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仲淹《蘇幕遮·懷舊》詞風蒼涼愁情,飽含對國家大事深切的憂慮

里昂 2022/11/16 檢舉 我要評論

蘇幕遮·懷舊

北宋·范仲淹

碧云天,黃葉地,秋色連波,波上寒煙翠。山映斜陽天接水,芳草無情,更在斜陽外。

黯鄉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夢留人睡。明月高樓休獨倚,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

范仲淹是北宋著名的政治家和文學家。他的名言「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傳頌千古。他也是一位散文大家。他寫的詞不多,僅留下五首。 但從這五首詞來看,已形成了一種沉郁蒼涼、悲壯凝重的風格,在藝術上有獨到之處,深受后代人欣賞。

《蘇幕遮·懷舊》以鮮明的色彩和遼闊的意境為襯托,抒發了作者懷鄉之情。

上片一開頭,用「碧云天,黃葉地」六個字勾勒出秋天景色的特點。 天空,清澈碧藍,飄悠著如絮的白云;地上,滿是枯黃的落葉。放眼望去,秋景連綿無際,如波浪一般向前伸展,同遠處的江水連接。 傍晚的炊煙被風吹散,繚繞于綠波之上,溶為翠色。這四句寫景,層次分明,由近而遠,最后把目光停留在江面的煙云上。 一句一景,天、地、原野、綠波,色彩鮮明,藍、白、黃、綠,勾勒出一幅清澄明凈的秋[色.圖]。

接著,從山寫到斜陽,又從斜陽引出芳草。 芳草暗示作者的家鄉,委婉含蓄地點出了離情。芳草延伸遙遠,無邊無際,因而使人覺得比斜陽更遠。 斜陽雖遠,但清晰可見。 而故鄉卻不見,因而備覺傷懷。「更在斜陽外」的「更」字,加重了憂憤的情懷,含著對故鄉深深的依戀之情。作者在這一片蕭瑟的秋景下,佇望家鄉,懷念親人,感情深邃沉郁。 緊接著,下片就直抒胸臆。

「黯鄉魂,追旅思」,思念家鄉,黯然神傷。 家鄉既不可見,于是羈旅愁思,追逐而來。 那麼如何排解呢?只有夜夜做夢回鄉,才能睡得安穩。「明月樓高休獨倚」一句是自勸,也是自解。 明月之夜,登高樓倚欄眺望,固然可以望得很遠,但也望不到家鄉。 而一個人獨自眺望,會更感孤獨,更添惆悵,倒不如去獨酌獨飲。 可是借酒澆愁愁更愁,「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依然無法排解思鄉之苦。

全詞上片寫景,層層有序,由上而下,由近而遠,意境遼闊蒼涼。 因景生情,景由情生,相襯相映,水乳交融。 下片直抒胸臆,抒情迂回往復,曲折多變。「黯鄉魂,追旅思」,愁緒滿懷,憂心如焚。夜深不寐,好夢難成,那麼去觀賞一下明月吧,又怕望得見明月,望不到家鄉,更添離情。于是只好借酒消愁,而結果卻是「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總而言之,這種殷切思念家鄉,思念親人的離情別緒無論如何是排解不開的。

這首詞藝術上的特點有二:

一是寫景層層有序,由上而下,由近而遠。在一個廣闊的空間里,引出鄉思離情。情因景見,景因情生,相襯相映,水乳和諧。通過層次,成功地表現出人物感情的起伏變化。

二是抒情迂曲往復,曲折多變。「芳草無情,更在斜陽外」。無可奈何之情,溢于言表。想排解麼,結果是:羈旅愁思,相逐而來,一曲折;夜深不寐,好夢難成,二曲折;明月倚樓,反增離愁,三曲折,藉酒澆愁,凄然淚下,四曲折。總之是:鄉思離情,始終無法排解。黃山谷說:「長篇須曲折三致意,乃可成章「(《詩人玉屑》卷五)。但并非「長篇」的《蘇幕遮》,正因有如許曲折,才把情表達得這樣深刻細致,使「麗語「之中見「柔情」,「遂成絕唱」!

范仲淹一生,戍守邊陲,戰績輝煌,文韜武略卓著。但命運多蹇,屢遭貶謫、遷徙。但他胸襟開闊,「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從這一崇高的思想境界來看,《蘇幕遮·懷舊》這首詞寫得沉郁蒼涼,悲壯凝重,恐怕不止是抒發懷鄉之情,從更深層次上開掘,也包含著對國家大事深切的憂慮!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關注遙山書雁,帶您領略文化的博大精深!

更多文章:

范仲淹一首《漁家傲》意境開闊蒼涼,形象生動鮮明,讀來慷慨悲壯

文學大師陶淵明,為什麼能成為隱士中最令人向往的典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