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皆知李清照,無人念我朱淑真,如此才情卻被世人忘卻了千年

里昂 2022/11/16 檢舉 我要評論

春日偶成

初合雙鬟學畫眉,未知心事屬他誰?

待將滿抱中秋月,分付蕭郎萬首詩。

這是一個待字閨中,有才情又敏感的女子寫的,詩里全是對未來懷有的美好幻想。

她想象著她的心事能有人懂,想象著能有一個人俘獲她的芳心。那能俘獲她芳心,又懂她,且志趣相投的人會是誰呢?

她充滿渴望,渴望遇到一位懂她、愛她、欣賞她、憐她的蕭郎。然后,琴瑟合鳴。

這應該是每位年輕女孩都會有的夢想,這夢想在那個年代,無人能訴說。幸好,她可以用詩來編織她的夢想。于是,那一首首詩里,盡是少女喜悅、慌張、羞澀、渴望的小心事。

情竇初開的青春少女,誰不渴望找到一個浪漫、有才情的心上人?只是,現實總是那麼殘酷,她沒有權利選擇她的心上人,只能遵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給一個庸俗不堪的小官吏。

自此,婚姻里的兩個人過起了同床異夢的生活。

沒有愛情的婚姻是痛苦的。她抗爭,放棄一切想擺脫這無愛的婚姻。結果,她卻陷入到了更痛苦的深淵,最終自我了斷。

她的一生,似乎都在尋覓和期盼愛情中,失望著。最后,當愛成灰,才發現,心已涼。她就是南宋有名的詩人、詞人,朱淑真。

是月老錯綁了手里的紅線嗎?任她苦澀千年?

朱淑真,南宋初年出生于錢塘江畔,號幽棲居士。據說她是朱熹的侄女,家境富裕,自小便受到了良好的教育,既通經史,又精通音律,還能吟詩、作畫,素有才女之稱。

錢塘江的水滋養了她的容貌和心性,也培養了她的靈性。

黑格爾曾說:「愛情在女子身上顯得最美,因為女子把全部精神生活和現實生活都集中在愛情里和推廣成為愛情。」

天生浪漫、心思細膩敏感的她,對愛情的渴望,似乎也比其他女子強。

不過,任何事都是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把愛情看成全部,當成一生夢想,可想象得越美好,最后也就越不堪因為現實,總會摧殘少女的愛情,讓她們的愛情,像那肥皂泡一樣,美麗著,破滅著。

情竇初開之時,她也曾有過意中人。他們兩情相悅,心心相印。這種幸福和快樂,她寫在了《清平樂,夏日游湖》里:

惱煙撩露,留我須臾住。

攜手藕花湖上路,一霎黃梅細雨。

嬌癡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懷。

最是分攜時候,歸來懶傍妝台。

荷花含煙帶露,景色宜人,讓他們禁不住停下了腳步。和風流倜儻、才華橫溢的他一起游湖,每處都是美景。

突然,細雨霏霏,她「嬌癡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懷」。

多麼可愛又大膽的少女啊,在那刻,所有的禮教約束,全都不管了,她只順應自己的心,倒在他懷里。不過,再美的相處,也有分開的時候。不得不回去后,「懶依傍妝台」,想必是在捂著嘭嘭亂跳的心,回味和他在一起的畫面吧。

這是沉浸在熱戀中的少男少女的形象,他們大膽得不顧及所有人的眼光。她「嬌癡」、「懶依」,甜美到嬌憨。

現在,那樣的幸福是多麼的簡單,每位戀人似乎都能得到。可是,在朱淑真那個年代,沒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愛情,是不被社會容忍的,她的大膽嬌憨更是「有失婦德」,是「淫娃[蕩.婦]」。

因此,就在她在深閨里一邊刺繡,一邊幻想能和心愛的男子喜結良緣時,卻遭到了父母的堅決反對。他們棒打鴛鴦,不僅不讓他們成婚,還逼著她和他們看中的一個男子成親。

想必父母見她如此大膽,辱沒了門風,為了不讓她再偷偷和那男子約會,便匆匆為她選定了一個人。一個在他們眼里還算門當戶對的人。

這個人,不管她愛還是不愛,都要接受,必須接受。

自此,她,跌入到痛苦的深淵。

19歲的她,就這樣嫁給了一個小官吏。被逼無奈地、痛苦地結婚了。

好的愛情,能讓人脫胎換骨;好的婚姻,是可以讓人避風的港灣。可壞的愛情和婚姻呢?只能讓人痛苦,成為心靈的負累。

在那個愛情、婚姻不由人的年代,她沒有別的選擇。

所以,雖然那不是她想象中的戀人,也不是她想象中的婚姻,但在剛剛結婚時,她依然對丈夫、對婚姻懷有一絲幻想。她希望用她的才情,給他們那枯燥的感情生活,帶去一些歡愉。

她想過有情趣的生活。

在她曾寫給丈夫的一封信里,沒有任何字,只是一些圈圈點點。丈夫看后,先是不解其意,隨后看到信里還有一張紙條,紙條上寫著:「相思欲寄無從寄,畫個圈兒替。話在圈兒外,心在圈兒里。單圈兒是我,雙圈兒是你。你心中有我,我心中有你。月缺了會圓,月圓了會缺。整圓兒是團圓,半圈兒是別離。我密密加圈,你須密密知我意。還有數不盡的相思情,我一路圈兒圈到底。」

從這封信里能夠看出,她對丈夫并非完全沒有感情,分居兩地時,也會想他,思念他。

可那份感情,在他們無法契合的追求上,消磨掉子。

朱淑真希望丈夫能心懷大志,事有所成,所以多次作詩勉勵他,說:「美噗莫辭雕作器,涓流終見積成淵。」

她希望她和丈夫的精神能夠同步,精神上門當戶對。

可是,她失望了。

精神不同步的愛情,注定無法永遠甜蜜。他與她不管是生活上還是精神追求上,均不在一個頻率,所以也永遠無法奏出優美的音樂。

他們,找不到任何愛的交集。

她詩情畫意,淡泊名利;他一心鉆營,滿身銅臭。他們雖然同床共枕,心卻咫尺天涯。相守而不相知,這種痛,朱淑真全都寫在了《愁懷》里:

鷗鷺鴛鴦作一池,須知羽翼不相宜。

東君不與花為主,何似休生連理枝。

鷗鷺和鴛鴦雖然在同一池子里,但卻不是一個品種,怎麼可能在一起好好生活?

朱淑真和丈夫,一個是鷗鷺,另一個是鴛鴦,它們根本不是一類人,卻因婚姻那枷鎖,被鎖在了一起。

有情人相伴,那是喜結連理;無情人在一起,就是嚴刑桎梏。「羽翼不相宜」、「何似休生連理枝」,這樣的婚姻,怎麼可能不痛苦?

如果,她是一個大字不識的女子,沒有其他追求,只為丈夫和孩子而活,那麼,她嫁入富裕人家,一定不會那麼痛苦;如果,她能忍受她過她的陽春白雪,他做他的下里巴人,互不干擾,那麼,她也不會那麼痛苦。

可她偏偏不是。她追求的是「待將滿抱中秋月,分付蕭郎萬首詩」的婚姻,她希望丈夫也有能寫出萬首詩的能力。

怎麼可能呢?她的愛好,怎會是他的愛好?

她反抗、掙扎。可在那樣的年代,她的掙扎毫無意義,只能徒增煩惱和痛苦。

在絕望中,她只能吟詠著她心靈的悲歌。

菩薩蠻,山亭水榭秋方半

山亭水榭秋方半,風帷寂寞無人伴。愁悶一番新,雙蛾只舊顰。

起來臨繡戶,明有疏螢度。多謝月相憐,今宵不忍圓。

山亭水榭,盡收眼底,但床賬里卻只有她獨自一人。雙眉上的舊愁還沒有散去,又添上了新愁。

她起身坐在窗前,發現眼前時不時有流螢飛過。再抬眼看天空那輪明月,突然覺得,也許那輪明月之所以不圓,只是因為可憐她一個人,不忍變圓,只為給她做個伴。

是啊,孤寂中,即使月圓,也是一個人的月圓,又有什麼意義?除了詠月,訴說自己的孤寂外,朱淑真還借詠梅,感嘆孤寂。

菩薩蠻,濕云不渡溪橋冷

濕云不渡溪橋冷,蛾寒初破東風影。溪下水聲長,一枝和月香。

人憐花似舊,花不知人瘦。獨自倚闌干,夜深花正寒。

天空烏云密布,腳下流水潺潺,讓人頓時有種陰冷之感。突然,一輪新月破云而出,映照梅樹搖曳生姿。聽著橋下溪水聲聲,聞著梅花幽香,她的心里有著說不出的傷感。梅花在衰落,她同情它,可梅花卻不知她的憔悴。

夜深了,她獨自倚在欄桿處,與梅花共同感受清冷風寒。

這首詩,與其說是在詠梅,感嘆梅花不懂她的心意,她的憔悴,倒不如說是在感嘆沒有人能知她,懂她。看似說梅,實則說人。

無人知,無人懂的她,是寂寞的,即使身邊有丈夫。

「人憐花似舊,花不知人瘦」,人同情花的凋零,花卻不解人意。這何嘗不是無法言說的另一種孤寂!

宋朝有兩位著名的才女,一位是李清照,另一位則是朱淑真。雖然兩位的文采不分彼此,但李清照的愛情卻好過朱淑真。

李清照和趙明誠是心心相印的一對,雖然沒能白頭到老,但也有過一段美好的三十年婚姻。

但朱淑真呢?她沒有。她自少女時期的那段愛戀被父母拆散后,就沒能找到與她心靈相通的人了。雖然后來嫁了人,但也只能在孤寂中哀鳴。

無愛的婚姻,讓她痛苦又無助。

婚姻中,兩個人的感情是相互的。朱淑真對丈夫無感,也讓丈夫慢慢對她失去了興趣。

男人不愛妻子,還可以娶妾,可女人呢?她不能。更讓她難以忍受的是,丈夫娶了妾后,她便空有妻子之名,沒有妻子之實了。

最后,不堪情感折磨的她,終于像第二段婚姻里的李清照一樣,勇敢地離了婚。

是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決絕嗎?從這首詞里便能看出。

黃花

土花能白又能紅,晚節由能愛此工。

寧可抱香枝上老,不隨黃葉舞秋風。

大自然里,有些花既能變成白色,也能變成紅色,甚至還能隨著別人的喜歡而改變顏色。她卻不愿意。她寧可死守高尚的理念,也不愿意跟隨黃葉飛舞,去改變自己的行事作風。

做自己!寧愿不要無愛的婚姻,也不在痛苦中維持。終于,她掙脫出了感情的泥潭,卻陷入到另一場災難。在那禮教森嚴的年代,她的失婚是離經叛道的,沒人能接納。

減字木蘭花,春怨

獨行獨坐,獨唱獨酬還獨臥。

佇立傷神,無奈春寒著摸人。

此情誰見,淚洗殘妝無一半。

愁病相仍,剔盡寒燈夢不成。

無論行走還是坐著,無論吟詩還是唱和,甚至就是睡覺,她也是獨自一人。每個深夜,她都靜靜佇立窗前,默默傷懷。雖然春天來了,可那寒冷,仍然讓她愁緒滿懷。這份愁懷,又有誰知曉呢?

淚水不知不覺地流了下來,將臉上的妝都弄花了。在這樣的深夜,愁病相加的她,始終無法入眠,只能將那燈芯挑了又挑,

-首詩里,五個「獨」,她該是多孤寂,多哀怨啊。形單影只,顧影自憐。長夜無眠,在寂寥中,她只有與孤燈為伴,獨自承受疾病的困擾。

這還不算什麼。流言蜚語,污言穢語,才是附加在她身上的另一種痛。

她沒有李清照勇敢。李清照即使坐牢,即使遭受別人的惡語惡言,也活了下來。朱淑真卻承受不起,她既承受不起內心的孤寂,也承受不起別人的污蔑。最終,投河自盡。

她死后,父母竟然將一切都歸咎于她愛寫詩詞。認為她的婚姻失敗,投河自盡,都是艷詞惹的禍。

朱淑真的很多作品,就那麼被他們一把火燒了。

幸好,有個喜歡她詩詞的魏仲恭,為了整理她的作品,整天穿梭在錢塘的市井間。經過精心收集,這才有了《斷腸集》。

朱淑真生前,雖然無人交付,無人能懂,但死后能有一個懂她的人,也算是種幸運。

在她的年代,她無人認可,卻因她的詩詞,被后人認可。

一生中,朱淑真的痛苦,均在于無愛的婚姻。不過,一生里,她又從未放棄過對愛情的追求,并一直渴望在婚姻之外,尋找到理想中的愛情!

這,在那樣一個年代,注定只是死路一條。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關注遙山書雁,帶您領略文化的博大精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