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平縮成一團李逵身首分離宋江嚇癱:兩位巾幗復仇比須眉好漢更狠

君王城上豎降旗,妾在深宮那得知。 十四萬人齊解甲,更無一個是男兒。

花蕊夫人這首《述國亡詩》羞煞后蜀君臣,梁山好漢中的降將讀來不知會作何感想。咱們今天的話題,就是來聊一聊巾幗不讓須眉的復仇——梁山女將和女士的兩次行動告訴我們:隱忍不是軟弱,惡人逃得一時逃不過一世,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

一開始看水滸的時候,半壺老酒曾經有過這樣的印象:梁山一百單八將互相之間稱兄道弟,好像是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走到一起,并且結下了生死與共的戰斗情誼。這情誼感天動地,令人欽羨不已。

但是越細看水滸原著,就會覺得越不對勁兒:被奸臣高俅弄得無處容身,也只有豹子頭林沖、花和尚魯智深二人而已,行者武松是被孟州兵馬都監張蒙方陷害,鐵面孔目裴宣是被京兆府尹挾嫌報復發配沙門島,除了這四位好漢和山賊水匪和惡霸豪強,其余的人上梁山,基本都是敗宋江吳用坑了。

被宋江吳用坑上梁山的,最大的一撥是在征剿戰役中被俘后怕死投降的朝廷軍官(不投降很難活成),軟硬兼施迫使朝廷軍官,并不能說宋江吳用做得過分,因為優待并釋放俘虜并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誰也不敢保證那幫人被釋放后不會卷土重來。但是玉麒麟盧俊義、撲天雕李應、美髯公朱仝、圣手書生蕭讓、玉臂匠金大堅、神醫安道全,他們純屬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被梁山賊寇惦記上了。

盧俊義等人原本都有富足美滿安逸的生活或光明的前途,但是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被宋江吳用惦記上的人,都很難逃過此劫。

那些被宋江吳用逼上梁山的「好漢」們,有大把的機會逃走,而且還有機會刺殺宋江后拎著他的首級回朝廷說明情況:青州城血案不是秦明做的、反詩不是盧俊義寫的、小衙內不是朱仝殺的。

有恩不報非君子,有仇不報非丈夫。霹靂火秦明有了花榮的妹子,就只見新人笑不見舊人哭,忘記了宋江不但屠戮了青州城外數百戶人家數千條人命,還害得自己被滿門抄斬,這種天性薄涼之徒,被方臘的侄子方杰一方天畫戟刺死,一點都不冤枉。

《水滸傳》的中心思想,是要對昏君趙佶愚忠,所以一定要把宋江寫成「義士」,「梁山好漢」也不能向宋江復仇,但是《水滸傳》的續書作者,從人性的角度出發,并不想放過任何一個「梁山惡漢」,尤其是兩位跟梁山有血海深仇的女將或女士,其報仇方式也完全符合女性特點,尤其是不在一百單八將序列中的那位女士,不但要殺掉仇人,而且連仇人的孩子都不放過——盡管這孩子也是自己的。

看到這里,絕大多數讀者都猜到了:在梁山一百單八將之外、且跟梁山好漢有不共戴天之仇的,就是東平府太守程萬里的女兒。

在水滸原著中,東平府兵馬都監董平是典型的人面獸心且變臉如翻書。梁山軍來襲,董平在陣前大罵宋江: 「文面小吏,該死狂徒,怎敢亂言!」被俘后馬上換了嘴臉: 「小將被擒之人,萬死猶輕。若得容恕安身,實為萬幸!」

董平對程太守的態度,在被俘前后也是判若兩人。在被俘前,他多次卑辭厚禮去求親,一心想當人家的乘龍快婿,被俘后,馬上對著宋江大罵「準岳父」: 「程萬里那廝,原是童貫門下門館先生,得此美任,安得不害百姓。若是兄長肯容董平,今去賺開城門,殺入城中,共取錢糧,以為報效。」

董平當了食其祿而殺其主、居其土而獻其地的不忠不義叛徒,居然還能說得大義凜然——你當初想人家求親恨不得馬上叫爹的時候,咋不說正邪不兩立?

董平的一番漂亮話,實際是要掩飾他的丑惡行徑: 「董平徑奔私衙,殺了程太守一家人口,奪了這女兒。」

殺其父奪其女,董平之惡,遠超矮腳虎王英——王英是絕對舍不得殺老丈人讓媳婦傷心的。

程小姐在施耐庵的《水滸傳》中被搶上梁山就消失了,這也難怪:這件事兒寫下去會被更多人注意到,梁山好漢的形象就會大打折扣,甚至會顯得比高俅和高衙內還兇殘。

施耐庵先生避諱的話題,寫《殘水滸》的程善之先生秉筆直言,讓程小姐對董平展開了近乎自殘的復仇。

在《殘水滸》中,雙槍將董平神秘中毒,燕青這個每天在「三瓦兩舍打哄」的「風月場中第一名」浪子,抽出利劍刑訊程小姐的侍女: 「我也不多問,你只說,去年冬天,主母為甚事打胎?」

面對兇神惡煞一般的花花浪子,那侍女只好實話實說: 「胎是主母狠狠地在桌角上撞,撞下來的……當時拌嘴之后,主母恨恨地道:‘自己要兒孫,就不該害人的父母;殺了人的父母,還要替你養兒孫,天下有這等便宜事!’」

程小姐殺掉了腹中胎兒,又兩次在董平的酒中下毒,風流雙槍將的死相十分難看: 「在血泊中斷了氣,手足搐縮,蜷做一團。幾天苦痛,臨終竟瘦小到這般模樣。」

毒殺董平后,程小姐對著道貌岸然前來「審案」的宋江,發表了長篇演說: 「宋公明!叫你知道,你的董平被我殺了。他信從你們的引誘,強迫無辜的弱女,于今報復到了他,差不多也要到你了,如今先給個信。董平殺得我一門,我便殺得董平。他是賊是仇,我殺賊殺仇。你們大家聽著:休道婦人失了身.就不得不受人牢籠。須知失身不是失節,失身是沒有力量,失節是沒有志氣。沒有力量,是無可如何的,志氣不改,總有一天,復仇的機緣到手。沒有志氣,跟賊黨,替賊效力,那才是下等人,才算失節呢!宋公明,于今愿遂了,志酬了,毒飽了,我也走了!」

程小姐大仇得報,自然也不會茍活在強盜窩里,她的報仇手段,也贏得了有良知好漢的喝彩,有人在宋江背后大叫一聲:「真正烈女,羞殺我們也!」

宋江連頭都不敢回,踉踉蹌蹌離開董平已經縮成猴子大小的殘軀,一連好幾天心驚肉跳,生怕再有人學程小姐的復仇手段。

宋江的擔心并非杞人憂天,在董平被毒斃之前,霹靂火秦明已經表現出了對花榮兄妹的極端厭惡,一丈青扈三娘更是直接一弩箭射殺了黑旋風李逵,并把李逵齜牙咧嘴的首級拎到了忠義堂上宋江面前: 「這黑廝獨自一個在水邊洗澡,是小妹暗中一手弩,直貫其心,隨取首級,裹回山寨。」

雙槍將董平縮成一團,黑旋風身首異處,及時雨宋江脊背發涼,梁山巾幗這兩次復仇行動,直接把他嚇癱了:別惹女人,她們復仇手段,比那些須眉好漢還狠,這報應,早晚會落到我的頭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