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智深武松也難贏:李逵的防御能力,像不像大興安嶺的兩種猛獸?

李逵在步軍十頭領中位列第五,在梁山一百單八將大排行中位列第二十二,我們熟悉的步戰高手九紋龍史進、沒遮攔穆弘和拼命三郎石秀,開會的時候都坐在李逵之下。

很多人都說李逵排名靠前是宋江營私舞弊,因為有些宋江也不太敢親自干的臟活累活,還得李逵這個混不吝去干,不給一點甜頭是不行的。

我們細看水滸原著,就會發現李逵之所以排名靠前,還真不完全是因為他跟宋江關系好(事實上宋江經常罵的只有李逵,甚至還想過要殺他),而是李逵有一項技能,幾乎可以在梁山位列第一,即使是「三拳兩腳」打死吊睛白額斑斕猛虎的行者武松,可能也拿李逵無可奈何。

武松說自己「三拳兩腳打死老虎」,有夸張的成分,事實上他打老虎也是用盡了全力: 「武松把左手緊緊地揪住頂花皮,偷出右手來,提起鐵錘般大小拳頭,盡平生之力,只顧打。打得五七十拳,那大蟲眼里、口里、鼻子里、耳朵里都迸出鮮血來。」

能按住三五百斤的老虎,武松果然有天人一般的力氣,梁山一百單八將中,也只有花和尚魯智深有這個能耐。

武松打虎之后累得一點力氣都沒有了,所以他的打虎過程才顯得更精彩更真實,而李逵沂嶺殺四虎用了樸刀和腰刀,那四只老虎中還有兩只幼崽,所以很多人都認為李逵的戰斗力遠遜武松,武松有秒殺李逵的實力。

一開始筆者也認為武松能三拳兩腳打死李逵,但是細看水滸原著,就發現自己低估了李逵的技能。

李逵在一指頭戳暈一個歌女后曾經夸口: 「只指頭略擦得一擦,他(她)自倒了。不曾見這般鳥女子,恁地嬌嫩!你便在我臉上打一百拳也不妨!」

看到這里,筆者也曾暗笑:「讓魯智深或武松在你臉上打三拳,你就開了油醬鋪、彩帛鋪,辦起了水陸道場——咸的、酸的、辣的,紅的、黑的、絳的,一發都滾將出來,腦袋里也會磬兒、鈸兒、鐃兒一齊響。」

如果李逵像鎮關西鄭屠一樣不禁打,他也就活不到「偶遇」宋江了,他在後來的戰斗中,也表現出了三國周泰一樣的抗揍能力——咱們今天要說的李逵這項在梁山上可坐頭把交椅的本事,就是抗擊打能力。

李逵有多抗揍,我們看看梁山軍征討田虎時的一場戰斗就知道了。

在水滸傳中,有兩人善用飛石,其中一個是張清,另一個就是張清的夫人瓊英。瓊英的飛石功夫跟張清在伯仲之間,戟法可能還要勝過張清的槍法。瓊英十幾個回合就把矮腳虎王英挑落馬下,那一戟很可能是奔著兩腿之間去的,結果捅在了大腿上,把扈三娘看得又氣又怕,罵出的話如果復述下來,會被很多平台判定為下流。

瓊英之所以對王英下絕戶手,是因為她不像扈三娘那樣「大方」。扈三娘明知道王英在腦海里演示著不可言說的畫面,最后還是手下留情: 「輕舒猿臂,將王矮虎提離雕鞍,活捉去了。」

差點被了斷后半生幸福的扈三娘罵罵吵吵揮舞雙刀跟瓊英玩兒命,但卻打不過人家,母大蟲顧大嫂上去也不行: 「顧大嫂見扈三娘斗瓊英不過,使雙刀拍馬上前助戰。三個女將,六條臂膊,四把鋼刀,一枝畫戟,各在馬上相迎著,正如風飄玉屑,雪撒瓊花。」

三位女將這次打斗,結果以扈三娘被一石頭打中手腕告終,小尉遲孫新上來營救老婆母大蟲顧大嫂,也被瓊英一石頭打蒙圈。

瓊英飛石無敵,怒惱了豹子頭林沖(可能也是因為扈三娘被打而上火),結果他也悲劇了: 「瓊英見林沖趕得至近,覷定林沖面門較近,一石子飛來。林沖眼明手快,將矛柄撥過了石子。瓊英見打不著,再拈第二個石子又望林沖打來。林沖急躲不迭,打在臉上,鮮血迸流,拖矛回陣。」

林沖丈八蛇矛無敵,但卻奈何不得瓊英來無蹤去無影的飛石,這時候就輪到本文的主角黑旋風李逵出場了: 「李逵手掿板斧,直搶過來,瓊英見他來的兇猛,手拈石子,望李逵打去,正中額角。李逵也吃了一驚。幸得皮老骨硬,只打的疼痛,卻是不曾破損。瓊英見打不倒李逵,跑馬入陣。李逵大怒,虎須倒豎,怪眼圓睜,大吼一聲,直撞入去。」

林沖被一石頭打得鮮血迸流,李逵挨了一石頭,卻像沒事兒人一樣依然兇悍,瓊英只好再打第二下,結果效果恰得其反: 「瓊英見他來得至近,忙飛一石子,又中李逵額角。兩次被傷,方才鮮血迸流。李逵終是個鐵漢,那綻黑臉上,帶著鮮紅的血,兀是火喇喇地揮雙斧撞入陣中,把北軍亂砍。」

實際是魯智深林沖武松,連挨了兩石頭,估計也得頭昏眼花,而李逵挨了兩下才見血,他非但沒有暈倒,而且還變得更加兇悍,這讓生長在大興安嶺的筆者想起了兩種猛獸——傳說中這兩種猛獸,跟李逵一樣抗揍。

在北方山林中,有「一豬二熊三老虎」之說,黑熊和野豬之所以能排在老虎之前,跟兩個基本相同的傳說有關:黑熊和野豬喜歡在松樹上蹭癢癢,經常在蹭了滿身松節油之后,又到沙灘泥坑里打滾,然后身上就板結了厚厚的一層鎧甲,一般的獵槍根本就打不穿。

黑熊和野豬「自造鎧甲」只是傳說而已,在沒有禁獵之前,筆者沒少吃熊肉和野豬肉,直到今天,在老家還經常有「人工飼養」的野豬肉出售。

野豬和黑熊槍打不透只是傳說,但是我們細看水滸原著對李逵的描述,還是能發現他就是野豬與黑熊的合體: 「黑熊般一身粗肉,鐵牛似遍體頑皮。交加一字赤黃眉,雙眼赤絲亂系。怒發渾如鐵刷,猙獰好似狻猊——天蓬惡煞下云梯。」

黑熊和野豬會不會自己弄一身鎧甲,誰也沒有親眼所見,但是李逵皮糙肉厚,在水滸原著中卻有具體描述:他把黑爪子伸進宋江戴宗滾燙的湯碗里撈魚骨頭魚肉,根本就怕湯,眼看著乳白的魚湯被李逵洗過爪子后變得漆黑,宋江李逵也沒了食欲。

李逵的黑并不是天生的,因為沒有證據表明他有非洲血統,那麼我們就只能說,李逵之黑,完全是「后天養成」。

李逵這輩子可能就洗過兩次澡:出生的時候洗過一次,被浪里白條張順弄進潯陽江,又洗了一次——生活在潯陽江邊,李逵居然不會游泳,說明他根本就不曾下河洗澡。

李逵不愿意下河洗澡,住所也沒有沐浴條件,事實上李逵根本就沒有固定住所:「 他是個沒頭神,又無住處,只在牢里安身。沒地里的巡檢,東邊歇兩日,西邊歪幾時,正不知他那里是住處。」

吃了上頓沒下頓,李逵自然也沒心情洗澡,于是我們可以想見李逵的身上,肯定是新土蓋舊灰,積年累月,就形成了厚厚的一層甲殼,瓊英第一石頭只是打下了一塊灰渣,第二石頭才把露出的皮肉打出了一個小口兒。如果瓊英的飛石不像吳京的戰狼牌狙擊步槍一樣精準,兩次都打在同一個點上,可能李逵連一滴血都不會出。

看到這里,可能有比較喜歡干凈的讀者,已經有些反胃了,所以本文就此打住:李逵這廝不但心狠手黑,而且臉上也夠黑,而這種表里如一的黑,恰恰是腌臜潑才的共同特點——人穿補丁衣服,只要干凈就可以,但是衣領袖口黝黑發亮,走起路來自帶一陣惡風,那這個人的品格,就有一些問題了。

李逵皮糙肉厚,屬于防御屬性高,常年不刷不洗,又給自己裝備了一層灰甲,似乎也算「裝備好」。

面對屬性高、裝備好的李逵,魯智深武松三拳兩腳怎能將其擊倒?讀者諸君可以試想一下:捂著鼻子的魯智深和武松,是否愿意跟李逵近身肉搏?如果真打起來,魯智深武松要用多少拳腳,才能突破李逵那具備毒屬性的防御?像李逵那樣不講衛生以至于令人「聞風」喪膽的人,您見過幾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