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恨纏綿,笑中帶淚,女中詩豪李冶:大唐第一風流女道姑的愛情史

里昂 2022/11/16 檢舉 我要評論

李冶至親至疏夫妻

八至

至近至遠東西,至深至淺清溪。

至高至明日月,至親至疏夫妻。

大唐盛世,人才輩出。這首《八至》,讓一位女詩人在唐代詩壇有了一席之地。

從遠近東西到深淺清溪,再到高明日月、夫妻。人生和愛情,就這麼在作者的筆下,殘忍地擺放出來。

再親密的夫妻,日子久了,都會到達「至親至疏夫妻」的階段。

夫妻間可以發出同生共死的誓言,也可以反目成仇,不共戴天。

24個字,僅僅只是24個字,便讓我們看到了花開花落這個自然規律,也讓我們知道,愛情也會由盛及衰。

這首詩道出了人生、愛情的真相。雖然殘酷,決絕,但也樸素天成,是繁華落盡后的真諦顯現。

不過,看繁華落盡,也是一種痛,一種別人難以感知的痛。

這是這位女詩人在飽經人生挫折,情感折磨后發出的感嘆,也是她歷經滄海后的哀怨。

她叫李冶,是唐代三位著名女詩人兼「女冠式娼妓」中的一個。她言論大膽,很受爭議,卻也是唯一「蒙主寵召」的一個。

是女人大多逃脫不了對愛情的渴望,三位女詩人兼「女冠式娼妓」同樣如此。

在這三個人中,除了薛濤用聰明和機智,明哲保身,得以善終外。李冶和魚玄機,都沒有好結果。魚玄機在愛情的折磨下,放縱自己,最終犯法,判了死刑。而李冶因為過分的張揚灑脫、風流大膽而屢屢錯失真愛,最終,又因為亂交友,沾上政治而導致殺身之禍。

也許是情感的豐富,才讓她寫出了著名的《八至》,因為沒有愛情的體驗,不可能寫出如此深刻詩句。

人生中,每個人在你身邊出現,順序不同,結果也會不同。

很多人之所以錯過,是因為沒有在該出現的時候出現。李冶愛情的失敗,就是因為那個最愛她的男人,沒有在她繁華看盡時出現,不然,也許他可以陪她細水長流。

李冶原名李季蘭,唐玄宗開元初年生人。《唐才子傳》上曾這麼形容她:「美姿容,神情蕭散。專心翰墨,善彈琴,尤工格律。當時才子頗夸纖麗,殊少荒艷之態。」

可見,她是才色雙絕之人。

古時的才女,大多知書達理、感情專一,以恪守禮節和婦道為后人稱誦,比如唐婉、卓文君。但還有一些自恃才高、嬌寵放蕩,讓后人眾說紛紜,比如李冶、魚玄機。

李冶自小就被送入道觀出家。她出家的原因和別人不一樣,不是因為家貧父母亡,而是因為她的一句詩句。

6歲時,父親考她,讓她以「薔薇」為題作詩,她稍一停頓便吟出了「經時未架卻,心緒亂縱橫。」

「架卻」同「嫁娶」,6歲女子便有待嫁之心,還說在等待中「心緒亂縱橫「,令父親大驚。因為他從此詩中,除了看出女兒的非凡才氣外,還看出了她的早熟。

是命該如此嗎?「經時未架卻,心緒亂縱橫」似乎也正驗證了她的一生。

當時,在她說出那兩句詩時,父親的惱怒絕對大過驚喜,于是對她母親說:「此女聰黠非常,恐為失行婦人」。

如若放在現在,他的父母絕對不會因為這兩句話就恐慌,可那是在唐朝,即使很開放,也還是崇尚婦德。他們怎麼能容忍女兒是「失行婦人」?

就這樣,小小年紀的她,因為那兩句詩,被父母送到了剡中的玉真觀出家,目的是讓她靜心修煉,不再「心緒亂縱橫」。

只是,李冶的被動修煉,并沒有讓她清心寡欲,反而在那樣的清靜地帶「心緒亂飛」,飛出了一世的風流,飛出了禍端。

如果早知道如此,她的父母還會送她去道觀嗎?應該不會。早知如此,他們應該讓她早早嫁人才是。

以后的事,發生前,誰又能料到?

清幽的玉真觀,李冶一呆就呆到二八芳齡,那時候的她,面若芙蓉,肌如凝脂,婀娜多姿。她每日做詩、繪畫、彈琴....文學和音樂的滋養下,她有了一種別樣的風韻。

道觀觀主見她才藝雙全,便專門為她準備了一座雅室,供她寫詩彈琴。慢慢的,她的名氣大了起來。

因為她的存在,道觀迎來了很多文人雅士,他們除了想要一睹她的芳容外,還想和她談詩論道、切磋詩藝。

到了情竇初開的年齡,那暗生的情愫,是玉真觀的清幽環境擋不住的。內心的躁動,讓她更加努力地在文人雅士面前展現她的才華和風情。她甚至渴望自己是個普通女子,這樣就能享受男人的愛撫和情感撫慰了。

身在道觀,心卻在凡塵。

她在寂寞里等待,等待那個屬于她的男人出現。

終于,他來了,他是「排青紫之念,結廬云臥,釣水樵山」的朱放。

他是才子名士,她是才女美道士,他們的相遇,注定不一般,只一剎那便電光火石。

她的眼神,眼波流轉,愛意綿綿;他的眼神,灼熱似火,深情款款。

想必,那時候的他們,都已經有些情不自禁了吧!李冶那顆少女之心,被朱放點燃。

他們,沉醉其中。

很長一段時間,兩個人都膩在一起,賦詩抒懷,盡情纏綿,直到朱放奉命去江西為官。

雖然不舍,但她也只能無奈接受,送別時,她寫下了《明月夜留別》:

離人無語月無聲,明月有光人有情。

別后相思人似月,云間水上到層城。

在這即將離開的時刻,他們都默默無語,就像那清涼的月亮掛在夜空,寂靜無聲。明月照在大地,他和她的感情就像那月色一樣溫柔。分別后,他們的思念之情,也會像那月色,不僅照在水上,還會照在天地間的任何地方。

李冶寫這首詩的時候,感情純凈如明月。這是她的初戀,也是她一生里,最純潔的一段感情。

相愛時的誓言,是最美的謊言。

朱放離開了,自此沒有音訊,就像從沒和她有過這段感情。

沒有了朱放的夜晚,更冷清了。李冶只能在寂寞里孤坐山中,在冰冷的月色簇擁下,傾聽溪水的流淌。

那時的她,還帶著期盼,執著地等著,等著他的到來,等著他與她重修舊好。她甚至渴望他能帶她離開道觀,與她結為夫妻。

女人的愛情,往往脫離現實。而男人的愛情,大多首先考慮的就是現實。在現實里,朱放怎會為了一段流水感情,放棄他的大好前程?

李冶的初戀,也就停留在了朱放離開時。那初戀像煙花一樣美,綻放過后,卻是更深的黑暗。

沒有和朱放的這段纏綿,她的寂寞和孤獨還能忍受,可當有了這一段,她便再也忍受不了了。

她從心底將朱放抹去,在道館里,開始尋找她的另一段愛情。

李冶人生中的第二個男人,就是在李冶寂寞等待中,闖入她的生活的。

這段感情來的時候,對李冶來說,也許已經有了雜質,沒有和朱放時那麼純潔了。這段感情的發生,帶著她強烈的欲望。

男人叫陸羽,江南有名的「茶仙」。他精通茶道,飽讀經書,喜歡游山玩水。正是在游山玩水中,聽說了李冶,為一睹她的芳容,領略她的才氣,才去了玉真觀。

陸羽,就那麼打開了李冶那不停騷動,卻因在道館,不得不虛掩的心門。

清秀的面容、儒雅的氣質、不凡的談...李冶瞬間就愛上了陸羽,朱放的影子,在她心里,慢慢被陸羽替代。

圍爐煮雪,對坐飲茶。兩個多情的男女,就這麼走在了一起。李冶那顆寂寞的心,因為有了陸羽,不再寂寞。

陸羽應該是很愛李冶的吧,不然他不會在她身染重病,在燕子湖畔調養時,日日陪其左右,在病榻前精心服侍她。

為此,李冶還寫了首《湖上臥病喜陸羽至》:

昔去繁霜月,今來苦霧時。

相逢仍臥病,欲語淚先垂。

強勸陶家酒,還吟謝客詩。

偶然成一醉,此外更何之?

生病時與他相見,還沒說話,眼淚倒先流了下來。

從這首詩里能看出,他的慰藉和陪伴,讓她感動,也讓她感覺到了溫暖。

其實,和她遇到的其他男人相比,陸羽顯然對她更真誠。

如果她能一直和他這麼相愛下去,那麼,她和他,很可能會給后人留下一段愛情佳話,甚至說不定,他會娶了她。

可惜,不知是否是因為朱放對她的拋棄,讓她受到了打擊。總之,她的心性越發浮躁,無法安心而長久地愛上一個男人。

也許,她想要的只是喜歡上一個人的感覺,甚至,男人對她來說,也是玩物。她和他在一起,就是為了尋找刺激。

不然,她怎麼會在和陸羽還在一起的時候,又喜歡上另一個男人呢?而這個男人不是別人,而是陸羽的好友,詩僧皎然。

皎然是才子,也是僧人。在得知陸羽經常去山上,就為了和一道姑約會后,很是好奇。他不知是什麼樣的道姑,能讓陸羽如此迷戀。而在聽說李冶的才情和美貌后,也便央求陸羽帶他去見見這位與眾不同的道姑。

就這樣,他們相識了。很長一段時間,三個人圍坐飲茶,談詩作畫,很是開心。

可李冶卻不愿意只是淡淡地和皎然交往,皎然面對她時的淡然,吸引了她。也許,那是緣于她的征服欲。她要征服所有的男人,越是對她不動心的,她越想要征服。

在她的暗送秋波,皎然依然不為所動后,她開始對他進行挑逗。面對她的挑逗,皎然寫下了《答李季蘭》詩。

天女來相試,將花欲染衣。

禪心竟不起,還捧舊花歸。

美麗的李冶試探他,想要用美色來誘感他。可惜,他只有禪心一顆,愛不起,也就推辭了。

這首風淡云清的詩,讓我們不禁為詩僧皎然面對美色誘感時的不為所動而贊嘆。同時,也讓我們覺得李冶真是太大膽,也太放蕩了,她竟然連陸羽的朋友,一個僧人都不放過。

也許是被皎然的定力感動,之后,李冶沒有再在他面前放肆,而是多了份尊重。

不過,經過此事,陸羽也開始漸漸疏遠李冶。

即使如此,李冶也沒有收斂,繼續和一些風流人士眉來眼去,甚至在很多人都在場時,說一些艷詞艷詩。

有一次,在她和詩人名士聚會時,竟然當眾引用陶淵明的《飲酒詩》調侃劉長卿,稱他「山氣日夕佳」,意思是他患有疝氣。或許是習慣了李冶的「放蕩」,劉長卿也引用陶淵明的《讀山海經》,說了句,「眾鳥欣有托」。在場的所有人都笑了。

一個女道士,竟然當著男人的面,以男人的下體開玩笑,可見她的放蕩。怪不得《玉堂閑話》里評價她說:「李季蘭以女子有才名,后為女冠。然素行放浪,不能自持。」

風流多情、放蕩不羈,原本這些形容男人的詞,即使全部用來形容李冶都不過分。因為縱然唐朝很開放,卻也很難容得下她這樣的女子。

所以,她終究無法為一個男人定心,也終究無法讓男人為她做長久停留。

寂寞,吞噬著她的心。她寫了很多詩來抒發寂寞相思之情,其中有首是《感興》:

朝云暮雨雨相隨,去雁來人有歸期。

玉枕只知常下淚,銀燈空照不眠時。

仰看明月翻含情,俯盼流波欲寄詞。

卻憶初聞風樓曲,教人寂寞復相思。

這首七律詩仍以大膽出名,「朝云暮雨」,毫不掩飾自己對男歡女愛的渴望。而那「銀燈空照」、「寂寞復相思」,無不表現出她難以忍受寂寞的心情。

寂寞、放縱,放縱后更寂寞,她就這麼揮霍著青春年華。

李冶的春春,就這麼在道觀里過去了。不過,她的芳心卻從未停止過悸動。那一個又一個的男人在她生命里出現,來了又走,便是證明。

她的輕浮,也讓她成了那些男人生命里的過客。她那相思的寂寞,又有幾人能真心聽她訴說?

罷了,就在《相思怨》里訴說吧!

人道海水深,不抵相思半。

海水尚有涯,相思渺無畔。

攜琴上高樓,樓虛月華滿。

彈著相思曲,弦腸一時斷。

人人都說海水深,其實,它還不抵一半的相思深。海水是有邊的,可相思卻無邊。拿著琴走上高樓,在月色朦朧下,連樓都變成了虛無。彈著那相思曲,琴弦就和那肝腸一樣,斷了。

這首詩里,除了寂寞外,還有后悔吧。后悔真情來時,卻不知道珍惜。

此時的李冶,依然在寂寞中渴望,渴望愛情,渴望得到情欲、愛欲。也許還渴望有人能相知相隨一生。

不過,對她來說,太難了。因為她錯過了那個最愛她的陸羽。

很多人說,此詩是李冶為陸羽而寫。不管為誰而寫,詩里都流露出了深深的情意。那情之濃,愛之深,令人動容,也令人唏噓。

李冶,她的身份,她的心性,都只注定是男人的點綴。而她,又何曾不將男人當成她生命里的點綴?

年過四十時,唐玄宗聽說了她,召她進京。想必,那時候的她,一定非常興奮,以為自己又迎來了人生的燦爛。只是,芳容不在的她,讓唐玄宗有些失望,她的人生也沒因為此次進京而改變。

那時候的她,想必才會對鏡自憐吧!這首《八至》,便是在她千帆過盡后,寫出來的:

至近至遠東西,至深至淺清溪。

至高至明日月,至親至疏夫妻。

世間萬物,可以近,也可以遠;山間的小溪,能夠深也可以淺;日月高不可測,遙不可及;而那夫妻之間,即使身體很近,心也可能很遠。

這是她對自己之前感情的總結嗎?

一世風流的她,年老色衰,不再有文人雅士和她吟詩作對,更不會與她纏綿。她像殘花敗柳般,被棄在了一邊。

公元783年,朱泚發動的「涇原兵變」,因為殃及長安,唐德宗倉皇逃離。

不過,那趁亂立王的朱泚,很快就被平定了。

這原本只是一起政治事件,但因為李冶和朱泚曾有詩信往來,所以也被德宗下令用亂棒打死。

因艷名和才氣、交際廣而得名的李冶,最終也因交際廣、結交眾而導致殺身之禍。可見,凡事都要有所節制才行。

李冶的一生,愛恨纏綿,笑中帶淚。但更多的時候卻是長夜漫漫,孤燈一盞。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關注遙山書雁,帶您領略文化的博大精深!

相關文章:

「世人皆知李清照,誰人憶我魚玄機」晚唐女觀詩人魚玄機的情與志

易求無價寶,難得有心郎——晚唐才女魚玄機的多舛愛情

辛棄疾《摸魚兒》以江南暮春時節衰殘景象,表現有苦難言的悲憤

蘇軾《減字木蘭花》蘊含生命真諦,透露佛法禪機,闡述生活意趣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