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世間,情為何物——元好問兩首詞,寫盡了愛情的模樣

里昂 2022/11/23 檢舉 我要評論

愛情是個永恒的話題,卻從來沒有人能給它下個明確的定義。究竟是何物?竟然能讓人們愿意為它「生死相許」。在悠悠的歷史長河中,有多少凄美的愛情感天動地,讓我們長濕衣襟。

有這樣一幅場景:一直牽動著一個16歲少年的心,萬里無云,碧空如洗,一對大雁正翱翔在廣袤的天空中。冷不防一支箭射來,其中一只應聲而落,另一只卻并未受驚離去,而是盤旋在伴侶墜落處的上空,不斷發出陣陣哀鳴。當它最后確定伴侶已死,便猛地俯沖下來撞地而死。

這是元好問當年進京趕考路過并州時,遇到一個捕雁的人給他講的真實發生的故事。

當時元好問才只有16歲,一個16歲的少年能對愛情有多少感悟?能對自然風物有多少感動?然而,他真的感觸了,感動了,便把這兩只亡雁買了下來,葬在了汾水邊,并在它們的墓旁豎起了墓碑,「累石為識」。

后來,他特為這件事寫了一篇詞一《摸魚兒》,也叫《雁丘辭》,成了幾百年來都無法超越的愛情詠嘆調。

《摸魚兒·雁丘詞》

元好問 〔金朝〕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癡兒女。君應有語,渺萬里層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誰去?

橫汾路,寂寞當年簫鼓,荒煙依舊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風雨。天也妒,未信與,鶯兒燕子俱黃土。千秋萬古,為留待騷人,狂歌痛飲,來訪雁丘處。

元好問真的很好問,他在開篇就發出疑問: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漢樂府民歌《上邪》中「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說得夠堅決,但愛情跟大地山河又有什麼關系?那些終究是外物,與感情何干?

不如這對亡雁,沒有任何誓言,直接用生命來詮釋了自己那深刻的愛。只有共同經歷過風雨,品嘗過道路的艱辛,才會讓它們對彼此有這般深情。

信念如同魔咒,左右著人們的情懷,「我很在乎你,你若不離開,我就不會放棄」。如果所有的愛情都像這一對大雁一樣,至死方休,那就再也不用世人代代追問到底情為何物了。管它為何物,能給我這一世的溫柔就足矣,縱是一杯毒酒,我也欣然一飲而盡。

經歷過國破家亡和生離死別的元好問,有著細膩的情感,心中的漣漪常常被激起,雖是少不更事的年紀,卻能早早懂得人世的情感。

在為這對亡雁作詞不久,他又被一個感人的故事所觸動:他聽人說在河北大名府有兩個青年男女殉情跳河自盡,后來那年的荷花全都并蒂而開,為此鳴情。聽聞此事,元好問感慨良久,遂作下另一篇《摸魚兒》紀念。

《摸魚兒·問蓮根有絲多少》

問蓮根,有絲多少?蓮心知為誰苦。雙花脈脈嬌相向,只是舊家兒女。天已許,甚不教,白頭生死鴛鴦浦。夕陽無語,算謝客煙中,湘妃江上,未是斷腸處。

香奩夢,好在靈芝瑞露。人間俯仰今古,海枯石爛情緣在,幽恨不埋黃土。相思樹,流年度,無端又被西風誤。蘭舟少住,怕載酒重來,紅衣半落,狼藉臥風雨。

大千世界不乏癡男怨女「上窮碧落下黃泉」,可以為愛而生,又可以為愛而死,他們對感情的執著堅守足以抵過對生命的重視珍惜,其蕩氣回腸之處不能不令人擊節贊嘆。

就像《孔雀東南飛》里焦仲卿和劉蘭芝就是一對苦命鴛鴦,兩人感情很好,卻遭到焦母的反對,她生生地要把劉蘭芝驅逐回家,好在劉蘭芝不卑不亢,主動要求「遣歸」,與焦郎分別之后,她依然堅守愛情。

「君當作磐石,妾當作蒲葦,蒲葦韌如絲,磐石無轉移」,以此表示兩人從此要長情相依。

可是,禍不單行,就在劉蘭芝剛回家沒幾天,趨炎附勢的哥哥就逼迫她再婚,嫁給太守的兒子。焦仲卿聞訊趕來,兩人約定「黃泉下相見」,在太守兒子迎親的那天,雙雙殉情而死。

劉蘭芝在最后「攬裙脫絲履,舉身赴清池」時,態度十分從容,沒有一點遲疑和猶豫,可見她對愛情是多麼忠貞,愿以死明志。

當然,焦仲卿也沒有辜負她,緊隨其后,自掛東南枝。兩人合葬的墓地,從此松柏梧桐枝枝葉葉覆蓋相交,鴛鴦在其中雙雙日夕和鳴,這也算是對他們愛情不朽的紀念吧。

正如湯顯祖在《牡丹亭。題詞》中說:「情之所至,生可以死,死可以復生,生不可以死,死不可以生者,皆非情之至也。」情至極處,具有起死回生的力量。但愿他們在黃泉之下,能感動鬼神之司,重回人間再續前緣。

在上虞的曹娥江畔、俊美的龍山腳下,梁祝化蝶的凄婉愛情故事也一直廣為流傳,為人們所贊頌。梁山伯和祝英台初次相遇,便在草橋亭上撮土為香,義結金蘭,三年之后,因祝父思女,英台不得不返回家鄉,雖深愛著山伯,卻也無緣再見。在十八里相送途中,英台借物撫意,向山伯暗示情意,誰知山伯竟不解其故,錯過了這段感情。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的距離,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等到梁山伯明白個中因由,去祝家求親時,英台已經被父親許配給了太守的兒子馬文才。先前看似美滿的姻緣,現如今只能成為泡影,等到二人在樓台相會時,徒有淚眼相向,凄然而別。

后梁山伯憂郁成疾,不久身亡,祝英台聽聞此噩耗,誓以身殉。最后,神話般的,兩人紛紛幻化為胡蝶,在人間翩躚飛舞。「生不能同衾,死要同穴!」這是他們在生前立下的誓言,如今能化蝶成雙,也是得了個好歸宿。

然而,并非只有善男信女才有如此溫婉的性情,愿為愛而死。

《神雕俠侶》中李莫愁雖然心狠手辣,但卻忠于愛情,她傾心陸展元,一心想和他共浴愛河,卻遭到陸展元的狠心拋棄,最后在絕情谷身中情花毒,難逃一死一她縱身跳入焚燒著的情花叢中,兀立不動,至死猶歌: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赤練仙子一生殺人無數,卻為情自毀,不能不讓人為之動容。

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無論是信奉愛情的男女,還是天上的飛鳥孤鴻,總能把這種感情完美地演繹。每一個生命的到來,總是為著尋找另一個生命,從此相依相伴。

然而世事難料,唯有愛情能夠成為永恒。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關注遙山書雁,帶您領略文化的博大精深!

更多精彩:

人生四問,情理交至——細讀東坡《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

問世間,情為何物,淺談金庸筆下的3種愛情觀!

愛情愛國之爭:人生終極之尋覓——細讀辛棄疾《青玉案(元夕)》

一生只愛巫山云,最好的愛情就是,在最好的年華遇到了最愛的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