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優惠國產車漲價,同樣面對補貼取消,為何區別這麼大?

隨著2023年零點鐘聲的敲響,意味著新的一年正式開啟,而持續多年的新能源補貼政策的取消,也意味著汽車市場的格局將迎來全新變化。

截至目前,包括比亞迪、長安深藍、上汽榮威及零跑汽車等自主品牌旗下的新能源車型集體調整售價,上漲幅度基本均在2000元-6000元區間,覆蓋了10萬-25萬級市場上的熱門選手。然而,特斯拉卻反其道而行之,在元旦當天推出「新年福利」,推出6000元限時交付激勵和4000元限時保險補貼。「一升一降」之間,令國產品牌與特斯拉形成明顯區別。

從理論上來說,此前車企著重宣傳的新車價格往往是「補貼后售價」,而面對2022年插混車型數千元、純電動車型至高上萬元的補貼取消,今年的新車銷售自然會出現「價格斷層」。這個差價往往需要車企支付,或者由消費者填補。

同樣的道理,早在2021年年底,特斯拉面對即將來臨的30%補貼退坡,更是成為2022年最早一批上漲售價的新能源品牌,Model 3/Y的漲價幅度和頻次,明顯高要出國產車型。

除此以外,面對新能源車型如雨后春筍般涌現,稀有金屬、電池、芯片等原材料或零件的價格也是水漲船高,而面對日益上漲的制造成本,車企也不得不面對「壓縮利潤」和「價格上漲」的兩難問題。當然,價格上漲會導致新車的競爭力減弱、甚至對口碑造成一定影響;但不盈利也會導致服務質量降低、生產效率下降,如果并非迫不得已,車企也不會選擇前者。

面對補貼退坡和成本上漲的行業現狀,特斯拉自然不能獨善其身,為何它仍有降價空間呢?就目前而言,新能源車型定價要比同級燃油車高,為了能在前期擴大銷量,國產車型的利潤率普遍不高,價格自然也要隨著行情波動。但依靠零件的國產化、精簡化優勢,特斯拉能夠有效控制成本、擴大利潤,自然在定價層面上有著更大的自由度。換句話說,特斯拉可能原本就沒有大家想象的那麼貴。

此外,除了30萬級市場有著號稱「鯰魚」的特斯拉以外,在其他新能源價格區間內,國產車型依舊是具有競爭力的選項,即便價格稍有上漲,但消費者依舊會有需求,從而為用車體驗而買單。但反觀特斯拉,從去年年底的「產能冗余」、「工廠停產」等報道聲中,不難看出其對銷量的渴望,所謂的「限時」補貼,便是最有效、便捷和容易的刺激手段。

結語:當然,并非所有的自主品牌均選擇調整售價,例如1月1日小鵬汽車官宣維持2022年補貼后價格的通知,便要選擇額外承擔原有補貼內的1萬余元金額。所以,無論是車企漲價也好,降價也罷,背后都有著深層次的因素,差價也不過在萬元左右。而相較于是漲是降,消費者更應該注重產品本身的實力,尤其是等到今年年底的新能源車型免征購置稅再取消后,新能源車型也將迎來「全靠自己」的時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