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陵盜寶是白忙:孫殿英看見的慈禧乾隆是啥樣?那些寶貝哪去了?

提起孫殿英,讀者諸君想到的第一個名詞,肯定就是「東陵大盜」。孫殿英盜掘清朝皇陵,這個說法肯定是不準確的——他不是盜掘,而是動用火炮炸藥和硝鏹水「攻克」,說他是發丘將軍、摸金軍長還差不多。

孫殿英本人也對挖掘清朝皇陵一事毫不諱言,他在1943年3月2日親口告訴「軍事委員會」少將高參、「第八戰區調查統計室」主任文強: 「清廷殺了我孫家祖宗三代,我要報仇。怎麼報仇?我槍桿子沒有幾枝,只能崩皇帝陵,不管盜墓不盜墓,我是對得起祖宗的。」

熟悉明清歷史的讀者當然知道,孫殿英是以孫承宗后裔自居的,但是我們細看孫殿英的履歷以及明末抗清名將孫承宗傳記,就會發現他們雖然都姓孫,但未必真有血緣關系——孫悟空也姓孫,后世有人說自己是齊天大圣的后裔,還拿著一塊石頭和一撮「猴毛」卻做親子鑒定,大家都知道那是個鬧劇。

孫殿英于1889年出生于永城縣西楊村外祖母家中,其父在孫殿英出生前,在監獄的時間超過在家時間,所以孫殿英是小馬牧集孫家莊人還是西楊村人,甚至他姓不姓孫,都是個問題。

大明崇禎年間的兵部尚書、薊遼督師孫承宗在《明史·卷卷二百五十》中單獨列傳: 「孫承宗,字稚繩,高陽人(河北保定高陽縣) ……崇禎十一年,清兵深入內地,子舉人鉁,尚寶丞鑰,官生鈰,生員鋡、鎬,從子煉,及孫之沆、之滂、之澋、之潔、之瀗,從孫之澈、之渼、之泳、之澤、之渙、之瀚,皆戰死。 」

孫承宗滿門忠烈,按理說不會有孫殿英這樣的子孫,兩個人一在河北一在河南,籍貫也對不上號。

孫殿英不但跟軍統中將特工文強過從甚密,在沈醉回憶錄中也能找到他的名字:孫殿英于1947年4月在湯陰(孫承宗祖籍)被解放軍擊敗生擒,同年冬病死于戰犯管理所。

沈醉了解孫殿英是通過道聽途說,文強跟孫殿英卻可以算得上「過命的交情」:孫殿英降倭后騎著白馬帶著鬼子追文強,文強的三個衛士都死在機槍掃射之下。

在降倭之前,孫殿英對「文高參」還很客氣,兩人初次見面,文強就發現了一件「寶貝」: 「在孫殿英的房間里,掛著一把寶劍,用紅綢子包著。我問:‘這是個什麼寶劍哪?’  ‘這是乾隆皇帝的寶劍。’我有些驚訝:‘乾隆皇帝的寶劍?我看看可以嗎?’(本文黑體字均出自《文強口述自傳》,下同)

孫殿英嘴上很客氣,但態度卻很堅決: 「算了吧,乾隆的寶劍我能掛在這里嗎?掛在這里還不讓人家偷跑了?妳不必看了,這是不值錢的一把劍。」

文強沒有如愿以償看到乾隆的寶劍,卻有機會在彭炳勛的司令部里與孫殿英同住一盤火炕,兩人徹夜長談。在長談中,孫殿英洋洋得意地對文強回憶了自己東陵盜寶的全過程,連細節都沒有漏掉。

據孫殿英回憶,1928年他剛被老蔣任命為第六軍團第十二軍軍長的時候,就駐扎在薊縣的馬伸橋,明十三陵和清東陵都在他的勢力范圍之內。

屬于雜牌軍的孫殿英糧餉緊張,就打起了董卓曹操一樣的主意,但是他以明末名將孫承宗后裔自居,當然不能對明陵下手,但是對清東陵,似乎就不必那麼客氣了。

孫殿英想睡覺,就有人送「枕頭」,這個送「枕頭」的,就是屬于奉系的馬福田。

得知馬福田搶先進入東陵盜掘而尚未真正得手,孫殿英「當機立斷」,連夜調動一個團的兵力開到馬蘭峪,打垮了馬福田時候,在同年6月以「防匪護陵」的名義進占東陵,控制了御路神道、沙山隘口,并宣布在東西溝村、大紅門、馬蘭峪、葦子峪舉行軍事演習,三十里內禁止任何軍民通行,還命令炮兵無目標開炮,打得周邊狼奔豕突烏鵲南飛。

在造足聲勢后,孫殿英命令工兵營長顓孫子瑜(該部亦稱炮兵團)動手。

顓孫子瑜的譜系可比孫殿英清晰,此人按照族譜記載,應該是出自春秋時期的媯姓陳國公族,他動用硝鏹水腐蝕金屬門軸、用鋼鉆打孔爆破,先后打開了慈禧和乾隆的地宮,文強想看而看不著的乾隆寶劍,也成了孫殿英復制后拿來嚇唬人的東西——真寶劍并沒在他手中。

熟悉那段歷史的讀者諸君都知道,孫殿英是個五毒俱全的亡命之徒,打開慈禧和乾隆的地宮,他要不去看個熱鬧,那就不配被稱作「東陵大盜」了。

孫殿英「以身犯險」進入地宮,一方面是怕手下私藏亂搶,另一方面也是想看一看這兩個「世仇」究竟是什麼模樣。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孫殿英進了慈禧和乾隆的地宮,可謂既驚喜又失望:我終于看見了「老佛爺」的真面目和那麼多稀世珍寶,只可惜乾隆的樣子,我是見不著了。

孫殿英在兩個地宮都看到了怎樣奇詭的場面,他跟文強描繪得很是詳細,咱們下面就用他的原話,來展示一下當時的場景。

孫殿英告訴文強: 「乾隆皇帝的墓和慈禧太后的墓是用炸藥炸開的,乾隆的墓修得堂皇極了,棺材里的尸體已經化了,只留下頭髮和辮子,陪葬的寶物很多,最寶貴的是頸項上的一串朝珠,有108顆,聽說是代表十八羅漢,都是無價之寶。」

很可惜,孫殿英連近現代的「考古專家」都不如,居然沒有根據遺留下來的痕跡來測量一下乾隆的身高,士兵們把慈禧的身體拉出棺槨,他也沒有制止——他只顧著看慈禧的長相了: 「慈禧太后的墓不如乾隆的大,但陪葬的寶物要多得多,老佛爺從頭到腳一身穿掛的都是寶石,量一量大概有五升之多。慈禧的枕頭是一只翡翠西瓜,慈禧口中含的夜明珠,分開是兩塊,合攏是一個圓球,分開透明無光,合攏之后透出一道綠色的寒光,夜間在百步之間可以照見頭髮。聽說這個寶貝可以使尸體不化,難怪老佛爺的棺材劈開后,老佛爺好像在睡覺一樣,見了風之后,臉上才有些發黑。「

孫殿英告訴文強:挖掘慈禧乾隆之墓,我是白忙一場,東陵大盜的黑鍋背了,但是寶貝卻沒撈著多少,真正的受益者,是妳們的委員長和宋部長、戴老闆,連孔部長也拿到了慈禧朝鞋上的兩串寶石。

把文強和沈醉的回憶錄綜合起來看,乾隆那把九龍寶劍,跟著戴笠一起墜機燒壞了,翡翠西瓜被宋子文帶著漂洋過海,慈禧嘴里的夜明珠,被當年的第一夫人鑲在了鞋子上——她的膽子還真不小。

用戶評論