食節,風景依然,年華卻音中偷換。面對楊花榆莢亂飛,成何心情。守望夜的舞台,打開窗,凝視灑落的月光,于寂靜里捧著露珠,讓花香飄渺,照亮柔柔的倩影,恍惚可以看見嫣然一笑,舞姿翩躚,翩然歸來。

讓過去在記憶里微微顫抖,讓腦海里又泛起波瀾,在已失的風景里旋轉,一點一滴地在偷偷哭泣。心再也無法承受那看不見的傷感,淚,在悄然墜落跌碎。此時此刻,在這寧靜孤單的長夜里,盡情流淌它所有的美麗。

走過風雨,驀然回首,春走之后,飄下的一地殘紅,卻已深刻在心海,不能輕易去忘記。相逢的時候,那無限哀怨的眼睛,那無限傷感的詩句,深深地席卷心底。心在空中飄蕩,為什麼人的心會隨時間的改變而改變,為什麼一顆心不會永遠停在某個地方。所有的山盟海誓,所有的溫馨記憶,為什麼就這樣都煙消云散了呢?

故人初別,前事休說。我總是無法去明白!

落紅雖然凋謝,流逝了情懷,嘆息雖然穿過了等待,塑造久經風霜的臉,但是滄桑的期盼,依然在遠方撐起,那枕邊喃呢細語的天空。或許風過后,桃花會再紅,繁華落后,等待依舊香濃。

在柔柔的哀傷里,踏訪舊時霓裳,溫暖干枯的情懷。化不開的想念,輕輕地、輕輕地融化窗前明月,折疊成為一抹淡淡的燦爛微笑,在夢里編織希望和期待。隔著朦朧的月色,輕輕拭去花瓣上欲落的淚水,映著執著的目光,在云間徘徊,揚起又落下,親吻那一雙雙含淚的眼睛,安撫了酸痛的心靈。

千條柳絲,漸可藏鴉,令人回想起當時別筵,柳絮撲面,有如風雪;記得那人為唱陽關別曲,勸我更進杯酒。蒼穹沒有月光,只有稀少的星星,在遼闊的宇宙閃爍著微弱的光。

空氣中還是有股熱的氣息穿梭,整個房間給予人干燥的感覺,遠處的燈火也融入了濃濃的睡意。想念,穿過靜靜的黑夜,也在我的心頭慢慢地延長。四步一停,三步一走,兩步一抬頭,發現你就停止在我的心上,想起那往日的溫柔,所有的心碎全與我相通。

我也喜歡在這清寂的時候,伴隨著歌曲,感嘆世間滄桑,融化世俗里的煩瑣,撫平心底的憂傷。因為只有走出世俗,我才可以在琴聲回繞的瞬間,風吹簾動,讓我看見你的青絲下,滿是粉紅,寫著女兒的媚。

我不知道,在這個冰涼的夜晚,是否也能感受,那流淌的思念,在身邊呢喃,不想停息。「何遜而今漸老」,年華已逝,詩情銳減,面對紅梅,再難有當年那種春風得意了。

讀這詞,透過夜的黑,冬的寒,我可以很清楚地看見,青青竹葉之間,繪畫著詩里人,一個夢里的你。粉嫩的嬌人,穿著素凈的衣裙,白衣泛起鵝黃小花,遮蓋雪白的肌,還有青青的裙,彌散著幽靜。看著溫柔的眉眼,看著你嬌艷的容顏,誰能不去想,當攜手共游時的心醉,那是何等愜意!

正因為那時與心愛之人,離多會少,兩地相思的離恨,也就經常在他筆下的夢中出現。此詞有序曰「元夕有所夢」,表明是姜夔的記夢之作。

還有一首很出名的《踏莎行》,也是記夢之作。姜夔于宋孝宗淳熙十四年(1187年)元旦,從沔州東去湖州,途經金陵時,再次夢見了昔日戀人:

《踏莎行·自沔東來丁未元日至金陵江上感夢而作》

姜夔 〔宋代〕

燕燕輕盈,鶯鶯嬌軟,分明又向華胥見。夜長爭得薄情知?春初早被相思染。

別后書辭,別時針線,離魂暗逐郎行遠。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歸去無人管。

姜夔的第二段艷遇是他快30歲的時候,在湖州結識老詩人蕭德藻,蕭德藻把自己兄弟的女兒嫁給了姜夔,這就是他的結發妻子。至于婚后[夫·妻·生·活]怎樣,我們就不得而知了。

因為他對這段婚姻實在冷漠,終其一生,沒有為之寫過一首詩,所以我們很難據此下定論。至于緣由,就不得而知了。

姜夔的第三段艷遇據傳是在慶元中,二年,姜夔應邀去名士范成大的石湖別墅作客。范成大不僅在詩壇上聲名顯赫,在仕途上也極為顯達,晚年病退后住在石湖。二人唱和之間,姜夔寫出兩首傳世之作《暗香》、《疏影》,并親自譜成新曲,由范府歌女小紅演唱。

歌女小紅年方及笄,天資聰慧,音律嫻熟。她對《暗香》、《疏影》二詞的境界把握非常到位,更對才華滿腹的姜夔心有戚戚,施出渾身解數,攏清弦,展歌喉,把這兩首詞演繹得清婉美妙,幾絕人間。

余韻裊裊之際,范成大拍案叫好,一錯眼,卻見姜夔目不轉睛,小紅秋波暗送。范成大哈哈大笑,當下將小紅贈予姜夔。后來兩人坐船回家,路過垂虹橋時,姜夔吹簫,小紅輕輕唱和,在簫聲與歌聲中,小船載著他們駛過一生中最美的一段旅程。

姜夔也為此作下了「自作新詞韻最嬌。小紅低唱我吹簫。曲終過盡松陵路,回首煙波十四橋」的詩句。對于這個小紅,姜氏宗譜也有記載。鄱陽姜氏家譜說「過垂虹,順陽公(范成大)贈有色藝的小紅給夔公」,這首詩和姜氏宗譜,也足已證明了小紅與姜夔確實生活過一段美好的日子。

后來的十幾年間,姜夔屢次試圖科考入仕,但均未成功。姜夔的生活頗為潦倒,他寓居武康時,因沒有居所,只好躲進白石洞里。有潘轉翁者,譏諷他是「白石道人」。姜夔答以詩云:

南山仙人何所食,

夜夜山中煮白石,

世人喚作白石仙,

一生費齒不費錢。

表面上,他是自嘲「一生費齒不費錢」,似乎甘于清苦,其實字凝句重,日子真是苦不堪言。如此清貧的生活,自是難以延續他和小紅的浪漫情緣。

姜夔不愿小紅跟著自己受罪,定要她改嫁給一位富人。小紅流淚不肯。姜夔咬著牙,狠心地把她打發了。

隨著朋輩凋零,姜夔貧無所依,浪跡于浙東、嘉興、金陵,大約1221年病卒于臨安(今杭州),貧得不能出殯,在吳潛朋友等人的資助下,才得葬于杭州錢塘門外西馬塍外。

如他這種一生以布衣以始,以布衣以終的文人,歷史上是罕見的。假如用功名事業作為評價標準的話,那麼姜夔可算是一個徹底的失敗者了。他杰出的才華不能給他自己帶來一官半職,他為人正直也只能讓他衣食無著。他實在是夠辛酸了。

他的一顆憂國憂民之心,是顯而易見的。他對當時的政治表示不滿,并支持辛棄疾抗擊金朝統治者的事業。南宋孝宗淳熙三年(1176),白石路過曾被金兵兩次破壞的揚州,所見斷壁殘垣,使他感慨萬端,寫出著名的《揚州慢》曲譜和歌詞。

《揚州慢·淮左名都》

姜夔 〔宋代〕

淳熙丙申至日,予過維揚。夜雪初霽,薺麥彌望。入其城,則四顧蕭條,寒水自碧,暮色漸起,戍角悲吟。予懷愴然,感慨今昔,因自度此曲。千巖老人以為有《黍離》之悲也。

淮左名都,竹西佳處,解鞍少駐初程。過春風十里,盡薺麥青青。自胡馬窺江去后,廢池喬木,猶厭言兵。漸黃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賞,算而今重到須驚。縱豆蔻詞工,青樓夢好,難賦深情。二十四橋仍在,波心蕩,冷月無聲。念橋邊紅藥,年年知為誰生?

命運,不知將給予年輕的姜夔以何種軌跡,但淳熙丙申年的這個冬至之夜,這座屢經戰火的江北名城,注定與姜夔這個名字,同時被人記住,并百世傳誦。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關注遙山書雁,帶您領略文化的博大精深!

更多精彩:

姜夔一首《揚州慢》見殘景而傷世,詞清空又雅淡,寫盡千古興亡

舊夢難尋,淚眼成詩——姜夔一首《江梅引》寫盡相思之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